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我不是挑拨离间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楚天齐眉头微皱,没有说话,而是眼睛盯着对方。

    “楚市长,我现在真正知道了什么叫咄咄逼人,你这眼神就能杀人啊。”彭少根笑着道。

    被对方如此调侃,楚天齐赶忙换上了笑脸,但他无心跟对方贫嘴,而是追问着:“彭市长,还不行?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财政局老隋说,手续还在走着,监察部门一直盯着整个过程。这几笔资金较大,被要求分拨流转着,并不是一个批次,当然就更耗时了。”说着,彭少根话题一转,“老隋还说,就是暂时想挪用的话,也根本没有闲钱。他这话也是实话,别看财政每年帐上流转数额十几亿,可大部分都是做过路财神,而且好多笔流出流进,都做了重复统计。帐上真正能用的就那么几个钱,还必须保证行政事业单位工资,尤其教师的工资更不能耽误,动不动就罢课可不是闹着玩的。而且这些基本开支,那是一分也不能少,一点也玩不成数字游戏的,不同于那些走帐不拨钱的项目。”

    “彭市长,城建可不敢让市里挪用其它资金,只要把应返的款项拨下去就行了。”楚天齐又拉回了正题,“财政局说没说什么时候钱能到位?”

    彭少根“哈哈”一笑,答非所问:“现在财政资金紧张,原因是多方面的,但去年大力支持你的工作,也是资金紧张的原因之一。去年的时候,你负责处理四海和飞天烂尾项目谈判,可原住民成天上访也影响了你的工作;考虑到你的工作难度,我和老王商量,果断向各单位融资,结果各单位都成了催命鬼,我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对方的喋喋不休,楚天齐哭笑不得:怎么又来了,刚才不是已经叨叨过了吗?而且彭少根分明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,大睁两眼说瞎话,当初那是王永新为了他自己才筹的钱,跟我姓楚的有半毛关系?耐着性子听对方说完,楚天齐提出了疑问:“以前的时候,没听说财政走帐这么麻烦的,怎么现在这么多说道,连监察部门都适时盯上了?”

    “这事说起来,也跟你有关。”停了一下,彭少根又更正着,“用词不当,是跟你的前任有关。在他分管城建的时候,资金使用无序,帐目异常混乱,他也因为腐败栽了进去,为此财政、审计也跟着吃了‘瓜落’。所以,市里才不得以请监察适时盯着。当然,上级纪检监察部门也有类似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前几笔的城建费用,没听说走程序这么麻烦,也没听说监察部门盯着呀,时间不长就到位了。”楚天齐继续提出质疑。

    彭少根看着对方,面带微笑:“楚市长,你真的不明白吗?那还不是我在支持你的工作?是我打擦边球,没有完全按规定走,适当缩减了一些程序,为此我还受到了一些警示。你今天要不提起的话,我是不准备说的,而且这也属于原则不清,还是不说为好。”

    胡说,怎么可能?楚天齐根本不相信对方的鬼话,但却没有能推翻对方假话的证据。

    彭少根接着说:“前事不忘,后世之师,尤建辉的教训值得吸取呀。当然,不止是你,我们这些人都应该有所警醒。尤其前有尤建辉的案例,现在成康城建又全面推进,资金流巨大,诱惑也多,你更应该警惕、谨慎,也要对职能部门严加约束。可能我这话说的有些直,不太受听,但老哥毕竟比你在官场多混几年,见的事例也多一些,就算是对你的一点忠告吧。甭管我说的对错与否,还请你理解我的好心。”

    “彭市长说的对。”楚天齐嘴上这么说,其实心里却在骂着对方。本来*经费一直被卡,肯定是彭少根作祟,对方应该知羞而有所表示才对;可现在倒好,彭少根不但把他自己择的一干二净,反倒对我楚天齐连贬带训,还让我感谢他,这他娘的上哪说理去?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会继续替你催的,毕竟全市城建大业是我们共同的事情,大家都想看着顺顺利利快速推进的。”说到这里,彭少根又补充了一句,“要不这样,把给发展计划委那五十七万先挪用给你,让拆迁办赶赶进度,毕竟发展归我管,我尽量做做他们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妈的,这是变相骂人,挤兑我呀。想到这里,楚天齐忙道:“不必了,要是有个上千万还能应付,这几个钱根本连杯水车薪都达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大手笔,大气魄,这么多钱在你眼里,竟然分文不……”彭少根话到半截,又换了话题,“既然你不需要,我也不用为此为难了。”

    不骂我能死呀?楚天齐暗自腹诽后,并没有识趣离去,而是取出两支烟,一人发了一支。

    见对方如此没有眼力劲,彭少根很不高兴,但也不便说什么,于是接过香烟,坦然的接受了对方的点火。

    点燃手中香烟,吸了两口,楚天齐吐出了一串烟圈,才说道:“彭市长,你在成康市工作很多年了吧?”

    这家伙什么意思?尽管狐疑,彭少根还是回道:“我是老成康了,大好青春年华都献给了这里,即使有几年暂时离开成康,但也在定野市范围,也几乎都做着和成康有关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彭市长是成康发展的功臣,成康历史肯定刻下了彭市长的功绩,彭市长身上也打上了深深的‘成康’印迹。”楚天齐缓缓的说,“成康人民不会忘记你的。”

    不知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彭少根谨慎的应对着:“我为成康做的工作有限,好多方面也做的还很不够,但成康在我心里的份量是极重的。我对成康的感情,是好多外来户无法比拟的,就是其他好多同僚也未必比的过我。”

    听出对方话中的挤兑之意,但楚天齐并未理会,而是说道:“成康人民也会记住你这位老‘成康’,会记住你这位曾经的常务副市长。”

    还“曾经”?这是想让我挪地方呀?什么意思?你配吗?你有这个能量吗?彭少根不禁有一丝愠怒。

    自然看出了对方脸上的怒色,但楚天齐仍然佯作不知,继续说着:“彭市长已经为成康管了这么多年的钱袋子,上级肯定是看在眼里,记在心里,以你的资历和贡献,肯定会赋予更重要任务的。”

    莫非这小子有什么“内部消息”?莫非程爱国给了他点拨?彭少根不禁既兴奋又有些紧张,便试探着说:“我是没什么想法了。当然,这个位置我不可能长期坐着,肯定会由其他优秀的年轻人来出任的,比如像楚市长这样的才俊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彭市长,我那也就是据实分析,只是我的一家之言,但道理应该是相通的。”停了一下,他又说,“至于你说到了我,我可没那个心思,这并不是说我不想进步,而是我只是一个过客,组织不会让我一直待在定野的。”

    莫非这小子要走?他跟我说这些又是什么意思?彭少根疑惑更甚。

    楚天齐继续说:“也正因为如此,在不违反原则的前提下,我是倾向于栽花而不栽刺的。本来就是这样,借调个三、四年,又何必把人得罪个遍呢?即使阶段性争得一些东西,走的时候也是一点都带不走的。我不像彭市长,你即使高升到他处,应该暂时也不会脱开定野范围,你在成康的这些功绩和其它一些东西都和你紧密相连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话锋一转,“刚才彭市长和我讲了好多大实话,我也不妨说的直接一些,说对说错都请不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莫非这小子是要“和平相处”?凭什么,就凭几句话吗?那怎么行?彭少根边听边分析着。并且给出了回应的话:“但说无妨,我也喜欢听实话、直话。”

    “成康就这么大,成康的工作也就是那些,这就好比一个蛋糕,假如有人分的多,那就相应有人分的少,此消彼长的关系。当然,我已经说过,我只是一个过客,抢上这些资源也带不走,肯定不会凑热闹。但彭市长现在可是关键时期,如果能多一些政绩砝码,那就不一样了,尤其有些政绩是别人抢不走的。比如及时履行财政职权,把拆迁款项拨付到位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“哈哈”一笑,“彭市长不会认为我这是在忽悠你拨款吧?”

    彭少根也“哈哈”一笑:“的确有这方面嫌疑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想让拆迁款尽快到位,但我却也是为彭市长好。”楚天齐缓缓的说,“如果常务解决不了,那么很可能老大有办法解决,那这个支持城建的功劳就不是常务的了。”

    好小子,你在挑拨离间?这是彭少根的第一想法。

    “我这话可能容易让人想歪,但我不是挑拨离间,我只是说了实话,我可是刀子嘴豆腐心。”楚天齐面色严肃起来,“我记得,蔡勇调走后,彭市长可是副书记的热门人选;我还听说,陈奎之后,你是很有希望更进一步的;但事实却不是如此。刚才讲的还只是假设和推测,但在你调养期间,财政局第一副局长易手他人可是千真万确的事,那人好像还有架空老隋的意思。另外,从现在来看,怕是招商局也危险了吧?彭市长对这些不应该无动于衷吧?”

    这家伙也太直接了吧?一下子就把我和江霞、王永新都挑拨了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一个过客,今天这话说的太直了。”说着话,楚天齐站起身来,“彭市长还请关注一下拆迁费的事。”说完,向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就在对方即将抓上门把手的时候,彭少根在后面说了话:“请留步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