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九百八十四章 是挺香艳的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房间里,香味浓郁,既像是玫瑰花,又像是茶花,还像是茉莉花。其实这几种香味都有,是四美女所用洗发液、沐浴露的混和香味。

    沐浴过的四女子,全部素面朝天,脸上铅华尽数褪去。她们收起白日的装束,全都穿着拖鞋、睡衣,混漉漉的头发自然披散或是用毛巾裹着。四人抛开了工作中的身份,不时彼此打闹或是嬉笑着,也仿佛刚才的险情没有发生似的。她们现在的样子,简直就是四个不谙世事的小女生一样。

    “叮咚,叮咚”,门铃声响起,喧闹的屋子忽然静了下来。然后,四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示意别人去开门,但却自己直往后躲。

    刚才还听着笑声不断,怎么一下子没了声音?楚天齐很是纳闷,就又连着摁了两下门铃,几声“叮咚”过后,屋子里还是没有动静。难道自己按错了?楚天齐疑惑的后退了一步,仔细看着上面的门牌号。

    没错呀,就是这个房间号。难道夏雪换房间了?要不就是在另一间屋子?雷鹏还没回来?楚天齐很是狐疑,他走上前去把耳朵贴在门板上,想要再确认一下自己的判断。

    忽然,屋门猛的开了,楚天齐的身子撞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,鬼鬼祟祟的?”夏雪发出了质问。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收住身子,随手关门,同时嘴里应着:“按门铃没人开,我以为走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也不能偷听呀!”这次说话的是楚晓娅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刚说了一个字,楚天齐就闭口不言,脸一下子红了,甚至连脖子也是红的,他的眼前出现了香*艳的场景。并不是场景有多出格,而是和他的想象差别很大,他没想到会是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刚才接到夏雪电话后,楚天齐知道四人洗完澡了,肯定穿戴整齐的等着自己。自己只要去房间慰问、寒暄几句,然后让她们好好休息,便可以直接下楼回局里了。不曾想,现在映入眼帘的全是粉*嫩的脖项,还有脖子下面大*片雪白的肌肤。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收回目光,低下头去,结果涂着各色指甲油的脚丫,和粉*白的小*腿,又出现在视线中。高看不行,低看也不对,那就平视吧,这更坏了,眼前出现的全是鼓鼓囊囊的小山包。

    看着面前窘态百出的大男孩,四女子全都大笑起来。这一笑不要紧,顿时波涛汹涌、山峦起伏,尤其俯身间更是春光不时乍泄。

    被四女子如此一笑,楚天齐更是不知所措,匆忙快步走到沙发旁,坐了下来。低头看着脚尖,目不斜视。

    如此妥协,不但没使对方有半分收敛,反而笑的更加放肆。

    楚天齐心想,这也太狂了。于是,猛然间抬头:“各位笑够了没有,有什么好笑的?”

    四位正笑的得意忘形,忽见大男生双目射电,大声质问,均是一楞,便准备继续以笑功还击。

    正这时,门口响起“叮咚”门铃声,紧接着传来一个声音:“赵敏在吗?”是雷鹏在说话。

    “在……你等等。”赵敏脸一红,披衣在身,快步向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其余三女匆忙取出自己上衣,套在身上,脸颊也瞬间挂上红云,可能她们现在才意识到,戏弄大男生有些不妥。

    屋门打开,雷鹏出现在门口,他一眼看到了赵敏身后沙发上的楚天齐,不禁疑惑:“他怎么还在?”

    “回屋再说。”可能是不想让丈夫饱眼福,也可能是为刚才的小荒唐而难为情,赵敏推着丈夫离开门口,随手带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四女变三女,都一下子老实了,房间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松了一口气,问:“周仝,你见过那些混混吗?”

    周仝脸色依旧微红,回道:“好像没见过,不过好几个似乎都有些眼熟。前几年我一直管户籍,经常跟身份证打交道,也弄不清是否见过他们的照片。”

    夏雪接过了话头:“楚局长,你的治下也太乱了。众目睽睽下,歹徒竟敢明目张胆尾随女性。多亏有周科长在车上,要不还真不知道出什么事呢?”

    “是呀,楚局长,这要是传出去,你这公安局长也太丢份了。”楚晓娅在旁帮腔。

    “还好有你师姐替你考虑,没让厉剑警笛长鸣,否则全县都该知道你的客人让混混尾随了。”夏雪笑吟吟的说,“你真幸福,来到异地他乡,都有师姐护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夏姐,说什么呢?”周仝红着脸辩解,“我主要是怕对你们有影响,怎么变成替他考虑了?”

    “都一样,都一样。”夏雪“咯咯”一笑。

    得,又换个方式拿自己开涮了。想到这里,楚天齐站了起来:“我怕那些混蛋吓到你们,见你们都心情不错,那我就放心了,你们也早点休息吧。至于今天那帮混蛋,我一定找机会收拾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楚局长,把你师姐送回家呗。”夏雪再次扯到了周仝身上。

    周仝适时接过了话头:“不回了,我今天就住这儿,要不你们又该拿我开玩笑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明白,周仝这就是一个托辞,是在替自己着想。本来在有心人推波助澜下,两人关系就被渲染的很复杂,如果再被发现深夜同时出入酒店,那就更说不清了。于是,他也顺坡下驴:“那我先回了。”说完,走出了屋子。他并不担心她们住不下,因为楚晓娅本来就住在许源饭店客房,这是政府给安排的房间,好像就是这个楼层。

    出了房间,楚天齐边走边不住的摇头,本来是上楼慰问,没曾想反倒让被慰问对象戏弄一番。看来人要是一结成群,胆子就大,在学校的时候,就曾经有过被成群女孩取笑的经历。

    就在楚天齐快到楼梯口的时候,忽然看到一个熟悉身影上楼而去。他赶忙收住脚步,隐在一个房间门口。平时他都不愿和对方碰面,今天就更不想了,省得被对方问起一些不便回答的问题。脚步声消失了一会,他才快步拾梯而下。

    来在楼下,楚天齐拉开车门,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正在闭目养眼的厉剑,马上坐直身体,发动汽车,向门口驶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尽管睡的很晚,但每二天楚天齐没有睡懒觉,而是在六点多就起了床。洗漱完毕,自己开车,赶往许源县饭店,去送客人。楚天齐已经要求厉剑休假,厉剑是坐凌晨火车走的。

    今天雷鹏他们要离开许源县,直接去省城。在把夏雪和楚晓娅送回省城后,夫妻二人还要赶在午饭前在省城参加一个婚礼。所以,要早点出发,以免误事。

    局长专车进了许源饭店大院,停在车位上。楚天齐刚要推门下车,赶忙又停了下来,他发现一个人从饭店走出来,正是昨晚在楼道里看到的那个上楼身影。他可不想和对方打照面,他觉得对方太滑,两人没什么可说的,还是少见面为妙。

    那人并没有停留,也没有张望,直接下了饭店台阶,奔侧面而去。楚天齐知道,对方是要从侧门穿过,直接到单位去。果然,一个人打开侧门,那人穿过去,侧门又关上了。

    那个帮着打开侧门的人,楚天齐认识,但并不是常随着那人的跟班。楚天齐想,跟班肯定是休假了。

    从车上下来,楚天齐进到饭店,走楼梯上楼而去,他要去喊雷鹏等人下来吃早点。再有多半层就到了,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楼上飘了下来,这个声音带着娘娘腔。

    这小子怎么会在这儿?他没休假?那怎么刚才不去做跟班?楚天齐很是纳闷,不由得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“娘娘腔”的声音更加清晰:“休息好了,黑牛哥,你好厉害哟,弄得人家都……咯咯咯。”

    说的这是什么玩意,还是男人吗?楚天齐暗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娘娘腔”越来越近:“黑牛哥,不嘛,今天人家要休息了,我也没卖给你,我也……真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赶紧得躲一躲,要是碰上那个不男不女的“二椅子”,还不得恶心死?往哪躲?上楼是来不及了,那个“二椅子”就是从楼上下来的,上楼的话肯定要打照面,那就只能下楼了。于是,楚天齐赶忙转身,向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“二椅子”的声音就跟在身后,全部落进了楚天齐的耳朵,楚天齐明白,“二椅子”是在打电话。

    到一楼后,楚天齐快速走到休息区,坐到一个隐蔽的沙发上。他刚刚藏好,就见那个“二椅子”已经不在打电话,而是奔自己这边走来。所好的是,“二椅子”没有到休息区,而是直接进了西餐厅,肯定是去吃早点了。

    “二椅子”住在这?不应该呀,他应该住在单位宿舍区才对。可为什么他会大早上就从楼上下来,好像手里还拿着房卡?

    楚天齐忽然想到,昨天和刚才两次在饭店见到的那个人,不禁心生疑窦:难道他俩住一个楼层?“二椅子”口中的“黑牛哥”不会是他吧?哎呀,还真有这个可能。难道他俩是那种关系?想到那个词,楚天齐的脸红了,他为自己的龌龊猜测而脸红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躲在这儿?走,吃饭去。”雷鹏出现在大厅,他手指楚天齐方向。他身侧是昨天晚上戏弄楚天齐的四个女子。

    “走,出去吃吧。”楚天齐迎上前,然后向大楼门口一指。

    “这有免费餐券,不吃白不吃。”雷鹏扬了扬手中的餐券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拢雷鹏肩膀,向外就走:“这儿的饭不好吃,我带你们去吃当地特色。”他可不想在吃饭时,见到那个“二椅子”。

    雷鹏向身后瞟了一眼,压低声音道:“哥们,听说场面挺香*艳的?”

    知道对方在拿自己昨晚被戏弄说事,但楚天齐仍回了一句:“是挺香*艳的。”说完,“嘿嘿”笑了起来。其实楚天齐现在所说的香*艳,是指自己刚才对别人的那个龌龊猜测。

    雷鹏一楞,给了对方一拳:“变*态。”

    “对,太变*态。”楚天齐说完,两人都“哈哈”大笑起来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