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 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恨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传言还在传着,但楚天齐并没理会,也没法理会,他每天都在忙着手头工作,也时刻盯着招商情况。

    虽然招商并不归自己分管,招商局不会专门及时汇报招商进展,但招商最新消息,楚天齐都能第一时间得到。

    李子藤有一个好朋友在成康市招商局,两人关系很铁,但知道的人却不多。好朋友几乎会第一时间把更新的有意向企业情况告诉他,他再第一时间汇报给楚天齐。陆娇娇也会隔几天告之一次省招商局招商情况。

    楚天齐不会去了解企业具体情况,甚至名称也不关注。他只关注有多少企业有意向,意向企业中省内、省外各有多少家,这些企业中大型、较大型企业占比是多少。

    在六月十八日那天,媒体公示版《成康招商方案》经楚天齐“审定”后定稿。省招商局马上在相关网站进行发布,并代为委托《河西经济报》等平面媒体以及一些户外媒体发布招商内容。

    在招商信息发布的当天,省招商局、市招商局便接到了企业咨询电话。几天下来,打电话咨询的很多,有意向考察的也不少,光是递交相关资料的也已经有五家。

    今天是六月二十七日,离招商信息发布仅一周时间,这样的数据已经不少了,虽然这五家企业实力并不特别雄厚,但也是个不错的开局。面对这样的数据,楚天齐很有信心,有信心招到合适的投资企业进入。当然,这还需要一个过程,还有一些路要走。但不管怎么说,成康城建招商大幕已经拉开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明天就是周末了,不需要早起,因此直到晚上十点多,楚天齐还没有要休息的意思,他准备再多忙一会儿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来电显示的号码,楚天齐不禁纳闷:这么晚了打电话干什么?她回来了?带着疑惑,他按下了接听键:“江部长,有事?”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江霞的声音:“天齐,在办公室吗?休息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正在加班。”楚天齐道,“顺便泡脚。”

    江霞“哦”了一声:“那我去你那。”

    “你回来了?”楚天齐迟疑着说,“时间太晚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晚上才方便,省的人多眼杂。”可能意识到了话中歧义,江霞忙又补充着,“有正事跟你说。”说到这里,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她有什么事?是她的事,还是我的事,难道是关于传言?

    在六月七日那天常委会后,楚天齐觉得江霞肯定会找他,告诉他反对自己分管招商的理由。但江霞下午就去了省里学习,共学习了十多天,学习结束她回了成康市一天,紧接着就到定野市开会。在江霞回来那次,楚天齐正好连着开会,两人便没有见上面。期间江霞没和他联系,他也就没给她打电话。二十天没见,期间又没有交流,他真不知道她找自己什么事。

    一会儿就知道了,不去想它。楚天齐掐断思绪,加紧在键盘上敲打着剩下的文字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哦,她来了?这么快?这样想着,楚天齐冲着门口方向说了声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屋门处传来轻微响动,接着继续响起“笃笃”声。

    楚天齐先是一楞,随即快速起身,来在门口,打开反锁,拉开屋门。

    一袭香味飘进鼻管,门口站着一白裙女子,正是数日未见的江霞。

    可能怕被旁人发现,江霞扫了眼楼道,迅速钻进屋子。由于楚天齐一半身子挡在门口,江霞几乎是紧贴着对方身侧进去的。

    那股香味更浓,还带着体*香的热浪,楚天齐不禁一阵心跳。关上屋门,回头看去,她正站在身后咫尺距离,面带笑意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她鼻翼上挂着汗珠,两鬓也略有湿*润,显见刚才走的很急,似乎胸脯也在一起一浮着。

    “楚市长,这么盯着美女看,不太礼貌吧?”江霞轻启朱*唇,面带笑意,看似嗔责,但却又似带着些许挑逗。

    意识到自己失态,楚天齐“嘿嘿”一笑,回击了一句:“是你一直盯着我看,怎么却反咬一口?”

    “你,不老实。”江霞脸一红,然后却笑了,“好啊,撒谎不带脸红的。”

    顺着对方目光看去,才发现问题出在脚上。刚才一直穿着皮鞋,哪像刚洗过脚的样子。其实他刚才电话中之所以撒谎,就是为了避免深夜见面。现在谎言被揭穿,他只好硬着头皮说:“本来是为了表示尊重,没想到竟无端被怀疑,哎,好人难做呀!”说着话,向办公桌走去。

    来在桌前,楚天齐才觉得很是不妥。自己坐桌后,让她坐桌前?她不是自己的下属呀。反之好像也不合适。回头看了眼沙发,好像也不行,深更半夜,坐同一沙发,似乎也不得劲。他一时楞在那里,看着对方傻笑。

    “去里边。”江霞没有理会傻在那里的他,径直奔卧室而去。

    她要干什么?自送上门?太直接了,怎么也得含蓄些吧?我可没什么思想准备呀。

    本已推开套间屋门,江霞却回头娇嗔着:“楞着干什么,抓紧时间呀。”

    啊?太露骨了。楚天齐被对方震住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想什么呢?”江霞顿时俊脸变成大红布,“里面说话安全,小心隔墙有耳。”说完,推开屋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长嘘一口气,反锁了办公室门,然后跟着走进屋子。

    江霞微微皱眉,吸了吸鼻子,嗔道:“真是大烟鬼,抽多少呢?”说着,坐到了床沿上。

    楚天齐赶紧拉过一把椅子,坐在了她的对面:“江部长,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着急?小气鬼。”江霞“哼”了一声,“这么长时间也不联系?”

    这哪跟哪呀?楚天齐不解。

    江霞接着说:“就因为我在会上说了个‘你非常不合适’,你就二十多天没理我?真没胸襟,竟然还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呀?”楚天齐一笑,“当时开完会已经快中午,下午你就去了省里,中途仓促回了趟单位,又到了定野。咱俩连面都没见,我生什么气?我还能不知道你是为我好?你在外面学习、开会,又没有特殊事,我为什么要打电话打扰你?有什么事可以等你回来呀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江霞脸上出现了笑容,“那你说说,我当时是怎么考虑的?”

    “当时彭少根提出让我分管城建,他的理由是之前尤建辉就是城建、招商一起抓。可我明白,那只是个例,而且正因为尤建辉城建、招商一起抓,才为他创造了更加便捷的腐败机会。这也是正常情况下,城建、招商由不同人分管的原因所在,就是为了互相牵制和监督,尽量减少腐败的温床。”楚天齐道,“尤建辉刚刚被抓不久,如果我也两项工作一肩挑,势必要被他人诟病,所以我不适合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些?这个道理他能不明白?”江霞反问。

    “他,他可能就是要给我创造腐败的机会。”楚天齐迟疑着说,“他是故意的,他在害我。”

    “他为什么要故意?他和你有什么仇,为什么要害你?”江霞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楚天齐当时只判断出彭少根不怀好意,但究竟是为什么,却没有深究。现在被对方这么一问,他还真想不明白。不由得心中盘算着:难道是因为曹金海总是听自己的,彭少根认为自己抢了他的人?可能吗?

    见楚天齐答不上来,江霞说了话:“他就是在害你,就是既想‘众口烁金’,又想真的为你提供犯错误的温床,因为你是他的竞争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竞争对手?我俩有什么可竞争的?我又没想着他的位置。”楚天齐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他不担心你想当常务,而是怕你抢另一个位置。”江霞停了一下,缓缓的说,“蔡勇留下的空档,可一直悬着呢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连连摆手:“副书记,我压根就从来没想过,我才来多长时间,不会那么不切实际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想,并不代表别人不去想,别看只是副书记,但那可是正处级别,是主政一方的跳板。”江霞道,“提议由你分管招商,他不但要达到前面两个目的,同时也是让具体事务牵绊着你,分散你争取副书记的精力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尽管疑问,但楚天齐其实已经认可了对方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太优秀,自你一来,就被他盯上了。”江霞缓缓的说,“你记得那件事吧,清垃圾录像被上了定野新闻,当时你来问我是谁弄的。这次我在定野开会,知道了事情真*相,那件事的始作俑者就是他,是他让定野广电局向成康广电要的那个新闻。定野广电局局长和他是铁哥们,知道的人特别少。他可能是想通过那个片子,在书记、市长之间栽刺,但也不排除你是被设计者之一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,觉得对方分析有一定道理。

    “天齐,近几天有一个传言传的挺凶吧。”江霞盯着对方,“你难道不觉得这个传言的时间很巧?”

    “哦,也是他。”楚天齐深以为然,“泼脏水”可是打击竞争对手的最好办法。

    “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恨。”江霞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呀,也没有无缘……”感叹到半截,楚天齐停了下来。他意识到,此情此景不宜说出后面的话来。马上换了一句话,“谢谢你,江部长。”

    “天齐,咱俩需要这么客气吗?”江霞声音柔柔的,一双水旺旺的眼睛盯着对方。

    屋子里的空气忽然暧昧起来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