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九百九十七章 张天彪突然发难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十一月七日,下午三时,许源县公安局小会议室,局班子成员会即将召开。这个会议是应曲刚要求召开的,中心议题是汇报假药案侦破进展。

    楚天齐环视众人一周,冲着曲刚道:“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曲刚点点头,然后把头转向张天彪:“你来汇报。”

    张天彪清清嗓子,待大家目光被吸引过来后,又冲着众人微笑点头致意,然后才说:“各位,从正式开展工作算起,假药案侦破已经历时将近一月。在这四周时间里,刑警、交警、指挥中心等部门协同一致,奋勇拼搏,为尽快破案付出了许多辛劳。尤其是刑警队的同志们,在队长带领下,不分昼夜,努力寻找线索,多方搜集证据,全力抓捕犯罪嫌疑人。终于,刑警队警犬技术中队的同志们首先取得了突破,抓住了嫌疑人岳江河。

    经过审讯,岳江河不仅是假药案的重要参与者,还是何喜发被打案的关键实施人。抓获岳江河,为假药案侦破打开了缺口,连续三天又抓获了五名重要嫌疑人,连同岳江河一共六人。此六人都供述了假药案的一个关键嫌疑人——温经理,目前刑警队正全力对此人进行抓捕中。同时六人也供述了此案的制假嫌疑单位——何氏药业,查获的相关涉案药品包装也有‘何氏药业’字样,查获地点均为许源县境内。从目前掌握的证据来看,我们在继续抓捕嫌疑人的同时,有必要对何氏药业许源分公司进行正式调查。”

    张天彪说完,现场静了下来,大家都不说话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看了看众人,楚天齐直接点了将:“老曲,你说说。”

    曲刚答了声“好的”,然后说道:“这几天的几次重要审讯,我都监听了整个过程,那个温经理的确是此案的重要嫌疑人,抓捕此人是破案的重要环节,是刻不容缓的一件事情。根据现有的人证、物证,天彪和刑警队同志提出调查何氏药业许源分公司,我个人的意见是表示赞同。但究竟采取何种方式调查,是暗中进行或是正式进入,还值得商榷。暂时就这些。”说着,他冲着楚天齐点点头。

    见仍然没人接茬,楚天齐又点了赵伯祥:“政委,你平时考虑问题比较全面,谈谈你的看法吧。”

    赵伯祥一笑:“整个侦破工作,我没有参与,也没有相关案情进展信息。现在仅从张副局长汇报的案情进展来看,我倾向于对何氏药业许源分公司秘密调查。待抓到那个温经理,获得其重要口供后,并根据对何氏秘密调查的进展,再决定是否直接调查。这只是我的一点个人见解,仅供参考。”

    “我赞同政委意见,何氏药业毕竟不同于一般企业,调查宜稳妥进行。”常亮马上附和。

    “孟组长,你的意见呢?”楚天齐看向孟克。

    孟克严肃的说:“我是做纪检工作的,纪检最讲究证据确凿,也讲究防患于未燃。所以我的建议是,抓捕温经理、秘密调查何氏药业宜同时进行,并适当关注何氏在许源分公司的经营活动。在秘密调查期间,如有重要发现,就必须果断对何氏正式调查。”

    “谁还有补充?”楚天齐象征性的问过,见没人答话,便说道:“综合大家的意见来看,大家对抓捕温经理一事没有异议,但在对何氏药业调查上有分歧。分歧的焦点不是对何氏调查与否,而是采用何种方式的问题。有的同志认为应该正式调查,有的同志则觉得暗中调查更稳妥。总体来说,大部分同志都支持暗中调查,我也比较认可这个意见,稳妥总比冒进好一点,这样也有回旋余地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。”忽然有人冷笑两声,把大家目光都吸引了过去。人们发现,张天彪正满脸玩味的看着大局长。

    发现是张天彪发出怪声,曲刚扭头狠狠瞪了这小子。可张天彪根本就不看曲刚,而是目光一刻都不离开楚天齐。

    楚天齐自然也发现了张天彪异常,便沉声道:“张副局长,你这是干什么?有意见可以讲出来嘛!”在说话时,楚天齐非常不悦,他认为自己近段时间已经很给对方面子,对方不应该这么不识好歹。但他也极力压着火,在不损面子前提下,尽量把话说的委婉些,万一中间有什么误会呢。

    “不敢,我怎么敢有意见呢?”张天彪一副玩世不恭的口吻,“只是我想向您请教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请教问题?有这么请教的吗?楚天齐淡淡的道: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张天彪一笑:“局长,您能告诉我,什么是公务回避吗?”

    “公务员执行职务时,涉及本人或者本人配偶、直系血亲、三代以内旁系血亲以及近婚亲利害关系的,或者具有其他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情形的,应当回避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反问,“这与今天会议内容有联系吗?”

    张天彪没有顺着对方的话题,而是自顾说道:“具有其他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情形都包括什么?如果执法者和被调查对象是校友关系的话,属于这种情形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听出味来了,他盯着对方,冷冷的说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您比我清楚。”张天彪回道。

    “张天彪,闭嘴,你发什么神经?”曲刚厉声喝斥。

    张天彪回呛道:“曲局,为什么不让我讲话?我就是想说说实话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张副局长,有什么就明说,这么绕弯有意思吗?”楚天齐面色冷竣,“我倒想听听你要说什么实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,痛快。”张天彪竖了一下右手大拇指,然后说,“局长,您和何氏药业未来接班人何佼佼是校友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算是吧,不过我比他高好几界,在学校没见过面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有过合作吧?”张天彪不紧不慢的问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调查我吗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张天彪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样子:“不敢,绝对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好奇,那我就告诉你。我在沃原市玉赤县的时候,青牛峪乡以及玉赤开发区与何氏药业有过合作,我是当事人之一。”楚天齐“嗤笑”着,“我还可以告诉你,何氏药业许源分公司开业的时候,我去了,局里好多同志都去了。张副局长,仅仅因为这些,我就需要回避吗?”

    “局长,您误会了。不是我这么说,而是群众来信要求的。”说着,张天彪从笔记本封皮夹层里抽*出一个折叠的信封,“局长,您看看上面说的属实吗?我这可有违反原则之嫌。不过,为了局长,我也不在乎。”

    信?还有信?张天彪要干什么?这家伙怎么会突然发难?楚天齐只觉胸口有一团火在燃烧,但他告诫自己:要冷静,再冷静。他暗暗吸了几口气,尽量语气平静的说:“你要是觉得没有不妥的话,不妨当众宣读出来,何必藏着掖着呢?”

    “好,既然局长吩咐,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说着,从信封里抽*出几张折叠纸张,慢慢展开。

    “张天彪,有完没完?”曲刚再次阻拦,“要是喝醉的话,就回去醒酒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嗤笑”一声:“曲副局长,为什么要拦着?如果不读出来的话,反倒像是我真有什么事了。”

    曲刚脸上神色变了几变,瞪了张天彪一眼,然后长嘘一口气,低头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“信写的比较长,我就拣重点段落读一下。”张天彪做过简单声明,然后读了起来:“楚天齐和何氏药业关系紧密,不但与何佼佼是校友,以师兄妹相称,而且以前多有合作。在今年七月十八日,楚天齐还专程为师妹分公司开业站台捧场。在国庆假期最后一天,更是共进晚餐,一直到晚上十点才分手。现在何氏药业涉嫌制售假药,以楚天齐和何佼佼的关系,实在不宜参与此案调查,应该采用公务回避。请予以考虑,热心群众,十一月六日。”

    热心群众?骗鬼去吧。楚天齐忽然意识到,今天这个会议本来就是一个局。

    张天彪的声音继续着:“局长,这里还有吃饭当晚照片,您过目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。我回避。”楚天齐说完,站起身形,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局长。”曲刚紧跟着站起身,在后面喊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理会曲刚,毅然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曲刚手指张天彪:“张天彪,你要干什么,要造反不成?”

    “你这帽子扣的太大了,用在这里也不合适呀。”张天彪一笑,“曲局,理智不能代替情感。现在群众已经写信检举,难道我们就置之不理?这不应该是党员的作派吧?我这是就事论事,并不是针对个人。其实在这件事中,局长回避才是最明智的,否则一旦事情有偏差,他就说不清楚了,让他回避是对他最好的保护。”

    被张天彪这么一说,曲刚反而不好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张天彪接着说:“曲局,这封信提了好多疑问,真是让人不得不多想呀。比如:上任至今,已经二百多天,国庆假期为什么不回家?不去探望远在千里的父母,为什么偏偏要与何佼佼夜晚相会?”

    “行了,你到底要做什么?”曲刚不耐烦的打断对方。

    “各位,我们是不是该表决一下了?”说着,张天彪举起右手,“我周意楚局在侦破假药案中回避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