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九百八十八章 假药害人不浅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已经连续上班三天,针对假药一事,县政府无任何指示,工商、药监没找公安配合,就连楚天齐自认为十拿九稳的上访,也未曾发生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,是哪出了问题?

    雷鹏肯定不会故意危言耸听,何况还有夏雪专门为此而来,一定是确有其事。在班车上,自己可是亲眼所见,新耳所闻,那个姚婶明确表示上班就上访的,难道是自己听错了?不会,绝对不会。那么会不会是专门说给自己听?不可能,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上班这几天,雷鹏是每天都要来一个电话,询问楚天齐这边的进展情况,楚天齐只得含糊表示已经安排。前几天为了面子,把话说的太满,相当于无形中对哥们讲了假话,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不只是雷鹏来询问,今天夏雪也打来了电话,问政府与职能部门的配合情况。楚天齐不能说没反应,又不能说已经有动作,只得含糊的应对了一下。她可是专门为此来协调的,结果却没有任何效果,如果他实话实说,那会让夏雪非常难堪的。自己也会很没面子,自己可是政府党组成员、公安局长,连这点事都办不成,也太那个了。

    针对政府和工商、药监迟迟没有动静,楚天齐专门找了楚晓娅。楚晓娅也很无奈,她说自从一上班就催这事,可那几个局都说正在核实。而上班已经三天了,连政府县长、常务副县长的面儿都没见到。

    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?就好像这件事是自己臆想出来的。可明明确有此事,怎么就没能引起应有的重视呢?这也太诡异了。

    不能再等了,不能把时间就浪费在毫无意义的蹉跎中,该采取行动了。这样想着,楚天齐拨通了曲刚的手机:“老曲,来一下……在外面?马上回?……好,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现在已经拿定主意,就让张天彪主抓此事,张天彪分管刑侦工作,做这件事有好多便利之处。不管张天彪前天的表态是否出于真诚,是否是权宜之计,但最起码算有了一个态度。同时为了防止张天彪言行不一,可以让曲刚督办着。

    十多分钟后,曲刚敲门进来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指对面椅子:“老曲,坐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。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抓起了电话听筒:“楚县长……”

    楚晓娅急切的声音传来,打断了对方:“楚局长,出事了。村民吃假药,上吐下泄,有三个人已经昏迷了。”

    “吃药昏迷?哪里?”楚天齐就是一惊,抬头看了看对面的曲刚。

    曲刚手机也适时响了起来,他急忙起身,到一边去接。

    “我也说不清,好几个乡镇都有报告,那几个昏迷的人正在县医院抢救。”楚晓娅很是懊悔,“要是早点行动,也许今天的事就能避免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都没用,面对现实吧。”楚天齐刚说到这里,手机已经响了起来,上面显示是县长办公室电话号码,便忙对着电话听筒说,“先这样,牛县长来电话了。”说完,把电话听筒按到话机上。

    挂断固定电话,楚天齐又马上按下了手机接听键。

    手机刚一接通,里面就传来声音:“楚局长,五点到政府第三会议室开会。”是“明白人”声音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楚天齐话音刚落,对方已经“啪”的一声挂断了。

    此时曲刚也已接完电话,回到办公桌前。

    看了一下时间,下午四点三十分,离政府开会时间还有半个小时。楚天齐道:“楚县长打电话,说是假药吃坏了人,有两个人昏迷,正在抢救。明秘书打电话,让我去开会,肯定也是这个事。”

    曲刚接过了话:“局指挥中心报告,现在好多派出所都打电话汇报,也是这个事。也有老百姓直接打来电话报警。”

    “早都干什么了?”楚天齐沉声道,然后话题一转,“老曲,这样,咱俩现在先去医院看看情况,然后我去政府开会。你直接回局里,和张天彪拿出一个初步的处置方案,我回来以后,咱们再碰头定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曲刚应道,“我先和天彪打声招呼。”说着,拿出了手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县医院。

    几辆救护车不时鸣响着,一个个病人从上面抬下来,然后又呼啸着冲出了大门。

    大厅里,过道上,几乎全是人,有的挂着吊瓶,有的在安慰着病人。

    楚天齐和曲刚直接上三楼,挤过拥挤不堪的人群,到了重症监控室门口。

    此时,副县长楚晓娅就在门口,她的对面站着两个中年人。其中高个中年人正连哭带说话,另一个中年人在一旁直抹眼泪。

    看着那两人的背影有些眼熟,走近一看,却原来在几天前见过,正是班车上陪着姚婶的两个男子。

    此时楚晓娅要打招呼,楚天齐挥了挥手,又轻轻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高个中年人的讲述继续着:“……这几天,乡亲们都追到我妈家,晚上也不走。非说我妈收了那小子好处,说我妈和那小子合伙骗钱。我妈就跟大家解释,还说要找政府,让政府帮着找那个骗子。可大家不听,非让我妈当下就给个说法。今天我和我兄弟到了的时候,好多人都围着我妈,我妈那两个后闺女正一个劲数落老太太,说什么‘知人知面不知心’,还说‘引狼入室’什么的。我们哥俩气不过,就和那两个女人吵了起来,那两女人真刁,直接撕扯我们、上手就挠。

    我爸死的早,我妈一个寡妇既当爹又当妈,把我俩拉扯大,等我俩都成家了,才改嫁。我妈这人要强,虽然是个女人,却也是脸朝前的主。被人们这么一激,哪受得了?直接拿过柜上的药片就倒进嘴里。我俩被那两个女人撕扯到一边,根本就没看到老太太吃药,等听到人们喊‘吃药了、吃药了’,一大把药早进老太太嘴了。”

    矮个男子补充道:“我妈是想告诉众人,不只你们吃这个药,我也在吃,我确实不知情。”

    高个男子继续说:“一看老太太吃了药,众人也没了脾气,都开始退后,都说自己没逼她。老太太自己说,我吃药跟你们无关,只要你们知道我不是和那小子一伙的,就行了。我们哥俩赶紧张罗着,要把老太太弄到村里医生家,可老太太却还拗着要等众人的答复。只到众人都说‘相信你’,她才同意和我们哥俩去找医生,这时候老太太已经开始头疼、肚子疼,人也开始不清醒。

    刚把老太太弄到医生家,后老头也吃了药,被送来了。他是刚从市里给老太太弄偏方回去,见老太太不在家,一问才知道怎么回事。他气不过自己的两个闺女,一气之下,把我妈卖的输液药水也喝了,也是跟那小子买的。医生一听,赶紧建议来县里,村长才打电话给叫了救护车。”

    矮个男子哭出了声:“我妈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我们可怎么活呀,我妈太不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高个男子也停止讲述,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爹。”更高的哭声响起,两个女人从楼梯那里跑来。还隔着一段距离,她俩就手指两男子大骂,“还我爹,还我爹,都是那个丧门星老妖婆害的。”

    “放你*娘个屁,我妈才是你俩逼的吃了药。”高个男子也不示弱,手指对方迎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楚天齐一伸双臂拦住了两个男子。

    曲刚迎着那两个女人走去,手指二人道:“喊什么喊?人都这样了,还扯这王八赎子?医生在里面抢救病人,都给我闭嘴,老实点。”

    可能是摄于曲刚的威严,那两个女人一下子收敛了气焰,靠在墙上“呜呜”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屋门打开,梁院长从重症监控室走了出来,看到众人正要说话,楚天齐向他做了一个手势。梁院长会意,当先走去,楚晓娅和楚天齐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曲刚警告了两男两女,也快步跟上了前面三人。

    来到院长办公室,梁院长叹了口气:“假药害人不浅呀。”然后接着说,“患者现在情况很不乐观,多项指标超出正常值好多,女患者的脉博达到了每分钟一百一十次,男患者也将近一百次。我们已经把患者家属提供的药品样本,交给化验室去检验,很快就会有结果。根据药品里的成分,我们才好对患者采取相应的救治,才好给他们用药。”

    “那现在就干等着?”楚晓娅急道。

    梁院长忙做着解释:“没有,我们一边给他们上这些监测设备,做检查,一边做着抢救准备工作。另外,已经给他们输上相应的液,在稀释那些假药的浓度。我们保证绝对争分夺妙,绝不敢有一丝一毫耽误。”

    楚晓娅点点头:“好,谢谢你们,拜托了。”

    看了看手表,楚天齐对着楚晓娅说:“时间快到了,开会去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县医院出来,曲刚直接回了公安局,楚天齐和楚晓娅一同赶往县政府。

    一上车,楚晓娅就叹了口气:“哎,耽误了。要是早点重视,也不至于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耽误了。”楚天齐边开车边回应。

    “都怪我。”楚晓娅非常自责。

    楚天齐摇摇头:“不,怎么能怪你呢?主要是各方都反应太迟钝了。”

    相比楚晓娅的自责,楚天齐自责更重,他在自责自己的决策失误。当时只想的是稳妥,想的是在行动时少走弯路,可结果却让情况变的这么糟糕。如果自己及时做出部署,也许这姚婶老两口可以避去此劫。但他也很无奈,无奈于县政府和各职能部门的麻木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