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谁都不傻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在探完监以后,把带来的香烟、衣物留给王副科长,对其表示感谢,并寒暄一番后,楚天齐才离开了监狱。

    缓缓启动汽车,看了看时间已经将近五点,楚天齐决定去市里吃点饭,吃完再赶路。今天早上起的晚,没有吃早点,中午又随便吃了一点,现在早饿了。

    在五点半的时候,楚天齐进到了城里,这次他没有去到熟悉的餐馆吃饭,而是专门选了一家偏僻的所在,还刻意进到雅间去吃。现在还没到正式上客的时候,餐馆也就没计较一人占用一个雅间。

    点了一个肉菜、一个素菜、一个凉菜和一碗米饭,楚天齐坐在那里等着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还没什么客人,可能是餐厨人员下午上班不久的原因,菜却上的非常慢,十多分钟后,才上了一道凉菜。

    一边缓缓夹着凉菜,一边喝着茶水,一边等着热菜。即使吃的这么慢,还是没能等到热菜上桌,凉菜盘里已经只剩下了汤水。楚天齐不禁有些着急,自己可是要赶路的,像这样等下去,菜饭上齐怕是还得一个小时。于是,他推开屋门,冲着外面喊了声:“快点上菜。”

    “菜来了。”一个男声传来。

    不对,声音怎么这么熟?楚天齐正疑惑间,门帘一挑,走进一人,后面还跟着一个。

    看到二人,楚天齐就是一楞:他们怎么会来?同时心中暗道:真是躲也躲不开。

    “楚市长,你这悄悄的来,连招呼都不打,什么意思?”当先之人已经发话。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于涛,少阴阳怪气的,什么叫悄悄的来?我正准备一会儿给你们打电话呢。”

    来人正是于涛和云翔宇,于涛一笑:“是吗?那怎么自己吃上了,怕我们请不起?还是故意躲我们?”

    “行了,行了,少白活。”云翔宇两步跨到餐桌旁,坐了下来,“服务员,来,加菜。”

    于涛也不再奚落,跟着坐到了餐桌旁。但还是审问道:“说,干什么来了?鬼鬼祟祟的。”

    看着对方似笑非笑的神情,楚天齐总有些心虚,但今天这事没什么好隐瞒的,于是说道:“去河西二监探监。”

    “探监?还是那个人?”于涛反问。

    “就是老魏。两年多没来了,再有一个月他就出狱,怕是出狱后更难见到,他今天也表示,会找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,自食其力生活……”楚天齐讲说着探监的过程,也讲了这次放假没有回家的原因。

    于涛“哦”了一声:“听着好像还能说的过去,也基本合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今天这是怎么了?阴阳怪气的,就跟他有什么鬼似的。你没鬼吧?”云翔宇先对着于涛,后又转向楚天齐。

    “你没鬼吧?”于涛也重复了一句。

    听着云翔宇的问话,再看着他的表情,楚天齐意识到,于涛没有瞎说,心中安定不少。遂“嘁”了一声,“我能有什么鬼?让你们省顿饭钱,你们倒疑神疑鬼了,真是好心没好报。我今天早上没吃饭,中午就随便对付了一口,早就饿了,这才决定先填饱肚子的。你俩怎么就转到这儿了?”

    “你能来,我俩就不能来?”于涛语含讥诮。正好服务员来了,他便不再说话,而是快速点起菜来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吃错药了。”云翔宇妥落了于涛一句,然后说道,“老婆孩子都出去旅游了,我俩前两天有事,走不了。今天正好有空,就出来瞎转,准备一会儿去洗浴泡着,有吃有住又能洗澡。我只顾开车,没注意到,结果他在副驾驶位坐着,说是看到你的车在这。走近一看,果然是,我俩就直接进来了。向收银台一打听,服务员就把我们指到这儿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缘千里来相会嘛!”于涛调侃一声,把菜单给了服务员。

    服务员转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一边等菜,三人一边聊着天,但于涛总是阴阳怪气的意有所指。

    尽管心里怼了于涛多遍,但楚天齐却不敢强力反击,因为自己有“把柄”在对方手里。

    还好,这次上菜要快的多,三人话题转到了吃喝上。不知原来是餐馆欺生,还是确实有客观情况,现在八道菜也才半个小时就上齐了。

    刚刚于涛“收敛”了一些,可是二两酒一下肚,又开始“夹枪带棒”讥诮起了楚天齐。让于涛这么一弄,云翔宇也不禁狐疑不已。

    楚天齐真是有苦难言,既觉冤枉又无从解释,而且也解释不清,只会越解释越麻烦。

    一个多月前的周六,楚天齐到雁云市参加肖婉婷婚礼。参加婚礼后,楚天齐没有回到成康市,而是住了下来,他要参加下周一的建设厅会议。当时他住在了市政府旁边的喜来登酒店,是于涛给安排的。

    可就在周日晚上,正好又是“七夕节”,江霞来了,向楚天齐吐露了胸襟,而且还请他“验证”自己的身子。楚天齐当然没有“验证”,但江霞却在卫生间洗了澡,还遗留下了换下的内*裤。巧的是,于涛去结帐时,正好从负责任的服务人员那里知道了“女内*裤”一事,很可能还看到了实物。当时于涛就电话调侃了楚天齐,楚天齐才没敢再着于涛的面,下午开完会便直接回了成康。

    这一段时间,楚天齐一直躲着于涛,既没见面,也没打电话,今天还刻意选择了一个陌生地方吃饭,就是担心遇到于涛,担心对方拿“内*裤门”说事。不曾想,躲来躲去,还是撞到了对方枪口上。

    “哥们,发什么楞?”云翔宇举起了酒杯,“是不是真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哪有?走一个。”楚天齐举杯,和对方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于涛在旁边“嘿嘿”一笑:“有没有事,大家心知肚明,谁都不傻。”

    “叮铃铃”,手机铃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听到手机铃声,楚天齐心中一喜:电话来的好,省的那家伙没完没了。可是当他看到那个号码,却又迟疑了,不知现在该不该接,因为来电话的正是“内*裤门”女主角。

    “你的电话。没听见?还是不方便呀?”于涛在一旁提醒着,同时伸长脖子瞅着手机屏幕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方便?”楚天齐按下接听键,把手机紧紧捂在耳朵上。

    “天齐,说话方便吗?”手机里传出江霞娇滴滴的声音。

    楚天齐下意识的看了桌上两人一眼,回道:“方便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声音一下子变得非常尖厉:“楚天齐,你个骗子,你以为别人都是傻子呀?谁都不傻。”

    本来就把手机紧贴在耳朵上,被对方如此一吼,楚天齐下意识的拿开手机,又赶忙捂到耳朵上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”于涛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,显然听到了一些话。

    云翔宇也笑的前仰后合,点指楚天齐,学着尖厉的女声:“你个骗子,你以为别人都傻呀,谁都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不能任由这俩小子搅局,赶忙起身,快步走了出去。边走边对着手机道:“你这是怎么了,不分青红皂白,先来这么一通雷烟火炮?”

    江霞“嘿嘿”一笑:“你的前女友是不是叫宁俊琦呀,是不是在沃原市委组织部做处长呀?”

    听对方提到“宁俊琦”三字,楚天齐就预感到了不妙,便谨慎的回答:“她是我女友。”

    江霞又换了一个话题:“你是不是还有一个叫姜云生的同事?是不是八月下旬,就是那天之前,一同参加的婚礼?”

    完了,露陷了。楚天齐只得假装糊涂,硬着头皮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中午,我遇到一个朋友,朋友和她表哥在一起,她这个表哥就叫姜云生。姜云生说你俩以前是沃原市一中同事,还说起了那天参加婚礼的事。姜云生很热情,我问什么他都热情回答,还主动交换了电话号码,那个号码太熟了,尤其前九位更熟。他还告诉我,宁处长的手机号是雁云市的,并不是沃原市的。”说到这里,江霞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此时,楚天齐已经来到楼房外面拐角处,他忙对着电话道:“江书记,姜云生这个人你可要防着,那人靠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提醒,我也觉得那人靠不住,说话也大多没根。”说到这里,江霞话题一转,“只是有一句话,我却深信不疑,他说你和宁处长早就断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听他胡说,我和俊琦约好了,先工作再家庭,只是现在因为特殊原因,我俩才故意弄成了这么一个状态。”楚天齐的话半真半假,“俊琦当然有一个雁云号码了,那个是公开的;她还有一个沃原市的私人号码,知道的人非常少,专门用于我俩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就像我俩这样?”江霞的声音忽然低了下来,“你可别骗我,谁都不傻。”

    “哪能呢?”楚天齐继续大言不惭,“骗谁都不会骗你。”

    江霞娇斥道:“楚天齐,你少油嘴滑舌,那天的号码指定是姜云生的,他说的那个通话时间点,正是我看到那个号码对应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刚说了一个字,楚天齐忽然压低了声音,“我这有情况,改天再说。”说完,挂断电话,眼睛盯着前方。

    前方人影一晃,一个男人进了餐馆。

    楚天齐紧走几步,跟进餐馆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正好拿着手机,刚进电梯。可能是碰了免提的原因,手机里竟然传出一个男人声音:“谁都不傻。”电梯门关上,听不到手机里的声音,也看不到那个男人了。

    迈动脚步,楚天齐向雅间走去,边走边疑惑:那人怎么看着眼熟?电话里的声音似乎也有些熟。他们到底是谁呢?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