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九百九十八章 自请回避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带着强压的满腔怒火,楚天齐回到办公室。

    也不怪他火起,从小到大,这是第一次被逼中途离开会场。以前在开会的时候,也曾经遇到过被对手当面攻击,或突施冷箭的情形。但大多都是对方职务比自己高,是对方以权压人,而且自己往往也是针锋相对,甚至弄的对方下不来台。

    在玉赤开发区的时候,副主任王文祥也曾经几次纠集多人一拥而上,当众发难,但都被自己强力反击,把对方脸面打的“啪啪”直响。而且那时候自己初来乍到,地位还不稳固,也没有形成自己的势力范围,上面还有一个党工委书记,只是一个准一把手。王文祥发难想要取而代之,也似乎在情理之中,自己有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而这次却完全不同。从今年三月份赴任,到现在已经过去八个多月,经过自己的经营,既稳住了局面,平衡了曲、张两系关系,也形成了自己一定的势力范围。现在,自己的地位已经非常稳固,权威日隆,是集党、政、督大权于一体的真正一把手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种情况下,自己做为单位绝对的一把手,竟然被一个刚刚向自己低头不久的下属所逼。而且自己没有任何心理准备,还无力反驳,只得灰溜溜离开了会场,开创了人生的第一次,真是要多窝囊有多窝囊。

    楚天齐忍不住暗道:张天彪啊张天彪,你真是贼心不死。看来你所谓的上门请罪,只是权宜之计,只是为今日出手而进行的一个表演。你打的好算盘呀,利用暂时的示弱,既保住了你自己副局长的职位,也让我放松了警惕,结果今日却来了狠狠一击。不得不佩服,你这时机选的妙,你这切入点选的准,竟然让我意想不到。也不得不佩服,你小子真是煞费苦心,不但用所谓校友关系堵我嘴,而且还炮制了所谓群众来信,看来我楚某人还真是低估你了,低估了你这个看似莽撞实则精于算计的人。

    满腔怒火灼烧着楚天齐,使他不停的踱步,在屋子里来回往返着,一遍又一遍。踱着踱着,他的火气渐消,头脑也渐渐冷静下来,同时几个问题涌上脑海:

    张天彪为什么要这样做?他这么做能得到什么好处?

    他这么做的目的仅仅是让我楚某人回避吗?

    他这么做,是他亲历亲为,还是替别人操刀呢?

    几个问题一出来,楚天齐的心情也趋于平静,便缓缓踱到办公桌后,坐了下来。然后靠在椅背上,思索着这些问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点多的时候,曲刚来了。

    曲刚的到来,既在楚天齐意料之中,也多少令他不解。

    看着曲刚进来,楚天齐没有像往常那样,说上一句“老曲坐”或是直接发一支烟,而是就那样面无表情的盯着对方。

    曲刚脸色不太好看,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,却又显得甚是尴尬,表情也很是僵硬。他径直坐到办公桌对面椅子上,从烟盒抽*出两支香烟,一支递向楚天齐,一支拿在自己手中。

    面对这支香烟,楚天齐没有伸手去接,而是轻轻摆摆手,继续靠在椅背上,双臂抱于胸前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回绝了自己,曲刚没有强求,而是把这支香烟放到桌上。然后拿出打火机,点燃了自己手中香烟,吸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吧嗒吧嗒”,吸烟的声音清晰可闻。不知是曲刚故意为之,想要以此引得对方开口,还是屋子里太静了,也许二者兼而有之吧。

    直到一支香烟吸完,见对方仍没有反应,曲刚只得先说了话:“局长,我是来向你解释的。今天上午,张天彪找到我,让我向局长提议召开班子成员会,他要汇报假药案侦破进展情况。我一听是正事,没有多想,就向你提出这个提议,你同意了下午三*点召开。在会议进行到中途的时候,张天彪忽然提出让你回避,这件事我提前一点都不知情,连想都没想到。”说到这里,他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任何表示,连整个肢体形态都没有任何变化。

    嘘了口气,曲刚又道:“我要是早知道他会这么干,说什么也不会提议召开这个会议,我会坚决把他这个想法给打掉的。我要向你道歉,为我无意中的推波助澜道歉。”

    你说你的,我坐我的。楚天齐依然没有接茬。

    曲刚继续说:“局长,就冲张天彪刚才做的这件事,我再解释也是苍白无力的。但我仍然要替他解释一番,他从进入县局,就受我的领导,可以说他是我看着成长起来的。他这个人工作作风强硬,敢闯敢干,同时也很莽撞,甚至有些野蛮,可他心眼不坏。我认为他是一个头脑简单、四肢发达的人。

    正是由于我认为他思想简单,所以对于今天的事深感震惊。现在我还没有找他,但我认为以他的头脑,不应该能设计出这一系列的动作,很可能是被人蒙蔽,让人当枪使了。当然,即使他是受人使唤,但他的行为也是愚蠢透顶。因此,我也要代他向你道歉,谁让他是我一直带出来的呢。”

    虽然楚天齐看似冷眼旁观,但他的大脑却没停止思考,他一直在观察着对方,听其言观其行。只是听到现在,他也不清楚对方是在继续演双簧忽悠自己,还是真的心中坦荡荡,也或者就纯粹是为张天彪做解释。现在对方停下来,明显是等自己说话,但楚天齐依然没说,他倒要看看对方接下来会怎么做。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曲刚又说:“局长,对于张天彪那个混帐提议,我们几个人都明确表示不赞同,所以他的提议是无效的。这是关于你和何总一起吃饭的几张照片,你看看吗?”说着,曲刚把手中的一个纸袋放到了桌上。

    “我自请回避。”说着,楚天齐一指那个纸袋,“这个给我看,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楞了一下,曲刚拿起纸袋,站了起来,向外走去。临到门口的时候,又回头说道:“局长,这事肯定有误会,张天彪一定是被人利用了,你被人射了冷箭,我也躺着中枪了。”说完,拉开屋门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看着曲刚的背影,楚天齐自问着:我该相信他的话吗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着屋门再次关上,楚天齐拢了拢烦乱的思绪,继续按自己思路,分析着整件事情。

    不用说,种种迹象表明,张天彪今天就是故意为之,他提议召开会议,就是为了向自己发难。至于所谓的对事不对人,鬼才相信。

    自己本已和他缓和,他张天彪为什么还要这么做,他到底为了什么?他就不怕自己收拾他?张天彪不应该想不到这些问题,但他仍然这么做了,那就说明他有恃无恐。他是吃定了自己,还是有什么大依仗呢?

    如果是吃定了自己,那就不应该只是这小小的回避了,回避一个案件,对自己的实际权力并没有影响,自己仍然可以收拾他。这显然不是他的目的,除非是让自己失去这个一把手职位,把自己赶出许源县公安局。现在他不惜和自己弄僵,那就说明他对废掉自己的权利很有信心,凭他张天彪一人之力能做到吗?显然不可能,那么他背后就肯定有一个或多个靠山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被挤走或是被拿掉,这局长职位肯定也轮不到他张天彪,那么他就是在替人操刀了。那个背后的人究竟是姓曲还是姓张呢,亦或还另有他人?

    如果张天彪真是替别人夺局长宝座的话,他自己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?名次前移?仅此而已。那么问题又来了,他这么做可是得不偿失的,万一不成功,出局的可就是他张天彪了。这是一个赔本的买卖,张天彪不应该想不到,但他仍然这么做,那就说明他还有大的企图,也可能是他背后人有大企图。

    这个企图究竟是什么?楚天齐忽然灵机一动:不让我插手侦破假药案。如果仅仅是因为担心我和何佼佼的关系,担心我处事不公,那么他们大可不必这样做。但他们做了,那就只有一个解释,这个假药案大有猫腻,是某些人担心我打翻他们的奶酪。

    对,一定是。楚天齐笃定的认为。那么何氏造假一说,似乎就疑点更多了。难道这一切都是人为设计的?这么设计的目的,究竟是针对自己,还是针对何氏呢?也或者是一箭双雕?

    如果是人为设计的话,岳江河的交待是否客观,是否被人动了手脚?如果说岳江河被人动了手脚,那会是谁呢?在岳江河被抓直到交待之前,张天彪、柯晓明都和岳江河没有单独接触的机会,曲刚是和自己一同赶到,赵伯祥更是没在现场。那么在此段时间和岳江河接触的,也仅是高强等人了,会是他们吗?高强应该肯定不会吧?那又会是谁呢?

    如果岳江河可能被人动了手脚,那么后续抓到的五个嫌疑人也被人使了手腕?否则他们为什么都供出了何氏药业,为什么都有那些带着“何氏药业”字样的物证?

    六个人都是同样的供述,都有同样的物证,莫非何氏药业真的造了假?或是企业内部出了内鬼?

    那么多天都没有实质进展,怎么仅三天就一下子出了六个嫌疑人,而且都是知晓上线情形的嫌疑人?这也太巧了。这些人证、物证都指向了何氏,这就更巧了,巧的不免让人生疑。

    真是百思不得其解。那么会不会是自己的思路错了呢?是不是自己多心了?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