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风箱里的耗子——彭市长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自从城建招商专题会后,城建招商工作便紧锣密鼓进行起来。

    和以往的情形不同,这次不是以招商局为主,而是由市长秘书杨永亮和副市长秘书李子藤牵头,招商局只是做一些从属配合工作。

    如果放在以往,招商局被这么轻视,那些人早就牢骚满天,到处告状了,但现在他们只得夹着尾巴做人。就是这样,还生怕被收拾呢,每天都担心吊胆,加着十二分小心。而且现在他们也告状无门,局长和多名头目被带走,主管市长又在首都养病,谁又能替他们“做主”?

    其实招商局的这些人有所不知,远在首都的彭市长要比他们还惆怅的多。

    现在马上就到月底,彭少根到首都也二十多天了。虽然他人在首都,但其实心一直在“家里”,他惦记着成康市的招商大计,也惦记着自己的权力。说心里话,他本不想到首都,但情势使然,也只得暂时行这权益之计;否则,夹在那些领导中间,总没个好;尤其不论哪家企业进入,都是在和张鹏飞分“蛋糕”,那可是副省长的儿子,自己更得罪不起。因此,最好的办法就是三十六计走为上。

    本来已经打定主意,本来都想好了各种可能,而且既找到了替罪羊,还设定了了及时回归的办法。但彭少根到首都还不足二十四小时,就听到了一个坏消息,王永新临时代管了其它工作。他的本意是只交出城建招商工作,不曾想王永新来个顺手牵羊,把其它工作也抢到了手里。

    彭少根接到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,就是马上回去,绝不能让王永新借此没收了财政大权。但转念一想,他又冷静下来,这还什么都没检查呢,就直接回去,也太假了。而且招商中的危机还依然存在,现在回去不是自投罗网吗?再说了,自己只是请病假,只要回去了,财政等工作自然还得交回来,分工就是这么分的。如果王永新想要赖着财政不给,那就违反了官场规则,是要遭到“天堑”的。想明白这点,彭少根便踏实的检查了起来。

    既然体检,那就得像回事,反正费用都能报销。彭少根很不客气,从里到外,从头到脚,又是化验,又是拍片,检查个遍。一周时间下来,各种检查都出了结果。还别说,有些指标真不正常,有些器官也有健康隐患,什么酒精肝、前列腺肥大、高血脂一共好几项。但医生说,这些症状都很轻微,只要注意养生、调理,都无大碍。那就听医生的,在医院调理几天,彭少根就住了下来。

    彭少根不禁庆幸,庆幸首都来的及时,否则可能因为忽视而给身体留下大的隐患。心情舒畅好多,“想家”的感觉也淡了不少,但“家里”的事他却一直关注着。

    就在检查结果刚出来的第二天,他就得到了汇报,十五家企业只去了一半,楚天齐被放了好几次“鸽子”。虽然这个结果在意料之中,但彭少根仍然高兴不已,心道“让老王八和小年轻忙着吧,老子在首都好好休整休整”。于是,他给王永新去了电话,艺术性的汇报了自己病情,也转述了医生“休息一段”的建议。

    想到小年轻被上司和“现管”们电话轰炸,想到“老王八”被省里追着不放,彭少根就惬意不已,暗道“便宜可不是那么好占的”。心情好,“恢复”就快,彭少根并没有那么死心眼,没有死待在医院,他不想成天闻着来苏水味;而是每天由人陪着出去游山玩水,一旦有什么情况,医院会有人通知他,晚上他也住到了外面酒店。

    好日子总是过得快,在八月二十四日中午,彭少根接到了电话报告,卜明宇被监察局调查了。这可不是好消息,一旦卜明宇嘴上胡说,那可是会牵连好多人的。彭少根首先想到了回去,但此时回去并非上策,还是观察观察再说,而且自己和卜明宇并没什么太深瓜葛。

    在接到卜明宇被调查的电话时,还有一条消息,并未引起彭少根的注意,但接下来他却不得不重视了。从二十四日中午开始,那些上司和“现管”纷纷打来电话,全都是质问他为什么说了不算,为什么耍人玩。面对这些人的质问,彭少根只能尽量辩解和请求对方原谅,可对方根本不给他解释的机会,不是直接挂掉,就是斥责连连。

    通过这些人的描述,彭少根才意识到,自己忽略了一点。他在离开成康前,总认为这些上司或“现管”会去找小年青,却没想到他们直接找了老王八。这样一来,既有省里催促进度的压力,又有这些人的挤压,老王八不发火才有鬼。更要命的是,那些告状企业怎么会把电话打给老王八?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,他不禁怀疑是否王、楚联手,或是小年轻在中间搞了什么鬼。

    所好的是,连着四、五天,该打的人都打过了电话,终于算是清静了。事已至此,只能静待事态发展,实在不行的话,立刻就回去。拿定了主意,彭少根这两天哪也没去,而是乖乖待在医院,以便应对不测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彭少根快步走到门口,关上了屋门,然后关上了走味的窗户。又迟疑了一会,他觉得不接不行,才不得不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“彭少根,什么意思?”手机里的声音很是气粗,“都五天过去了,你小子竟然没有动静,是不是活腻歪了?”

    对方的话可不好听,但彭少根却只得听着,他绝对不敢得罪对方。于是,他赔着小心道:“老领导,您也知道,我现在在医院住着,那边的事我根本管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住院?我这岁数还活蹦乱跳呢,难道你已经病的不行了?还不知道你,临阵脱逃?你是在耍滑头,想让别人对付这些人,应对张天凯。”对方依旧很不客气,“今天要不是孙总说,我还以为他们企业选上了呢。闹半天,被耍了猴,你竟然还在首都做缩头乌龟?办不成也没什么,你倒是来个痛快话,告诉一下呀。你装孙子我不管,我在孙总面前脸往哪搁?我可是跟人家拍了胸脯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领导,不是不想向您汇报,我这不是在了解详情吗。我已经打听了,现在也没说孙总公司就不行,只是又多选了几家企业进行遴选,他们企业还是有机会的。您也知道,政府做事历来……”

    对方抢过了话头:“少跟老子打官腔,老子工作的时候,你还玩尿泥呢。说吧,让我怎么跟孙总交待?”

    彭少根苦着脸:“老领导,现在这事都是老王……王永新和楚天齐搞的鬼,是他们硬要挤兑孙总公司,我也是气愤填膺呀。我前面辛辛苦苦做了那么多工作,结果他们趁着同事住院竟然拔*出刀子,像是他们这样的干部,组织就该……”

    对方哼了一声,再次打断:“自己无能还怪别人,我看你真是罐里养王八——越养越抽抽了。我已经差人问过他们俩,人家说是你前面工作做的不细,没有好好审看资料。尤其人家楚天齐指出了好几项硬伤,和相关条例、细则都能对的上。归根结底,就是你害了孙总,如果你懂业务,能够按要求索要资料,孙总他们什么弄不来?还不是你这个笨蛋,才导致留下了把柄?好自为之。”话音刚落,“吧嗒”一声,电话挂断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,把手机扔到床上,彭少根攥紧了拳头,狠狠骂道:“老王八、小年轻,老子跟你们没完。”他觉得这一切都是王永新和楚天齐造成的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彭少根伸出手去,又缩了回来,他生怕是老领导又来了电话。以前侍候老领导的时候,也经常被骂,但那时可能地位低,也可能自己已经习惯了,并没觉得的怎样;可现在再听到那些脏话,他觉得很受不了,却又不得不受着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顽强的响了一遍又一遍。

    迟疑的伸出手去,彭少根拿起手机,翻了过来。看到上面的号码,他松了一口气,不是老领导。按下接听键,彭少根立刻吼道:“妈*的,催命呢,一个劲的叫?”

    “市长,卜明宇刁难企业的事已经坐实,他都交待了,还有企业也提供了证据,招商局又有好几人被带走了。”对方的声音很尊敬,同时还带着深深的焦虑,“两天前他就交待了,我是刚刚才打探到消息。您说会不会牵连到更多的人?”

    “牵连到谁?”彭少根停了一下,又道,“他卜明宇自甘堕落,跟别人有什么关系?就是爹娘老子也不能成天看着他吧?”

    “是,是。”对方压低了声音,“市长,来人了,我先挂了。”说到这里,手机里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哎。”想到一桩桩、一件件,彭少根长叹一声,倒在床上,“搬起石头砸自己脚、偷鸡不成蚀把米呀。”然后又补充了一句,“风箱里的耗子两头受气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