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九百八十五章 刀疤要出来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吃完早点后,雷鹏等人走了,楚天齐一个人返回单位。

    往日干警出出进进的办公大楼,一下子变得很安静,显得甚是冷清。做为负责维护全县治安的公安局,当然不能像好多行政、事业单位一样全部休息,但局机关的好多科室都放假了。

    单位人少,又没有来办业务的,楚天齐很是清静,正好可以整理一下手头的文档,顺便把好多事项也梳理一番。

    好好休息了一晚,第二天楚天齐出发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是开车出去的,然后把汽车停在了一个地下停车场。

    从地下停车场出来后,他的白半袖、蓝长裤、黑皮鞋已经脱去,换上了一身新行头。他上身穿灰色半袖T恤,腿上是浅灰色多兜工装七分裤,脚穿一双带网眼运动鞋,身背一个斜挎包。他头上戴着一顶灰色带毛边帽沿凉帽,鼻梁上架着一副大号蛤蟆墨镜。经过这么一倒饬,哪还有公安局长的影子,完全一个社会青年模样,但他的挎包和工装兜内,却装了好多实用的东西。

    楚天齐之所以这么装扮,主要是为了一会儿的出行方便。之所以选择地下停车场换衣,是不想让单位人见到自己这身装束,他担心刚出公安局大院,就有人知道自己的样子,从而采取针对性应对措施。虽然这只是猜测,但小心无大错。

    离开地下停车场后,楚天齐直接打车,到了长途汽车站。购票等车期间,他坐到了一根立柱旁边的位置,这样自己就能隐在柱子后面,同时还能看到候车大厅的情形。在等车期间,有执勤民警进出大厅,他都用手中杂志遮住本已露出不多的脸颊。

    等了大约二十分钟,楚天齐坐上了开往*市的汽车。当然他不去*,到半路就会下车。他的座位正好在倒数第二排,这样便于观察上车的人们。

    汽车行驶将近两个小时,开出足有一百多公里,楚天齐也没有看到自己想找的人,但车票站点已到,他便下了车。他今天是专门来找熟脸的,就是那帮玩“易拉罐骗局”的人。

    从到许源县上任后,楚天齐已经两次遇到那拔骗子。一次是今年三月初,从定野市到许源县所坐的班车上,当时他看到“傻子”这伙人实施易拉罐骗人,正准备出手时,那帮人及时收手下车了。第二次是六月中旬坐班车去*市的时候,在班车刚行驶有一个小时左右的时候,上来了四个人,然后这四个人又很快下去了。这四个人正是三月初,和“傻子”一道演绎“易拉罐骗人”把戏的同伙。

    “傻子”王虎被杀后,楚天齐从曲刚口中知道,“傻子”以前跟那个“疤哥”混过。他意识到,“易拉罐”和“红蓝铅”可能是一伙的。关于这拨人,楚天齐让厉剑关注过,但由于只能偶尔出来坐坐班车,并没有再见到这些人。

    本以为这些家伙听到风声躲了,不曾想那个小矮个和大长脸又在前天出现了,而且还尾随、堵截自己的客人,想要乘机占便宜。真是胆大包天天包胆,什么坏事都干,一定要逮住这帮家伙,为百姓提供安全的出行环境。只是暂时还没有太充分的可以放到桌面上的理由,也没有相关证据,楚天齐便决定利用假期出来先探探路,如果能抓个现行的话,岂不是很好?

    刚才乘车所经过的站点,已经过了那帮人上次上车的地方,可楚天齐并没有发现可疑的人,也没有见过任何一个熟脸。他现在下车位置,已经是与许源相邻县的县城。

    从车站出来,看看手表也才十点多,该去哪呢?

    就在楚天齐正站路边张望的时候,一个声音飘进他的耳朵:“狗子,疤哥马上要回家了,咱们这些老兄弟都得去接吧?”

    听到“疤哥”两字,楚天齐很是敏感,用眼角余光望去,见路边停着一辆越野车。越野车驾驶位窗户摇下一多半,一个满脸横肉的男子正在打电话。楚天齐赶忙又稍微侧了侧身,给那人一个后背,然后蹲下来,假装系鞋带。

    那个人的声音继续传来:“……快?时间过的快?你什么意思,想让疤哥一辈子在里面?我告诉你,要是疤哥知道你这么想,还不扒了你的狗皮?……量你也不敢,放心,我不会告诉疤哥的。他这不是因为表现好,提前出来的嘛。……好,到雁云汇合……对,把你地面上的人通知了。那些歪毛淘气就别去了,给疤哥丢脸。”

    说话声停止了,接着发动机声音响起,那个满脸横肉的人开走了汽车。

    楚天齐站起身,望着前面的车影,想着刚才那人的话。那个人多次提到“疤哥”,这个“疤哥”会不是就是那个“刀疤男”?会不会是三年多以前,自己来定野市路上遇到的那个家伙?

    三年前春天,楚天齐坐班车来定野市。在半路车上,“刀疤男”一伙用“红蓝铅把戏”骗人,殴打受骗百姓,还想威胁、调戏仗义直言的何佼佼。当时,楚天齐路见不平、拔刀相助,后又下车与那帮家伙打斗。结果被警察带走,在许源镇派出所遭到所长陈文明伙同“刀疤男”给自己下套。那次要不是周子凯带人及时赶到,楚天齐还会很麻烦的。

    “刀疤男”等人被抓住的几个月以后,楚天齐听周子凯说,这个“刀疤男”因组织“抢劫、诈骗”等罪名,被判刑五年零一个月。按说,这个家伙现在应该在监狱才对呀。

    刚才那个家伙打电话说“疤哥要回家了”、“在里面”这些话,是不是说这个“疤哥”要出狱了?像,很像,那个家伙还说要带人去接的。

    难道这个“疤哥”真是“刀疤男”?有可能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那个家伙的话,一旦出狱会不会找自己的麻烦?会,肯定会,这类人就是这个特性。

    那么“刀疤”会在哪服刑?雁云市,刚才打电话人都说要去那接了。

    会在雁云市哪呢?会不会是“河西二监”?有可能。

    楚天齐在心里自问自答着,忽然他又想起了一件事,想起了“河西二监”那双恶毒的眼神。

    又想了一会,楚天齐拿出手机,拔打了一个电话。手机里“嘟……嘟……”响了好几声,也没人接。

    就在楚天齐准备挂断的时候,里面传出了声音:“楚局长,你好!来省城了吗?我请客,你在哪?”

    “打扰周科长休假了,我没在省城。”楚天齐忙客气着。他现在打电话的对象,是周仝的同学,“河西二监”狱政管理科周科长。

    “休什么假呢?后来就得连着值班。今天也没往远走,就带着家里人,在雁云边上呢。要是你在市里的话,我用不了一个小时就赶回去了。”周科长道,“楚局,有事吗?有需要我出力的,尽管说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说:“想麻烦你一件事,向你打听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,什么人?在哪工作,叫什么?”周科长提了几个问题。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这个人叫什么,我不清楚,我只知道他脸上有一道刀疤,有可能在‘河西二监’服刑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这点信息的话,恐怕不太好找,那里边可关着上千号人呢,好像光是脸上有刀疤的也不下七、八十号。还有其它信息吗?这个人和你什么关系?朋友,还是……”说到这里,周科长的声音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接过了话:“这个人和我有点过节,三年前他在班车上骗人的时候,正好让我赶上,我收拾过他,当时就是在许源县城附近。后来他被警察抓了,听说判了五年刑。刚才我偶尔听到有人说起一个人,很像这个刀疤,那个人还说他马上就要出来了,他们要到雁云去接。所以我就向你打听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这么回事?那马上让人查一下近期出狱的人,从中再找脸上有刀疤的,那就容易多了,看看是不是你说的人。一会儿我给你去电话。”周科长说到此,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既然要等周科长电话,暂时也就不宜去其它地方了,于是楚天齐进了一家看着还比较干净的饭馆。

    现在还不是上客的点,楚天齐直接坐进包间,点了一个凉菜,一个热菜,又要了两瓶冰镇啤酒,边喝边等周科长回话。

    等楚天齐喝完一瓶多啤酒的时候,周科长电话来了:“楚局长,我让人查了,有一个叫于豹的人,比较符合你说的条件。这个人以前在定野市范围活动,带人玩‘红蓝铅’、‘易拉罐’骗人的把戏,经常骚扰年轻女孩,有时还和警察玩‘神仙跳’。于豹是三年前八月份来服刑的,正常情况下应该还有一年半的刑期。只是在他入狱刚一年的时候,就从省厅转来一份他的立大功材料,他因此被减刑,去年又有新立功表现,再被减刑一次。因此,再有两周就刑满出狱了。如果真是你说的那个人,你可得防着他的报复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忙道:“嗯,挺像。我会多加小心的。谢谢你,打扰你了,有时间来许源县找我,我好好尽尽地主之谊。”

    周科长“哈哈”一笑:“别客气,只要去了许源县,肯定找你。什么时候来雁云,打个电话,咱哥俩坐一坐。”

    和对方道过“再见”后,楚天齐挂了电话。然后自语道:“刀疤要出来了。难道那个狠毒的眼神就是他?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