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凌晨抱打不平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坐在候车厅里,每过一会儿,楚天齐就偷偷四处张望,生怕看到熟人,尤其担心万一遇到宁俊琦或是其他不该遇到的人。然后便低着头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明白对方的心思,江霞只是微微一笑,并不点破,同时不停的和对方聊着一些闲话。尽管她说了好多,但换来的往往只是“嗯”、“啊”的应付回应。

    “三*点二十分,开往……”广播喇叭里,终于播放出火车检票的提示。

    楚天齐迅速起身,示意对方:“检票了,别误车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不着急,你急什么?”江霞慢腾腾的起身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急着回去睡觉休息,瞌睡死了,明天还要开会呢。”楚天齐找出了理由。

    江霞“嘁”了一声,没有再和对方斗嘴,而是向检票口走去。

    在检票进站的瞬间,江霞再次回头:“天齐,谢谢你陪我一起过节!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回话,而是给了对方一个微笑,算是回应。

    江霞带着满意的笑容,随人流向登车地点去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快速走出候车厅,拦了一辆出租车,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问明地点后,司机启动了汽车。

    坐在汽车上,楚天齐连打了两个哈欠,确实困了。为了怕自己在车上睡着,他便不停的向车外张望着。

    在走出大约七、八公里的时候,楚天齐忽然发现,路旁昏暗的灯影下,有几个人正对一个人手脚并用着。而那个被打的人正抱着头,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停车。”楚天齐说着话,把二十元钱递到了前面。

    “嘎——吱——”,刺耳的刹车声响过,出租车停在了路边。

    松开手中纸币,推车车门,楚天齐一个箭步蹿了出去,只奔那几个撕打的人而去。

    明明看到有人过来,但那几人依然没有停手,继续踢着倒地的人。

    “住手。”楚天齐一声喊喝,到了近前。

    那几人停下来,望向面前的大个子。

    被打者则蜷缩在一起,没有动静,不知是晕了过去,还是在装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注意到,打人者一共五人,一高一低三中等。最高那人和自己身高不相上下,但比自己壮,块头很大;最低那人不足一米五,如果不是脑袋很大,还以为是个孩子;其余那三人,个头都在一米七五左右的样子,不胖不瘦;只能看到五人的身高、体型,但却看不到五人的容貌,因为那五人头脸全都套着黑色丝袜,衣裤也都是黑色的。

    大头小矮个说了话:“哥们,少管闲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为什么群殴一个人?”楚天齐手指着那个蜷缩在地上的人,“和他有什么仇怨。”

    “大路朝天,各走一边,你走你的阳关道,我过我的独木桥。奉劝你一句,管好自己比什么都强。”小矮个一指对方身后,“你走吧,我们不为难你。”

    “哥们,你总得说出个所以然吧,他到底哪得罪你们了?”楚天齐道,“即使他真得罪了你们,也不必这样,完全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解决的。”

    “笑话,大街上讲起理论来了。”小矮个手指对方,“你走不走?再啰嗦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跟他废什么话?他既然吃生米,那就连他一块包圆了。”大个子插了话。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喝斥过同伙后,小矮个再次转向楚天齐,“我数三个数,再不走就……一……二……”

    “三。”大个子抢着喊了数,并准备向前冲去。

    “啪”,小矮个跳了起来,直接给大个子来个了大耳刮子,“多嘴。”虽然隔着丝袜,但声音依然很脆。

    大个子一捂脸,一声不吭,向后闪退半步。

    小矮个再次说道:“朋友,我不想难为你,走吧,难道非要自讨无趣。”

    “把他放了,我就走。”楚天齐再次一指地上的人。

    “好良言难劝该死鬼。三。”小矮个喊过后,猛的蹿上前来,伸拳便打。

    其余那四人也跟着冲了上来,一同攻向楚天齐。

    看到五人赤手空拳,楚天齐立刻来了兴致,并不躲闪,而是拳脚相迎,与众人战在一起。

    近几年由于有着诸多不便,楚天齐很少操练拳法,只是每天的调息基本还坚持着。而且平时即使遇到打斗,因为对方一般都手持利器,他也不可能肉拳相对,往往用腰带或硬币解决对方。今天好不容易有了机会,他准备好好操练一番。

    到底是长时间不练,刚一开打,还有了些许生疏,好几次差点着了对方的拳脚。还好,不多时,楚天齐招数施展流畅起来,越打越有感觉,越打越精神。

    反观那五个人,尽管人多势众,但根本不是对手,早已累的气喘吁吁,每个人都着了对方的拳脚。这还是楚天齐手下留情,否则肯定有人当场躺倒。

    正打的起劲,楚天齐忽然意识到,不能再拖下去,要速战速决,否则会耽误被打之人的救治时间。想到这里,楚天齐加快了出脚速度,拳风也更加凌厉。

    刚才还勉强坚持,现在对方这一加劲,那五人哪受的了。稍一不注意,小矮个就被踢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大哥。”那四人赶忙收招,围向小矮个。

    小矮个也真是个恨角色,猛的挥胳膊一推众人,然后从腰带抽*出一把匕首,扶着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其余那几人见状,也纷纷拽出了匕首,缓缓的向楚天齐走去。

    多束光亮射来,是从行驶的几辆汽车车上发出,光亮既来自车灯,更有多个手电筒挥舞着。

    那五人见状,都收住脚步,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赵总监,赵总监。”随着车辆越来越近,连续的喊声也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扯呼。”小矮个喊了一声,率先向路旁停放的车辆跑去。

    那四人也紧随其后,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追赶,而是走向了那个地上蜷缩的人。

    “赵总监……”

    “赵总监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声呼唤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“我在这儿。”地上蜷缩的人发出了声音,手也从头上拿开,平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以为对方昏迷了,乍一听到对方出声,楚天齐不禁一楞。虽然看不太清对方的面目,但他能感觉到,对方年纪不大,估计和自己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我在这儿。”地上之人又发出一声呼喊,然后对着楚天齐道,“谢谢你,谢谢你!”

    一辆商务车和三辆中巴车停在路边,车门打开,几十号人从车上下来,径直奔了过来。这些人手里拿着镐头、铁锹,全都头戴安全帽,安全帽红的少,黄的多。

    一个戴红安全帽的人,率先到了近前,俯下*身去:“赵总监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死不了。”赵总监挣扎着要起来,但“哎呀”一声后,又躺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赵总监,赵总监,谁打的?”

    “是他吗?”

    “小子,别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安全帽”们七嘴八舌,把楚天齐围在了中间。

    “混蛋,这位是救命恩人。”赵总监手指众人,“还不散开?”

    恩人?众“安全帽”没有迅速散开,而是纷纷向楚天齐鞠躬,说着“谢谢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赵总监执意要自己起来,但在众人的坚持下,被用软被抬上了那辆商务车,送往医院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上了这辆汽车。他上这辆汽车,主要是觉得事情蹊跷,想了解点事情,也正好顺路回酒店。而赵总监是想要表达谢意,想打听对方的一些信息。

    赵总监半躺在车座上,讲说了整个事情经过。

    原来,赵总监是省城一家投资企业的投资总监。这段时间,赵总监经常接到陌生电话,这些电话全都隐藏号码,声音也做了变声处理,警告他别掺和,还开出了拉拢条件。今晚,赵总监正在施工现场的时候,又一次接到了警告电话,他直接给掐断了。赵总监的家离工地很近,他从工地出来,步行回家,可是刚走出不远,就被刚才那五个人挟持到了路边暗影处殴打,他怀疑行凶者和那些警告电话有关。刚才趁着那五人被缠住打斗,赵总监悄悄给公司的人发了求救短信。

    “我听他们说,要先教训我,然后再要我身上零件。”赵总监心有余悸,“恩人,要不是你出手相救,怕是我今天就交待了。救命之恩没齿难忘,还请恩人告之姓名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顺着对方的话说,而是问道:“赵总,你怎么就断定,今天被打和警告电话有关?”

    赵总监回答:“那五个人在把我挟持到暗处以后,先是问我‘还掺和不掺和’,和警告电话的说法一致。”

    做过警察局长的缘故,楚天齐打破砂锅问到底:“他们说的‘掺和’到底是什么事?”意识到唐突,他又补充道,“我没别的意思,要是不方便的话,算我没说。”

    “恩人,不碍事。”赵总监忙道,“一直他们也没有明说,我只是猜测,可能和最近一个项目有关。有一个县级市对外招商,我们也去参与了。在参与过程中,就多次接到警告电话,但我们一直没理这茬,该怎么做就怎么做。可是对方招商人员竟然以可笑理由取消了我们的招商资格,根本不收我们的保证金,我们也只得做罢。自我们被取消了资格,警告电话就没了。前几天,我听有人传,市里可能还有与我们谈的意向,我就把电话打了过去,可是对方招商人员直接噎了我,说是没有这回事。没曾想,从打完那个电话,警告电话又来了,还发生了今天的事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心中一动,问道:“那个电话号码是多少?”问完又马上补充了一句,“我也许能问出实话。”

    “电话是……”赵总监报出了号码。

    听到这串数字,楚天齐心中暗道:真是巧了。

    “恩人,你怎么称呼?”赵总监又提出了先前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我到地方了,停车。”楚天齐没有回答对方问题,而是叫住汽车,下车而去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