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公报私仇,至于吗?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楚天齐说:“上次杨经理说要派法律顾问来,可是到现在我也没听到这方面汇报,我以为你兼着这个职务呢。什么时候派法律顾问来呀?”

    张燕一笑:“他现在只是挂名的法人代表,其实他早已经离开公司了,只是变更手续还没走,上次来成康,也是临时的。事实上他不需要考虑整个事情,因此说话难免欠考虑,请楚市长不要当真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当真?是说着玩的?我们可是当真的。”楚天齐“嗤笑”一声,“十一月十日,在成康市委常委会上,我接受常委会授权,全权处理飞天大厦和四海商贸项目事宜。十一月十二日,市政府召开由市长和所有副市长出席的专题会议,其中一项重要内容就是关于这两个项目的处理。十四日,我又分别召开了分项专题会议,并责成法律顾问给鹏燕公司发函。从十一月十七日至十二月一日,市政府共三次发函,请鹏燕公司来人商谈,可贵公司竟然以‘领导忙于公务、抽不开身’为由进行回绝。你们也太傲慢了吧?

    再后来,土地局发函,请鹏程公司派代表来商谈那两块地皮的事。一开始你们不予理会,在上周总算来人了,结果还是一个临时抓的壮丁。杨经理通过市委薛书记派人引见,身处成康市长办公室,却对王市长和我极尽责问,最后竟然说‘要通过法律’来解决,威胁的意味太浓了。这难道就是你们所谓的诚意?”

    本来面对一个女人,楚天齐并不准备翻老帐,可对方上来先挑了自己一堆理,而且面对对方说辞,自己又没有合适的反驳理由。但如果不反驳的话,自然就会显得理亏,可能会成为后续谈判的短处。所以,楚天齐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之深,提出以前这些事情,是让对方明白,是你们傲慢在先,是你们诚意不足。

    张燕一笑:“楚市长,您外形俊朗,分明就是硬汉形象,而且工作又那么忙。只是我真没想到,您竟然把这些芝麻小事记得如此清楚,佩服佩服。”

    听的出,对方语含讥讽之意,讽刺自己这个副市长只记小事。但也从侧面,承认了以前的傲慢和诚意不足。

    不等楚天齐说话,张燕又继续说:“楚市长,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。今天我到成康以后,任何人都没见,而是直接来见您,这诚意够足吧?”

    “似乎有些诚意。”说着,楚天齐话题一转,“只是上周杨木森被临时抓差到此,说话也太不负责任。有前车之鉴,因此我想问,你能代表鹏程和鹏燕公司吗?能做主吗?”

    “楚市长,鹏燕和鹏程公司的最大股东就是我,而且我还是鹏燕公司的法人代表兼总经理,所以我完全能做主。正因此,我没有去找相关科局,也没有去找书记、市长,而是直接找了您这个被授权全权处置的领导。”张燕道,“我这次来,是代表两个公司最高层,以后不会再有比我高的人来谈,我堂弟也必须听我的。”

    以前楚天齐一直认为,鹏程和鹏燕的最大股东是张鹏飞,外界都是这么传的。正因为如此,在鹏燕没有积极响应的情况下,楚天齐才把主意打到了鹏程公司头上,想通过收回那两个地块,逼张鹏飞现身。今天听张燕一说,原来这里面竟然还有出入。也不管事实是否果真如此,但看她的言谈举止,她应该能做主。

    自己就是要和能做主的人谈判,于是楚天齐道:“好,痛快。那咱们就说那两个地块的事。二毛厂和无线电地块,是在两年多以前的八月份出让给鹏程公司的,可你公司在简单平整场地后,就于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停了工,到现在已经是两年零一个月十三天。按照《土地法》相关规定,地方政府完全有权无条件收回地块。所以,请贵公司配合土地局办理相关手续。如果贵公司不配合,那么我们依然可以走强制收回程序。”

    “楚市长,这两个地块不适用‘两年闲置即收回’这条规定。首先,我方并不是没有开发,而是开发中途停工,而且停工的原因是政府答复的地下管网配套资金没有到位。”说着,张燕从包中取出一份函件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接过函件,看着上面内容,内容正如张燕刚才所说。函件是写给成康市人民政府的,函件落款单位是河西鹏程投资公司,时间是半年多以前的五月份。其实,在原合同上,楚天齐也看到过“甲方配套前期地下管网”的条款,但却没有看到后续与之有关的支言片纸。他马上道:“张总,我并没有看到与此类似的函件。”

    “楚市长,为了避免事后有纠纷,我公司当时采用了快件邮寄方式,回单上有签名。”说着,张燕再次拿出一张纸。

    楚天齐看到,这张纸是一份快件回单,收件方签名是“张洋”。看到这个名字,楚天齐意识到,这是一件死无对证的事。他知道,这个张洋是前任尤副市长的秘书,在尤副市长调走前的半个月,失足落水,死了。看到这里,楚天齐不禁疑惑:政府竟然因为不足百万的配套费用而违约,并且收件人还死了,这事好像有点太蹊跷了。

    看到楚天齐不言声,张燕又说了话:“我们肯定是寄了,也有甲方收件人签字,而您这里没看到,那请再安排下属找找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回了两个字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张燕继续说:“鹏程公司在与贵方签订的合同中,第五条‘双方权利义务’第三款有明确约定,‘甲方承诺,五年内不在成康市区范围引进其他投资商从事房地产开发’。而在近期,贵方却在省商务厅做了招商广告,广告中就有在市区引进房地产开发商的叙述。这严重违反了双方约定,侵犯了鹏程公司权益,请贵方给予解释,并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我首先声明,商务厅宣传媒介上内容,是宣传成康城建工作,并不是广告,那个版块名称就叫‘城建面面观’。我方认为,这两个地块开发合同符合无条件撤消的要求,因此乙方无权以此对成康城建工作进行指责。

    另外,《合同法》第五十二条明确规定,有下列情形之的,合同无效。其中第五款是‘违反法律、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’。你说的这条约定属垄断条款,因此是无效的,甚至也导致整个合同无效。我们国家一直在研讨反垄断法,应该很快就会出台,反垄断法上的规定更严。”

    张燕提出了反对意见:“楚市长,请您注意,那款内容中,‘强制性规定’的前提是‘违反法律、行政法规’。请问,哪部法律、法规有专门的对应性描述?而且当时成康市根本就没有所谓的‘房地产开发概念’,由于鹏程的进入,才引入了这个概念。因此,这条看似对鹏程的保护条款,其实更是保护成康市脆弱的房地产市场,根本不能称之为垄断,只能说是互惠互利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连连摇手:“此言差矣。合同上这一条,分明是禁止其它开发商进入,就是在限制竞争,就是在干扰市场经济。这个条款,事实上会造成鹏程公司一家独大,市场杠杆就无法起到调剂作用,最终导致商品房价格虚高过多。房价过高,就损害了消费者利益。这正好符合了《合同法》撤消合同条款中,‘损害社会公共利益’这一条,因此也是无效的。

    所以,无论是合同中*出现垄断条款导致合同无效,还是乙方两年未动工,甲方都有权收回土地。只不过,如果是合同无效而收回,那么可以退还乙方交纳的出让金。如果要是按‘两年未动工’处置,那就是无条件收回,是一分钱也不会退的。”

    “楚市长,虽然你的论据漏洞百出,根本经不住一驳,但看的出,你还真没少做功课。据我所知,您上的是河西大学,专业好像并不是法律。”说到这里,张燕冷笑一声,“看的出,您是专门学来,用以对付我们公司,对付我们老张家的。这也太恨了,您公报私仇,至于吗?”

    “张总,希望你这只是无心之言。请你说话注意分寸,也请你不要用他人之心,度我楚天齐之腹。”楚天齐面色一寒,“我尊重你,也尊重你的意见,同样尊重你的公司,但请你也要尊重我,否则不谈也罢。”

    听出对方语含愤怒,甚至有中止谈判的意思,张燕忽然笑了:“楚市长,你的胸怀不会这么小吧,连一句玩笑也受不得吗?咱们都是明白人,你接受的任务本来只是飞天和四海项目,和那两个地块根本无关。你之所以牵出鹏程来,就是为了引出张鹏飞,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,分明是围魏救赵。现在我已经来了,完全能够代表鹏燕公司,我们还是直接谈鹏燕的事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心里话:你讲的太对了。但嘴上却说:“错。我救赵是真,围魏也是真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