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九百九十三章 如意算盘打的好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新的一天又开始了,局班子成员会召开,这是一次临时会议。

    看看众人,楚天齐说道:“同志们,这次会议是应曲刚同志提议召开的,首先请曲刚同志介绍会议主要议题。”

    曲刚冲着大家笑了笑,开口说话:“局长、政委、各位:今天刚上班的时候,市局发来一份传真,是关于省厅干警到县局挂职的内容。传真明确指出,到基层挂职是对干警实践能力的锻炼和考验,也是对基层工作的辅助和提高。省厅、市局对此事非常重视,要求挂职干警必须尽快进入角色,尽快参加具体工作。本月二十号,挂职干警就要到位,还有三天,时间已经很紧张了。因此,我们要在挂职干警到来之前,做好对该干警的使用安排。介绍完毕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冲着曲刚点头示意:“曲刚同志,既然你提议召开这个会议,想必已经有具体安排意向了,不妨提出来,大家共同讨论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有一点不成熟的个人想法,既然局长让我说一说,那我就做个抛砖引玉的那块砖,把我的想法讲出来。”简单铺垫过后,曲刚道,“据市局传真件介绍,这次到我局挂职的高警官,毕业于国家最高法律专业学府,是政法大学高材生,主修法学。在校期间,就参与了学校的‘证据科学研究院’的研究课题,是导师的重要助手。据我了解,证据科学研究主要涉及法庭科学技术和证据法学两大领域,以法*医学、物证技术学和证据法学为三个主要研究方向。

    另据传真件介绍,高警官在省厅工作期间,重点是从事警犬训练、毒品鉴别等工作。再结合他在大学的主攻方向,他正是县局现在相对短缺的人才,他的长项也是县局相关项目的短板。所以,应该把这样的人才安排在县局,开拓新的领域,而不要到基层派出所去做那些常规工作。”说到这里,曲刚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曲刚同志,把话说的再明确一些,不要藏着掖着,直接说具体的。”楚天齐不忘幽默了一把,“你这些表述不太像是做业务领导,倒像是行政管理干部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怕说的不好。既然局长这么鼓励,那我就说的再直接一些。”曲刚停了一下,又说,“我建议,县局成立缉毒中队、警犬技术中队,隶属刑警队,由高警官任中队长。并以他为主,逐步组建刑事科学技术室,填补县局司法鉴定和物证鉴定的空白。”

    曲刚说完,现场没有回应,连楚天齐也没有说话,很安静。

    看着众人的这种反应,曲刚又补充道:“让一个新来同志,同时出任两个中队长,并组建重要科室,可能有使用过重嫌疑。但传真件上指出,要让挂职干警从事务实工作,要多实践,这其实就是省厅和市局要求我们对挂职干警重用。因此我提出这个建议,是在落实省厅、市局重要指示,是为了县局工作大局,是为了人尽其才。当然,如果其他同志有不同意见,尽可以指出、讨论,就是批评也很正常,真理越辩越明嘛!”

    赵伯祥轻咳两声,沉声道:“对于曲刚同志的提议,我有意见,我觉得他的安排建议不合理,不……”

    张天彪抢了话:“我赞同曲局的意见,对有能力的人,对年轻人就要重用。高警官虽然年纪轻,但他可是真正的法律与鉴定专业科班出身,到省厅这两年多又主要从事缉毒与技术鉴定工作,可以说,是既有学识,又有实践的不可多得的人才,因此就该重用。”

    赵伯祥不紧不慢的说:“谁来回答我,为什么要让高警官隶属刑警队?也可以隶属经侦队啊,好多地方都是这么安排的,他的专业在经济犯罪领域也是大有用武之地的。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刑警队案子那么多,让高警官隶属刑警队,他的作用更大。而且他所从事的专业,和刑警队的支持分不开,可以说联系紧密,编在刑警队便于他调用相关资源。”张天彪“嗤笑”道,“总不能让高警官做一个小政工人员吧?”

    太有意思了,两周前开会还是一个腔调,好似穿一条裤子,今天却又互掐了。张天彪竟然给“政工”前面加了个“小”字,明显就是一种不屑。楚天齐冷眼旁观,他倒要看看赵伯祥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还没等赵伯祥开口,曲刚却马上接话:“天彪说的可能太直白,但道理却是好的,他的意思是‘好钢用到刀刃上’,对这种人才就要重用。当然,政工工作也不能少,也是对县局工作的重要补充。但把高警官安排到刑警队,更能发挥作用,对这种专业人才我们绝不能大材小用。”

    听了曲刚的一番说辞,楚天齐不禁好笑。看似曲刚在为张天彪做解释,其实是对其说法进行强调,而且再次贬了赵伯祥。“补充”和“大材小用”这样的词,更是对政工工作的蔑视。

    “咳咳”,两声重重的咳嗽,是赵伯祥发出的。待大家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后,他才慢条斯理的说:“曲刚等同志,你们在发表见解尤其是在接话的时候,首先要搞明白,明白对方说的是什么意思,然后再按规矩对答。像有的人粗暴打断别人,并歪曲对方意思这种行为,非常不可取。咱们都是老同事,我就不计较了,但外人却不这么看,人家会说这样没礼貌,甚至会说缺乏教养。”说完,赵伯祥又很享受的喝了两口水。

    老油条就是老油条,楚天齐不禁暗暗点头,表示佩服。赵伯祥看似轻描淡写几句话,却好似一记耳光,回击了对方的挑衅。刚才曲、张二人讽刺赵伯祥是“小政工”,攻击政工工作是“补充”,还说高警官从事政工工作是“大材小用”。面对对方正面挑衅,赵伯祥没有直接辩论,而是从侧面转移话题,向对方出招。

    这就好比两人对决,其中一人直接迎头痛击,看似来势很猛。而另一人则避其锋芒,冷不防一刀捅向对方软肋,让对方防不胜防。你们二位不是贬低政工干部吗,那我赵伯祥就利用你们抢话的事,把你们的行为定为“缺乏教养”。这不但是骂当事人,更是连着当事人父母都骂了,而且还不带脏字,让你憋气又窝火。顺便就降低了对方说话的份量,没教养的人说的话,有什么可信度呢?

    看着曲刚和张天彪被气的脸色发青,而赵伯祥悠闲喝水的样子,楚天齐甚至怀疑是赵伯祥故意这么设计的,而张天彪正好配合了演出。

    张天彪简直被气疯了,这个老白毛竟然骂自己“没教养”,而且连名字都不提,只用一个“等”字代替,这分明就是蔑视自己。他本想马上反驳,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,他得等那个老白毛说完,可不能让那老东西再骂自己“没教养”。可是等了一会儿,那老东西根本没有继续说话,而是不停的喝水。

    就在张天彪准备再次说话的时候,曲刚开了腔:“赵政委,时间紧迫,咱们还是回到事情本身。你说对我的建议有意见,认为安排不合理,那你倒说一说,怎么才合理。”说着,轻哼了一声,“我可提醒你,上级可是强调‘重视’两字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曲副局长的提醒,不过你多虑了,不应该是你提醒我,而是我要提醒你等注意。你提出的所谓安排建议,是重视吗?”赵伯祥先来了一个反问,然后又说,“高警官虽然只工作两年多,虽然只是一名普通干警,但他来自省厅,也就是说他的级别至少应该对应股级吧。在我们局,股级是什么?而你只建议他担任中队长,隶属于刑警队,这根本不是重视,分明就是打压。”

    张天彪怒声道:“老……你可不要上纲上线。”

    赵伯祥根本不看张天彪,而是继续说道:“曲副局长,像高警官这样的挂职干警,我认为担任队长更合适。本来我想建议,安排高警官到经侦队,去配合江队长工作。但听了你们的建议,再结合实际情况,我也认同他到刑警队能发挥更大作用。”

    曲、张对望一眼,都不明白这个老白毛是要干什么,怎么说话颠三倒四的?既然你也认可高警官到刑警队,那又何必绕弯子挑起事端呢?

    赵伯祥缓缓道:“听了曲副局长的介绍,我觉得这个高警官确实是个人才,而且省厅、市局又要求重视,那么我们就应该给他一个匹配的岗位。既然高警官是股级,那就出任刑警队长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?柯晓明怎么办?”张天彪急了眼。

    赵伯祥一笑:“曲副局长,我们是因事设岗,不是因人设岗吧?”

    曲刚瞪了张天彪一眼,接过赵伯祥的话:“赵政委,按说你的提议也有一定道理,但似乎这提法也不妥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也是。一般从上级到基层的同志,都应该提半级安排的。把高警官安排成主管刑侦的副局长,似乎更合适,这就是把合适的人安排到合适位置。”赵伯祥说着,嘴角挂起了冷笑,“不过,我建议稳妥一些,待高警官工作顺手了,再提拔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曲刚、张天彪鼻子都气歪了,这个老白毛怎么故意往拧了说。尤其张天彪更是气的不轻,老白毛分明是讽刺自己这个副局长不够格呢。

    “政委,你这么说似乎不合适吧?”曲刚拉了拉张天彪,接过了赵伯祥的话。

    就这样,你一言我一语,曲、赵两系争了个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看到眼前的这场好戏,楚天齐不禁暗暗称妙。会议一开始的时候,他还不是太明白曲、赵两系的意图,现在他是完全清楚了。曲、赵肯定昨天已经知晓挂职干警的事,并分析了其中的利害关系。于是,曲刚、张天彪为了把新人拉入阵营,才提出了一大堆职务,但却把新人置于柯晓明之下,便于控制。而赵伯祥却是用另一种方式拉拢新人,提出由新人出任刑警队长,这样就挤掉了曲系人马。

    你们这如意算盘打的好呀!楚天齐心中感叹着,不禁暗暗冷笑起来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