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背后捅黑枪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一周时间眨眼即过,日子到了六月十七日。

    吃过早饭,楚天齐离开政府食堂,走出院子,到对面广场去散步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楚天齐每天都坚持练习武功,前些年条件允许,他一般都是起早到野外去练。随着职务升迁,公众辨识度也越来越高,这种自由却越来越少,楚天齐只得夜间在卧室调息,同时也尽量在早上挤出一些时间,跑步或散步。

    现在时间不到七点半,广场上还有好多晨练的人。这些晨练者大多是那些退二线或已退休的人,基本和楚天齐互相认识,或是知道对方。

    楚天齐依旧像往常一样,和身旁经过的人打招呼,对方也招手或进行回应。但和往常不同的是,这些人打招呼时总是目光盯着自己,让他有些不自在。他以为脸上或是衣服上有什么不妥,可是仔细看过,应该没什么异常。无意中回头,发现有的人正在不远处望着自己,个别人还在指指点点着。

    怎么啦?楚天齐不禁疑惑:前天散步的时候,好像人们并没这样啊。

    带着不解,楚天齐结束散步,向政府大院走去。

    在进入大院的时候,正有上班的人走进院子,或是在院子里穿行。楚天齐特别注意了一下,这些人也和以往不同,主动打招呼的少了,好多人都选择了远远避开,但却又在背后关注着自己。

    到底怎么啦?既然人们回避自己,楚天齐也干脆加快步伐,向楼里走去,但他能感觉到,背后有好多眼睛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在上楼期间,依然遇到了下属。这些下属虽然恭敬的称呼着“楚市长”或“市长”,但表情却明显不正常,尤其目光中带着浓浓的审视味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屋子,想了好久,也没想出个所以然。楚天齐干脆不去想了,拿过案头文件,审阅起来。

    九点多的时候,手机响了,拿起一看来电显示,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:“陆处长,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老领导,这是让我称呼您‘楚常委’呢吧?”对方正是青牛峪乡时的下属陆娇娇,陆娇娇*声音中满是调皮味道。

    “说话这么刁,谁要是娶你做媳妇,有的受了。”楚天齐也挤兑对方。

    “放心,不劳您操心,不会处理给您的。”陆娇娇回击着,“还是多操心自己吧,大龄青年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不过你。”楚天齐自动败下阵来,“陆处长有什么指示?”

    “我哪敢指示,还不是给您这常委大市长打杂?”陆娇娇再次挤兑过后,换了语气,“老领导,你这手笔够大的,若是按你这规划全实现了,那成康市可就了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陆娇娇道:“我这里看到了你们传来的招商方案,还附有整个《城市规划设计》进程表,从这表上看,二十年后成康可不只是县级市的水平了。本来市县招商工作刚刚不归我管,是正好我替人临时当班一周,结果就到了我的手里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进程表,只是一个中长期规划而已。能不能真正实现,是受到多方面因素影响的,是与成康整个经济发展状况密切相关的。如果没有经济发展、没有市场繁荣,如果财政不富,如果居民腰包不鼓,那个计划就只会是空中的圆月,虽然美丽却很遥远。”楚天齐很冷静,“假如硬要为了建设而建设,那就是脱离实际,就会劳民伤财,就要造成无可估量的损失。我们既要做当地经济建设的参与者、推动者,更要坚决避免成为历史罪人。”

    “听您的说辞,好像很冷静啊,但招商方案上的语气却霸气的很哟。”陆娇娇又调侃着,“我以为你要发扬‘大干三年,超越老美’的精神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把招商方案传我一份,我看看有什么出入没?”楚天齐说,“我参与了招商方案的编制,但集稿、发送的事是招商部门做的,不是我分管内容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马上发你邮箱。”陆娇娇说完,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放下电话,楚天齐打开电脑,进入邮箱。邮箱是今年才有的,文件传递方便了好多。

    适时,一封未读邮件显示在页面上。楚天齐下载后,打开邮件内容,看了起来。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。

    楚天齐最担心的招商顺序没有问题,都是按他建议做的,整个方案的主要内容也没有出现偏差,但一些词句的应用,却让整个方案有了明显不同。在通篇方案中,把成康市的招商环境、经济发展预期描绘的过于美好,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成康市“高、大、上”。而如果实际见识一下成康现在的发展,尤其要是了解到成康经济发展现状、产业结构,那投资者就会产生巨大的心理落差,自然就会认定招商方案“假、大、空”,也肯定会深深质疑成康市的招商诚意。

    毋庸置疑,这份方案一经公示,投资者一旦与实际情形对照,就会有“皇帝新装”的感觉,投资信心定会动摇,甚至产生连锁反应。因此,这份方案与其称为招商方案,不如叫做“退商方案”更为恰当。

    招商工作由彭少根分管,这份方案肯定是他的授意,目的就是“劝”走投资商。难道他就为了鹏程一家独大,难道他就不希望成康健康发展,难道他就这么恨我楚某人?无论如何你彭少根也不应该这么做吧?你这心胸太狭窄,也太阴险了,根本不配常务副市长职务。

    心中愤恨,楚天齐抓起电话,在上面按着数字,按到半截又停了下来。他心中自问着:我质问对方什么?凭什么质问?对方会承认我的“指控”吗?

    答案是明确的:不会。自己没权利质问对方什么,对方更不会承认指挥。因为对方并没对一些数字注水,而只是使用了夸大其词的修饰语、形容词,只是对投资商进行了隐性诱导,这只能算是“技术擦边”。看来,对方早就防着这一手,早就防着应对自己质问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忽然笑了,心中暗道:彭少根,你自以为信息一旦见诸媒体、报端,便生米做成熟饭了吗?你自认为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吗?可惜你错打了算盘,方案阴差阳错发到了我朋友手里,大概冥冥之中就注定了你的做法会破产吧。

    既然你玩“擦边”,那我就给你来一个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。想到这里,楚天齐回拨了陆娇娇的号码。

    电话一通,楚天齐直接道:“说话方便吗?”

    “老领导,有什么吩咐尽管讲。”陆娇娇回答的很干脆。

    楚天齐问:“你们在发布方案的时候,不会是原样转发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,不过一般肯定会遵照原意提炼干货。”陆娇娇说,“莫非您要做手脚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做手脚?太难听。”楚天齐纠正着,“只是建议你们尽量提炼干货,舍弃一些过于华丽、不实的词藻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没问题,我们只提干货。”陆娇娇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又补充道:“当然,还是要适当修饰一下,也不能太的干巴巴了。”

    “虚伪。”陆娇娇嗔了一声,然后又说,“你放心,我马上就提干货,并做适当修饰,然后请您审阅。这总行了吧?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嘿嘿”一笑:“这样不好吧,我怎么好意思?”

    “虚伪,虚伪。”娇嗔两声,陆娇娇*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真是朝里有人好做官呀!”楚天齐自得的调侃了一句,点燃一支香烟,靠在椅背上,美美的吸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门口传来敲门声。

    谁呀?楚天齐这样想着,急忙把香烟放到烟灰缸中,坐正身体,说了声“进来”。

    屋门一开,李子藤走进屋子。

    看到是自己秘书,楚天齐又拿起放下的香烟,继续吸了起来。

    来在办公桌前,李子藤站在那里并不说话,而是定定的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发觉秘书神色不够自然,楚天齐疑惑道:“怎么啦?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有,有传言。”李子藤支吾着,“传的挺厉害。”

    传言?现在传言还少吗?楚天齐很不以为然。转念一想,意识到不对,便又问道:“莫非传言和我有关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李子藤点了点头,“传言说,你开着公司,是一家速递公司的大股东。”

    哦,怪不得路人反常呢,怕是原因在此吧。楚天齐继续追问:“什么时候的事?又说的是哪家公司?”

    “具体没说哪家公司,昨天我在市里就听人打电话说了,今天一上班又听到人们在传。”李子藤小心的说,“我绝不相信传言。”

    “不相信就对了,本来就是无稽之谈。”楚天齐一笑,“我知道了,你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李子藤转身离去,走出两步又回头道,“市长,众口铄金呀。”说完,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妈的,什么人搞的鬼,背后捅黑枪?楚天齐明白,这是有人在拿天宇速递说事。自己当初可是让同学好心“被股东”的,后在宁俊琦陪同下,把全部股份又还给了两位同学。这可是好几年的事了,怎么又有人给搅了出来?

    会不会是他?楚天齐脑海中马上出现一个人选。但却又不禁疑惑:他怎么能知道?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