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钱的事找老彭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副市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楚天齐坐在办公桌后,沙发上坐着城建局长曹金海和副局长周家林。

    曹金海正在汇报:“市长,自九月九日正式签约后,*昊方地产、河西鲲鹏投资于第二天就交纳了土地出让金,河西大亚地产是在第二周交的。交出让金的同时,企业也随之组织进场,到现在为止,三家企业的前期人员设备都已进场完毕,正在做平整场地工作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好,目前工作进展还顺利吧?”

    曹金海道:“进场挺顺利的,三家企业的人员早已配置到位,设备也多是就近租赁的。近几天的平整场地,目前也没遇到大的问题,与电力、供水、电信部门之间的衔接,我们也帮着企业沟通、联系了;市政、城建本身就是我们自己的职责,我和家林一直在盯着,只要相关资金跟上,我们的配合绝对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投资商是为城市建设做贡献,是促进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,我们一定要做好服务管理工作,尤其要摆正我们自身位置,要树立服务意识,而不只是行政管理。当然,服务要掌握原则,绝不能越俎代庖,必须要监管他们相关手续,一定要手续合法、齐全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话题一转,“具体有什么困难吗?”

    “家林,你说吧。”曹金海示意副手。

    周家林没有推让,直接道:“要说困难,就一个字‘钱’。首先就是市政配套资金的保障。年初的时候,城建做计划,也做了一些前瞻性的费用预算,但都被财政砍掉了,理由是预算理由不足。从当时各项进展看,今年顶多就是把《城市规划设计》批下来,开工的可能性很小,而且确实预算理由不充分,所以也就没有再争取。但现在企业一进场,市政配套建设就显得尤为重要;一些主管线预埋可以明年进行,但整个衔接工作却必须尽快去做,这部分资金必须要有。

    其次就是拆迁补偿费用,现在空置土地是征过来了,但那些建筑拆除却需要很大一笔资金。这笔资金的及时到位于否,是动迁户能否按时搬迁的一个最根本条件。这就需要市里加快出让金的国库流转速度,把应返的百分之三十拨下来,用于拆迁费用和动迁户补偿,也可以适当补充市政配套资金。从好多县市的案例来看,这部分本应及时足额到位的资金,往往最容易出状况,耽误整个进度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就是拆迁补偿标准的问题。已经有动迁户放出话来,现有的补偿标准太低,他们认为对地块与房屋等级认定等级过低;他们觉得,那些空地是三年前征用的,那时物价较低,现在仍参照那个标准显然不行;他们说原来是四类地,现在周边马上都要开发,生地变熟地了,不弄个二类地,也得算三类地吧。”

    “出让金返还的事,你们盯着,我也盯着,但这肯定有一个流程要走。一旦发现有异常情况,及时汇报沟通。至于补偿标准这块,要让人们的心理期望值趋于合理区间,尤其地类划分可不只是县里说了算,是必须经过上级主管部门的。当然了,房屋拆迁涉及他们的切身利益,人们肯定要极力争取,从他们现在提出的理由来看,就做了好多准备工作。所以我们要多宣传、多引导,不但城管局要做工作,老曹你也要多关注这方面工作,毕竟你是拆迁工作的主要负责人。”说话间,楚天齐又看向了曹金海。

    “市长,这部分工作我们一直在做,其实这次能够顺利签约,企业也能够正常进场,还是我们平时的宣传工作起了作用。但如果资金不到位,人们的诉求听不到满足,恐怕人们就不会理解了。我估计到时人们就会不配合拆迁,或是阻挠施工,企业的开工剪彩活动可能就会引来民众聚集。”曹金海停了一下,迟疑的说,“其实完全可以把返还费用给企业,让企业去做这部分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老曹,对于你前面说的话,我表示理解,也认可你的说法,但最后这句话,就有失水平了。”楚天齐一笑,“交给企业去做,看似省事,却有好多隐患在里面。首先就是,企业都来自外地,和民众没有任何情感基础,而且本身就是两个对立面,他们之间的沟通存在天然障碍。其次,我们政府不但是管理部门,也是一手托民众,一手托企业,相对中立,很适合做这种缓冲工作。第三,企业在拆迁时,除了要考虑拆迁费用,还更关注工程进度,难免为了进度而进度,出现暴力拆迁等事,进而激化矛盾。凡此种种,还是我们政府部门来做更合适。你说呢?”

    曹金海回道:“要是当地企业做,也许就没这么多麻烦了,他们是熟脸。”

    “当地企业哪有开发这么大项目的实力?即使有的话,其实更不适合。在拆迁过程中,难免有七大姑八大姨,难免厚此薄彼,那样会更被动的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笑着道,“老曹,不要找理由了,还是回去好好想办法吧。”

    曹金海尴尬一笑,和周家林一起,打过招呼后,离开了副市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屋子里只剩下了楚天齐,他顺手拿起城建局刚刚递的报告,看了起来。看着看着,眉头微微皱在一起。

    其实在曹、周来汇报之前,楚天齐已经从李子藤那里得到过相关信息,只不过这份报告上写的更详细、更具体,也更让人发愁。报告上的那些数字,可不是单纯的数字,而是大把的真金白银。

    楚天齐深知,资金是影响房地开发的很关键因素,但往往也是最容易出状况的因素。在这里面,拆迁进度、市政配套,又是开发进展快慢的先决制约因素。三个项目的市政配套工作,楚天齐目前还不太担心;项目区内是由企业去做,政府需做的只是主干线与项目区的对接,主干线上与之配套的市政工程并不急,明年做也不晚。最让楚天齐担心的还是拆迁的事,这不只是如何做工作,不只是民众是否接受,而是必须要有钱才行,手里有硬货,说话才有底气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最让楚天齐心里没底的,就是钱。这不仅因为钱是硬*物件,也不仅因为出让金返还往往容易被截留或挪用,更重要的是自己不管钱;而管钱的是常务副市长,说话管用的也是常务和大市长。但这两个人能不能及时拨款,会不会设置障碍,楚天齐心里没底,尤其在以前,两人可是都有过“打太极”、“耍无赖”的表现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是九月下旬了,时间越来越紧,还是早想主意为好,不如趁着彭少根没回来,先去找找王永新,毕竟找一人比找两人要省事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楚天齐拿起固定电话,拨了出去。连拨两次,都没人接听,楚天齐又拨打了手机号码。

    这次电话里有了动静,是王永新的声音:“楚副市长,有事?”

    “市长,您在办公室吗?我想找您汇报工作。”楚天齐直接说了目的。

    电话里静了一下,然后传来对方的回复:“下午吧,四点以后。”声音至此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放下电话,楚天齐翻开笔记本,对照着城建局那份报告,摘抄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四点钟,楚天齐从办公室出来,直奔王永新办公室而去。

    刚走出没几步,就见一个人迎面而来。看到对方,楚天齐不禁一楞:他回来了?

    还没等楚天齐说话,对方已经先打了招呼:“楚市长,走的这么急呀?”

    “彭市长,什么时候回来的?怎么提前没听说?”楚天齐走上前去,回应着,“身体调理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彭少根停下来,笑着道:“上午刚回来,回来后先回了趟家,下午来的单位。现在身体棒棒的,健康的很。其实本来也没病,大夫说主要是身体超负荷工作,处于亚健康状态。还是首都医生水平高,同样是调理,成康大夫和人家没法比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说:“那是肯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耽误你了,忙去吧。”彭少根挥挥手,然后又补充了一句,“你这急匆匆的,有什么事,这么忙?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我去市长哪一趟,汇报近期工作。”

    彭少根“哦”了一声:“找市长啊?我刚从他那出来,他打电话找我的。对了,好像他要出去,你赶紧去吧,要不就赶不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彭市长。”打过招呼,楚天齐迈步走去。

    彭少根露出一抹笑容,悠闲的向自己办公室步去。

    听说市长要出去,楚天齐加快了步伐。

    来在市长办公室外面,楚天齐没在对门见到杨永亮,便直接抬手去敲门。手还没挨到门扇,门却从里面开了,王永新出现在门口。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收回右手,问道:“市长,要出去啊?”

    “是,有点事。”说着话,王永新走出屋子,“对了,你要汇报什么?”

    一看对方架势,楚天齐忙说:“市长先忙,我改时间再来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着急的话,边走边说,我出去得几天呢。”王永新说话间,已经迈动了双脚。

    本来想着好好汇报一下,但一看现在情形,只能先简单说一说了。于是楚天齐道:“市长,现在三家企业已经进场,正在平整场地,进度很快。就是我们的拆迁工作显得有些滞后,主要是拆迁款项还一点都没到位,请市长……”

    王永新打断对方:“钱的事啊,找老彭。我刚才专门向他交待过此事。”说完,快步走去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