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项目经理被打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日子过的很快,再有三天就该放长假了,但拆迁款项还没有任何音讯。这在楚天齐意料之中,本来他也没有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。拨款也是要走够流程的,彭少根刚回来,怎么也得弄清情况再说。何况彭少根究竟给不给办,能不能痛快办,还是个未知数;既使同意办理,也肯定不会立刻就办,那也显得常务副市长太好说话,太没有官威了。

    说实话,对于彭少根的表态,楚天齐心里并不踏实,他总觉得对方那天说话前后不搭。而且彭少根和王永新说法互相矛盾,也让他很是怀疑,怀疑这里边有什么。当然,怀疑也仅是怀疑,究竟什么情况,还得靠事实说话。

    现在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了,但楚天齐还在加班,他要把有些事好好理一下,争取在长假前安排顺当,也好利用长假回家看看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楚天齐稍微一楞,问了声:“谁呀?”

    “我,厉剑。”门外传来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说话间,楚天齐顺势直起腰,靠在椅背上。

    屋门推开,厉剑走了进来,边走边说:“我刚从外面回来,见您办公室亮着灯,想您没有休息,就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每天基本都得十一点睡。”说着,楚天齐拿起香烟,也示意对方抽一支。

    厉剑给楚市长点上火,自己并没有吸,而是问道:“市长,买车票吗?”

    经对方一问,楚天齐才想起来,前几天曾和对方说过,也许坐火车回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不等楚天齐回话,手机却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按下接听键:“老曹,有事?”

    手机里传出曹金海的声音:“市长,出事了,开发商被打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怎么回事?说的详细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刚得到消息,正往县医院赶。”曹金海说,“刚才我在家里,*昊方地产公司的人打来电话,说是他们的项目经理被打了,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我一会也……我让厉剑过去一下。”说完,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厉剑,你去县医院了解一下,昊方地产项目经理被打了。”然后,楚天齐又补充道,“叫上李子藤一块去,他和公安比较熟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答应一声,厉剑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刚才接到曹金海电话时,楚天齐的第一反应是,自己要去医院看看。转念一想,很是不妥,现在还不知道伤者具体情况,也不清楚被打原因,自己这个市委常委一去,医院势必特别重视,也许会让事情变的复杂。而且自己和昊扬集团王昊相识一事,别人并不知晓,如果自己贸然前往,势必会引起别人的揣度,对自己和昊方地产都不好。

    刚才本来准备收工,现在既然要等消息,楚天齐便又俯下*身,在电脑键盘上忙活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将近零点的时候,厉剑和李子藤回来了。

    看到二人进屋,楚天齐直接问:“怎么样,人有事没?”

    李子藤回答:“从目前看都是外伤,没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表情一松:“具体说说。”

    厉、李交换了一下眼神,厉剑开始汇报:“市长,我们到医院的时候,曹局长正在门口等着,我们去了急诊室。急诊室里,医生正为伤者清洗头上伤口,伤者疼的直‘哎哟’。看伤者意识清醒,我们叫上知情人,到了急诊室外面,向他了解情况。

    伤者是昊方地产成康项目的项目经理曹阳,知情人是伤者的司机小王。据小王讲,今天他和曹阳从省城返回,是去接一辆新车;去省城的时候,小王驾车,拉着曹阳;从省城返回的时候,两人一人开了一辆,由于新车需要磨合,车速过低,他们没走高速,而是走的国道。一开始是曹阳开新车,离着成康还有五十公里的时候,曹阳又开上了旧车,要小王在后面慢慢开,他则冲到了前面。

    在离市区不足二十公里的时候,小王发现有两辆汽车停在路边,其中一辆就是单位那辆别克,另一辆是没牌照的越野车。他赶忙下车去看,就听到离车不远处的路基下,有人在打斗,还听到了曹阳的声音。小王的第一反应是,从后备箱拿出防身用的胶皮棒,向路基下就跑,准备去帮助经理。刚跑出两步,小王想到了对方人多势众,马上改变了主意。

    于是,小王马上给项目地的同事打电话,让带人来。同时站到路肩上,居高临下,向曹阳喊话‘曹经理,张大个、刘结巴和赵二楞的车在后面,他们三车人马上就到,我在路边等一下’。曹阳肯定明白了司机的意思,直接大笑着‘孙子们,老子的十多人马上就到了’。这一手果然管用,那些人直接抛下曹阳,到路边开上那辆无照越野车就跑了,连不远处的司机小王也没理。

    小王赶紧去路基下救经理,给经理简单包上伤口,并打了急救电话。过了一会,工地同事到了,急救车也到了,才把曹阳弄到医院。在上救护车前,曹阳让小王给城建局长打电话,小王才告诉了曹局长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插了话:“曹阳到底是怎么个情况,他怎么说?”

    这次是李子藤答话:“小王正和我们介绍情况的时候,警察到了。他和厉剑继续留在楼道,我又进了急诊室。曹阳头上有两个口子,伤口不深,医生正在包扎。另外就是脸上有一块黑青,身上也有两块。医生说,从现在看,伤者没大事,具体情况还需进一步检查,并给曹阳输上了液。

    医生都出去后,曹阳和我说,他怀疑是有人故意报复。据他讲,在他刚拐过弯的时候,忽然发现一辆越野车迎面而来,他赶紧打轮,把车停在了路边。越野车也跟着停在了别克车的前面,从车上下来了四个人,那四人都戴着帽子和大口罩,帽檐压的很低。

    曹阳本来打开车门,正准备下来和对方理论,一看这架势,赶紧退回车里。就在他准备反锁车门的时候,副驾驶门被拉开,一个人直接手指他问‘你是不是姓杨’,曹阳说‘我不信杨,我姓曹’。那人一笑‘你是昊方地产的曹阳’?曹阳‘嗯’了一声,便意识到不对,对方找他是真,找‘姓杨的’只是一个问话技巧而已。

    那人嘿嘿一笑‘找的就是你’,同时身子向前一探,一把抓住了曹阳衣领,把曹阳拽了过来。曹阳本来就身体单薄,又被对方抓着衣领,透不过气来,尤其对方几个人用劲,他直接就被从车上弄了下来。那四人把曹阳弄到路基下,离公路有个三十多米的地方。那人依旧抓着他的衣领,对他说‘跟你商量个事,你别干了,回去吧,把主要的人都带走’。曹阳问‘为什么’。对方说‘因为你们是黑心商人,专榨老百姓的钱’。曹阳当然不能答应他们,那些人就动起手来。

    据曹阳讲,那些人并没有照他要命地方打,而是一边打一边问他‘走不走’,有时还会停下来。直到听到小王和自己的对话,那些人才跑了,临走时还警告‘小子,要是不走的话,还揍你’。曹阳说,那些人说话口音听不出来,但应该不是成康市口音,脸上又挡的那么严,跟蒙面差不多,他也看不出那几人的模样。”

    听李子藤说完,楚天齐没有立即答话,而是在脑中思考着。就冲刚才这些表述,那四人肯定是专找曹阳的,而且听话头应该不是私仇,更像是针对工程项目。但对方给的理由却是“黑心商人,榨老百姓钱”,这又让他不免疑惑,疑惑那四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思索一会儿,楚天齐又问:“警察怎么说,有什么发现?”

    厉剑道:“警察只是向小王了解了情况,然后又找曹阳问了几个事发时的问题,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李子藤接过话头:“回来之前,我给他们打电话,询问进展。他们说正在分析曹阳和小王的讲述,交警已经在查监控录像,同时派人去现场取证了。他们还说,已经和医院交待,要医院保证整个监控系统正常运行,以备不时之需。”

    听到警察的这些安排,楚天齐比较满意,现在能做到的也只能是这些。想了想,楚天齐对二人说:“你们去休息吧,明天继续关注着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厉、李二人答应一声,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靠在椅背上,楚天齐想着曹阳被打一事,回顾着行凶者的话。如果从行凶者留言看,既像是让曹阳退出,也像是反对昊方地产。如果单纯从“榨老百姓的钱”这话看,更像是民众在表达不满,但民众有这个必要吗?而且即使表达不满,也不应该是这种方式呀,应该对工地阻挠施工或是到政府上访才对。确实令人费解。

    现在曹阳被打,究竟有无大碍,还需要进一步检查。但无疑会对企业士气造成一定影响,希望不要因此影响到工程吧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