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你是心里有鬼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会议还没正式开始,厅领导还未就位,会场内人声嘈杂。

    参会的这些副处级干部,平时在(市)县里都还算一号人物,可是到了省城,到了省厅的大会议室,那就是小兵一个。平时在小县城还需要拿架作势,摆出一副领导派头,到了这个环境已经没必要再装,众人素质也立刻下调了几个档次。大家不时说笑,大声喧哗着,互相之间还开着一些荤笑话,显得很是随意,也轻松了不少。

    在这些轻松的人群中,有一个人显得很是另类,那就是楚天齐。其他人都是满面笑容,容光焕发,精神异常;只有他是眉不开眼不睁,双手或环抱胸前,或撑在桌面上,面对别人的招呼,也只是“嗯”、“啊”的随便应对一句。这并不是他故做清高,也不是他狂傲自大,而是他实在困乏。

    昨晚后半夜,不,准确的说是今天早上五点多,楚天齐才回到住处。躺下的时候已经将近六点,刚七点多又起床,匆匆打车赶往会场,他焉能不困?

    其实在前天,因为中午喝酒过量,胃里不舒服,又睡的较晚,他就没有休息好。昨晚本来准备早点休息,可又赶上江霞上门,被对方折腾了大半夜。对方先是敞开胸襟,消除误会,后又频频示好,还让他“验证”;好不容易避开尴尬,她去冲澡,还遭到了对方“被咸猪手”的戏弄。在江霞洗完澡的时候,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,她先说要休息,后又说要去赶火车,让他送她去车站。到车站的时候,江霞非要他到候车厅去送;他以“万一被人发现,岂不前功尽弃”为由反对,可她直接来了句“哪有领导凌晨到车站赶车的”进行了回怼,他便只得举手投降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送走了江霞,可又在回酒店的路上遇到赵总监被打,结果这么一抱打不平,一个多小时又耽误过去。两晚加起来休息不足五小时,昨晚更是只躺了一个小时,他要不困不乏才怪?

    “楚市长,这谱可是越来越大了。”一个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尽管声音不高,但却清晰的传进了楚天齐耳朵里,因为发声人就在耳边。他抬起沉重的眼皮,回头望去,身后站定一个女人,女人正笑咪*咪的看着他。楚天齐赶忙起身,略带尴尬的回应着:“楚县长,你好。我有点困,迷一小会儿。”

    站定之人不是别人,正是楚天齐的老相识,许源县副县长楚晓娅,楚晓娅刚刚在上月分管城建。楚晓娅一挑眉毛:“瞧瞧,这疲惫不堪的样。大晚上不好好休息,干什么去了?庆祝节日?是哪个红颜知己?”

    自然听出了对方话里的醋意和讥讽,但楚天齐不能和对方一般见识,便随口撒了个谎:“庆祝什么节日?半夜看了场球,看完一时又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“看球啊?是意甲还是德甲,是哪支球队赢了?比分是多少?进球最多的是谁?”停了一下,楚晓娅又补充道,“我也看了场球,不知是不是同一场?”

    “哪支呢……德……意……好像……”楚天齐一时编不上来。以前的时候倒也经常看球,自从从政后根本就没这个时间,也没这个闲心,他早就好几年不关注了。

    “别编了,你根本就没看。对不对?”楚晓娅露出了一抹讥笑。

    楚天齐尴尬一笑:“就是没休息好,根本不是你说的过什么节。”

    “撒谎了吧?不用解释了,越描越黑。”说到这里,楚晓娅“咯咯”一笑,“实话告诉你吧,我也没看球,我可不想牺牲美容觉,我也不懂足球,只是听我小侄儿成天‘德甲’、‘意甲’的。”

    啊?自己被耍了。怎么一遇到女人,大脑就短路呢?

    “对于你的欺骗行为,总该有所表示吧?”楚晓娅追问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嘿嘿”一笑:“中午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”楚晓娅露出了胜利的笑容,“吃大餐。”说完,踩着“咔咔”的皮鞋声,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摇了摇头,正要坐下,发现好多人投来了目光。那些人应该没听到说话内容,但两个高个男女说笑交谈想必还是引起了别人的注意。楚天齐发现,在这些注视人群中有一个熟悉的眼神,他迟疑了一下,向那个人走去。

    来到近前,楚天齐露出笑容,打着招呼:“黄书记好,您也来开会?”

    对方迟楞了一下,站起身形,伸出右手:“小楚,楚市长,一向可好?”说话之人不是别人,更是楚天齐的老熟人,是楚天齐从政后的第一个直接顶头上司——黄敬祖。

    楚天齐握住对方右手:“还好,还好,黄书记样子还是没变。”

    “老了。哪像你们年轻人?”黄敬祖停了一下,忽又疑惑的说,“气色可不好呀,哪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没有,看踢球了,没睡好。”楚天齐又拿出了那个谎言。

    音乐声忽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回你座位吧,会议要开始了,有时间再聊。”黄敬祖松开了右手。

    “好的,黄书记。”楚天齐挥了挥右手,转身走向自己的座位。

    在楚天齐身后,黄敬祖笑容迅速散去,露出了复杂的神情。

    刚坐下不久,音乐声低了下来。后台匆匆走上一人,把一个桌签放到最中间桌,并迅速调整了其它桌签的位置,然后快速离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发现,那个桌签上赫然打印着三个字:张天凯。他不禁疑惑:张鹏飞父亲分管城建?

    “哗”一阵掌声响起,由小及大,掌声一片。

    一众人等,伴着掌声走上主席台,到桌后就坐。张天凯坐到了最中间位置,本人比照片上略显年长,但也更有官威。

    楚天齐这是第一次见到张天凯本人,但他和对方已经“神交”很久,只是不知对方是否清楚有自己这个人。不知是心疑,还是确实如此,他觉得张天凯眼神似乎投到了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“同志们,张天凯副省长也出席了本次会议,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表示欢迎和感谢……”主持人说了话。

    “哗”,热烈的掌声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生怕中途睡着,楚天齐强撑着,暗打了好多哈欠,坚持开完了上午的会议。

    刚起身离座,手机便响了,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:“哥们,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中午请客吧。”手机里传来于涛的声音。

    让自己请客?这可是头一会。每次到省城,都是于涛和云翔宇安排,今天哥们怎么这么提呢?带着疑惑,楚天齐道,“没问题?是不是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事了,好事,值得庆贺的事。”于涛的声音中带着喜气。

    “什么好事?说的就跟真的似的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于涛“呵呵”一笑:“你和女朋友相聚,还不是好事?”

    女朋友?楚天齐第一时间想到了她,不禁脱口而出:“你见俊琦了?中午一起吃饭?”

    于涛斥了一声:“装什么糊涂,昨晚你俩不是都住一起了吗?还以为你又有新欢了,看来你小子还挺忠贞的,这样的男人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听对方的语气,和自己的猜测驴头不对马嘴,分明是说两岔去了。于是,楚天齐道:“哪跟哪?怎么会在一起,我都好长时间没见她了。”

    于涛语气惊异:“啊?不是她呀?哪会是谁?你不会饥不择食,在酒店召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打断对方:“瞎说什么?把话说明白点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嘴硬,女士小裤头怎么回事?”于涛“嘿嘿”一笑,“哥们,不是我说你,干事怎么这么毛燥,还把证据留下了?”

    “快说,到底怎么回事?”楚天齐催促着。同时看了眼四周,快步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真能装,今天吧,我……我让肖婉婷去结你的房费,前台说是房间里有那个物件,问还要不要。小肖给我打电话,我就只好问你了,不知你是不是要留那物体做纪念?”

    明白了,一定是江霞的。她怎么会干这事呢?这不是让我浑身是嘴说不清吗?更要命的是,肖婉婷还知道了这事,这让自己的脸往哪搁?江霞,你可害死我了。楚天齐暗暗责怪江霞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要不要?”于涛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,“你要是实在忙不过来,我现在就给你送过去,让小肖给你送你也行。”

    “别别别,千万别送。”楚天齐忙不迭的说,“你和小肖说,那不是我的,我住下的时候就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真的?不会是你记错了?我和小肖说,让酒店给查一下监控。”于涛不依不饶。

    “哥们,求你了,你就和她这么说,算是帮哥们一个忙,好不好?”楚天齐说着好话。忽然,他想到了一个问题,忙道,“小肖可是在南方度蜜月呀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她当然是在度蜜月,我现在正在喜来登退房呢。”说到这里,于涛换了话题,“马上过来,中午一起吃饭。”

    吃什么吃?要是一起吃饭,还不让他损个半死?楚天齐迟疑着说:“不去了,下午还要继续开会,中午和几个老朋友一起吃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老朋友?我看你是心里有鬼吧?”于涛说话间,发出了猥琐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跑什么跑?”突然,一个女声在身后响起,“不就一顿饭,至于吗?”

    不用回头,楚天齐便知道是楚晓娅,遂回了句:“我没跑,我在打……”

    楚晓娅“哼”了一声:“我看你是心里有鬼。”

    “哥们,追会场去了。”手机里传来于涛的声音。

    回了声“可恶”,楚天齐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说我可恶?”楚晓娅一脸凶像,挡在面前。

    “我哪说你了?”楚天齐一脸无奈,“走,吃饭去。”

    “看你那不情愿的样,真是的。”嘟囔一声,楚晓娅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摇摇头,楚天齐跟上了对方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