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终生难忘的味道1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五月份的定野市,气温已经很高了,白天最高温度可以达到三十四、五度。相比白天的闷热,傍晚凉爽了许多,但也在二十多度。

    尽管好多人在“五一长假”期间选择了外出旅游,但仍有许多人留在市里,夜晚或一家老小到街上纳凉休闲,或亲朋好友利用假期相聚,也或下属私人宴请上级领导。

    相比平时繁忙的公务接待,这几天主要是个人宴请居多,可能是安排扎堆,也可能是走亲访友集中,“五一长假”期间,定野市餐饮场所生意更加兴隆,如无特殊关系,又未提前预定的话,一些大饭店或是特色餐馆很难有位置。众多难定位置的餐馆中,在“味道”订餐更是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这家名叫“味道”的餐馆位于定野市郊区城乡结合部,是一家特色菜餐馆,专门经营河西省特色菜。这些特色菜并不名贵,不过价格却不便宜,比当地其他社会餐馆同类菜价格高出七、八成,但仍让人流连忘返,声名远播。人们之所以钟情于此,就是因为那些特色菜味道特别正。当然,这也需要品菜的人能够熟悉菜品应有的味道。平时“味道”就异常火爆,如果不提前预定的话,根本没地方,即使提前预定,有些区域、有些房间也不是谁都能定上的,尤其“五一长假”期间订餐难度又加了个“更”字。现在刚刚下午六点,餐馆门前已经车水马龙了。

    正指挥车辆的保安,忽见一辆普通牌照越野汽车驶到“味道”正门前,便急忙赶过去,想要让车辆停到右侧停车场去。就在保安刚到近前时,越野车副驾驶窗户摇下一条窄缝,一个卡片式的证件伸出窗外。看到“卡片”,保安马上换了一副笑脸,赶忙直起腰敬礼,并做了一个“右拐”手势。副驾驶窗户摇上,汽车缓慢向右拐去。

    越野车上,驾驶汽车的是一个年轻人,年轻人戴着墨镜,国字脸,留分头,正是成康市委常委、副市长楚天齐。副驾驶位则坐着一个中年人,中年人也戴墨镜,也是国字脸,体格魁梧,正是定野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周子凯。后排座位坐定一人,方脸、阔眉、平头,五十岁不到的样子,赫然是定野市委常委、组织部长程爱国。今天三人到此,是楚天齐请客,程爱国是主客也是唯一贵宾,周子凯则是作陪。虽然只是作陪,却也是程爱国同意的,周子凯仍感到非常荣幸。

    在“味道”吃饭是楚天齐的主意,但房间却是周子凯帮定的。虽然楚天齐在成康市是十一巨头之一,也是个人物,辖下部门和场所都要买张,但到定野市就不灵了。而周子凯在定野市却吃的开,尤其餐饮场所更是多处需要仰仗公安系统,自是不敢怠慢这个市局事实上的一把手。但就是这样,据周子凯讲,这还是提前五天才定下的这个房间。

    开出不到一百米,越野车到了一个挡车杆前,挡车杆旁边有一封闭带窗亭子,亭子里面有人。周子凯拿出“卡片”轻轻一晃,挡车杆自动抬起,越野车开了过去。刚过停车杆,楚天齐和周子凯便摘掉墨镜,汽车驶进了地下通道,原来是到了地下停车库。在周子凯指引下,汽车停在车位上,三人下了汽车。周子凯领路,进了最近的一部电梯。在进电梯前,周子凯仍然在电梯感应区刷了“卡片”,电梯才打开的。

    电梯里只有他们三人,程爱国道:“周局,对这里挺熟啊。”

    “部长,以前的时候,我带队到这里进行过安全检查。可能是职业习惯,只要去过一次的地方,我都能把相关路线记下来,路上设施也全能装到脑子里。”周子凯解释着,“这张‘卡片’是餐馆的通行卡,是帮小楚预订房间后,司机来餐馆取的,这张卡也可以在就餐前现取。”

    程爱国“哦”了一声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电梯停在三楼,轿箱打开,三人走出电梯。

    服务员正要询问,正好看到客人展示的“卡片”,急忙做了个手势:“这边请。”

    跟着服务员走出几步,向右一拐,便到了一个房间,房间的名字叫“终生难忘的味道”。

    盯着房间名称看了一会儿,程爱国嘴角露出一抹微笑,轻轻摇了摇头,走进屋子。

    楚天齐和周子凯对望一眼,跟着进去,二人都从程爱国的表情中看到了一个词:言过其实。显然,程爱国认为商家的话有些大了。

    房间不小,中间用造型门框分为内外两间,外间是沙发、茶几,里间是餐桌、餐椅。房间布置比较大众化,说不出不好,但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。餐桌不大,能坐六位的样子,现在却只摆了三把椅子,显然是按客人要求放置的。

    三人简单洗了洗手,便直接坐到餐桌上,楚天齐吩咐服务员“起菜”。

    程爱国笑着道:“小楚,你说请我吃好吃的,到底是什么呀?别弄那些山珍海味,我天生就不爱吃,享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。”楚天齐也一笑,“不过我觉得您应该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还保密?那我拭目以待了。”调侃了一句,程爱国转移到了别的话题。

    三人闲聊起来,以程爱国说为主,楚、周二人则做忠实观众,偶尔也回应一句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十来分钟,响起敲门声,紧接着服务员推门走进屋子,服务员手中拖着一个圆形拖盘,托盘上是两个大碗。

    程爱国忽然做了个吸鼻子的动作,目光投到托盘上。

    服务员放下两个大碗,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左边大碗里是稀、稠结合的东西,但稀的要少,颜色发红,有浓重的辣椒油味道;碗里主要还是稠的条状面食,条状面食像面条,但颜色、形状、长度显然不同于平常的白面条,看上去也软的多,条状物的上面粘附有绿色葱叶。

    右边大碗里盛放着淡褐色汤水,里面飘浮着黑色片状物和绿色叶状物,还有豆瓣一样的东西,整碗汤水散发着浓浓的醋味。

    再次吸吸鼻子,凑近大碗看了看,程爱国拿起小勺,从左边大碗里舀了一些条状面食,放到小碗中。然后端起小碗,把小碗里的条状面食扒拉到嘴里。细细咀嚼几下,他又快速把小碗中剩余的条状面食吃了进去。

    小勺在伸向左边大腕中途又改变了方向,直接奔右边大碗而去。从大碗中舀了几勺到小碗中,程爱国端起小碗直接喝了起来,一边喝一边轻轻吧咂着,然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放下小碗,程爱国看着楚天齐:“小楚,这东西哪来的?”

    “部长,味道怎么样?”楚天齐答非所问。

    “嗯,地道。”程爱国说着,把头转向周子凯,“周局,你吃过吗?”

    “好像没有。”周子凯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是吗?赶紧尝尝。”说着,程爱国把两个大碗向前推了推,“都吃点。”

    周子凯看了看对方,也学着对方刚才的样子,各吃了一些下去。吃完之后,连连点头:“不错不错,这个面食入口即化,酸辣有味,这个稀的清香爽口,很好吃。”

    “好吃吧。我给你说说它是怎么做的。”说着,程爱国一指左边大碗,“这叫粉坨,是由黄豆面做的,里面也加了一点白面。制作的时候,先上锅加水熬成糊状,然后倒碗里待它凝固,再划成条状加入调料就行了。这个调料里面有醋,有辣椒油等,粉坨里面千万不能缺了辣椒油,否则就跟女子结婚没有化妆一般不可想象。”

    接着,程爱国又一指右边大碗:“这叫酸香地皮,里面这黑色的东西是地皮菜,地皮菜又叫地耳、地木耳、地衣、地软儿,还有好多名我也记不起来了。地皮菜长在阴暗潮*湿的地方,最初为胶质球形,其后扩展成片状。绿色的叶状物是香菜,香菜主要起调味作用。地皮菜有降脂明目、清热降火的作用,含有丰富的蛋白质、钙、磷、铁等,还具有补虚益气,滋养肝肾的作用。地皮菜配以香菜、香醋,那是清香怡人,滑*润可口。”

    “部长真是知识渊博。”周子凯竖起了右手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哪里,哪里,只是以前吃过而已。”停了一下,程爱国把目光投到楚天齐脸上,“这是你安排的?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哪的东西?”程爱国继续问。

    楚天齐笑着道:“部长,您别着急,还有呢,再吃吃,您看看是不是那个味。”

    正说话间,服务员来了,这次来了两个服务员,每人各拖了两个拖盘,每个拖盘中是两个大碗,共八个大碗。

    服务员把托盘中大碗依次放到桌子上,程爱国的眼睛则随着大碗移动,一边移动,一边嘴里小声念叨着。

    先仔细观察了一番,然后拿起小碗,程爱国把小勺伸向了其中的一只碗。舀了一些东西,程爱国正要去吃,忽然抬起头笑了:“不好意思,我先替你们尝尝。”

    嘴上说完“不好意思”,程爱国立刻挨个尝了起来,尝完最后一只碗里的东西,他吧咂起了滋味:“罢了,罢了,终生难忘的味道呀!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