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二百六十章 我真的很无辜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新的一周开始,关于焦二壮案的传言越来越多,也越来越具体,几乎每天都有新的内容被传播开来。

    三月十日,星期三,楚天齐刚一上班,李子藤就来了。

    进到办公室,看看屋子里没有旁人,李子藤道:“市长,城建局曹局长要见您。”

    “他?”只说了一个字,楚天齐便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李子藤又说:“从本周一开始,他就打电话多次来约,我都说您没时间。昨天下午他又直接来了,正好您去市委开会,他就一直等着,等到了将近六点才走。今天还没上班的时候,他就到我那等着,我说您这几天时间排不开,他还非让我通报,要不就直接来敲门,我就只好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马上表态,而是沉吟着。

    在周日的时候,曹金海给楚天齐打了两次电话,楚天齐都没接,后来曹金海又发了好几条求见短信,楚天齐也没回。他基本知道曹金海要来干什么,但他却没想好要如何对待曹金海,也想看看接下来的情形发展。

    本周一刚上班的时候,楚天齐就告诉李子藤,自己本周要专门弄几个方案,除了市委领导找,其他人来的话,就直接说没时间。本周弄方案确是实情,但让秘书挡驾,主要就是在躲曹金海,只是没有明说而已。

    李子藤能够多次直接回绝曹金海的求见请求,看来已经完全领会了自己周一的吩咐。但看曹金海今天的表态,也是真急了,誓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架势。

    楚天齐自然不惧曹金海急眼,当然就是给对方一百个胆,对方也不敢跟自己急眼,他曹金海根本就没有和自己急眼的资格。不过楚天齐也没打算一直不见曹金海,那也是不可能的,只是他一直在观察,既观察整件事,更要观察曹金海。虽然现在还没观察透,但既然曹金海这么着急,那就不妨见一见。

    还没等楚天齐表态,李子藤便轻声说:“市长,要是还没时间,我现在就去回绝他。我警告他,不让他来直接敲门,他应该不敢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不,可能他有急事,那就特例一回,让他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答应一声,李子藤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不多时,屋门再次响动,一个脚步声由远及近,到了办公桌前。

    当然知道来的是谁,但楚天齐却没有抬头,而是继续在电脑键盘上操作着。他这不只是装样子,而是确确实实在继续着工作,他准备长时间晾着对方,看对方能忍多长时间。

    三分钟,

    五分钟,

    十五分钟,

    整整半个多小时过去,来人没有说话,没有打断楚天齐的工作。但楚天齐却能听到对方的呼吸越来越重,显然是越来越着急了。

    又是十多分钟过去,对方的呼吸已经变成清晰可闻的喘息,似乎随时都要呼吸停止似的。

    对方坚持了四十多分钟没有惊扰自己,显见对自己足够尊重,今天诚意十足。自己总不能逼死人命吧,这样想着,楚天齐停下手中动作,抬起头来,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桌前站定的,正是城建局长曹金海。还是中等身材,但似乎显得低了一些,原来是身子略为佝偻了。本就不多的头发更加稀疏,而且也不似以前那样梳的整齐,变得凌*乱了些许。“将军肚”一下子没了踪影,不知是身板不直,隐了起来,还是短短几天瘦掉了。曹金海的确瘦了,眼窝深陷,颧骨突出,两腮无肉。

    看着眼窝发青,汗珠“嘀嗒”掉落的曹金海,楚天齐一指桌上纸抽:“擦擦。”

    “诶。”曹金海答应一声,向前跨了半步,扯出几张纸巾,胡乱在脸上抹了抹,急着道,“市长,我想汇报工作。”

    对方脸上粘着碎纸屑,好多汗珠也还挂着,既滑稽,更狼狈。楚天齐觉不出好笑,也没有同情,语气很是平静:“说吧,我时间有限。”

    “市长,我想和您说说焦二壮的事。”曹金海一种试探的语气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搭茬。

    等了一会儿,见对方没有反应,曹金海直接道:“焦二壮竟然能够对周局长下手,这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。平时我看他只是有些混蛋,素质不高,有时更像个混混,没想到他竟然干出犯罪的事。那可是他的同事,更是他的领导,他竟然能下的去手?不知他是疯了,还是头被门挤了。不管他是什么原因,他的做法都是不可饶恕的,都必须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,他应该为自己的愚蠢、无知、野蛮,付出应有的代价。我作为他的领导,也和他有一点亲戚关系,负有不可推卸的失察之责。”说到这里,他偷眼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此时楚天齐靠在椅背上,眼睛漫无目的的直视前方,就像没听着似的,根本没有接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曹金海叹了口气:“哎,让我没想到的是,我妻子卷入了这件事,还有我的司机竟然也被焦二壮利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吗?什么时候的事?”楚天齐转头,盯着对方,“怎么早没听你说?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刚知道。”曹金海忙道,“这几天一直传焦二壮被抓了,家里也确实联系不上他,只是不知他落到了警察手里,还是被混社会的给弄走了。上周六,就是三月六号下午,警察去了我家,找了我媳妇。我当时正好在家,警察也没让我回避。听警察一问话,我才知道,原来焦二壮之所以能知道那天周局在外面就餐,是听我老婆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楚天齐猛的坐直身体,瞪视着对方,“听你老婆说的?你老婆听谁说的?”

    “市,市长,您听我解释。”曹金海结巴着说,“那天您检查城管工作,我和周局等人陪着,您对城管工作很满意,要请我们吃饭。我就给家里打电话,告诉我老婆,我不回去吃了,她追问我都有谁,我就笼统的说‘局领导都在’。我老婆刚放下电话,就接到了焦二壮来电,她顺嘴就说了我在外面吃饭,在焦二壮询问下,也重复了那句‘局领导都参加’。没想到,焦二壮就从这些闲谈中,知道了周局的信息,就找人等着收拾周局。”

    对方已停下了好大一会儿,但楚天齐没有接话,而是一直审视的盯着对方。

    能够感受到对方的猜疑,曹金海忙着解释:“市长,我说的都是真的,我老婆是这么跟警察说的。后来我又盯问她,她也是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司机又是怎么回事?”楚天齐换了一个话题。

    “哎。”未曾开言,曹金海先叹了口气,然后又说,“警察在同一天也找了我的司机小候,让我带着去的。从他们的对答中,我才知道,焦二壮向打手们实时提供了周局位置信息,都是从小候那儿得来的。小候爱打麻将,那天焦二壮就是以打麻将名义,不时给小候打电话,还说吃完饭就告诉他。在小候看到我和周局从饭馆出来的时候,就给焦二壮去了电话,既告诉对方马上就从饭馆出发,还告诉了送人顺序。就这么的,焦二壮准确的掐好了周局的时间点,把信息再传给打手头目,头目则据此对暴力行动进行了布置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内容都是你亲耳所闻,没有一丝误差?”楚天齐问。

    “焦二壮从我老婆和司机处获得相关信息的过程就是这样,至于焦二壮如何利用这些信息,是我从警察的只言片语中分析出来的。”曹金海忙又补充了一句,“但我的分析绝对客观,没有加一点偏向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身子后仰,再次靠在椅背上,沉吟了一会儿,然后自语道:“小舅子是幕后真凶,老婆无意中泄露了吃饭信息,司机又被人利用讲了关键时间点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边摇头,边“嗤笑”连声,“巧,实在太巧,真是巧的不能再巧了。”

    曹金海忙附合并解释着:“巧,是巧,焦二壮那家伙太狡猾,太不是东西了,害人害己。我们的警惕性也太……哎,防不胜防呀。”

    “你提前不知道?”楚天齐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真的不知道。”曹金海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楚天齐脸上浮现一抹笑意,他不再说话,而是双眼紧紧盯着对方,他要好好消化这些内容。

    对于曹金海说的这些,并不是楚天齐不熟,而是熟的不能再熟了,甚至好多细节要比曹金海都熟。他之所以要“消化”一下,主要是进行比对、分析,分析曹金海所言真实性如何,分析曹金海上门的动机究竟是什么,分析曹金海是否真的无辜。他看到,曹金海目光急切,眼中写满焦虑,脸上本已零星的汗珠再次密密麻麻,就连脖项间也是汗津津的。

    迎着对方审视的目光,曹金海喉结动了几动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楚天齐盯着对方,缓缓的说:“你真的提前一点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一点都不知道,绝对不知道。”曹金海表情甚是痛苦,声音低沉的说,“请您一定相信我,我真是无辜的。”

    对方的神情尽入眼底,但楚天齐没有说话,而是微微的笑了。

    曹金海看着对方的笑容,脸颊肌肉不禁动了几动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