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慎重无害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哗”,一阵热烈掌声响起,打断了楚天齐思绪。

    待掌声停息,薛涛说道:“前两项议程结束,请各列席人员退场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明白,领导们要继续商量重要事情了,于是这些局长、主任们都快速起身,向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本已和常玉州走出两步,却发现局长还坐在原位发呆,周家林急忙退回两步,伸手碰了曹金海一下。

    感受到触碰,也注意到众人投来的目光,曹金海赶忙起身,挪动步子。但在临出门之际,还是回头扫了一眼就坐领导和这间屋子,满怀期待又留恋不舍的走开了。

    列席人员全部退去,尤成功重新关好了屋门。

    “继续开会。”说着,薛涛把头转向右侧,“蔡副书记,你会前说有临时议题,现在就说吧。”

    冲着书记点了点头,市委副书记蔡勇轻咳两声,开始说话:“最近,成康市出现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。做为主管党建工作的副书记,我认为这是相关部门党建工作做的不扎实,宣传、布置、实施不到位,从而导致单位人员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,直至做出违法犯罪的事情。一个部门,党建工作做的不扎实,单位党委一把手和行政一把手难辞其咎,必须要承认应有的责任。

    做为一个局党委书记、局长,其下属竟然雇凶殴打副局长,而且这个下属还是局长的小舅子,这个局一把手可当的太不称职了。不但如此,自己的妻子和司机也涉及此案,那这个人究竟在其中做了什么,就更值得怀疑。像是这样的一个人,已经不适合再担任现有职务了。”说到这里,他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其实蔡勇刚一张口,好多人都猜到了什么事,现在就更完全明白了,这是要“骟”掉曹金海。

    肯定有人要提及此事,这早在楚天齐意料之中,他并不觉得奇怪,只是要关注着事情如何发展。

    屋子里很静,没有人接话,好多人更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。

    过了足有两分钟,还是没人说话,只有薛涛轻咳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来说两句。”说话的是尤成功,“我们的伟大事业,都是在党领导下进行的,没有党的领导,好多事情根本无法正常进行,更谈不上成功和做出成绩。因此,加强党建工作非常必要,也是必须的,党的领导必须要强化,而不能削弱,更不能不去做。每个单位做为基层党委更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”,又一声轻咳从薛涛口中传出。

    尤成功明白,领导嫌自己啰嗦,于是停顿一下,说出了中心思想:“局里出了这么多事,而且都跟局一把手有各种牵连,我觉得蔡副书记提的很及时,这个一把手确实不适合再担任现职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说说,可以有不同意见嘛!”薛涛又说了话。

    从薛涛的话中,楚天齐听出了别样的意味,不觉心中暗暗好笑。

    尽管市委书记进行了引导,但并没有人附合发言,会议室里就那样静着。

    蔡勇轻声对薛涛说:“书记,看来大家都很谦虚,那要不这样,干脆表决吧。要是谁不赞成我的意见,就请举手,并提出理由来,您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大家都听出来了,蔡勇这是要绑架民意。副处级常委放在全国,那就是“芝麻”、“绿豆”,但政治水平却不是一般副处和正科们可比的,这并不代表常委本身素质就那么高,而是所处职位的必须要求。常委们研究的好多事情都事关全(市)县大计,事关数十万治下百姓,最起码也事关几个人的命运,因此常委们都养成了一个特点:发言谨慎。在常委会上,除非事关切身利益,人们一般不会直接去反对其他同仁,当然也不会轻易去赞同别人观点。蔡勇肯定深谙这一点,才提出“反对者举手”,而不是“赞成者举手”。

    面对蔡勇的提议,薛涛迟疑了一下: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常务副市长彭少根说了话:“老蔡,你这提议太莽撞了吧?大家还不清楚什么事,你就提议举手表决,这也太儿戏了,这不是让书记和大家做难吗?”

    “老彭,我说的够明白了,在座各位都听的懂。”蔡勇语含讥讽,“你应该更清楚吧?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太让人费解,我怎么清楚?难道你是说我?”彭少根一摊手,“可我并没有你说的这些事呀。你不妨说出来,这么藏着掖着,谁敢发表意见呀?万一要是弄错了,那可要担责的。”

    蔡勇“哼”了一声:“老彭,你也不用打哑谜,其实你完全知道我说的是谁。那好吧,我就直接指出他的名字——曹金海。”

    彭少根“哦”了一声:“是他呀,我也听说过你刚列举的那些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吧?”蔡勇一笑,“老彭你说,就冲曹金海的那些事,他还适合担任现职?”

    彭少根迟疑着说:“要是真……”停顿了一下,他反问着,“老蔡,是不是纪检或公安已经认定、公布了?”

    蔡康道:“老彭,这可是公开秘密,全成康人都盯着呢,我们不能不给大家一个交待。做为市领导,必须要有一颗公心,而不能掺杂私人情感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是只听到传言,而且传言有很多种,依据传言就能处理一个人?”说着话,彭少根把头转向另一人,“宗旺书记,您觉得我说的在理吗?市纪委是否已经有相关证据。”

    市纪委书记姚宗旺面色严肃,略一沉吟,道:“市纪委都是严格按照规程办案。至于你问的最后一个问题,恕我无可奉告。”

    听到姚宗旺的话,楚天齐不禁暗暗点头:到底是市纪委书记,到底是老常委,说话就是严谨。前一句虽然说的很刻板,不过大家都明白,纪委办案既重证据,而有时也需“捕风捉影”。第二句看似顶回了彭少根询问,但曹金海现在仍正常工作,那就表明纪委现在是没对曹金海动手,并没依据传言行*事。就这两句话,姚宗旺便给了彭、蔡二人一个交待,你俩要“扯蛋”,随便,少拉上我老姚。

    虽然看似在姚宗旺那里碰了一个钉子,但彭少根却并不恼,反而感谢姚宗旺。因为只要姚宗旺没有明确表示“凭传言照样办案”,那就是自己的胜利。于是他又对着蔡勇道:“老蔡,听风就是雨不好吧,仅根据传闻就这么建议,太武断了。”

    “武断?我没觉得呀。即便如你所说,但这些传闻已经造成了很坏的影响,我们不能不给人民一个交待吧?我们这些领导如果不为党组织考虑,不注重民意,那要我们干什么?”蔡勇反问着。

    “无论到什么时候,我们做为一名党员,做为党的干部,都要为组织考虑,都要注重民意。”彭少根道,“但是仅凭传言,就要调整一名党员干部,合适吗?我们不能容忍一些行为,但也不要上纲上限,偷换概念嘛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仅仅是这些传言呀!”蔡勇说着话,转向尤成功,“成功主任,你说呢?”

    尤成功脸色微微一变,心中暗骂蔡勇,但现在对方问到头上,他却不能拧着劲来。于是尽量谨慎的说:“我听说焦二壮已经被纪检部门带走了,他可是涉了另一个重要案子的。”

    虽然尤成功没有明说,但大家都知道他说的是哪个案子,也都听说了那件事。可却没人愿意主动提起那件事,尤其在常委会上更是避谈,因为那件事太敏感了。

    “重要案子?”彭少根忽然提高了声音,还挑了挑眉毛,“什么案子?”

    在刚才说完的时候,尤成功已经知道坏了,此时对方果然抓住了这个话柄,他不禁暗暗懊悔,只得低头不语,假装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蔡勇及时接过话头:“老彭,你难道没听说?全成康市可是都传遍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传遍了?还是传言啊?我以为你有什么重要证据,或是有相关部门的文件、通告呢。”彭少根微微一笑,“我也听说了一些传言,传好多人都牵涉了一个重要案子,传的有鼻子有眼。你说我该不该信,该不该要求对相关人进行处理呢?按你的观点推理,如果一个单位出现不好传言,单位领导要承担党建不力责任,那么要是市里直管干部也涉及到传言中,这个党建不力的责任又该谁负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听着对方咄咄逼人的话,蔡勇一时语结。在座好几位的名字可都出现在了那个传言中,对于第一个问题,他绝对不能给出肯定答复。蔡勇也无法回答第二个问题,总不能把自己也卖给对方了吧。

    现场一下子冷场了,但气氛却很紧张。

    重重咳嗽两声,薛涛打破了沉静:“别把话题扯远了,只议蔡副书记的提议。”然后她把头转向楚天齐,“楚副市长,城建局归你管,你怎么看这事?”

    略微沉吟一下,楚天齐缓缓的说:“慎重无害呀!”

    “对,应该慎重。”江霞随声附合着。

    “要慎重。”又有几个声音跟着响起。

    薛涛脸色变的很难看,她“哦”了一声,冷冷的说:“以后再议。散会。”说完,当先走出了屋子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