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你可以验证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面对对方的感叹,楚天齐没有接话,只是报以了一个微笑。

    虽然仅仅只是一个笑容,但江霞也很高兴,甚至兴奋,这可是自进屋后,他第一次露出笑模样。江霞的表情也一下阳光起来,语气轻松好多:“天齐,你可能奇怪我为什么躲着你,为什么不理你,为什么偏偏要与你作对吧?刚才我说了,那是我故意的,不过也不是我的本意。本来我想等宣布会一结束,等尹部长一走,马上就和你说副书记的事。可是刚一散会,尹部长就去了我的屋子,她和我说了程部长的意思。程部长的指示很简单,就八个字:隐藏实力、勿成众矢。”

    哦,还有这事?听到八个字,楚天齐一下子恍然大悟: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江霞继续说:“除了那八个字的指示,尹部长没有过多谈政治,而是更多聊了女性话题。在尹部长走后,我就在琢磨部长指示的含义。从字面看,是让我不要暴露实力,不要成为众矢之的。但仔细一想,我明白了,部长是让整个程系都不要暴露力量,以免成为薛、王二系攻击的目标,甚至成为那二系或更多系打压的对象。

    大家已经公认,你是程部长的人,这个不好改变,也不能改变,否则会有副作用。而我却没人知道,没人知道我是程系,即使尹部长和我坐了几十分钟,别人也会理解为我们在叙以前的交情。何况,薛涛很快就以“挽留就餐”的名义去了我办公室,那时尹部长早已传达完程部长指示,我们仨聊的就是女性话题。

    为了显示我和程系没关系,为了不暴露我俩之间的联系,我便运用了类似‘苦肉计’的办法。你知道吗?其实,每次和你故意疏远,甚至恶语相加,每次看到你那不解和愤怒的神情,我就心如刀绞,心痛不已。但我告诫自己,一定要理智,一定要做的天衣无缝,绝不能功亏一篑。其实,你的不理解,也让这个计划更逼真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对方的讲述,细细想来,领导的考虑的确正确。

    成康市一直以来都是十一名市委常委,这十一人是成康政坛的权力核心,但权力却并非是均分的,而是形成了不同的派系团体。在楚天齐刚到成康市的时候,成康市委、政府基本是三大集团,三派各以薛涛、陈奎、彭少根为首。在这三派中,薛派最强,陈派次之,彭派最弱。这种派系格局维系时间不长,随着陈奎的死亡,陈派迅速瓦解,人马并入其它二派或暂时游离。三派剩两派,薛涛势力更大,即使新市长到来,出现了王派,但薛派独大的格局也延续了很长时间。

    随着王永新的站稳脚跟,王派成了气候,但也仅是比彭派实力略次的派别。新三派形成前后,楚天齐、江霞,还有姚宗旺等人基本属于无派“自由人”,无派人士既得不到三派信任,但也基本不会受到强力打压。至于楚天齐屡屡被几派“穿小鞋”,那也只是事情使然,是个例。

    只到因受尤建辉牵连,市里众多人被查、被抓,派系模式发生了变化。蔡勇、尤成功都是薛系大将,二人一个被离奇调离,一个被抓,还有其他薛系人员涉案,薛系在此案中损失最大。尤其薛涛也因此形象不损,整个薛系的凝聚力迅速下降,薛系元气大伤,薛系老大地位不再。

    腐败案发生,彭系也有多人涉案,王系亦有少许人被抓。整个腐败案中,强系不强,弱系更弱,而且“自由人”还有所增加。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常委中有两到三个铁杆,那就会是一股很大的力量,就会成为别系的防范重点。如果以江霞的身兼二职和强势能干的楚天齐结成派系,那无疑会成为众矢之的,成为别系的眼中钉、肉中刺。

    楚天齐不禁佩服程部长的深谋远虑,到底是厅级领导,到底是多年的组织干部。自己和程部长一比,城府差的太远了,毛嫩的很。就是和面前的女子相比,也似乎差着火候。

    江霞的话还在继续:“天齐,现在我既是副书记,还暂时兼着宣传部长,是书记和市长严防的重点。我几次让你难堪,在会上和你‘作对’,书记和市长肯定都看到和听说了,他们既会放松对我们一系的警惕,也暂时不会把注意力放到你身上,其实也算是保护了你。从现在他们的反应来看,也达到了这个目的。只是让我愧疚的是,提前没有告诉你事情真*相,让你伤心和难受了,姐对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接过了话:“别这么说,你这作法是对的,我知道你是为我好,也是为程部长一系好。虽然我不明白你的整个计划,但我一直坚信你不会伤害我,我之所以和你冷脸,其实也是在变相配合你的行动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面对对方的自圆其说,江霞没有点破,而是语气带着撒娇,“天齐,知道就好,姐一辈子都不会背叛你,都会对你好。谢谢你,若是没有你的引荐,姐肯定现在还生活在‘老色鬼’威胁的阴影下,没准已经遭毒手了。”

    对方的话带着暧昧,楚天齐一时不好接话,忙换了一个话题:“对了,你怎么也在省里,什么时候来的?”

    “我专程来找你呀。”江霞起身,双眼盯着对方,“我早就想向你说明事情真*相,可又担心被别人发现而前功尽弃,就一直找着机会。今天我是借探望朋友之名,先坐火车到了*,然后又从*坐车赶来的。”说话间,江霞坐到了楚天齐身侧,你没感觉到我的一身征尘吗?

    楚天齐心里话:没感受到征尘,倒是闻到了肉味。心里这样想着,身上居然有了一丝反应,他暗骂自己“没出息”。

    看出了对方的拘谨,江霞微微一笑:“天齐,你记住,在单位的时候,咱俩还假装势同水火。平时商量事的时候,也用私人手机联系,每遇大事,咱俩提前统一意见,如果实在意见相左,我会顺从你的意见。在会上的时候,一个人坚持此意见,另一个人则保持沉默,无关紧要的事可以再‘作对’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头称“是”:“你考虑的非常周全,咱们就演‘双簧’。”

    “对,演双簧。”江霞“咯咯”一笑,转过脸,看着对方,“天齐,我相信你,相信你的能力,更相信你的人品。你相信我吗?”

    “相信,一直相信。”楚天齐此话说的很是仗义。

    “你并没完全说实话,如果不是我刚才向你表明心迹,你对于我出任副书记,可是一直耿耿于怀的。你怀疑我和你曾经讲说的是假话,是在借攻击彭少根之机,行抢夺位置之实。”说着话,江霞抱住了楚天齐胳膊,“天齐,我说中了吗?”

    对方一抱胳膊,多半个胸*部压在了上面,楚天齐觉得一股电流袭来,不由得“倏”了一下,身上的反应又强了一些。他忙目视前方,自顾自的说:“你多虑了,我知道彭少根一直谋着那个位置,我知道他使的那些小伎俩,也知道那个快递公司的谣言是他散布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此话半真半假,他的确因此怀疑过江霞,但现在已经彻底明白,江霞分析的没错,尤其他一直疑惑的事也找到了源头。在昨天婚宴的时候,他听田馨无意中说起了党校一个短期培训班,她说彭少根和王晓英正是那个班的同学,因此彭少根知晓快递公司的事也就顺理成章了。他还听陆勇说起,王晓英现在的乡书记职务还担着,但却已经又担任县党组成员、县妇联主席了。

    “天齐,看着我的眼睛,我要看你撒谎了没有。”江霞说话时,身子在对方胳膊上蹭着。

    被对方再次一拽胳膊,楚天齐目光扫到了对方脸上,他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两个字:“欲”和“情”,忙又把脸转向一旁。

    “天齐,姐好看吗?”江霞脸色菲红,仰头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楚天齐抽了一下胳膊,没有抽*出来。他又不能太用力,那样也太伤人了。于是,他尴尬的应对着:“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嫌姐老吗?为什么不看着姐?”江霞气喘吁吁,嘴巴微张着。

    “不,不老,你就像小姑娘。”楚天齐急忙找着理由,“我是非礼勿视。”

    “呜……”随着一声悲啼,江霞扑倒在对方怀里,“天齐,姐就是姑娘,就是黄花大闺女。”

    一团热浪扑在怀中,楚天齐也不禁心猿意马,尤其对方身子扑下的位置更加敏感。楚天齐完全不敢乱动,只得讪讪的说:“江书记,你多虑了,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呜……你什么意思?你还是嫌弃我,不相信我。”在对方怀中仰起头来,江霞脸色绯红,梨花带雨,“天齐,姐真是处……女,你可以验证,姐心甘情愿给你。”她后面的话低若蚊蝇,脸也再次埋到了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啊?楚天齐不禁吸了一口凉气:验证?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