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二百八十章 招商顺序之争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六月十一日,成康市政府六楼第三会议室,市政府班子成员会正在这里召开,市长王永新及各位副市长、党组成员参加会议。

    会议一共三项议程,前两项议程已经进行完毕,也形成了统一的认识,正在进行最后一项议程——讨论招商方案。

    在彭少根对整个方案进行讲说后,王永新道:“方案都听了,谈谈看法。有什么好的建议,可以提出来,供大家讨论。”

    屋子里静了有二十多秒,管丽颖说了话:“各位都很谦虚,那我先谈一谈,就算是抛砖引玉吧。刚才彭市长讲说的方案很好,非常全面,主次分明,重点突出。具体来说,有以下五方面……”

    还别说,管丽颖讲的挺在点儿上,不知是提前看过方案,还是刚才听的认真。如果只听一遍,就能总结的这么到位,那也说明这个女人还是有一定能力的。但也有人不以为然,认为管丽颖肯定提前吃过小灶,和彭少根沟通过,当想到“沟通”的另外含义时,这人邪恶的暗暗笑了。

    发表看法时,管丽颖注意到人们“崇拜”的目光,顿时心里高兴不已,但脸上还故意做着矜持的表情。直到讲完五点,实在欢喜得不行,脸上便也乐开了花,一朵肉包子花。

    有了管丽颖的“抛砖”,顿时有好多“玉”涌现出来,纷纷对彭少根的方案给予高度评价。虽然内容和管丽颖的“五点”大同小异,但名词却是层出不穷,这些人在用肉麻的奉承与常务副市长套近乎。其实严格来讲,好多人并不属于彭少根一系,涉及到切身利益时也争的不可开交,有时更是面红耳赤。但今天这事,对自己没有什么伤害,所以这些人就依照“少栽刺,多添花”的心理,不吝溢美、肉麻之词。

    彭少根虽然脸上依旧平静如初,其实心里也是非常高兴,自得不已。谁不想听好话、奉承?千穿万穿,马屁不穿,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,圣人都难以免俗,何况普通人乎?

    在得意的同时,彭少根也不禁纳闷:那小子怎么不说话?难道会没意见?不可能,不发表意见就代表有意见。可别人都说过了,他怎么竟然无动于衷?管他呢,反正这么多人都赞同,就差举手表决一个流程了。想到这里,他眼巴巴的看着王永新,等待对方讲出举手表决的提议。

    “有其它建议吗?还有谁没说?”王永新终于说话了,但和彭少根心里想的内容差别巨大。

    “我来说说。”楚天齐四平八稳的开了腔,“这份招商方案结构紧凑、层次分明,投放媒体受众面广,显见做了足量的案头与调查工作,下了一番功夫。”

    针对楚天齐的开场白,在场众人想法各异。

    彭少根心道:这还用你说?

    管丽颖暗自鄙视:嚼别人剩下的,有什么意思,年轻轻的,还好这一口?忽然,她把自己的话想歪了,无来由的脸上一红,心中反而小鹿乱撞。

    好多人则略有不屑:平时鬼点子挺多,总有不同看法,看来也都是装的,肚里也就那么多货。

    楚天齐话题一转:“不过,里面却有一点不足,那就是地块招商顺序不合理。”

    有人还没从鄙夷中醒过味来,就听到这小子话题一转,不禁心中疑惑:难道这小子真有什么惊人之语?

    彭少根“哦”了一声:“是吗?怎么说?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我认为,南菜园地块、东大渠地块、西磨盘地块应该放在第一批招商,也即先外围后中心。”

    “这没什么区别吧?无非就是早一年晚一年的事。”彭少根不以为然,“而且我觉得方案上的顺序还有它的优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优势?那可不是简单的早晚之事,那是一处硬伤。”楚天齐的语气很重。

    “硬伤?”尽管心中不悦,但彭少根还是语气尽量平静,“方案优势我自然要说,不过还是先听听你的理由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首先一点,先外围后中心,好征地。我说的那三个地块,主要是庄稼地、菜地或旧厂房。地块涉及产权人少,民房少,本身价值很低,征地工作容易的多……”

    彭少根打断对方:“楚副市长,我们做事情,不要专挑容易的做,尤其党员干部更不能挑肥拣瘦,这是党员应有的基本素质。先征旧居民区,尽快改善住宿条件,这是我们工作的基本出发点,而且现在房地产市场没有起来,商品房销售价格相对偏低,居民正好可以低价早点购买。”

    “彭副市长,不要偷换概念,我讲的拆迁容易只是原因之一。”驳斥一句后,楚天齐话题一转,“在你做的招商方案中,要先动迁居民区,那么征地成本就要高很多,尤其大面积的民房拆迁,会导致住房紧张,求大于供,反而促成了商品房销售价格猛增。这还不只是一时之梗,而是立刻拉高了商品房基础价,为后续城建工作埋下了祸害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我偷换概念,我不认同,但你危言耸听却真是要不得。”彭少根沉声道,“现在只是招商而已,何时招商成功需要时间,招商成功之后,搬迁依然需要时间。在这之前,居民完全有充足的时间,而且手里还有拆迁补偿款,正好可以拿钱买房。拆迁户手里有钱,怎么会花高价?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那三个地块,只涉及七、八十户人家,而你计划的第一批招商地块,却涉及到八百多户。如果按你说的,先拆居民区,那么这些人的房子被拆之后,住哪?又从哪买房子?这些居民区被拆后可是建成商业区,没有一间商品住宅。”楚天齐质问着。

    彭少根“嗤笑”一声:“笑话,现在成康市有那么大的两个新建小区,还愁没地方买房?即使房屋拆迁和新房入住有时间差,那也可以临时租房,十万人口的市区,还容不下两、三千人?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你说的那两个小区,是幸福一号和二号吧?那两个小区现在刚开工,开工许可面积分别只有一万五千平米,两个小区一期共建三百五十套房子,最快也得一年后投入使用。即使拆迁户买了这些房子,那么其余的四百多户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一期建成后,还有二期三期,还能少了房子?”彭少根反问。

    “可你的方案中,拆迁的进度可比建设进度快,在你二期刚建的时候,又有六七百多户没房子住了。加上第一批拆迁无房户,那可是一千二百户。”楚天齐盯着对方,“先不说二期拆迁,光是一批拆迁户对房子的需求数,与幸福一号、二号一期商品房的巨大数量差,就会形成一个现象——两户争一户商品房。这种情况下,商品房供小于求,那必定价格猛涨,居民手里的钱就不值钱,就会缩水。如果这样的话,哪个居民还愿意被拆迁?即使有拆迁意愿,那么他们的补偿期望价也会猛增,进一步提高成本,进而又刺激房价激增。”

    “楚副市长,听你的意思,你是反对求大于供,是想供大于求了?那样谁还会投钱搞开发?盖了房子又有谁会买,就靠你说的那七十来户人家?”彭少根又是“嗤笑”一声,“你这不是培养房地产市场,倒像是要扼杀这个市场,逼的投资商破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摇摇头:“彭副市长,你又混淆概念,错解了我的意思。如果按照我的提法,首先就有将近百户左右拆迁户需要购房,而且拆迁的三个地块,有一个居民区,还有一个商业街区,另有一个综合市场。综合市场和商业街区会招到外来商户,这些商户会在正式入住之前,一般都会在当地购买住宅,这既是生活所需,也是一项投资,好多商户购买的当地第一批住宅都会翻倍增值的。如果幸福一号、二号工期能够保证的话,那就会成为这上百户商家的首选。那样的话,幸福小区一期房子就剩一小部分了,这样您满意了吧?”

    “楚天齐,你夹枪带棒什么意思?开发商房子剩多少,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彭少根冷哼一声,“再说了,你就能保证商业街和综合市场可以及时招到商户?”

    楚天齐连连摆手:“我保证不了,招商工作是您负责,您保证才对呀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彭少根话到半截,脸上露上笑意,“楚副市长,咱俩也别争,毕竟咱俩都是一家之言,难免考虑不周,还是看看大家什么意见,少数服从多数,好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看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“举手表决怎么样?”彭少根眉毛一挑,“看看有多少人赞成我的,又有多少人赞成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那么自信?就不觉得自己方案很冒险,就不觉得会造成大的社会问题?”楚天齐满脸笑容,“大家会和你一同冒险吗?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非曲直自有公论。”彭少根赶忙打断对方,“我相信大家眼睛是雪亮的,心也明镜似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笑了,笑的很诡秘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