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我被利用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又是一周开始,日子到了七月十九日,星期一。

    上午,成康市委七楼第三会议室,市委常委会正在举行。

    会议已经进行了一个多小时,楚天齐正在汇报:“所以,省‘样板小区’项目,虽然明后年才启动评比,但我们现在可以先做准备,可以在选择开发企业时,做相应的针对性要求。另外,幸福小区一、二号项目,位于成康市区境内,在小区前面冠以‘鹏程’二字,用企业名字命名非常不妥,现在要予以纠正。这就是我的建议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屋子里静了下来,没有人搭茬,会议主持人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过了大约一分多钟,屋子里响起两声轻脆的“咳咳”声,这声音显然不是真正咳嗽,而是有人要说话了。

    众人立刻把目光投向发声之人,投到市委副书记、宣传部长江霞身上。

    见成功吸引了众人注意力,江霞不慌不忙的说:“我来说两句。”虽然仅仅五个字,但却透着浓浓的威严,与仅做宣传部长时的语气很是不同。

    “天齐市长提法非常不妥。”江霞又说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听到此话,好多人露出惊讶神情,心说:这是怎么啦?我听错了?

    也有人做恍然大悟状:果然如此。

    江霞接着说:“现在招商工作刚刚开始,还没进入甄选阶段,究竟什么时候能够招商成功,又会招到什么企业不得而知,什么时候开始建设也是个未知数。天齐市长,现在就提争取‘样板小区’为时过早吧?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我觉得不早,现在就对拟开发企业进行要求,有利于下步的争取工作。现在早做准备,可以避免像房改工作那样的被动。”

    “‘样板小区’和房改工作不一样,肯定没有市民因此到市里上访,不具有可比性。”不容对方接话,江霞又继续说,“至于你刚才说到取消幸福小区前面‘鹏程’二字,我觉得没有必要,最起码不是那么紧急。这个小区的名字,已经在相关部门备案,好多手续都是以这个名字审批的,一旦现在改名的话,这些手续怎么办?现在小区才刚刚建设,应多把工夫花到工程建设上,而不该在这些无关紧要的事上浪费时间、消耗精力。”

    看到江霞如此态度,楚天齐不禁自问:她要干什么?其他人都还没说什么,怎么她倒先跳了出来?短短几天,她可真是判若两人呀,这也太快了吧?

    楚天齐不由得抬头看向对方,把目光投到那个紧挨一把手而坐的女人脸上。还是那张脸,但却再看不到一点热情,而更多的是冷漠和高傲。他又不禁自问:上次常委会就给了自己难堪,这次更是旗帜鲜明的第一个反对,她到底是怎么了,为什么会这样?

    心中划着问号,楚天齐继续怒视对方,想要找到自己需要的答案。

    可江霞根本没有躲闪,而是脸上挂着一抹看似鄙夷的笑容,与对方对视着。

    看着脸色涨红的楚天齐,再瞅瞅一脸冷色的江霞,会议室里众人面面相觑,想法各异:

    干什么,翻脸了?为什么?用人朝前,不用人朝后?

    小夫妻打架,床头吵架床尾合,大概是男的没侍候好女的吧?

    唉,唯小人与女人难养也,这才升了半格,就把相好的一脚踢开了。

    姓楚的,偷鸡不成蚀把米,被女人玩够了吧?名记便宜可不是那么好占的。

    这也反转太快了,不是在玩双簧吧?不会。哪有这么不给相好面子的?那也大小是个市委领导呀。

    人们想法不一,表情也就丰富多彩,有人想笑却憋着,有人惊异不已,有人目光来回移动。

    薛涛和王永新对望一眼,说了话:“这么的吧,今天会议时间有限,下面还有一个议题需要进行,这事就留待以后再议,怎么样?”

    还能怎么样?现在被同盟者反对,被一个女人当众削脸,还怎么继续议论。看这情形,自己建议也根本通不过,还是借坡下驴吧。想到此,楚天齐点点头,回了两个字: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议题被搁置,最后一个议题开始。

    尽管别人讨论的非常激烈,可楚天齐根本没心思发言,自始自终都在想着刚才的事情,都在想着那个令人费解的女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一点多,会议结束,楚天齐气乎乎回到办公室。他能感觉到,身后一直有众多热*辣辣的眼神。

    坐到椅子上,点燃一支香烟吸着,楚天齐思绪又回到了那个女人和那些事上。

    自楚天齐到成康后,江霞一直非常友好,频频利用各种机会与他接近。尤其在楚天齐帮助下,与程部长会面后,她更是对他亲近有加,两人也经常推心置腹交换信息,互通有无,俨然形成了以程系为纽带的友好同盟。可是自七月十二日,自江霞升任市委副书记后,这一切都发生了变化。她不但没有主动与他再有任何交流,平时见面也是避着走,而且上次已经在会上与他意见相左。尤其这次不止是看法有区别,更是直接唱起反调,甚至做起了反对急先锋。

    为什么?到底是为什么?从到成康那天起,在这不到一年的接触时间里,江霞给楚天齐的印象,就是一个没有心计的单纯小女人,就是一个没有靠山而又渴望进步的政坛菜鸟。她虽然一直巧言让他引荐,看似略有狡黠,但他觉得她很善良,甚至善良的很可爱。她虽然从政时间不长,但因为记者职业的缘故,见惯了许多事例,经常能够出其不意想个鬼点子,他觉得她很聪明。她虽然看似一个弱女子,但多次在自己需要助力时,勇敢站出来,旗帜鲜明的支持,他认为她很正直。

    才一周多时间,她的善良和正直就无影无踪,仅剩下了狡猾,而且也强势异常。上次常委会,就因为屁大点的事,而且根本不涉及原则,她竟然给自己上纲上限,竟然还拿市委三把手身份压自己。虽然当时江霞没有明着针对他,但那意思分明就是说给他听,不但他看出来了,相信当时所有参会者都听懂了。当时虽然对于江霞的表态略有不满,但楚天齐认为她是刚当三把手,在想着争夺话语权,他觉得她是“小马乍行嫌路窄”,便在心中表示理解,还想着她在会后一定会有所解释。

    在那次会后,楚天齐没有听到她的任何解释,她连解释的意愿也没有。但他给她找出了理由:近期工作忙,过几天一定会的,或是她现在还没有想通。尽管自己极力表示宽容,可看她现在的样子,哪有认错的意思,反而变本加厉,咄咄逼人,誓有与自己作对到底的架势。她怎么就变成这样了?

    不,她没有变,而是一直没有表现出来,一直掩盖着,现在的样子才应该是她的本来面目。其实好多事都是有迹可循的,只不过自己一直不愿那么想而已。

    在今年五一前,楚天齐告诉了江霞一个消息,程部长要见她,要与她“偶遇”。当时她高兴的一下子跳起来,摇着他的胳膊,连连说着“好啊,好啊”,他觉得她很可爱。在第二天,她就向他讲说了偶遇计划,设计了那个以“终生难忘的味道”为主题的方案。听她说的环环相扣,他不禁佩服她的心思慎密,也不禁怀疑她的社会关系,她随即以“记者职业习惯”打消了他的疑问。本来她要联系餐包,但他为了男人面子,为了表示自己不弱,委婉谢绝了她的好意,而是请周子凯帮忙。那次江、程偶然见面,气氛非常好,他为她高兴。尤其在程爱国给出接纳江霞加入阵营的信号后,他更是庆幸,既庆幸她找到了组织,也庆幸自己有了同盟。

    可现在看来,自己高兴的太早了,那个“终生难忘的味道”哪是她的突发其想,分明是她早有预谋的一部活话剧。而自认为是制片人、导演的自己,却原来只是她设计的剧中一个配角,衔接故事情节的小丑而已。

    从现在看来,不只是那个“偶遇”值得怀疑,就是她与自己说过的好多话,也经不起推敲。她曾对自己言说,彭少根是因为“副书记”职位才与自己作对,还提供了一些旁证。但现在来看,那些证据都是她的一家之言,最终荣升副书记的也不是彭少根,而是她江霞。尤其自始自终,她既没提前透露支言片语升官信息,更没在事后向自己做过任何解释,那么她的言行就更值得怀疑了。现在竟然旗帜鲜明的反对自己,这还不能说明一切吗?

    勿用置疑,她一直想要与程爱国接触,就是想与掌握官帽子的组织部长取得联系。而联系时间不长,她就晋升半级,那她肯定是又见程爱国了,肯定组织部长给她用了力。可究竟用了什么手段,又有什么手段能助她获得此位呢?

    他不愿意往歪想,不愿意想歪江霞,更不愿想歪程爱国,可除此之外,真的没有合理的解释。真没想到啊,她竟然有如此的手腕。

    尽力挥去脑中乱七八糟的想法,楚天齐意识到,究竟是什么原因已经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她升了官,我被利用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