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急不得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新的一周开始,楚天齐忙的不亦乐乎,既要协调《城市规划设计》上报省城府事宜,又要亲自操盘房改启动和实施工作。

    《城市规划设计》上报工作仍由周家林具体负责,但按照要求,必须以成康市政府名义上报。在李子藤把成康市政府内部衔接完毕,并准备齐全相关手续后,楚天齐在周二便带着周家林、李子藤,亲自赶到省城。在于涛引荐下,楚天齐拜会了省政府主管副秘书长,并由于涛代为邀请,在酒桌上双方友好切磋了一番。对楚天齐的态度很满意,省政府副秘书长愉快接下方案,并把己方衔接人员联系方式告诉了对方,让对方回去等消息。

    从省城返回成康后,在楚天齐提议下,周三便召开了房改工作专题会,房改组委会主任王永新、副主任彭少根和楚天齐出席会议,组委会相关成员全部参加。

    会议由彭少根主持,楚天齐做了相关工作部署,王永新则发表了重要讲话和指示。组委会下设办公室,楚天齐兼任办公室主任,财政、城建等重要部门一把手都出任办公室副主任,常玉州也成为办公室副主任之一。在整个组委会成员中,最高兴的就要数曹金海了,那种喜悦之情简直无法言表。

    王永新在讲话中明确表示,成康市委、市政府会大力支持房改工作,会为组委会做好相应保障。他要求组委会成员及房改单位认真贯彻相关规定,严格执行既定流程,坚决杜绝损害市民利益行为。在整个讲话中,他把此次房改工作称之为利国利民的大事,要求人们上升到讲政治高度去认识。

    彭少根做为会议主持人,除了表态支持房改工作外,还重点提到了财政、城建等部门应发挥的作用。他的话看似讲的客观、得体,但也不时显示其嫡系人员在此项工作中的重要地位。

    在会后,房改工作马上紧锣密鼓开展起来。但楚天齐对核心组成员要求,不能立即进入产权实质转移阶段,必须认真做好相关政策宣讲,必须充分收集民意,必须注重特殊情形,必须再做好前期准备工作。在这之前,常玉州等人做过好多前期准备,包括政策制定、产权转移操作流程、房屋转移单价确定等工作,也搜集到了许多百姓需求。但那时做的准备工作,更多的是摸底,而这次的准备工作却是为了顺利实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紧张而忙碌的工作中,时间过的很快,转眼间已经进入到了四月份。

    这天,楚天齐刚刚上班,手机便响了。看了眼来电显示,他按下接听键:“市长。”

    “来我办公室一趟。”王永新说完此话,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稍微想了一下,楚天齐拿上笔和笔记本,离开了自己屋子。

    进了市长办公室,楚天齐径直走到办公桌前,坐在对面椅子上。

    王永新放下手中文件,抬头看着对方:“房改工作进行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从上次开完会以后,组委会就开始正式工作,到今天已经十天了,预计四月下旬能进入产权实质转移阶段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准备工作,就弄了一个来月,是不是有些太长了?”王永新眉头微皱,“另外,组委会成员在做工作的时候,也要适当注意工作方式,我们是为大家做服务工作,而并没有相应管理职能。”

    “市长是不是听到了什么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王永新答非所问:“当然,房改工作面对的人群成分不一,文化水平有高有低,素质也参差不齐,难免沟通有一定障碍。但我们代表的是市政府形象,是政府公职人员,素质也应更高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市长请明示。”楚天齐道,“如果工作人员有做的不到位地方,也好有针对性整改、提高。”

    沉吟了一下,王永新才说:“按说呢事情不大,但也有必要提醒一下,毕竟这些人身份不同,代表着政府形象。我也听到一些反馈,有的组委会成员趾高气扬,经常对政府中层领导指手划脚,个别人甚至对一些科局长颐指气使,还有人对民众的需求置若罔闻。”

    “市长听到的这些内容,如果要是完全属实的话,那可不是小事了,不过我这里也有一些反馈,好像和您听到的有些出入。”说着话,楚天齐从笔记本封皮夹层里取出一张折叠的纸,打开后,递了过去,“请市长过目。”

    扫了眼对方,王永新接过纸张,看了起来,看着看着,他的眉头皱在一起。王永新指着纸张,说:“你列的这些内容,如果要是完全属实的话,难道我听到的都是假消息?”

    对方引用了自己的部分语句,而且又是一副疑问口吻,显然是表示质疑,既质疑自己所列内容的来源,更怀疑其真实性。楚天齐一笑:“市长,首先我声明,纸上内容一多半都是由常玉州和李子藤汇报,是他们亲身经历,还有一少部分是我亲耳所闻。这些内容我本不准备向您汇报,只是想着尽快去核实,并针对性的找出解决方案,以推动房改工作顺利进行。现在既然您接到了相关汇报,而且与我掌握的信息大相径庭,那我就拿出来进行说明一下。

    截止到上周末,李子藤和常玉州向我汇报了一些情况,我觉得有必要重视一下。于是,在本周一,我提前没有通知任何人,而是临时随组委会出发,去了相关部门,但我却没有进去,而是站在门外观察。

    在到市政府办的时候,李子藤客气的请副主任牛小波帮着查一下档案。可牛小波态度非常恶劣,不但对组委会进行挖苦,还故意贬低李子藤,期间也捎带讥讽了我。即便这样,李子藤仍然态度极其诚恳,但牛小波却以忘带钥匙为名,变相拒绝了档案查阅。事后据李子藤讲,以前去的那两次,牛小波态度也是这样。

    当天离开政府办后,我们又到了农业局。等我从卫生间出去的时候,正好在局长室门外听到了局长肖海和常玉州的对话。肖海提出了局里的经济困难,说要支配部分房改款,让常玉州给个明确答复。常玉州表示,各单位所收房改款均需上缴市财政,这是市里统一规定。同时他还表示,可以把相关意见向上级反馈。但肖海立即翻了脸,说如果房改款不让本单位直接支配,那么他就不同意房改,也会联合其它单位进行抵制。当时肖海不但没有配合摸底工作,还骂了常玉州是狗腿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按你所说,好像是牛小波和肖海无理了?”王永新反问过后,又缓缓的说,“天齐市长,即使他俩做的有不当之处,可你这上面例举了不下二十个单位,我也了解到好多不同的反馈,难道这些单位领导都素质低?这说法似乎有些牵强吧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市长了解到的情况是亲眼所见、亲耳所闻,还是听当事人的汇报。反正牛小波和肖海的话,我是听的真真切切,如果不是顾及身份,我早就进门质问他们了。就冲他们说的话,挨几个耳刮子都不屈。”楚天齐道,“而且李子藤或常玉州经历的那些事,也还至少有一人是见证者,也能证明他们所言非虚。”

    “天齐市长,你现在是市委领导,不再是以前的科局长,脾气怎么能那么火爆?年轻人也要时刻注意素质修养。”王永新一副教训口吻。

    “是呀,要不是考虑影响不好,要不是需要注意身份,我真的抽他们。”楚天齐狠狠的说,“组委会是由市政府直接设立,市长又亲任组委会主任,常玉州是受市长领导。可肖海竟然骂常玉州狗腿子,那他眼里还有没有市政府,还有没有市长?”

    王永新咬牙闷“哼”了一声:“实在可恶。”不知是骂肖海口无遮拦,还是在暗指楚天齐“移花接木”。

    “不但不想正确严格执行市政府决议,竟然还敢骂市领导,他们真是可恶之极。”楚天齐直接“正确”理解了领导的用意。

    “先抛开谁对谁错不说,现在这么多单位都有意见,值得我们深思啊。”王永新转移了话题。

    楚天齐直接接话:“市长,这些问题在我意料之中,只要市里进行*房改,有些矛盾就不可回避。其实从现在出现的这些问题来看,主要就是一些单位领导私心作祟,他们想把居民的产权回购款进行支配,也有个别人是想用手中权利为自己或亲戚、朋友谋私利。当组委会不能满足他们条件的时候,他们就进行各种阻挠。

    市政府现在必须要统一思想,绝不能有任何妥协,那些回购款看似单位卖房屋产权的钱,但当初建房款却是上级拨款或变卖国有资产所得,因此这些回购款仍然属于国有资产。国有资产的处置绝不能随意,那是要出大问题的。市长您说呢?”

    长嘘了一口气,王永新冷冷的说:“天齐市长,按你所说,还得二十多天才能进行正式房改,全部弄完恐怕更得些时日。照这样下去,城建工作进展堪忧啊。你要是实在忙不过来,就说话,可以让人帮你。”

    “市长,不是我忙不过来,而是这些事急不得。”楚天齐一笑,“谁帮我我都不放心,除非是市长您亲自出马,试点可是市长辛辛苦苦争取来的,可不能让不懂行的人给搅和乱了。”他知道,王永新绝对不接这个事的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王永新挥了挥手:“我这有事,先按你说的来。”

    答了声“好的”,楚天齐出了市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来在楼道,楚天齐回头望着紧闭的屋门,轻嘘了口气,心中暗道:即使再着急要政绩,也得有个过程吧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