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难道她是……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与江霞“六.二七”夜谈后,楚天齐觉得对方分析在理,深信彭少根就是因为副书记位置才忌恨自己,才不断给自己找麻烦的。并且他觉得,彭少根在招商方案屡动手脚,既是为鹏程公司出头,也是在给自己设置障碍,以分散自己竞争那个位置的精力。

    在暗讽彭少根“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”的同时,楚天齐也关注起了副书记人选的动向。当然他只是多注意了一些,并没有向别人去打听,这种消息是不能随便打听的。

    楚天齐注意到,在接下来的十多天中,定野市下辖的好几个(市)县里,所缺副处实职基本都得到了补充。有的是上级下派,有的是(市)县内部调整,有的是跨区域调动。

    与其他(市)县频繁调整到位的热络相比,成康市的职位调整异常冷清,不但副处岗位空着,那几个正、副科空位也一直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,“民间组织部”的消息却层出不穷,尤其市委副书记、党委办主任人选更是讨论热点,副书记则是热点中的热点。关于副书记人选,几乎所有现任副处常委都被给予了“机会”,其中尤以彭少根和现任纪委书记及组织部长的“呼声”最高。当然,“民间组织部”也为上级下派人员提供了可能,还给出了含糊、笼统的人选。

    不管外面怎么传,楚天齐特别注意了彭少根动向。他发现,近两周中,彭少根一多半时间不在成康,而是去了省里或定野市。他还两次听厉剑说,彭少根连夜去了定野,而第二天上班又看到了对方。这说明彭少根都是赶夜路往返的,显见时间紧急,也肯定是为了行动隐秘,避开不必要的熟人或耳目。

    虽然近两周与彭少根见面不多,但楚天齐却发现,彭少根在面对自己时,已经撕去了表面的虚伪,经常是面带愠色,说话也是冷嘲热讽、夹枪带炮。他并没有和对方针尖对麦芒死掐,但每次也绝不任由对方斥责,而是言简意赅的回击对方,不但让对方没占到便宜,有时还削了对方面子。几次看到对方急赤白脸、横眉冷对的样子,楚天齐不禁好笑,为对方把自己设成假想敌而好笑。对方越是疑心重,楚天齐在面对挑衅时,越是要适当给对方造成“抢位置”假象,故意把对方气的够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是新的一周开始。

    七月十二日,星期一。

    上午刚刚上班不久,楚天齐就接到了薛涛秘书小郑的电话,通知九点半在党委楼前迎接市里领导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通知,楚天齐就想到了类似经历,认定是市委组织部领导来,是来宣布空位人选的。虽然他知道那些位置和自己无关,但也不禁有一丝急切,想知道是哪位同僚更进一步。从内心来讲,他最不希望的是彭少根,他觉得彭少根太下作,不应该再升职。但他也明白,自己的想法太幼稚了,政治岂是这么简单?

    九点二十分,楚天齐便从办公楼出来,直奔党委楼而去。依然有人向他投来异样的目光,但他已经适应,要么不去理睬,要么点头微笑回应他人的招呼。

    来在党委楼下,楚天齐发现他是第一个到的,于是站在阴凉处,点燃一支香烟吸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多时,又有常委到场。这些“老烟枪”也和楚天齐一样,争分夺秒吞云吐雾着。大家现在都特别珍惜吸烟的机会,相关规定越来越严,公共场合禁烟已经定出时间表,尤其党政干部率先垂范也是硬性规定。此时不吸更待何时?机不可失,失不再来了。

    聚在一起的“老烟枪”已经有好几位,其中也包括组织部长和纪委书记,但楚天齐并未发现两人有什么异常,他意识到这两人肯定没戏。否则不说是精心打扮、刻意准备一番,最起码也要临时注意一下素质的。

    一个熟悉的身影走来,是市委常委、常务副市长彭少根。彭少根身穿深灰色半袖、藏青色长裤,脚蹬黑色系带皮鞋,脸上没有一丝喜色,脚步也似乎很是沉重。和别人的白色半袖相比,彭少根本已显得老气不少,再加上脸色阴沉,更显苦大仇深。只看这个状态的话,怎么也不像是要更进一步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老彭,抽一根。”纪委书记姚宗旺递了一支香烟过去。

    “不了。”彭少根摆摆手,没有停下脚步,而是继续向前走去。可能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、不礼貌,走出两步后,他又转回头,挤出一丝笑容,“嗓子疼。”

    姚宗旺并没因为对方的失礼表现出不快,而是笑呵呵的说:“空调吹着,苦丁茶喝着,哪来那么大的火?”

    “谁能说的清?”彭少根收起那抹笑意,一个人走到了雨搭下面。

    “咔咔咔”,高跟鞋走动声响起,一个亮丽身影从楼里出来,到了雨搭下面。

    众人目光被皮鞋声吸引过去,原来是宣传部长江霞到了。江霞穿着一身紫色套裙,套裙上有黑色不规则花纹,胸前别着银色胸针,脚上则是一双紫面黑帮高跟皮鞋。双*腿修长,发髻绾在脑后,精致脸庞略施淡妆,再配以优雅的步伐,江霞整个人显得气质不俗。尽管身体还略显丰腴,但似乎又瘦削了一些,脸颊也不似以前圆润,绝对美人一个。

    以前的时候,蔡勇、尤成功最爱跟江霞开玩笑,总想在言语中占些便宜,今日少了那二人,似乎显得气氛呆板了一些。

    江霞自然注意到了众人的目光,她冲着众人微微一笑,然后不经意的迅速凝视楚天齐一眼,便把头扭向一侧,脸上出现了一抹红晕。那抹红晕既像是害羞,也像是高兴,还像是怀着一丝忐忑。

    一声轻咳响起,唤回了众男目光,原来是市长王永新到了。

    紧跟着,一阵“噔噔噔”脚步声传来,薛涛从楼里走了出来,她身后跟着秘书小郑。

    众“大烟枪”手中已经没有烟蒂,纷纷集中到了雨搭底下。刚才还有说有笑,现在集中到一起,便没了声响,空气里透着一丝尴尬。楚天齐抬腕看了看手表,时间到了九点三十五分。

    尴尬了大约三、四分钟,只见光影一闪,一辆黑色“帕萨特”拐了进来。看车号正是定野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尹红波的座驾,楚天齐到任时就曾坐过这辆车。

    眨眼间,“帕萨特”稳稳停在雨搭下。

    早已等在一旁的薛涛上前一步,拉开了右后侧车门,热情的说:“欢迎尹部长莅临指导!”

    尹红波走下汽车,伸出右手:“薛书记好,大家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薛涛马上握住对方:“不辛苦,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没有继续与对方寒暄,尹红波抽回右手,与其他迎候的人一一握手。

    在握到楚天齐时,尹红波伸左手在对方右臂轻拍了拍:“不错,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部长。”能被上级领导如此礼遇,楚天齐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自到成康上任后,楚天齐曾经两次去拜访尹红波。虽然是拜会程爱国时顺路,但尹红波每次都对楚天齐很热情,评价也很高。他看的出,尹红波属于程爱国一系。

    这时,车上又下来两人,一男一女。女的是组织部干部二处干事厉爱佳,厉爱佳冲着众人一笑,众人也回以微笑,算是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男子大约有三十七、八岁的样子,中等身材,戴着眼镜,体形偏瘦。整个衣着是公务员标配:白半袖、藏青长裤、黑色系带皮鞋。在场众人都认识这名男子。

    用手一指男子,尹红波道:“薛书记,这位是定野市委办秘书二科科长严于宙,马上就将是成康市委的大管家。”

    大管家,大家都听明白了,严于宙是党委办主任。

    在薛涛和严于宙握手后,尹红波没有继续介绍其他众人,而是表示一会儿再认识,并和薛涛低声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薛涛马上面向众人:“十点钟准时在七楼第三会议室开会。”说完,陪着尹红波向楼里走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注意到,在薛涛要挽上尹红波的时候,尹红波看似随意甩了一下胳膊,薛涛收回了自己手臂。不知这是尹红波的无意之举,还是刻意要和对方保持距离呢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楚天齐进到第三会议室的时候,他发现会议室里已经坐了好多人,正是那些副县长、党组成员以及其他一些副处人员。

    坐到自己位置上,楚天齐心里还在想着那个问题:谁是市委副书记?

    从今天尹红波同行者看,显然没有成康市委副书记人选。既然党办主任都来了,那就没有副书记不到任的道理,副书记很可能就是从现有成员产生了。那会是谁呢?带着疑惑,楚天齐把目光扫向身侧,他发现有两个位置还空着,这两个位置分别位于自己左右,桌签上打印的名字是“严于宙”、“江霞”。

    刚才江霞好像是一起上的楼,她去哪了?能去哪呢?忽然一个念头闪现在脑海:难道是被叫去谈话了?难道她是……

    不可能吧?怎么不可能?一切皆有可能。

    一阵说话声伴随着脚步响动传了进来,屋子里顿时没了声响,众人都把目光投向了门口方向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