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到底谁设计了谁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县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屋里灯光微暗,厚厚的窗帘已经拉上。王永新坐在椅子上,双眼紧盯着悬吊在墙上的电视,电视上正播放着《成康新闻联播》。

    看着画面中侃侃而谈的自己,王永新会心一笑,他觉得今天自己太帅了,也太出彩了。

    来到成康市已经一年多,大大小小的活动也参加了不少,有的活动规模还很大,但今天参加活动的心情显然和往常不同,用“欣喜异常”来形容并不为过。这不仅因为自己代表市政府做了欢迎辞,更因为这是自己做的最为实实在在的政绩。

    之所以说今天的这个政绩实在,并不意味着以往没做工作,也不意味着以往的好多工作不算政绩,而主要是这个政绩受到的关注更广。以往的政绩,有的只是上级领导知道,有的只是单位同僚知晓,还有的只是老百姓念好。而这次同时引进三家大型投资企业,既向省里和雁云市报上了引资五点七亿的数据,又为百姓改善居住环境和生活品质提供了条件,还为职能部门和人员带来了政绩。

    之所以把这个政绩揽在自己头上,王永新觉得并不是自己贪天之功,而是当之无愧。自己是政府市长,市政府引进大额投资,自然是在自己这个市长的关怀和指导下完成的。而且在这次引进投资的过程中,自己可不仅仅只是动动嘴,也不只是简单的签上“同意”两个字,而是亲自操刀、参与了进去。如果没有自己的大智大勇,如果没有自己翻手为云、覆手为雨的手段,恐怕事情不会突然进展这么神速,能不能成功还两说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,打断了王永新的思绪。

    王永新略微有些不快,但还是赶紧收回放在桌上的二郎腿,正襟危坐,说了声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屋门轻轻推开,杨永亮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到是秘书,王永新神情一松,些许不快也马上退去。他冲着对方招了招手:“快过来,看新闻。”

    杨永亮蹑手蹑脚走过去,坐到了县长对面椅子上,侧过身子,看着墙上的电视屏幕。

    很快,签约仪式新闻结束,换到了下一条新闻。

    王永新按下遥控器,笑咪*咪的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杨永亮竖起了大拇指:“市长,您是这个。就您那气魄、那口才、那水平,全成康市绝对找不出第二个来,在定野市也是凤毛麟角,就是放眼全省都能数的上。”

    “永亮,过了,过了。”王永新嘴上谦虚着,其实心里就跟吃了蜜一样。

    杨永亮神情一本正经:“市长,我这绝对不是奉承,完全是实话实说。这次招商,如果没有您把握大局,如果不是您亲自掌舵,怎能取得这么大的成绩?要是光靠彭少根和楚天齐那两头烂蒜,还不知猴年马月能弄成,要是不黄的话都烧高香,他们俩就不是干大事的料,就知道勾心斗角、互相拆台。”

    “永亮,话不能这么说,众人拾柴火焰高嘛!”王永新显得很是谦虚。

    杨永亮向前探了探身子:“市长,这把招商大火那是您点起来的,也是您让这把大火烧旺,烧出规模的,他们俩充其量就是其中的两根柴火;彭少根更是湿柴火,烧都烧不着。本来按分工,招商工作就该他全力去做,可他前怕狼后怕虎,最后做起了缩头乌龟,直接跑到首都装病去了。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他现在已经得知今天白天签约的消息,恐怕红眼病又该犯了;他就是那样的人,既想得好处,又不想踏实工作。

    再说楚天齐,那也是小滑头一个。比起彭少根,他好像又油了一些,表面担起了招商职责,可又总是说难处、找理由,也是见成绩就上,见困难就绕的主。他想的更美,既不想担责任,还想揽在怀里等政绩。不过倒也没白等,今天做个主持人,看把他美的,左一个‘城建’,又一个‘本职工作’,一个劲的给自己脸上贴金。”

    王永新语带教训:“永亮,这么说领导可不好。我以前也和你讲过,对领导不能直呼其名。”

    杨永亮认真的说:“市长,您的教诲我怎敢忘怀?但在我的心里,只有您是我的领导,永远都是。在工作之外,我把您当做长辈,说话也就直白一些,在别人跟前不会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总是认死理。”王永新看似责备,但其实更多的是慈爱。

    “市长,也不是我背后说人坏话,主要是他俩做事太差劲了。彭少根不值一提,就说楚天齐。你看那天的专题会上,楚天齐磨磨叽叽,分明是想漫天喊价,提过分条件,可又不想担责任。后来您收拾了卜明宇,他立马就变得老实了,还让您派人辅助。他说的好听,为了防止别人闲言碎语,其实就是见风使舵,敬酒不吃吃罚酒。主意可是市长拿的,他本来就减轻了责任,却又让我也参与其中,分明又多了推脱的对象。我看到他那样,就恶心不行,就小瞧他。”说到这里,杨永亮鼻子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到底是秘书,成天跟着自己,真是说到心里去了,其实王永新这些天一直为自己的杀鸡骇猴而得意洋洋。当然王永新不能这么讲,那样也显得自己太肤浅了。于是他说到:“永亮啊,看问题要全面,看人也一样,楚市长还是有一定能力的,也干了好多实事。”

    “他也接受过一些任务,可哪次不是条件提了一大堆?他那人心术不正。”杨永亮话题一转,“其实他每次接受那些任务,都提前设定了好多次,说不准还有专人支招呢。这次重新选企业,他怎么就没有好招?还不是市长您设计出了方案,他然后来个顺杆爬?”

    又说到心里去了,王永新这些天一直因为自己的方案得到执行而志得意满着。当然嘴上还不能这么讲,他仍然摆出一副领导的姿态:“永亮,不利于团结的话,就不要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杨永亮看似无奈的答着,“市长,我就是提醒您,楚天齐那小子太会盘算,太鬼,你可别让他算计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好意我知道了。”说着话,王永新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那我走了。”杨永亮打声招呼,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看着关上的屋门,王永新心中暗道:楚天齐,你想设计我,没门。

    忽然,王永新想到了杨永亮讲说的一句话,想到了楚天齐那天的反常,同时也觉得杨永亮今天也反常。不禁心生疑问:到底谁设计谁呢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副市长办公室,楚天齐也刚看完《成康新闻联播》,不过他不是在办公室看,而是躺在床上看。

    今天白天,与三家企业签约成功,意味着成康市城建工作进入了新的阶段,意味着城建工作即将全面开始,楚天齐顿觉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而更让楚天齐高兴的是,这次不但达成了目的,而且把自己的风险降到了最低。尽量降低风险,并不是楚天齐耍滑头,而是官场生存必须具备的本事,尤其要是替别人担无谓的风险就更不值得了。

    想想八月二十四那天的城建招商专题会,楚天齐就觉得好笑。当时王永新还步步紧逼,甚至不惜拿一个局长做杀鸡骇猴,但楚天齐心里就跟明镜似的,他早已提前知晓了王永新的心思。

    那还是二十三日下午返回成康的途中,楚天齐先是接到了王永新的电话,说是有事第二天说;接着就接到了江霞的短信,江霞短信的内容是:“明天政府可能要讨论招商的事,从原有淘汰或退出企业中遴选。这是王在刚才的书记专题会上说的,就薛、王和我三人参加。”

    本来已经知道了对方的底牌,可对方还像模像样的捂着底牌,那楚天齐就来个将计就计,故意废话边篇,说话婆婆妈妈,目的就是让王永新起急,让王永新把底牌亮出来。

    其实楚天齐早就想从“被退出”企业中遴选,他推断出招商局人为设置障碍,挤掉了好多有实力企业,而且他也接到了好几个企业打给他的投诉电话,投诉内容正是招商人员处事不公。但他却不能直接说出来,那样不但让自己担上嫌疑,而且事情很可能还办不成。于是他设置了“无应答转移”,就转到了王永新固定电话上,所以王昊打电话,打到王永新手里,就不奇怪了。人们能找到市长,自然就不再找副市长了。想起王永新那次突击检查,楚天齐也不禁暗叫侥幸,如果不是自己及时取消了转移设置,怕是就要坏事了。

    想想巧借王永新之手,既实现了自己的目的,又不必染上麻烦,楚天齐也不禁沾沾自喜,为自己的巧妙设计而沾沾自喜。现在就是王永新识破了自己的计谋,也没什么,反正已经签约成功了。

    在自喜之余,楚天齐也不无冷静,他觉得这次的事也太顺了,顺的让他不禁心生疑问:到底谁设计了谁?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