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果然没安好心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会议一结束,楚天齐临时分管城建招商的消息,便迅速在市委、政府大院传播开来。对于政府的这个决定,说什么的都有,有说彭少根大权旁落,有说楚天齐挤走了彭少根,当然也有人认为没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从第二天开始,楚天齐便开始接到定野和雁云市的电话,都是职能部门领导。有的领导比他职位高,有的和他差不多,有的虽然官职不高但却用的着。这些人全是先扯一些闲话,表示对楚天齐的认可,对城建工作的支持;然后就点出一家企业的名字,看似随意的对这家企业进行评论,当然都是正面评论。这些人点出的企业,无一例外都在那个拟投资的十五家名单上。

    楚天齐当然明白这些人的意思,也知道这些人不能轻易得罪,便尽量解释,说自己只是临时代管几天。可这些人却普遍装起了糊涂,表示没有别的什么意思,并不是替企业说话。但楚天齐听的出这些人的失落与冷淡,甚至好几人都透出了警告的意味。

    真是遇到鬼了,楚天齐不堪其扰,也更加明白了彭少根“体检身体”的真意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不用说,肯定又是“走后门”的,楚天齐带着无奈拿起了手机。看到上面号码,他笑了,看来是自己太敏感,并不是那些“现管”。于是,他按下接听键,笑着道:“肖处长,有什么指示?”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一个女声:“楚市长,你这是埋汰谁呢?什么时候给我升的官,是你给我升的,还是你那个处长同学给我升的?”

    对方是楚天齐的党校同学肖婉婷,曾经对楚天齐迷恋有加,当见到宁俊琦后,才抛却了不切实际的想法。肖婉婷一直在省会雁云市政府办公厅工作,是于涛的直接下属科长。自党校毕业后,还是在定野市见过一次,偶尔去省里的时候,他也没有专门找过她,平时通电话也不多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这么伶牙俐齿的,我真怀疑你们处长能不能管的了你。”楚天齐笑着道,“男朋友肯定也怕你怕的要命吧?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我嫁不出去了?本来准备晚几天通知你,既然你这么小瞧人,那我现在就告诉你。本人结婚了,本月二十一日中午举行婚礼,地点是雁云大厦多功能厅,望市长大人届时大驾光临。”说到这里,肖婉婷“咯咯”一笑,“要是市长大人当天实在无暇分身,奉上大红包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恭喜恭喜!到时一定拨冗前往。否则光是奉上大红包的话,岂不亏大了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话题一转,“听你的语气,打电话还有别的事?”

    “是有点事,有人通过拐弯抹角关系找到我,让我向你‘走后门’呢。”肖婉婷说,“你猜出是什么事了吧?”

    走后门?楚天齐自然想到了那件事,便说:“企业想参与成康城建项目?是哪家企业?”

    肖婉婷道:“你猜的不错,至于哪家企业就不说了,反正我也不准备让你为难,怕是这种电话已经让你焦头烂额了吧?也真够难为你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不由得心中涌上一丝感动,到底是同学,其他那些人有谁替自己想过?他真诚的说:“谢谢你,说实话,我现在是不堪其扰,最重要的我只是临时替常务顶几天班,他体检回来后我就马上交出去。对了,找你的人是怎么知道我暂时管这事的?”

    “他们说,网站上有专门消息,至于具体情况我也不了解。”说到这里,肖婉婷话题一转,“行了,你继续犯嘀咕吧,我得加紧工作,下周我就要休婚假了。”说完,便没了声音。

    握着手机,楚天齐似有所悟,但还有糊涂之处。想了一下,他拨出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“嘟嘟”的声响响了两声,便变成了一个标准女声:“您所拨打的号码正在通话中。”

    通话中?那肯定是对方有事,挂断了。于是,楚天齐放下手机,又做起了手头工作。

    过了很长时间,手机响起,正是刚才自己拨过的那个号码,楚天齐赶忙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老领导,有什么指示?我正在*市学习,现在是中场休息。”对方声音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没什么事,你学习吧。”

    “需要办什么事快说,要是我现在答复不了的话,午休时间再给你办。”对方催促着。

    “是这么回事……”楚天齐讲说了自己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好吧,中午给你回复。”对方说完,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刚才通话的,正是楚天齐曾经的下属,现在省商务厅的处长陆娇娇。他想,既然是网站上的信息,那么应该是通过商务厅发布的,陆娇娇应该知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午饭过后,楚天齐回到了办公室,心中非常不爽。这种不舒服,既是因为急等着陆娇娇的消息,更是因为刚才遇到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刚才在从食堂出来的时候,楚天齐和江霞在进门处相遇了,这是近三周以来,两人的第一次相遇。在这二十多天中,两人并不是没有见过面,而是每每相遇之际,江霞都早早躲开了。这次食堂相遇,肯定是对方想躲躲不及了,但就是这样,对方选择了低头贴墙而过。当时有好多同事都投来目光,楚天齐觉得脸上火辣辣的,颜面全无。

    对方这种态度,在楚天齐意料之中,其实好几件事上,对方都表现的足够冷漠。就拿临时代管城建招商一事来说,这事已经过去了好几天,市委和政府楼已经传遍了。但做为曾经极力劝阻楚天齐,要他不要接手此事的江霞,这次没有任何提醒。他不相信她不知道此事,但他知道,她现在已经没必要这么说,自己被利用的价值已经没有了。如果说没有及时提醒还情有可原,但对方今天擦肩而过,像不认识,更像是仇人一样,那就太过了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,打断了楚天齐的思绪。看到是陆娇娇的号码,他赶忙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手机一通,便传来了陆娇娇的声音:“老领导,我了解了,是这么回事。八月三日那天,成康市招商局又发来一份新的招商函,内容和上次的一样,就是增加了一句‘招商工作负责领导楚天齐’。收到函件的时候,当天就要下班了,于是在第二天上午更新了消息。我当时就已经在*,这几天一直没有看网站消息,这项工作现在也不归我管,所以我并不知道。”说到这里,陆娇娇话题一转,“我不明白,为什么非要加上那么一句呢,一般招商广告都不会这么写的,何况你还是临时代管,这就更奇怪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奇怪,要不那么多人怎么能找到我,怎么能为企业说话呢。”楚天齐语句中透着无奈。

    “不错,应该是有人在引火烧身,只不过是把火引到了你身上。”陆娇娇“咯咯”一笑,“老领导,怕是有你受得了,可别把你烧焦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想的美,我还没那么脆弱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话题一转,“你还没吃饭呢吧?赶紧吃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一下课就弄这事,还真饿了,我先去吃饭,有时间再聊。”陆娇娇说到这里,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长嘘了口气,楚天齐马上打开电脑,进入省商务厅网站,并打开了那条招商广告。在倒数第二段的中间部分,果然出现了自己的名字。其实这条广告已经有好几天了,楚天齐还曾打开过一次,只不过看着和上次一样,就没有看完,自然也就没看到后加上的那句话。

    看着页面上的文字,结合陆娇娇的讲说,楚天齐彻底明白了,彭少根的“体检”纯属就是一个幌子,把祸水引向自己的幌子。从现在来看,卜明宇激怒曹金海应该是故意的,肯定是受彭少根指示,是彭少根“体检”前的重要步骤,目的就是为了甩锅给自己而找到合理借口。商务局给商务厅发函的时间也太巧了,正好卡在了几个时间点上,这一切都是彭少根设计的。

    怪不得彭少根那次主动让自己尽早进入招商谈判阶段,其实就是想让省、市这些人找到自己头上,让自己“行个方便”,但自己当时没有接手。于是,彭少根便设计了卜、曹吵架,而且让那些关系户都通过了初选,算是给了上级领导或职能部门的面子,然后让自己面对这些上级的“进攻”。

    楚天齐明白,彭少根这么做不禁是担心项目狼多*肉少,肯定更是担心惹恼鹏程公司,担心得罪副省长张天凯。不管怎么说,新招商项目和幸福小区项目是竞争关系,鹏程公司肯定是排斥的。所以,彭少根才用了“撂挑子”的办法,把自己强行绑在了战车上,成为了各方进攻的靶子。

    彭少根啊彭少根,你果然没安好心,想让我里外不是人,然后你好收现成的。哪有那么便宜?只怕你到时要搬起石头砸自己脚了。虽然楚天齐现在还没有想到更好的处理办法,但是他有信心,有信心漂亮的达成自己的目的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