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九百八十章 你小子挺滋润的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楚天齐的好哥们,半年多没见的玉赤县公安局副局长雷鹏。见楚天齐眉头紧皱,嘴里念念叨叨,雷鹏不禁疑问:“怎么啦?吓着啦,不至于吧?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别损我行不行?是这么回事,在你来之前,市局领导刚打过电话,也说的是这事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如此。我就奇怪嘛,你好歹也是身怀绝技,又是堂堂副处级公安局长,怎么能那么不堪一击呢?”调侃过好哥们后,雷鹏话题一转,“这事只能秘密进行,暂时只能咱俩说。我这次来,还有一个摆到明面上的事,是这么个事……”雷鹏一五一十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听雷鹏说完,楚天齐笑了。

    “笑什么笑,没什么好笑吧,这事也不应该笑呀?”雷鹏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楚天齐笑呵呵的说:“我不是笑这事本身,而是太巧了。就在你来之前,我除了接到市局领导电话外,还接了一个举报电话,结果你来说的这两件事,正是他们二人分别说过的事。我不得不怀疑,他们都是受你差遣,在给你打前站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这么回事。我怎么敢差遣你的上级领导呢?”雷鹏也“嘿嘿”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传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说了声“进来”,拉开套间门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外屋门一开,一个女人出现在门口,当他看到两个男人从里屋走出,先是一楞,随即道:“你们两个大男人,搞什么鬼?”

    看到这个女人,楚天齐赶忙迎上去:“嫂子,欢迎欢迎!欢迎你来做客。”

    来人不是别人,是雷鹏的妻子赵敏,刚升任玉赤县医院护士长。赵敏微微一笑:“楚局长,我不是来做客的,是来给雷局长当陪衬的。”说着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什么意思?楚天齐回头看着雷鹏:“你怎么把嫂子一个人甩到后面?”

    雷鹏没有回答楚天齐,而是向着妻子身后张望:“就你一人?”

    赵敏也向身后张望一下,关上了屋门,然后说道:“着什么急?人家美女县长要参观参观再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件事不得夏县长跟着来吗?我觉得路上不太方便,就让你嫂子也来了。”雷鹏做着解释。

    “那是某些人怕自己意志不坚,心猿意马。”赵敏满脸笑意,看似在开玩笑,却也醒意十足。

    雷鹏“嘿嘿”一笑:“护士就这样,特别敏感。咱老雷是什么人?那是意志坚定,满身正气。哪像楚局长,风流小生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少扯我。”楚天齐说着,拉开了屋门,“哥们,你先和嫂子坐着,我去迎接一下。”说完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来到楼梯口,一个身穿白色职业套装的女人迎面走来,正是玉赤县新晋文教卫生副县长夏雪。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快步迎上前去:“夏县长,大驾光临,有失远迎,恕罪恕罪!”

    “大局长拽上文词了?不敢,不敢。”夏雪一笑,“不过,你这确实是姗姗来迟啊。”

    “一开始只顾着和雷鹏说话,后来赵敏进屋,我才知道你大驾光临了。”说着,楚天齐做了一个手势,“请。”

    夏雪也一笑,边走边说:“刚才突击检查了一下,这洗手间、文体室卫生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领导鼓励。”楚天齐笑着道。

    夏雪接着说:“就是文体室的烟味太大,这大概就是上行下效吧。”

    知道对方在拿自己抽烟说事,楚天齐只得微微一笑:“正在改,正在改。”

    此时,雷鹏夫妻俩也迎了出来,四人一起走进了局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,在许源县饭店,楚天齐为雷鹏、夏雪一行,组织了盛大的欢迎晚宴。说是盛大,并不是有多么排场奢侈,而是人员规模不小。县局班子成员全部参加,还有办公室主任杨天明、信息科长周仝也在场,杨天明负责张罗、服务,周仝负责陪女客人。

    本来主人一方应该女士再多一些,但经警队长江胜男自恃舅舅是县委书记,在酒场上太沉稳。而财务科长贺敏却又太活跃,说话经常有失分寸,干脆就只让周仝参加。在宴会开始前,副县长楚晓娅也来了。

    今天下午快下班时,楚晓娅又打电话,问“学习取经”的事。楚天齐告诉对方,有事要忙,放假不回玉赤了。当楚晓娅听说夏副县长也在时,便表示要参加欢迎晚宴。

    楚晓娅虽然参加了晚宴,但并没有喧宾夺主,仍是以楚天齐为东道主。整个晚宴笑语欢声、杯斛交错,宾主尽欢。

    晚宴结束后,楚天齐让其他人先回,他要把雷鹏、夏雪一行,送到客房。

    和雷鹏夫妻打过招呼后,楚天齐到了夏雪的房间。两人是老朋友,自然楚天齐应该多问候、关心一些。

    可能估计楚天齐要来,夏雪除了换上拖鞋外,并没有换上睡衣,还是穿着那套白色职业套装。

    请楚天齐在圈椅落座,给对方面前放了一瓶冷藏矿泉水后,夏雪也坐到了另一张圈椅上。

    由于喝酒的缘故,夏雪脸颊微红,就连双眼也多少有些迷离,别有一番风采。

    见对方坐下,楚天齐问道:“夏县长,明天的日程怎么安排?”

    “现在就咱俩,还这么称呼?多别扭。”夏雪白了楚天齐一眼,说道,“我没什么安排,这次来,也就是表示县里一个重视的态度,具体的事还是由雷鹏去衔接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那也好,那我让人陪你去周边转转,看看许源县美景,了解一下当地的风土人情。”

    “已经有人陪我了,就是你们的美女县长楚晓娅,她主动提出来的。加上赵护士,我们仨就行。”说着,夏雪转换了话题,“我发现你和楚美女关系可不一般,这么快就喜新厌旧啦?”

    “哪有的事?”楚天齐“嗤笑”一声,然后又说,“那我让周仝也跟着,做向导。他是本地人,对这里熟悉,正好也可以给夏县长当保镖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安排怎么好。”说到这里,夏雪一笑,“对了,差点让你把话拐到一边。我说你小子挺滋润的,无论到哪,身边都不乏美女。说说,与同姓大美女有什么故事?和你那个师姐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回事?我和周仝是省委党校同学,现在又是一个单位同事。和楚县长就更没什么交际了,不过就是开会时见过几面,平时也没什么联系。就这么简单。”楚天齐回答的很轻松。

    “少打马虎眼,楚晓娅看你那眼神就不对,哪像是没什么交际?她可偷偷对我说了,说你这次要带她回玉赤县,这又怎么解释?”夏雪质问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无奈的一摊双手:“纯属以讹传讹,是这么回事。今年省教育厅支持了许源县一个教育帮扶项目,省厅负责此事的云处长是我大学同学。楚晓娅就说是我帮了忙,要感谢我,请我吃饭,但我都以‘工作忙’为由推了。前天她打电话,谈起工作的时候,顺便说想在国庆前到玉赤县向你学习取经。我觉得不好推辞,就顺便说了‘看情况再说’。现在你来了,她也就没有去的必要了。”

    夏雪手指对方:“楚天齐,你真不够意思,竟然对我藏着掖着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,就是实话实说呀。除了云处来那次,我们在一个桌上吃过饭外,平时连话都没说过几句。”楚天齐这话也是实情,但说的多少也有些不实在。

    夏雪摆摆手:“我刚说的不是这事,我是说有好事你怎么不给我引荐?玉赤县可是你的故乡,你怎么就不能支持一下那里的教育,不能支持一个我的工作?”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解释:“你不是刚主管文教卫生吗?刚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,反正你不能胳膊肘往反拐。”夏雪盯着楚天齐道,“原来我还只是疑惑,闹了半天还有这么一档事,那你俩的关系就更不一般了。你这泡妞的本事可是见长啊,是你原来隐藏的深,还是进步太神速呢?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别说了。”楚天齐见夏雪越说越来劲,急忙打断了对方,“等我和云翔宇说一下,管不管用我可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只要有这态度就行。”夏雪一笑,“楚天齐,说说你那师姐吧,你俩可是相识两年多了,这中间是不是有点什么?”

    楚天齐又是一摊双手:“刚才不是说了吗,我俩只是在党校时,做过三个月同学。”

    “恐怕没这么简单吧?那个张副局长的话可是耐人寻味呀?”说着,夏雪还挑了挑眉毛,意思分明在说:你怎么解释?

    夏雪现在说的,是指刚才在酒桌上,张天彪让周仝敬楚天齐酒,又嫌周仝诚意不够,说什么“师姐就该多辅助师弟”,还说“要继续互通有无”等等。

    知道当时张天彪是因为对自己不满,没憋好屁,想让周仝喝多,也想出自己洋相。但毕竟是酒场上,没有工作场合那么多规矩,而且桌上客人都是自己朋友,楚天齐也只能装傻充楞,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当时雷鹏、夏雪还以为张天彪是为了搞出喝酒气氛,也跟着起哄。但许源县局这些人都心里明镜似的,知道张天彪没什么好心,当时曲刚还阻止过张天彪,可张天彪根本不听。

    其实今天楚天齐并不想让张天彪参加晚宴,但班子成员独留他一人的话,这很不合适。而且雷鹏在参加省厅比赛时,还和张天彪见过面,有过接触,算是熟人,那就更不好落下了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酒桌上张天彪总是拿“师姐”、“师弟”说事,让楚天齐无名火起,却又不便发作。楚天齐也纳闷:这小子是怎么知道的?但他现在已经认定,那个挑拨郑志武的人,绝对是这小子。

    见楚天齐半天不说话,夏雪幽幽的说:“你小子真挺滋润的,可不要有负于卿。”

    听夏雪如此一说,楚天齐也思念起了宁俊琦,不由得叹了一声:“哎……”

    “嘤嘤”一阵啼哭响起,夏雪已经趴在茶几上,不知她是想起了自己的伤心事,还是在为宁、楚二人的现状痛心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