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合作个屁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七月三十日,星期五。

    上午刚上班不久,曹金海就来了,带着一脸黑线来了。

    “曹局长,大清早的,谁又惹到你了?”说着,楚天齐示意对方坐下。

    “别提了。”曹金海坐到对面椅子上,随手拿起桌上烟盒,又放下了。

    “抽吧。给我一根。”说话间,楚天齐伸出右手。

    曹金海马上先给楚市长上烟、点火,然后又给自己点上一支。

    吸了两口,曹金海发起了牢骚:“真是气死人了,卜明宇根本就是混蛋一个,什么也不懂,还盛气凌人,就这样的素质,怎么能做招商工作?真的是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接话,而是面带淡淡笑容,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曹金海继续说:“从星期一下午开始,我和家林他们几个局班子成员开会,利用掌握的现有资料,对那十五家企业进行梳理。第二天,大家便按分工,对十五家企业进行深入了解,为了避免看问题片面,每个企业都至少由两拨人分别了解。昨天上午,我们又开会汇总信息,期间对每家企业了解的基本一致,便形成了统一的结论。昨天下午,我们主动上门,与招商局沟通对企业的了解情况。

    见我们上门,卜明宇一开始也表现的很热情,又是冰水,又是水果的,还把招商局相关人员召集到会议室。卜明宇先是做了热情洋溢的欢迎讲话,然后开始交换意见。说是交换意见,其实主要是听我们讲,因为那十五家企业是他们选出来的,已经符合了他们的要求。不过他们当时也对一家企业提出了质疑,表示会进一步进行调查核对。

    我们这边发表意见,主要是由周局长来做。家林首先简单说了这几天的工作方式,还讲了城建局意见形成过程,然后介绍对企业的具体了解情况。当家林说到一些企业的问题时,卜明宇的脸色就慢慢由晴转阴,最后更是黑的可怕。不过他没有立刻表态,而是暗示手下说话。于是,招商局的一个副局长老郝开始反驳。

    本来在我们认为有问题的五家企业中,在近两年不是有严重的工程质量,就是至今拖欠大额工程款不予支付,或是至今在银行有坏帐。可老郝反驳时,不是拿证据说话,而是拿猜测讲理。他还故意歪曲我们的结论,说城建局是吹毛求疵,是对那几家企业有偏见,是在否定他们的工作。一时间,会议室里辩论的不可开交,后来就变成了争吵。

    我一直没有参与辩论,我想看看卜明宇有什么反应。就在双方吵的最激烈的时候,卜明宇说了话,对招商局那些人进行了批评。但他不是批评他们的观点,不是批评他们看待事物的方式不对,而是说什么‘礼仪不周’、‘不注重风度’。他批评他们的人不知道感恩,不知道城建局对他们工作的支持,其实他这是故意正话反说,以影射城建局忘恩负义。

    批评完招商局后,卜明宇话题一转,语气也缓和一些,说是请城建的同志换位思考一下,思考一下招商工作的辛苦,思考一个拟投资企业的心情。卜明宇还说,为了成康经济发展,为了成康城市建设,招商局人不辞辛劳,甘愿忍受别人的白眼,好不容易招来这些企业。请城建同仁不要下刀太狠了,不要伤了招商局同志们的心,士气可聚而不可散。

    面对卜明宇避重就轻,转移话题,我及时说了话。尽管我很不满他的说法,但我压着火气,尽量耐心的说话。我说整个城建工作的成败,开局十分重要,投资选择正确与否更是重中之中,因此只能严格按程序办,坚决不能马虎大意。就是尽量严格筛选,也不敢保证企业就没有隐瞒,不敢保证企业就不出问题,不敢保证所承担项目能够顺利进行,更何况明知故犯了。

    卜明宇反驳我说,城建局提出的问题,可以说好多企业都或多或少存在,这既有企业的责任,好多时候也是制度的欠缺。不能因为一次失误,就把企业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,更不能让企业永世不得翻身。他还说,那些失误好多并不是企业直接造成的,而是其他企业偶然借用资质弄糟的,这次只要城建局严格控制挂靠行为,那些事情都不是个事。

    我又提出了我的意见,向他百般解释,可他一下子翻了脸,说我上纲上限,说我就是要否认他们的工作成绩,就是要搅黄这次招商工作,还质问我意欲何为。我觉得他说的过分,就反击他不分青红皂白,说他姑息纵容。结果他大发雷霆,直接道‘按你的意思,有的人老婆、小舅子、司机都违了法,是不是这个人肯定就有问题?’我一听就急眼了,要不是家林他们拦着,非让那家伙脑袋开花不可。市长,您给评评理,卜明宇说的这叫人话吗?”

    看着对方呼呼带喘的样子,楚天齐知道,曹金海真气坏了。俗话说,打人别打脸,骂人别截短,卜明宇分明这是在拿赵敏娣、焦二壮、小候的事讥讽,在影射曹金海有问题。本来这就是曹金海的伤心之处,可对方竟然在伤口上撒盐,这是既截短又打脸,而且是同着那么多人“啪啪”打脸,曹金海的脸往哪搁?想到这里,楚天齐语重心长的说:“老曹,难为你了,为了工作,你受委屈了。你没动手就对了,忍这一时之气,对你有百利而无一害。”

    “市长,我何尝不知道,我身边发生那么多烂事,我现在应该夹着尾巴低调做人才是。可那家伙的话太伤人了,要是我不有所反应的话,他更该张狂不已了。”曹金海长叹了一声,“说实话,我真恨不得……哎,家林他们大伙极力劝解,也算正好给了我个台阶下,否则真不知道如何收场。”

    其实曹金海说的这些,今天早上李子藤已经汇报,说是整个成康市都传遍了,传曹金海和卜明宇伙拼。楚天齐正准备找周家林了解详细情况,曹金海就来了,从对方的表述来看,两人没有真的打起来,这和楚天齐的推测一致,他相信边上那么多人一定不会任由局长开战的。

    听对方说完,楚天齐说:“老曹,我支持你,支持城建局,你们严格按规定办事完全正确,做工作来不得半点马虎,就要认认真真的。虽然这次卜明宇表现实在差劲,但为了工作大局,我们仍要避免冲突,而且在甄选投资商这件事上更不能意气用事。”

    曹金海点头:“市长,明白,一切以城建大局为重。我已经安排周局,在和招商局对接这件事上,他就多辛苦一些,我暂且先少出面,省得都压不住火,过了这几天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,不过这事你可要一直盯着,你是局长,要对整个事情负责。”楚天齐道,“这样,你把十五家企业中,那几家不合要求的企业名字列出来给我,我会进行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市长,你放心,我一定不会做甩手掌柜,该过问的一定过问。”说着,曹金海拿出一张纸来,“市长,这就是我们认为有问题的那几家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接过纸张,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安抚走曹金海,楚天齐又拿起那张纸看了起来,纸上的名字很熟悉,李子藤提供的有问题名单中,也有这几家企业。

    现在种种苗头表明,招商局的工作很不尽职,甚至不排除渎职行为,但这也仅是自己的猜测,没有过硬的真凭实据。

    抛开招商局的立场先不说,但招商工作却需要继续进行,城建工作也不能停滞。可现在招商局和城建局尿不到一壶里,意见不统一,这很麻烦,而且自己也不能过于插手。接下来该怎么办呢?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桌上电话忽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扫了眼上面的号码显示,楚天齐就知道是什么事,但还是拿起话筒,客气的说:“彭市长,有什么指示?”

    彭少根的声音传来:“楚市长,我可不敢指示,你的人那么凶,我可怕挨打呢。”

    “彭市长,这话从何说起?”楚天齐装着糊涂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?好,那我就向你汇报一下。”彭少根讲说起来,“昨天下午,曹金海带着人气势汹汹……”

    事情还是那个事情,但经彭少根之口讲说出来,意思完全就是两回事,主动上门协商就变成上门寻衅滋事了。在这件事上,彭少根所言和曹金海所讲,差着十万八千里,但楚天齐更相信曹金海所讲。因为自己也发现招商局存在问题,曹金海根本就没有带人打上门去的理由。尽管这么想,但楚天齐还是心平气和的说:“还有这回事?我想肯定是误会了,城建局这些人不是无理挑衅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城建局人不挑衅?那你就是说招商局无理搅三分了。那好,以后城建招商的事,我们不侍候了。”彭少根的语气很冲。

    “彭市长,你误解我的意思了。这样不好吧?合作才能共赢。”楚天齐的话也软中带硬。

    “怎么合作?招商局长都被打的上不班了,合作个屁?”彭少根的声音更加气粗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……”话说到半截,楚天齐停了下来,因为对方早已挂断了。

    “妈的。”骂了一声,楚天齐把电话听筒压到了话机上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