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终生难忘的味道2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感叹过后,程爱国看着楚天齐: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部长,我们喝什么酒呢?是高粱酒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程爱国打断对方:“好小子,还在跟我卖关子,就喝青峰州的高粱烧,应该有吧?要是没有的话,我拿你试问。”

    “有,当然有了。”楚天齐说着,向门口方向喊了一声,“上酒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一声应答,服务员抱着一个褐色小酒坛进来了。把酒坛放到外间,服务员伸手去掀酒瓶上的红布。

    “姑娘,给我。”程爱国冲着外间招了招手,“我来开。”

    服务员迟疑了一下,还是捧着酒坛走进里屋,把酒坛放到程爱国面前。

    程爱国俯下*身子,目光在坛壁四周绕了两圈,接着左手抚着坛壁,使酒坛轻轻倾斜,右手在坛底轻轻抚过,没有触碰的抚过。把右手放到鼻子前面嗅了嗅,然后右手又在坛底上放了大约十秒,再次拿到鼻子前面嗅着。

    其他人尽管不明白程爱国要干什么,但此时肯定不宜发问,便目光随着对方动作而移动着。

    把酒坛放正,程爱国抬头看着服务员:“姑娘,这是多少年的酒?”

    “二十五年。”服务员回答的很干脆。

    “不对,没那么多年。”程爱国摇摇头,“谁跟你说的年份?”

    “价目表上这么写的,主管培训时也是这么强调的。”服务员脸色微红,“先生,这款酒一直是这样的,我以前确实没听到过质疑。”显然服务员不认可对方的说法,但由于服务礼仪的约束,女孩说的比较委婉。

    “没人质疑,那是因为大部分不懂,一般人都没注意。依我看,这坛酒不超过十八年。”说话间,程爱国解着封口上的细绳。

    细绳解开,把坛口红布束起,清理了坛口密封物,程爱国右手使劲一提,只听“嘭”的一声响动,红布包裹着的瓶塞被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顿时一股酒香溢满房间,众人都不由得吸了吸鼻子。

    程爱国一边嗅着酒的清香,一边轻轻剥开瓶塞上的红布。不多时,瓶塞的一端露了出来,他盯着上面看了看,然后让露出的这端瓶塞对着服务员:“姑娘,你看这上面是什么字?”

    服务员稍微凑近一些,辨识着上面的文字:“丙……寅。”

    “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?”程爱国语气和蔼,“十二属相中,那个属相带这个‘寅’字?”

    服务员思索着:“寅……寅虎卯……对了,寅虎,我弟弟就是属虎的,今年十九岁。”

    程爱国“哦”了一声:“那你弟弟就是生在农历丙寅年,他是十九虚岁,不是周岁。”

    “是虚岁,我们老家都这么算岁数。”停了一下,服务员迟疑着道,“那也够十八周岁了。”女孩明着是回答年岁,而实际却是在反驳“不超过十八年”。

    程爱国微微一笑,继续剥着瓶塞上的红布,直到整个瓶塞都露了出来。他又看了看瓶塞另一面,再次把瓶塞这面面向服务员:“你再看看上面的字,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冬月?不明白。”女孩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?”程爱国饶有兴致的环视众人。

    楚天齐回答:“是不是农历十一月呀?我好像在我爸药书上看过这种表述,人们也称之为仲冬月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就是农历十一月。”说话间,程爱国把头转向服务员,“今天是公历五月四日,农历三月十六,这坛酒有十七年四个月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冬月应该是冬天的月份,好像不够十八年。”女孩自语着,忽然停下来,看着程爱国,“先生,我真不知道这瓶酒的具体年份,酒单上怎么写我就……”

    程爱国摇摇手:“姑娘,不必在意,理解,理解。人生处处皆学问,可学的东西很多。”说到这里,他笑了,“我怎么开始诲人不倦了?姑娘你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谢谢您!”服务员深深鞠了一躬,走出屋去。

    “部长,我再去换一瓶。”楚天齐表示歉意。

    “换什么换?十七年也年头不短了。就是再换的话,肯定也是实际年头短于所标年头。年限错位也许根本不在餐馆,可能是中间环节人为弄出偏差,也可能是厂家故意为之。”说到这里,程爱国换上了调侃语气,“在商场中,这种情况很普遍。不过这个商家还是比较善良的,只是加了几年,而没有翻几倍,否则没准就弄成十九世纪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商家夸大宣传已经是一个普遍现象了。”周子凯随声附合着。

    “不说这个了,这么好的美酒与美食,吃喝才是最重要的。”程爱国转移了话题,“来,小楚,倒酒,好好喝喝这十七年的青峰州高粱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楚天齐马上捧起酒坛,把每人面前的小瓷酒杯倒满。

    程爱国面带笑容:“楚市长,今天你是东家,就来个祝酒辞吧!”

    听出对方在调侃自己,楚天齐忙道:“部长,您说,您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恭敬就不如从命了。”说着,程爱国举起了酒杯,“感谢小楚市长,带我来到‘味道’,让我吃到了‘终生难忘的味道’,来,我们大家一起,为了‘味道’,先干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楚、周二人响应,三只酒杯碰在一起,众人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头杯酒喝过,晚宴才算正式开始,刚才只是程爱国在品尝,楚天齐和周子凯根本就没动筷子。

    三人边吃边喝边谈起来,在此过程中,程爱国主说,楚、周二人以听为主。同时程爱国还自动承担了宴会值客角色,不时劝楚、周二人多吃。酒桌上其乐融融,气氛融洽。

    周子凯诚心赞叹着:“部长,您只是看看酒坛,竟然能知道酒的年份,真是太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认为我是酒鬼吧?其实我主要是对这种酒比较熟悉而已。我还没有小楚厉害,小楚竟然能知道我爱喝这个。”说着话,程爱国把头转向楚天齐,“老实交待,你是怎么获知的情报?还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嘿嘿”一笑:“部长,我可不是克*勃,也是偶然才知道的,我能说吗?”

    “说吧,你还能曝光我什么隐私?”说着,程爱国冲着周子凯举起酒杯,“咱俩喝酒,让他说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说了起来:“在今年春节回家的时候,我从以前一个同事那里拿了好多资料,我认为可能能够借鉴的就拿。拿回来以后,每天事挺多,也不经常看,只是在睡前偶尔翻一翻。在两周前,我翻一本书的时候,看到了程部长的名字,那本书是《青峰县志》。青峰县隶属于沃原市,离定野市很远,我以为是同名,结果一看县志上配的照片,正是程部长。我这才知道,青峰县人民念念不忘的程厂长,就是程部长。在青峰县,好多人未必知道谁是现任县委书记,可能说不全中央领导都有谁,但无论是白发苍苍的老者,还是刚刚识字的孩童,却都知道当年的程厂长。‘程厂长’三字在当地,包括在沃原市那是……”

    程爱国连连摆手:“打住,打住,怎么小楚现在说话也虚头八脑了?还是我自己说吧。二十多年前,我那时还没到组织系统,也没去部队,就是一个在工厂干了好几年的高中生。当时工厂在省城,我响应支持老区建设号召,被派到了沃原市青峰县青峰州镇,青峰州镇政府让我到镇里酒厂做技术员。说是酒厂,其实就是小作坊,总共不到十个人,就是生产这种高粱酒。一开始工作热情很高,可是干了半年多,没有任何起色,我就有点灰心。不过在这过程中,我和酿酒老师傅学了好多东西,其中如何识别酒龄就是那时候学的。

    这种高粱酒的造酒工艺不错,口感也很好,可销路不行,主要就是当时的酒厂机制不行。在我到那一年多的时候,县领导正好想搞几个像样的企业,想搞竞聘上岗试点。好一点的企业都怕搞乱,县里也有担心,就拿几个差企业来搞,青峰州镇酒厂就成了试点之一。在竞聘过程中,我成了这个酒厂的厂长,说起来也惭愧,当时就我一人竞聘这个岗位。

    我当厂长以后,努力借鉴、学习,引进人才、技术,两年时间,酒厂就成了县里利税大户,规模也是以前的十多倍,第四年就成了市里的明星企业。那时正好有两个机会,一是到县政府办上班,一是到军校,我选择了到军校上学,也就离开了那个酒厂。没想到啊,多年后竟然在异地吃到了青峰县的地道吃食,更喝到了多年前熟悉的高粱烧。”

    停了一下,程爱国端起酒杯:“这都要感谢小楚呀,是你让我又品到了终生难忘的味道。来,干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部长!这是我应该做的。”楚天齐端杯和对方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你可不要翘尾巴哟。”喝完杯中酒,调侃一句后,程爱国忽道,“小楚,还缺重要东西吧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答过一声后,楚天齐冲着门口喊道,“服务员,黄糕。”

    连着喊了两声,没有动静,于是楚天齐说了声“我去催一下”,站起身,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不长,楚天齐就回了屋子,但他没有直接坐到自己座位上,而是站在程爱国面前,轻声道:“部长,刚才遇到一个熟人,她想来向您敬酒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