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你了解她吗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看着外面的情形,楚天齐不禁吃惊:怎么会?真的是她?

    透过门上猫眼,可以看到,外面站着一个穿着花色长裙的女人,不是江霞又是谁?楚天齐不禁大脑一阵短路:这是真的吗?不是作梦吧?

    门外女人四外张望一下,缓缓抬起右手,但右手就那样举着,迟迟没有落下。女人脸上带着一丝焦急,还有一丝紧张,在迟楞一番后,终于又把右手按到了门上。

    “叮咚”、“叮咚”。

    门铃声惊醒了短路的大脑,楚天齐真切感受到,这不是梦,这就是实打实的正在发生的事情。对方就在门外,那自己只能让对方进来了。想到这里,楚天齐右手抓在门把手上,使劲向怀里一拉。

    “哗啦”、“哗啦”、“啊”,几个响声交替响起。

    “哗啦”,是屋门上面倒扣着安全锁,安全锁上的小铁链被拉动发出的声响。忘记取开安全锁了,所以只是响动,而门却只开了一条窄的缝隙。

    “啊”声是门外江霞发出的。

    叫什么叫?楚天齐心中腹诽外面女人的大惊小怪,关上屋门,伸手准备拿开门上的安全锁。

    “天齐,你睡了?是你吗?”江霞略带惊恐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不是我还是……楚天齐腹诽到半截,也忽然“啊”了一声:“你等等。”他这才注意到,自己现在是半*体,只是腰间胡乱系着浴巾,浴巾里面还是真空的。

    快速蹿到沙发上,拿起衣裤向身上套去。在扯下浴巾的瞬间,楚天齐快速望向猫眼,蜷缩着身子,抱起衣物,扑到床上。借着卫生间遮挡,确认看不到屋门,才把衣服穿到了身上。

    抖了抖已经弄乱的被子,把浴巾团起扔进卫生间置物筐,又低头看了看身上衣物,楚天齐才再次走到屋门口,取开门上安全锁,缓缓拉开了屋门。

    江霞站在离门大约一米左右的地方,背靠楼道墙壁,带着略显惊恐的眼神,望着门口方向。当她看清屋里的高个子容貌时,脸上的惊恐褪去,两个脸颊升起了红晕。

    “请……进。”由于刚才疏忽,而造成的尴尬,楚天齐不由得有些结巴,也略显底气不足。

    江霞上下打量着屋子里的人,眼睛看向对方身后,质疑着:“方便吗?”

    “方便,司机不在。”说着,楚天齐向旁边侧开身体。

    知道对方答非所问,但也回答了自己的问题,对方“方便”。想到“方便”二字,她不禁心跳加速,脸色更红。

    他可能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语病,也可能是受对方感染,他的脸也红了一下。

    下意识的左右张望一番,江霞快步跨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一股裹挟着热浪的香水味钻进鼻管,同时一片雪白的脊背从眼前闪过,楚天齐不由得吸了一下鼻子。

    “快把门关住。”江霞转回身看着对方,然后又补充道,“热死了,享受一下空调。”

    “哦”了一声,楚天齐回身关上了屋门。

    江霞略微打量一下,坐到了一把圈椅上。

    楚天齐走过去,在坐到另一把圈椅的瞬间,又急忙起身,坐到了那张大床上。他发现,不能坐在那把圈椅上,自己本来就比对方高,对方衣服又领口较低,刚才无意中好像已经看到了领口里面。

    带着一丝尴尬,楚天齐把头扭向一边,没有直视对方。

    注意到了对方刚才的眼神和神情,江霞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屋子里的空气略有一丝异样,楚天齐打破了沉默:“你找我有事?”

    江霞缓缓的说:“还没等客人喘口气,你倒盯问上了,这好像不符合待客之道吧?”

    虽然对方分明是故意挤兑,但楚天齐脸上还是不由的略显尴尬。正要起身去取矿泉水,忽然他意识到:不对呀,她怎么反客为主,是她非要来找我,又不是我要她来;是她对不住我,又不是我有负于她。想到这里,楚天齐重新坐下,淡淡的说:“江书记,没想到会有人深更半夜来访,并未准备待客之物。”

    听出对方语气转变,感受到了对方态度冷淡,但江霞故意选择忽视,笑着道:“真是小气,这还需要解释?”说话间,她自己弯腰探身,从旁边小冰箱取出一罐饮料,打开,喝了两口。

    “这么晚来,想必有什么重要的事吧?”楚天齐再次追问。

    “审犯人呢?一句紧似一句。”江霞故意调侃着,“我再说说你的待客之道。明知有客来访,你却依然衣冠不整,好像你是故意蔑视客人哟。”

    “江书记,半夜前来,想必你不应该只是为了探讨这些闲话吧?你是有什么秘密相告,还是有长篇分析想要分享?”楚天齐的声音够冷,里面带着浓浓的讥讽。

    “平时板个脸,看着像个大男人,没想到就是个大男孩,这么不成熟。”江霞“哼”了一声,“你是不是对我有成见?”

    楚天齐回了两个字:“不敢。”

    江霞说:“我知道,你还在耿耿于怀,为我没支持你的激进做法而不满。为我和你见面不打招呼而懊恼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。”楚天齐沉声道,“江书记,言重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你了解她吗?你知道她的心吗?”江霞说到这里,停了下来,把头转向一边,仰头看着顶棚。

    又来了,这是要哭吗?不愧是记者,不愧做过电视台领导,演什么像什么。楚天齐不由得心中腹诽着。

    “有一个女孩,从小就很自强,靠自己的勤恳,谋得了一份记者职业……”江霞继续眼望别处,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江霞讲了这个女孩的工作辛苦,讲了其他同事的发迹和白眼,讲了女孩辛勤工作却屡屡碰壁。她还讲了这个女孩的“臭老九”父亲,讲了女孩因此受到的不公正待遇。

    “就在女孩无比艰辛,就在女孩不屈的向命运抗争的时候,噩耗传来:父亲病危。女孩急匆匆坐班车赶回去,但还是没能见到父亲最后一面,而只是看到了一纸文书,一纸令父亲最后时刻含笑九泉的平*反报告。报告认定,父亲当年没有犯错误,父亲是冤枉的。尽管多年来坚强,但当想到一个老人的无奈和坚守,女孩哭了,号啕大哭,女孩要把多年的苦水倒出来,这些苦水既有自己的,也有父亲的。”说到这里,江霞哽咽了,眼中网着两汪晶莹。但她尽力仰头看向顶棚,不让那些晶莹落下来。

    真的吗?好像是真的?尽管楚天齐心中犯嘀咕,但还是没有任何表示,而只是坐在那里听着。

    稍微停了一下,江霞长嘘了口气,又缓缓的说:“父亲平*反主要是仇叔叔努力奔走的结果,当年父亲对仇叔叔有过恩情,今日仇叔叔又以这种方式报恩,这大概就是因果轮回吧。仇叔叔要女孩自强、自立、自尊,女孩牢记了叔叔的话,继续不屈的和命运抗争着。命运多舛这个词,用在这个女孩身上,再恰当不过。

    本来就工作不顺,唯一相依为命的父亲又撒手人寰,可更艰辛的磨难又来了。上司的上司——那个老色鬼又出手了,先是工作打压、隐晦暗示,后又直接结出了选择:从还是不从?从则‘生’,反之则‘死’。面对女孩的不从,老色鬼加紧了打击,短短月余,女孩就由单位的业务权威变成了勤杂工,抹桌子、打水、拖地、扫厕所成了她的正常工作……”

    听的出,对方讲的就是她自己,就是她的经历,她的经历真够惨的。虽然不忍心再在心中问出“真的吗”三个字,但楚天齐还是暗暗告诫自己“别说话,继续听”。他在想着听出些破绽,可潜意识中,他又不希望有什么破绽。

    江霞讲的这个女孩的确就是她自己,事情也完全是她的事情,但她却略去了“主动上门,差点失*身于老色鬼”的情节。她实在羞于启齿,也实在想要忘却那个片段,她不想给对方留下不好印象,不想让对方轻视自己。

    “否极泰来,物极必反。事物就是这样,在你觉得无路可走,死路一条的时候,却往往能够起死回生,光明一片,但前提是自己绝不能放弃。就在女孩濒临崩溃的时候,事情出现了转机,她忽然被通知,不用干杂活了,立刻去参加会议。连身上的劳动布衣裤都来不及换掉,手上橡胶手套也没有摘去,女孩带着不解、惶恐,走进会议室。

    当她听到主持人念到她的名字,当她听到‘副台长’三个字的时候,她没有一丝兴奋,有的只是惶恐,她觉得肯定是那个‘老色鬼’的伎俩,是那个老东西的又一个另类折磨办法,老东西对她由‘身心折磨’转向‘灵魂摧毁’了。主持人要她发言,她只记得连续问了好几声‘真的吗’,后面说了什么,根本没有一点印象……”说到这里,江霞再度哽咽,把头扭向一侧,抬起右手,在脸颊上擦拭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心中暗叹一声:唉,不容易呀。

    江霞转过头来,盯着对方,再次重复了先前的话:“你了解她吗?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