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你值得信任吗?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这几天,李子藤已经不止一次汇报关于焦二壮的事,讲说关于市井间的传言。那些传言有的与曹金海所讲大同小异,有的则差距很大,有的甚至内容相反。

    对于李子藤和曹金海讲说不一致的地方,楚天齐更相信曹金海刚才的表述。这并不是楚天齐对李子藤信任不够,而是李子藤讲说的都是听来的传言,已经多次变异的传言,而曹金海转述的多是现场直播。更重要的是,曹金海讲说的这些,与楚天齐从另一渠道听到的信息基本一致。

    当然,相信曹金海的表述,只代表肯定曹金海在转述时相对客观,并不代表就相信曹金海在此事中的绝对无辜。

    其实曹金海讲述的这些,楚天齐已经从曲刚那里听到了汇报。在三月六日和八日,曲刚两次打电话,讲说焦二壮案的进展。曲刚既说了焦二壮对殴打周家林案的最新口供,也讲了赵敏娣和司机小候的交待,焦二壮、赵敏娣、司机小候的讲述是吻合的。

    本来已经知道事情经过,但楚天齐故意要装作提前不知,故意要在曹金海讲说时做出惊讶状,目的就是观察曹金海讲说是否准确,有什么出入,究竟说没说实话。从刚才曹金海的讲说来看,对相同事项的转述,曹金海和曲刚所述基本一致,并没有本质出入。如果从现有证据来判定,曹金海应是无辜的,最起码提前肯定不知道焦二壮要做这种事。只是小舅子、老婆、司机都牵涉其中,要说曹金海真的那么无辜,似乎又解释不过去。

    “市长,请您相信我,我真的是无辜的。”曹金海再次强调了刚才的话,然后叹了口气,“唉,我的失察之责是跑不掉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接对方的话,而是抛出了另一个话题:“焦二壮这么一个混混,不但进入了城建系统,竟然还做了这么多年城管局长,人们传言很多啊。”

    “唉,一步错,步步错呀。”曹金海长叹一声,“焦二壮高中刚读一年,就不再上学,也不好好务农,整天就在外面瞎混。那时候焦二壮虽然有些野,但毕竟只是个大孩子,就是干架也多是打抱不平,并不欺负别人。偶尔到别人菜园子摘根黄瓜、弄点李子,也不算个事,农村孩子其实都那样。看他整天无所事事,我老婆就叨叨让我给他找活干。可我就是一个办事员,挂了一个副股长的衔,哪有什么门路?

    过了不久,地矿股招临时工,主要工作内容就是稽查矿产资源保护,我老婆又提起了他这个表弟。我想反正也是亲戚,人家就是用我报个名,我是没有什么门路,一点也说不上话,选不上也不赖我,就给他把名报了。当时一共招五个人,报名的也有五十多号,那五十多人中,大部分都是初中没毕业,他当时还算是多喝了几天墨水。经过两轮考试,留下了十个人,其中就有他。虽然他还能进入最后一轮筛选,但我觉得他根本没戏,那十个人中,有七、八个都有关系,其中四、五个都是局长、副局长的亲戚。

    最后的筛选有好几项内容,其中一项就是考察每个人的胆量,考核的方式就是深夜抓‘贼’。在一个漆黑的夜晚,在对他们没有明示的情况下,就用车把他们拉到了矿上,让他们抓‘盗矿贼’。其实提前根本就没发现有‘贼’,只是为了看看他们的胆量。也真是凑巧,他们还真就遇到了一伙盗矿的,好几个人都吓跑了,只有他和两个人同盗矿者展开了搏斗,他还亲手逮住一个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被其余盗矿者堵在一个沟渠的时候,县局的人到了,救了他们,带队的竟是主管治安和地矿的副县长。副县长听说了整个事情经过,当即发话,‘焦二壮真不孬’。县领导亲自夸奖的人,局里当然不敢怠慢,焦二壮就进了地矿股护矿队。进护矿队以后,焦二壮因为多次表现突出,在第二年就转成了合同制,第三年就有了正式编制。

    后来单位几经拆分合并,成康县也变成了成康市,市领导也变了好多。在我成为副局长那年,焦二壮也当了地矿股副股长,享受股长待遇。在这期间,我真的没有给予他一点帮助,他主要就是凭着那一股闯劲上来的,而且依我当时的权利,也帮不上他的帮。为此,我老婆也没少奚落我,说是她表弟没沾上我一点光,让我多帮帮他。那时我就是个排名最后的副局长,根本不可能助他当上股长,只能应付的表示‘我尽力’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年,我依然还是副局长,焦二壮也还是副股长,结果局长换成了尤建辉。尤建辉做局长不到一年,焦二壮就成了地矿股长。为此,焦二壮挤兑我‘看来以后得我帮衬你了’。又过了两年,我的排名虽然靠前了一点儿,但并没有什么实权,而焦二壮已经成了城管队副队长。没多久,城管队升格成二级局,焦二壮就成了城管局副局长,成了主持工作的正科。

    焦二壮实际上比我有了实权,做事也显得有些霸道,但人家那官当的稳稳的,根本就不把我放在眼里。又时间不长,他直接享受副科待遇,我才熬成了常务副局长。在一局拆二局时,焦二壮成了城管执法局真正的一把手,那个‘副’字顺利去掉,而我当城建局局长却是在半年以后了。在我当了局长,尤其尤建辉调走以后,焦二壮才对我客气了一些,但却又成天找我,想要挂个城建局副局长衔。

    我看不管他那种蛮横劲,也根本没能力满足他的要求,但毕竟他是我的亲戚,好多时候就对他睁一眼闭一眼。从这点上来看,我是失职的,没有尽到一个局长的责任。后来他因为违反工作纪律,被降职调换了岗位,便经常酒后到我家耍酒疯,她表姐也跟着数落我。我是不厌其烦,却也得迁就他,大多时候都是奉行‘惹不起,躲得起’。

    说实话,对于他的飞扬跋扈的,我也早有耳闻,认为他就是狐假虎威,有些仗势欺人。但绝对想不到,他竟然做出了这种事,要不是警察亲自说起,我一直不完全确定他就是幕后真凶。”

    听完对方的讲述,楚天齐缓缓的说:“听你的意思,除了招临时工时你给他报过名,他整个的升迁过程跟你没有一点关系了?”

    “他能到这种地步,我做为局领导,做为他的亲戚,有不可推卸的责任,但他的升职我真的没帮过忙。”停了一下,曹金海又补充道,“您可以查一下我和他的履历,以我当时的职位,根本就帮不上忙。请您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“这只是我相信的事吗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曹金海长嘘了口气:“确实,他升迁迅速,又做了这种事,而我老婆和司机又牵涉其中,我就是浑身是口也说不清了。”

    “清者自清。”楚天齐说了四个字。

    “没错,清者自清,可我也得有证明的机会呀。”说到这里,曹金海急切的盯着对方,“请市长您救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救你?”楚天齐语含疑惑。

    “市长,现在发生了这么多事,市里肯定要开会讨论,也可能会提到我,只求您……求您能说句公道话。”曹金海带着乞求的口吻,“只有您能救我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说话,而是在脑子中过着对方的这些话。

    曹金海向前一步,坐到对面椅子上,急切的说:“市长,请您一定帮帮我,我绝对忘不了您的大恩大德,一定好好报答您。”

    “哦”了一声,楚天齐面色变得非常冷竣,双眼注视着对方:“怎么报答?”

    “市长,我知道您正直无私,绝不会用贿赂手段坏您名声。我老曹会唯您马首是瞻,全心全意配合您,为成康市城建工作鞠躬尽瘁,以此来报答您的大恩大德。”说着话,曹金海站起身形,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对方的话很有意思,很容易让人产生联想,但楚天齐没有深究,不过面色缓和了一些:“我这个人既不会弄虚作假,更不会落井下石。”停了一下,他又说,“关键是自己要能经得住考验。”

    虽然对方的话很含糊,但对方能说出“不会落井下石”,已经让曹金海很是感动,他再次深鞠一躬:“谢谢市长。我除了有失察之责,绝对没有其它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好自为之吧。”说着话,楚天齐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再次谢过,曹金海离开了副市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刚才虽然给了曹金海一个笼统答复,但楚天齐实际上选择了信任对方。当然,只是在焦二壮雇凶一事上,相信了对方的无辜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适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按下接听键:“老曲,又有进展。”

    “局长,有新情况……”对面传来曲刚压低了的声音。

    听完曲刚的话,楚天齐脑中立刻出现一个问号:曹金海,你值得信任吗?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