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彭少根撂挑子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新的一周已经过去两天,日子到了八月四日,但招商企业甄选工作一直停滞着。尽管心中着急,可楚天齐也没有再催曹金海,他觉得再冷静一下很有必要,大家也互相找个台阶下。

    通过向周家林核实,通过李子藤转述招商局同学的所见所闻,七月二十九日发生的事情基本如曹金海所说,彭少根的说法纯属就是颠倒黑白,倒打一耙。虽然事实很清楚,但也没有较真的必要,所以楚天齐也一直没有就这事再和彭少根交涉。

    从现在来看,招商局显然不情愿与城建合作,但城建局却不可能不参与。而自己做为主管城建领导,却又必须以大局为重,必须以推进工作为前提,因此要想出一个万全之策才好。可是已经连着想了好几天,也想了好几个方案,都不尽如人意,都有很大的瑕疵,楚天齐一时拿不定主意。

    今天已经星期三了,再过两天多又是周末,这时间可不等人呀。于是,楚天齐靠在椅子上,闭目思考着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睁开眼睛,坐起身形,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按下接听键:“市长,我是楚天齐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王永新的声音:“来我办公室一趟。”说完这句话,接着就是挂断电话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找我什么事?带着疑惑,楚天齐拿上笔和笔记本,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来在市长办公室,坐在办公桌对面椅子上,楚天齐正要发问,对方拿起一张纸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接过纸张看了一眼,楚天齐就是一楞,这是一张请假条,彭少根的请假条。他不禁疑惑:什么意思?

    王永新说了话:“七月中旬的时候,老彭就跟我说,说他总是感觉气不够用,想去*市检查一下*身体,他担心以前的那个手术有什么后遗症。我考虑到前些天事情很多,就一直没给他回复,拖了下来。可他昨天说心慌气短的厉害,我也只好准了他的假,薛书记也批准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心中暗道:他还气不够用?那气简直粗的很。

    “老彭一直做常务工作,手里负责的工作很多,虽然他表示不会时间太长,但他负责的那些工作都很重要,有些也很紧急,还是要有人临时管起来。”王永新说到这里,问道,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他又不归我管,我说了又不算,问我有什么用?尽管心里腹诽着,但楚天齐还是老实回答:“对,好多工作很重要,也很紧急,不能搁置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让你来,主要就是和你商量一下,你暂时先把城建招商工作抓起来。”王永新说,“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推脱着:“市长,城建和招商工作一直分而治之,这是规矩,也是工作性质决定。这样能够互相监督和牵制,也有利于这两项工作健康进行,事实证明,这么做是完全正确的,反之就要出事,这都有鲜活的案例在那。虽然现在彭市长暂时缺岗几天,但招商局的人都在,招商工作依然可以照常进行,也根本没必要让我临时来抓。”

    王永新语重心长的说:“如果放在平时,的确暂时不用这么做,可现在时间不等人。《城建规划设计》按说一年多才能批下来,怎么着也得半年左右时间。按常规推断,六月份报上去,最快也得过年前后才能批复,今年城建工作就不需要有什么大动作。可是在你和同志们的共同努力下,仅用了两个月时间,批复就下来了。那我们就不能按原计划来了,就得利用这难得的机遇大力推进城市建设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进入八月份,城建工作需要加紧推进,最起码要确定了开发商,相应地块要做准备工作。否则,好不容易提前取得批复就没任何意义了,而且房改工作已经顺利完成,那些市民可都等着呢。总不能再因为开发工作迟迟搁置,而导致市民上访吧?”说到这里,王永新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见对方不言声,王永新又接着说:“卜明宇和曹金海起纠纷的事我也听说了,招商局还因此告了状,但我没偏向他们,我知道一个巴掌拍不响,两人都该各打五十大板。如果老彭没有这档子事,有什么事你俩能互相沟通,肯定不需要由一人统管,但现在老彭不是不在吗?如果没有人统管的话,势必卜明宇和曹金海还是各唱各的曲,各弹各的调,那工作怎么进行?”

    楚天齐马上表态:“市长,现在彭市长临时有事,我可以在此过程中多进行协调,完全没必要让我统管。再说了,彭市长检查身体,应该最多也就一周时间,他一回来不就行了?”

    “你的协调能力和觉悟,我完全信的过。但名不正则言不顺,如果不明确一下,招商局人难免阳奉阴违,难免应付你。这样很不利于工作推进,更可能出现大的纰漏和偏差,明确一下非常必要。我听老彭的语气,似乎很担心身体状况,也许不是七、八天的事。”说到这里,王永新的声音低了下来,“如果他要是一直到不了位的话,那就更需要有信得过的同志来代他抓工作了。”

    什么意思?楚天齐不由一楞。但旋即明白了,对方不过是给自己画了一张饼而已,而且是在水中画月,根本就是信口一说。于是,他连连摇手:“市长,您别难为我,这不符合规矩,会有麻烦的。我保证在彭市长临时缺岗期间,好好做好协调工作。”

    王永新一笑:“天齐市长,我知道你有担心,担心别人非议。我告诉你,组织完全信任你,你的党性和原则性大家有目共睹。尤建辉是出事了,但他出事的根子并不在于分管了什么,而是他的人生观、价值观、世界观出了问题,是他“三观”不正,他怎么能和你相比呢?当然,你的担心也有一定的道理,担心人们扯闲话。你放心,我早已替你考虑过了,在和你谈过之后,就会在班子成员会上进行明确,强调这是市委和政府班子的共同决定,强调你是在临危受命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接话:“市长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齐同志,我知道你本身工作就很多,但能者多劳嘛!这项工作正好和城建紧密相连,我也想了好多人,只有你是不二人选。”王永新打断对方,“你放心,政府也不会把你累出个好歹来,只让你临时代管这项工作,他手里的其它事我都担起来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心里话:说的好听,把受累活交给我,你自己把财政权、审批权抓到了手里。

    “你要实在有顾虑,那要不这样,我来代管这项工作,你替他临时代管财政,这总没意见了吧?反正你必须任选一项,我对别人信不过。”王永新笑咪*咪的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暗骂了句“老奸巨猾”,楚天齐叹了口气:“好吧,那我勉为其难,就临时代管几天城建招商。”他现在只能这么说了,总不能说要“财政大权”吧,那不成心怀不轨了吗?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。”王永新面露喜色,但还不忘给对方“戴高帽”,“主要是相中了你的人品和能力,否则我也不会,啊……”他的话说了半截。

    这倒好,让自己多干了活,自己还得感激对方慧眼识珠呢。带着无奈,楚天齐与王永新告辞,离开了市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永新这次真是雷厉风行,在当天下午就召开了政府班子成员会,这是一次扩大会议,招商局、城建局等几名局长列席会议。

    在会议上,王永新讲了彭少根首都检查身体的事,说了对其分管工作的临时安排。他重点讲说了市委、政府对楚天齐工作的支持,严厉要求相关部门全力支持和配合,服从管理,否则拿人是问。

    在王永新的要求下,卜明宇在会议上表态,表态拥护政府决定,表态服从楚市长领导,表态配合相关部门,表态认真负责做好城建招商工作。

    当然,不止卜明宇表了态,曹金海也被要求表明了态度。

    在二人表态后,王永新又下了极其严厉的警告,这次扩大会议圆满结束。

    回到办公室,楚天齐还在想着这些事,想着彭少根忽然检查身体,想着王永新的迫不及待。

    楚天齐根本不相信彭少根身体不舒服一说,更不相信其会心甘情愿让出分管工作,这根本不符合常理。通常情况下,别说是没病,就是真生了大病,官员也会尽量隐瞒,生怕手中权力旁落了。

    之所以不相信,还因为这太巧了,巧的正是一个节骨眼时间。楚天齐确信,彭少根检查身体一说,一定是因为招商一事而起,一定与避开此事有关,一定是在撂挑子。他还想到了深层次原因,但一时还不能完全确定。不过他知道,事情真相很快就会显露出来的。

    对于临时接手这项工作,楚天齐是一万个不愿意,但王永新显然已经想好各种办法,逼自己就范,自己也只能勉为其难了。不过当接上这个活以后,他也不想浪费机会,准备趁此时机,顺势而为,对招商工作来个“拨乱反正”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