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岁岁年年人不同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八月二十一日,楚天齐早早就从成康市出发,赶往雁云市,他要去参加同学肖婉婷的结婚庆典。

    从成康市出发的时候还不到七点,正常情况下,最多十点钟就能到雁云市里。可是就在离省会还有三十公里的时候,前方出现车祸,交警封了路,“桑塔纳2000”只得和其它车辆一起原地等候。大约一个小时后,交通恢复,所有汽车才缓慢启动。等到通行顺畅的时候,已经到了雁云市出口,“桑塔纳2000”下了高速,驶进雁云市区。

    看看时间已经将近十一点,楚天齐道:“直接去雁云大厦。”

    说了声“好的”,厉剑熟练的操纵着方向盘。

    雁云大厦已经远远在望了,可前面道路却堵的异常厉害,每辆汽车只能蜗速前行,饶是这样,还是停的时间多,走的时候少。

    再次看了看手表,已经是十一点四十分了,照这样前行,指定误了时间。楚天齐果断决定,交通工具由“四轮”换成“11路”。

    从车上下来,缓慢钻过车辆间的狭窄缝隙,楚天齐到了便道上。然后他撒腿便跑,直奔雁云大厦而去。

    司机和乘客正百无聊赖的四处张望,忽见一个大个子拼命向前奔去,所去方向正是雁云大厦,而雁云大厦此时竖着红色彩拱门并飘出喜庆乐曲。人们顿时脑洞大开,几乎全都想到了电视剧中的桥段:男主人公正奔向前女友婚礼现场,而他的另一半却被别的男人牵着手,强颜欢笑的与宾客寒暄着。接下来的桥段就是:男主人公直接来到现场,从那个男人手中抓过前女友的手,说“你不能和他结婚,你是属于我的”;而前女友看到前男友到来,既欢欣又痛苦,流着泪,心情复杂的说“不,不,你走吧,我心里没有你,从来都没有你”。

    由于“男主角”奔跑奇快,再加之路旁树木、标牌等的遮挡,人们已经看不到“男主角”身影,但脑中仍在续写着情节,甚至期望视线中*出现“男主角”牵着头罩婚纱“前女友”飞奔的场景。

    楚天齐根本不会想到,自己会被编排出那么凄美浪漫的段子。他现在只想着,早一点赶到现场,在婚礼仪式正式开始之前,送去自己的祝福。已经到了雁云大厦区域,楚天齐遂收住奔跑步伐,驻足看去。

    大红“喜”字彩拱门下,乐队还在激情的演绎着。背对彩拱门方向,一对新人正在至亲好友陪同下,向酒店自动门走去。

    时间不晚,但也不早,楚天齐明白,新人门口迎宾完毕,要去婚宴现场,现场仪式应该马上就要开始了。他这次不能再继续奔跑,而是抬腿疾步走去。

    忽然,楚天齐发现,已经快要步入酒店自动门的新娘,猛然转过头来,目光投到自己身上,新娘正是党校同学肖婉婷。

    楚天齐再次加快了脚步,奔那对新人而去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新娘子则频频挥手,拖着长大的结婚礼服,迎了出来。

    没有路上那些看客期望的场景,楚天齐来到近前,向着二位新人送上真诚祝福:“恭喜恭喜,恭喜二位新人喜结良缘!”

    肖婉婷也收起了顽劣,满面喜色的说:“谢谢楚市长,谢谢你百忙之中前来。”说着,把头转向一旁,“这就是我和你说起的楚天齐同学。”

    身旁新郎长的仪表堂堂,和肖婉婷很是般配,听到新娘介绍,马上伸出右手:“楚市长,非常感谢您来参加婚礼。常听婉婷提起您,说您没少照顾她,她说您一定会来的。”

    一个人从酒店里面快步走了出来,正是楚天齐的同学——雁云市政府办公厅的于涛。他对着老同学“哈哈”大笑:“楚市长,怎么满头大汗呀,不会是从成康跑来的吧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,不过没那么远。”楚天齐也笑了起来,“路上全是车,眼看着没多远,可就是走不了,我只好来了一次‘三千米’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于涛笑问过后,把头转向二位新人,“你们先上去,司仪正等着呢,我俩再聊几句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千万别误了仪式。”肖婉婷嘱咐过后,和新郎一起,在众亲友陪伴下,上楼而去了。

    看着一对新人已经进楼,身旁也没有其他熟人,于涛“嘿嘿”一笑:“这家伙,不愧是老同学,不愧是好朋友,看把你积极的,生怕误了点儿。”

    听出对方故意加重了“老”和“好”的语气,知道对方意有所指,但楚天齐假装不知:“既然人都来了,为什么要晚点?礼金都带来了,何必失礼于新人呢?”

    于涛挑了挑眉毛:“恐怕没这么简单吧,省委党校可都在传‘英雄救美’的故事呢,据说女主人公对救命恩人念念不忘,一直准备以身相许呢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警惕的环顾左右:“净瞎说,堂堂大处长还嚼舌头根子。”说着,迈步向酒店自动门走去。

    “事实胜于雄辩。”于涛“嘁”了一声,追上前去,“堂堂大市长当着,风吹不着,雨淋不着,成天都是空调、轿车侍候,平时恐怕连一滴汗都不出,养尊处优惯了。你再看看现在,为了赶个时间,楞是跑了个大汗淋漓,嘘嘘带喘的,这心情得多急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压低了声音:“怪不得人们都说秘书爱琢磨人,我只以为是少数,只以为是基层人员,没想到秘书处长也是这样,还加了个‘更’字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损人不带脏字。”于涛捶了对方一拳,“大市长,累坏了吧,一会儿陪你多喝两杯,好好补补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嘿嘿”一笑:“喝酒啊,没问题,你一杯我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,那不是要我的命吗?”说到这里,于涛话题一转,“对了,司机呢?今天不回吧?”

    “我不回,司机回。”说着话,楚天齐按下了观光梯按钮。

    “那我给你安排住处。”于涛说着,取出手机拨打起来,“喜来登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多功能厅入口记礼帐处上了礼金,楚天齐和于涛步入大厅。

    大厅里的照明灯全部关闭,只有五颜六色的舞台灯发出光亮,音乐声也忽然停了下来。同时,一个追光灯亮起,射*出的光圈在大厅里来回的缓缓移动。

    楚天齐知道,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。

    在于涛的引领下,楚天齐找到了自己的位置,他发现周边全是熟人,都是老同学。大家纷纷起身打招呼,引得厅内目光全都投了过来。楚天齐赶忙坐下,示意大家也不要站起。

    音乐声响起,舞台灯闪烁摇曳着,婚礼司仪出场了。楚天齐看了下手表上的时间:十二点十八分。

    在司仪的主持下,婚礼仪式正式开场。在追光灯的光圈中,肖婉婷显得更加高挑,更加漂亮。

    所有结婚仪式,基本就是那么几种,但今天的遥控飞机传送戒指环节还是有一定的新意。仪式总共进行了半个小时,之后便进入了婚宴阶段。

    刚才碍于仪式进行,楚天齐和众同学只笼统的打了招呼,现在又再次补上了这个环节。

    灯光亮起,楚天齐发现,党校同学一共坐了满满四桌,相当于全班的三分之二都到了。在这些同学中,和自己关系较近的周仝、岳佳妮、杨崇举来了,曾经的同事、沃原市一中教务副主任姜云生来了,玉赤县老乡、两次做同学的陆勇也来了。班主任田馨自是不能少,据她说,本来艾钟强也是要来的,结果现在正在国外考察,只好由她代为上了礼金。

    让楚天齐意外的是,董梓萱也来了。在党校时,因为自己的缘故,肖婉婷最看不上董梓萱,两个女性可没少“掐架”。

    在省委党校的时候,楚天齐就是大家公认的班长,现在他也是众人中升迁速度最快的,自然成了众人的中心。虽然他更期望多叙一叙同学情,但职务、工作仍然是被问及最多的,当然生活也不免被人问起。

    有骄傲的资本,也就难免有短板之处。本来楚天齐在众党校同学中,年龄就小,而且他本身已经是大龄未婚青年,结果这么多同学里,只有他自己是“光棍”一个。除了偶尔有一、两个人拿他的未婚开涮外,其余同学都没有就此品头论足,而是对他有更多的尊敬,把他当做了“领导”。

    周围的这些同学,大多都是科级,也有的是享受副处待遇,只有少数人是副处实职。但这些副处也多是市直处级单位中的副职,比副县长实权要差一些,和楚天齐这个常委副市长更不是一个档次,没有可比性。虽然楚天齐并没觉得自己高人一等,但好多同学显然和他放不开,他不禁在心中感叹,感叹着官场文化对人们的侵蚀,感叹着“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。”

    尽管觉得好多都变了,和自己想象的差别很大,但“肯定多喝酒”的预测是准的,只不过喝酒的原因并不是由于同学关系,而是因为好多人要敬楚常委。

    就在大家喝的热火朝天的时候,肖婉婷夫妻来敬酒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