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焦头烂额王市长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下午五点钟,全天的会议终于结束了。楚天齐只觉得眼皮发沉,浑身散架似的疼。他伸了两个懒腰,连打了几个哈欠,站起身形,和楚晓娅、黄敬祖等人打过招呼,随着人流出了会议室。

    走出建设厅大楼,楚天齐站到台阶上四外打量,在停车场停放的众多车辆中,发现了那辆“桑塔纳2000”,他向着汽车走去。

    厉剑显然发现了楚市长,适时把汽车移出车位,停到了紧挨台阶的车道上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上车,又打了两个哈欠,身子靠在了椅背上。从倒车镜中,他发现了司机神情的异样,忙解释了一句:“这两天大酒喝的,把我都喝麻了,觉也没睡好。”说完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汽车缓缓驶出建设厅大院,在大街上穿行一段后,到了外环路上,车速也快了起来。

    随着车身的匀速移动,楚天齐很快便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、“叮呤呤”,刺耳的铃声响起,打碎了楚天齐的美梦。

    半睁着惺忪的睡眼,楚天齐摸出手机,按下接听键,“喂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手机里静了一下,才传出一个疑惑的声音:“是楚市长,楚天齐吗?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楚天齐急忙坐直了身体,睁开双眼,干脆的回答:“市长,我是楚天齐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回来,今天回来吗?”王永新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看了看手表,说:“现在正在路上,估计晚上九点多就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就好。”王永新回复的很简洁。

    楚天齐忙道,“市长,有什么事吗?回去我就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。明天再说。”王永新说完这几个字,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什么事呢?楚天齐不禁疑惑起来。

    “叮咚”、“叮咚”,短消息声响起。

    取出那部私人手机,楚天齐看到,一行文字跳了出来,发短信号码是江霞的。看到短信内容,楚天齐心中大喜,看来对方开始正式和自己唱双簧了,用江霞的话说,叫“抱团取暖”。

    楚天齐回复了“明白”两个字,然后删掉了上面的收发短消息,装起了手机。

    在刚才接完王永新的电话时,楚天齐就大致猜到了王永新找自己的原因,现在再经江霞短信提示,楚天齐更加笃定了自己的判断。看来这次省城之行,虽然困了累了,虽然被江霞多少占了些“便宜”,但收获也是巨大的。

    正是昨天和江霞的深夜约谈,楚天齐知道了程爱国的指示,理解了江霞的真实用意。他现在已然明白,程爱国没有向自己提前说明此事,肯定也是在考验自己,既考验自己的应对能力,也在考验自己的辩明能力。但从实际效果来看,自己的做法并不能令自己满意,不知道程爱国会怎么认为。

    经过江霞的诚恳说明,楚天齐明白了程爱国的良苦用心,也意识到了与江霞合作的重要。正是意识到了“抱团取暖”的重要性,楚天齐才向江霞讲说了与宁俊琦的故事大纲,这既是向江霞解释不“验证”的原因,也是为了解开对方心中的疙瘩。江霞不同于其他的那几个女性,那几个对自己有好感的女性,几乎都知道有宁俊琦的存在,而江霞不知。另外,和那几个女性,楚天齐并不准备解释更多,对方能理解就算,不理解拉倒,大不了不互相往来。但江霞不同,俩人不但要做同事,而且还都是程爱国一系,如果心里有疙里疙瘩,势必要影响大事,因此必须解释清楚。

    当然,在和江霞的解释过程中,楚天齐也为了自圆其说一些事情,运用了小伎俩。在昨晚给江霞看的所谓女朋友手机号,其实是姜云生的,号码中间的四位数字正是沃原市区号。他还故意用手指遮挡了最后的两、三位数字,这样就既证明了和女朋友通话,也巧妙的防止了对方核实。楚天齐不禁为了自己的“高招”,而沾沾自喜。

    自喜过后,楚天齐的思维又跳到了短信内容上。他要尽快做出正确判断,并找出正确的解决方案,而且这个方案要对自己影响最小,最起码千万别留下后遗症。他把提前想过的几套方案罗列在脑中,进行分析、对比,还对个别地方进行了拆分、重组,尽量把方案排布的最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楚天齐分析方案的时候,远在成康市的王永新却焦头烂额着。

    这几天,王永新烦透了,被各种电话骚扰的不甚其烦。

    自从成康市发出招商消息后,定野市、河西省的电话就接踵而至。这些打电话的人,除了直接上司,就是能对成康某些工作施加影响的“现管”,王永新都不敢轻易得罪。但对方提出的条件,他却不能随便承诺,那可不比安排一个职位,那是动辄上亿的项目。而且项目就那么几个,这些上司和“县管”却有数十人之多,整个就是一个“狼多*肉少”现状,根本不好取舍。况且,副省长的儿子也在成康投资,弄不好的话,要夹在这些人中间受夹板气。于是,他便每次好话说尽,直接来了个太极推手,把这些人支到了主管领导那里。

    果然,在把这些人推给彭少根后,骚扰少了好多。在耳根相对清静的日子里,王永新暗自看着彭少根的笑话,同时也不禁遗憾失去的这部分权利,遗憾把“好处”推给了别人;尽管遗憾,但他却不敢擅自使用这些权利,自己可是被降级使用的,绝不能因小失大。想清楚事情的利害关系,但王永新总体还是心理平衡的。

    过了不久,王永新就听说了彭少根和楚天齐的那些小摩擦,心中高兴不已。他知道,彭、楚二人的隔阂正是可以利用之处,正是招商结果不至失控的保障。所以,他装作不知,暗中等着为二人调停之时。又过了不久,发生了招商和城建“交锋”之事,王永新觉得时机差不多,该自己出手了。就在他还没来得及“过问”的时候,彭少根忽然拿来了请假条,还附有医院证明。

    在之前,彭少根也有“请假”的口头表示,但王永新都以“再等等”、“忙过这段再说”等理由打发了对方。可这次对方准备的却很充分,如果自己不答应的话,就有故意难为的嫌疑;而且万一对方真的有病,万一因自己的推脱而耽误了,那自己是有责任的;这个责任可大可小,要是被有心人利用了,自己是吃不了也兜不走的。

    经过权衡,王永新原则上同意了彭少根的请假要求,接下了对方的假条,但提出了一个条件,招商工作不能因此搁置。彭少根立刻推荐了楚天齐,也提出了一些便于楚天齐工作的措施,并表示已经和医院约好,第三天就得到医院。第二天,王永新正准备找楚天齐谈过后,再决定是否立即签批假条;可却接到了彭少根电话,对方言说“接医院临时通知,连夜到了首都”;对方明显就是“逃跑”,但事已至此,王永新只得接受现实,找楚天齐进行谈话。

    虽然楚天齐百般推脱,但最终还是接受了这个任务,这让王永新长嘘了一口气,只要那些人不找自己就行。果然,那些人没再找自己,想是应该找到楚天齐头上了。可是过了几天,王永新发现,招商还没什么进展,便找了楚天齐,施加压力。面对自己的施压,楚天齐没有任何积极措施,反而诉苦、发牢骚,偶尔还“耍无赖”,这让王永新很没辙,深也不行浅也不行。

    这边招商没进展,楚天齐态度也不甚积极,但省里催促城建进展的电话却打的很急。自彭少根请假以后,这些电话就三天两头打来,而且越来打的越勤。王永新此时已经彻底判断出,彭少根捣了鬼,“体检身体”纯属杜撰。他只能期盼着招商有进展,先把省里的催问应付了再说。

    可是楚天齐汇报的结果非常不理想:十五家企业中,有七家没来,来的八家又不符合条件。不但如此,王永新还接到了一些莫名其妙的电话,那些电话都是原来退出或被淘汰的企业,这些企业纷纷谴责招商不公。更莫名其妙的是,这些人上来就找楚天齐,但却打到了自己电话上。向其中一个企业核实电话号时,对方报的号码也是楚天齐办公室固定电话。王永新认定,楚天齐搞了鬼,电话进行了呼叫转移,于是他来了一个突击检查。但检查的结果,却印证自己的猜测是错误的,不过对方却有故意拖延时间的嫌疑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楚天齐先是下乡,紧跟着又到省里参加婚礼、参加会议。而那些企业的电话却都直接打给了王永新,向市长要回复,周末也不得消停。同时,省里追问进度的电话也是越催越急,王永新不甚其扰。不得以情况下,王永新只得找到薛涛,讨了主意。

    “哎。”想到自己堂堂一市之长,现在竟是这样境遇,王永新不由得叹了口气,点燃一支香烟,吸了起来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