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实在信不过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江霞的晋级与严于宙的补位,让喧嚣许久的常委人选之争尘埃落定。位置已经毫无悬念,人们自然也就没有了假想的空间,该死心的死心,不死心的另谋它策。但也有一些人,尤其是与其没有直接关系的人,又找到了新的关注热点——江霞是怎么上*位的?

    在这些人的印象中,江霞就是一个婚姻成谜、靠山成谜,又有姿色的年轻女子,他们扳脚趾头都能得出一个结论:江霞走官场应该就是靠姿色,就是傍上了有权势的男人。但这个男人究竟是谁,是在定野市还是在省里,是一个还是多个男人?人们利用自己的聪明才智,发挥各自想像,来为心中疑惑找着自认合理的注解。

    成康官场并未因为人们的猜测和疑惑而迟滞,反而因为常委位置补齐,运转更加高效和快捷。

    从宣布任命的第二天开始,成康市的一些职位相继补充到位。不到一周时间,在尤建辉案中因众多人员落马而导致空悬的岗位,全部落实了人选。农业局长、招商局长等八个正科级岗位新晋人员中,有六人是由成康市晋升或平调,还有二人来自定野市局机关。由于这些位置的变动,也导致了众多岗位的变化和调整,其中原政府办副主任陈家良升任政府办主任,李子藤也得以成为副主任中的一员。

    参加工作仅一年多,李子藤由秘书科不受人重视的勤杂人员,能够升任副主任,完全得益于他做了常委副市长的秘书,而且还是跟了一个工作很有成效的常委副市长。虽然李子藤现在还只能享受正股级待遇,但如果不是遇到楚天齐,怕是他四、五年也未必能当上副主任,能不能有正经事干还是个未知数。

    当然,在这次调整中,不只李子藤一人受益,但他无疑是非常幸运的一个。李子藤深知楚市长对自己的关照,更加死心踏地的为楚市长服务,更加兢兢业业的做好每项工作。

    虽然连着好几晚加班,但李子藤还是非常精神,早上刚一上班,就拿着连夜整理出的资料到了副市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到秘书进来,楚天齐问了句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李子藤来在桌前,把手中资料递了过去:“市长,这是招商局的招商情况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拿过资料,浏览了一遍,然后抬起头:“具体说一说。”

    李子藤点点头,汇报起来:“从六月十八日发布招商广告以来,到昨天正好是四周时间。在这期间,省商务厅、市招商局接到了至少上百家企业的电话咨询或网络留言,其中已经报名并递交资料的企业共有二十六家。在这二十六家企业里,有十二家来自省外,十四家来自省内,其中还有三家定野市企业。在这些企业中,一级企业有六家,三家省内,三家省外;三级企业三家,全部来自省内,其中两家都是定野市企业;其余的都是二级企业。

    今天是七月十六日,离报名截止日期还有四天,估计最终意向企业应该在三十家左右。从市招商局初步筛选情况看,这些企业中只有两家资料不全,详细筛选、核实工作还需在七月二十五日之前完成。筛选完成后,招商局要把相关资料报市政府主管领导,主管领导会连同招商局与相关企业举行洽谈。在洽谈期间,应该会让城建局也参与,重要会谈肯定得请您也参加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的,从现在开始,你就要对这些企业进行适当关注。主要了解相关企业以往的投资开发*情况,包括规模、完成状况,尤其要关注企业当时的资金来源,银行贷款清还情况。”楚天齐道:“还有,要重点注意一下企业在以往项目中的参与情况,是自己投资,还是由其它企业操作,施工队伍来自哪里。据我了解,有相当一部分企业,都是拿到项目后,转给其它企业去做,或者干脆就是建筑企业付费挂靠。有些企业不具备投资能力,纯粹就是一个建筑队,不但资金跟不上,管理更差劲,往往容易形成烂尾工程,不得不防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李子藤在笔记本上记完,又问,“市长,还有其它事吗?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摆了摆手:“暂时没了,你先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李子藤答应一声,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楚天齐拿起手机,按下了接听键:“彭市长,你好。”

    打电话的是彭少根,彭少根声音传了过来:“天齐市长,有时间吗?有点儿事商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稍微想了一下,楚天齐说:“手头有几份文件要签,签完我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忙啊?”彭少根迟疑了一下,“那要不我去你那里也行。”

    “大约十分钟就能弄完,还是我过去吧。”楚天齐虽然现在对对方不感冒,但还不能失了礼貌,不能让老资格来拜访新手。

    “好,我等你。”彭少根说完,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放下手机,楚天齐陷入沉思之中:他找我什么事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思考了十分钟左右,楚到齐到了常务副市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进屋,彭少根很客气,从办公桌后走出来,热情的伸出右手:“天齐市长,你好。现在每天一大堆事,都忙的很,平时见面都难,即使见面也很难有交流时间。今天好不容易抽*出时间了,咱俩好好聊聊。”说着话,拉着楚天齐的手,向沙发上让座。

    楚天齐坐到沙发上,看着对方又是弄水,又是递烟,好像很是热情。但他没有被这种热情感动,反而心中更多的是警惕,他深知“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”这句话,虽然用在这里未必恰当,但道理却是一致的。

    那次常委会上对方要让出分管的招商业务,第二天又在政府班子会上拿出“偷梁换柱”的招商广告,并与自己进行了针锋相对的辩驳后,楚天齐对彭少根印象非常不好。尤其后来听说了彭少根是垃圾新闻的推动者,对对方更是没有一点好印象。现在还有一件事,楚天齐也正在调查着,寻找着与对方有关的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因为双方心里都有“梗”,平时两人谁也不找对方,会议室相遇也基本避开打招呼。所以对方关于“很难有交流”的说法是对的,但原因并非如对方所说“都忙的很”,而是都看不惯。

    忙活一番后,彭少根也坐到了楚天齐身旁,笑着说:“天齐市长,前几天在会上,咱俩进行了辩论,但那都是为了工作,出发点都是好的,请不要介意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介意呀。”楚天齐也一笑。

    “不介意就好。作为老成康人,做为班子中的老成员,我自己首先就做的不到位,没有很好的提前与你沟通,这是我的疏忽。”彭少根继续做着解释。

    楚天齐心里话,说一句就行了,有必要这么声明吗?于是,他道:“我有时说话也急,也请彭市长不要计较。”说到这里,话题一转,“彭市长,你说有事商量,是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其实也没什么,最主要就是想和你交流沟通一下,聊聊天,以避免再出现误会。”彭少根道,“只是还有一个建议,希望你能采纳。”

    该来正题了。楚天齐心里这样想着,说了四个字:“愿闻其详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么回事,你看现在招商工作已经进行很长时间了,也有好多企业有洽谈意向。这每天企业来来往往,加之我工作任务也很重,这一天还真忙不过来。我的建议就是,你能不能现在就介入谈判?”说到这里,彭少根又补充道,“其实后期你是必须参加的,只是早了几天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就参加,怕是不合适吧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合适?本来招商部门的工作职责就是‘配合有关单位跑资金、项目,做好招商引资项目前期对接工作’,所以城建招商工作,还是应该以城建局为主,应该由你指挥才对。”彭少根紧跟着又说,“当然了,你可能有顾虑,前任尤建辉就是两项工作一起抓的,所以我不会再把分管招商推给你,那天是我考虑不周。另外,可能你也误会我是为了用俗务牵制你的精力,让你无暇顾及副书记竞争。当时我知道解释无益,现在已经尘埃落地,你也不必为此担忧了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对方会如此说,但楚天齐还是简单予以回应:“这不符合规矩,还根本没到后期工作,我不能提前介入。”

    彭少根轻叹了一声:“哎,实说了吧,我对城建工作不太熟悉,总感觉城建招商力不从心,也担心把事情办砸了。你要实在有顾虑的话,我可以向书记、市长提议,也可以向市委、政府保证,这都是我的建议,绝不会因此影响到你。”

    对方这话可太坦诚了,但楚天齐知道,事情肯定没这么简单,他实在信不过身旁这个人。正因为信不过彭少根,他也才要李子藤进行一些必要的调查,他担心彭少根会因为某种原因而不负责任。

    明知对方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,但对方却把话说的看似很直白,楚天齐一时还没有合适的话进行回复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忽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电话来的太是时候了,尽管楚天齐心中欢喜,但却看了眼手机屏幕,抱歉道:“实在不好意思,有客人到了,改天再聊。”说着话,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在反身关门的瞬间,楚天齐看到,屋里那人脸上出现了一抹异样的表情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