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九百八十九章 借题发挥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许源县政府第三会议室,紧急会议正在进行。

    参会人员全都面色冷竣,屋子里气氛也十分凝重。

    魏铜锁发言完毕,现场静了下来,很静很静,哪怕掉下一根针也能清晰可闻。时间一点点过去,屋子里就一直静着,没有一点声响。

    已经两分多钟了,怎么还不说话?众人不由得偷眼看向主位,看向县长牛斌。

    “啪”一个声音响起。忽然响起的声音堪称巨响,因为屋子里太静了。好几人不由的哆嗦了一下。

    牛斌毫不吝惜刚刚拍桌生疼的右手,而是继续用右手在桌面上敲击着:“抬起头,都抬起头来,看着我。”

    尽管好多人不愿意,但还是乖乖抬头,看着那个满脸黑线的秃顶男人。

    “废物、饭桶。”牛斌手指食药监、卫生、工商等局长,“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?啊?假药这么猖獗,你们竟然不知道?你们知道什么?就知道上午围着轮子转,中午围着盘子转,下午围着骰子转,晚上围着裙子转?你看看你们,一个个打扮的油光水滑的,又有裙子等着了吧?”说到这里,他端起水杯“咕咚,咕咚”喝了两口。

    “你,成天打扮的人模人样的,职责尽到了吗?”牛斌手指着那个穿西服、系领带、梳着大背头的胖老头,“食药监局负责全县人民食用安全,要在源头上切断一切危险源,防止人们病从口入、毒从口入,可你们都干了什么?每天就知道出入那些高档化妆品店、*店,今天没收点,明天又说化验点,结果这些东西根本没去化验室,全都到了……到哪你最清楚。我就不明白了,你是食药监局局长,还是保健店老板?要是实在弄不清职责所在的话,干脆就做化妆品专管员算了。”说到这里,牛斌不再说话,而是就那样瞪着对方。

    胖老头宽宽的脑门已经汗津津的,一边冲着牛斌谄笑,一边偷眼看向牛斌旁边位置。

    坐在牛斌身侧的魏铜锁,根本就不搭理胖老头,而是胸脯不时起伏,暗暗运气。

    看着牛斌的怒目而视,感受着魏铜锁的暗气暗憋,再看看食药监局长那狼狈样,众人都不禁好笑,却又尽力憋着,不敢笑出声来。人们都知道,这是牛斌在借题发挥,也在隔山打牛。

    楚天齐虽然到许源县时间不长,但也知道食药监局长是魏铜锁的人。而且魏铜锁情人和食药局长小姨子,合伙开着两个化妆品店,还有一个*店。人们传的很邪乎,说那两个女人都和魏铜锁有一腿,食药监局长更是直接把小姨子奉上。对于人们的这种说法,楚天齐不置可否。但有一天晚上,他倒是老远看到有一个像魏铜锁的人,进了那家*店。

    见牛斌老是盯着自己,胖老头脸上肌肉动了动,陪着小心道:“牛……县长,局里也注意到这个假药的事了,这一段时间正派人秘密走访、调查。只是这个假药贩子太狡猾,一直没有抓住狐狸尾巴。其实同志们也很辛苦的,好多人国庆假期都没休息,就是在查这个事。”

    “辛苦个屁,那是你说的。”牛斌冷笑两声,“我早听说了,为了表示你对这些人的慰问,一人发了一盒*,听说个别人还发了保健器械。”

    “没,没有。”胖老头急忙否认。

    牛斌眉毛一挑:“你再说一遍。我倒想看看,你们财务那儿有没有这笔开支。”

    胖老头抬起右手,抹了把额头汗珠,趁机把目光再次投向魏铜锁。

    魏铜锁瞪了胖老头一眼,手指对方,插了话:“平时把心思都用到工作上,少扯那些没用的。现在都火烧眉毛了,还是想想如何解决吧。”他这话明着是在指责食药监局长,其实也是在点牛斌,说牛斌分不清事情主次。

    牛斌焉能听不出,他把头转向魏铜锁:“老魏,等我说完再补充,可以吗?”

    被对方这么一噎,魏铜锁只得说:“好,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这件事处理好了,可以考虑对你从轻发落。要是办砸了,就把位置让出来。”牛斌手指胖老头,“人命关天,不是儿戏,全县人民都盯着呢。”

    对于刚才牛斌和魏铜锁的简单过招,对于牛斌的借题发挥,楚天齐很有看法,这都什么时候了,不想着如何解决问题,却还在互相使绊子。即使想有所说法,也可以先把事安排了,再说也不迟呀。这大概就是好多政客的原则吧:不放过任何一个打击对手的机会,甚至可以不顾大局。

    咳嗽了两声,牛斌语气比刚才缓了一些:“同志们,事情已经发生,当前最重要的就是两件事。一件就是不惜一切代价抢救患者,另一件就是争分夺秒破获假药案,把犯罪分子捉拿归案。刚才魏副县长已经对整个工作做了安排,那我就再强调几句。请楚县长随时关注医院救治工作,特事特办,尽最大努力,让患者脱离危险,早日康复。另外,你要协调、督促食药监、工商、卫生等部门,全力配合公安侦破工作。

    公安局在楚局长带领下,破获了好多大案,尤其还在短期内侦破了两起命案。我相信,这起假药案,在你的直接领导下,一定能够早日破获。希望你能给政府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,给全县老百姓一个交待。在这儿,我也代表政府表个态,只要是有利于破案,只要是办案所需,政府一定尽全力支持。要是配合有什么问题,你就直接找楚县长,也可以找老魏,实在不行就找我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回答了两个字: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散会。”牛斌说完这两个字,率先起身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众人依次而出,但都不忘看一眼那个汗流浃背的胖老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局里后,楚天齐马上召集班子成员开会,传达县政府紧急会议精神,并对侦破工作进行安排。他提议由张天彪负责此案侦破,由曲刚负责各项保障,他的提议获大家一致同意通过。

    会议结束后,众人抓紧到食堂用餐,同时张天彪马上召集相关队室,做了具体侦破安排。

    晚上九点,班子成员会二次召开。

    楚天齐环视一周,然后把目光投向张天彪:“张副局长,都安排好了吗?”

    张天彪坐的笔直,干脆回答:“局长,我刚才召集刑警、交警、指挥中心、信息科、相关乡镇派出所负责人,向他们传达了局里工作安排。然后对相关任务进行分解、部署,他们已经按照分工去具体实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动作迅速,不愧是老刑警队长,我相信你一定能够圆满完成任务。”楚天齐不吝溢美之词,这是他第一次对张天彪用赞赏语气说话。

    张天彪干脆的回答:“谢谢局长鼓励,我们一定全力以赴,不辜负局长信任。”

    现场众人听着二人对白,脑中都出现了一句话:太阳从西边出来了。但有一个人却不只是想这些,他预感到自己的麻烦来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冲着张天彪微笑了一下,然后收拢笑容,语气严肃起来:“同志们,根据卫生局提供的消息,现在全县有五个乡镇共一百零七人出现了药物反应,这些人全都吃过药贩子的药或是打过他们的针。其中有两人是深度昏迷,其他人也有呕吐、恶心或头痛等症状,还有的人出现了视力模糊。一百零七绝对不是最终数字,肯定还会有增加,有的人也可能会出现症状加重现象。

    毋庸置疑,这就是人祸,就是药贩子丧尽天良赚黑心钱,就是村民贪小*便宜吃大亏,就是相关职能部门不做为严重失职。别的部门我们不去评论,我只说咱们局,剖析一下我们做的怎么样。做为公安部门,我们更多时候是在事情发生后,才会介入,去做侦破工作。一般来说,这无可厚非,但是针对这次假药的事,我们就有好多需要反思的地方。”说着,楚天齐停下来,看似无意的扫了一下众人,但他的目光还是在某人身上多停留了一下。

    楚天齐接着说:“长假前,沃原市玉赤县夏副县长、玉赤县公安局雷副局长,亲自来到许源县,协调假药侦破一事。夏副县长去协调其它部门,雷副局长直接在我们局协调,介绍了案子的情况。按说兄弟县如此重视,也把案子介绍的这么清楚,我们就该形成共识,接着拿出方案,然后有所行动。可令我没想到的是,这么简单的道理竟然有人不懂,还说出了一些好似堂而皇之的理由,进行百般阻挠。”

    “局长,我当时认识不够,再次向你、向大家道歉。”张天彪适时插了话。

    “张副局长,不必过分自责,你现在能够主动请缨,说明你认识到了自己不足,也说明你勇于检讨自己,这就很好嘛!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。人不怕犯错,怕就怕自以为是,自以为了不起,这是很要命的。平时固执一点倒没什么,可在关键时刻不能犯糊涂。就拿这件事来说,正是由于杂音太大,才致使我们的行动迟缓。关住门不客气的说,现在事情发展的这么糟糕,我们也有责任,尤其坚决阻挠的人更应该深刻反思,检讨自己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众人“刷”的一下,都把目光投向一个人,都想看看此人有什么反应,想看看这人会如何应对一把手的借题发挥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