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谁是雇凶者?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楚天齐没有理会外面,而是眼睛盯着司机,等着对方回答。

    司机牙齿打颤:“今天……今天怕是不行吧,这距离太近,怕是……怕是刚到近前,就让棍棒把车砸烂了。前面路口好像还有人,要是没冲成功,更不会有好果子吃。”说到这里,司机试探着问,“他们……他们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楚天齐知道,前面路口肯定有人,否则不会没有一辆车或是一个人进来。他冲着司机一笑:“别怕,他们是找我的。我跟他们说,让他们把你放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真……他们真能听你的?我……我一出去就报警。”司机说话更加不利索。不知是吓的,还是因为对方的表态而激动。当然,他也不无疑惑,怀疑外面的人会不会听这个大个子的。

    楚天齐摇开车窗,大声道:“站住。”

    那些人还真听话,果然都站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楚天齐继续说:“你们是找我楚某人吧?出租车师傅只是跑运营,和我无关,你们把他放了。”

    前面五人扎到一堆,像是耳语了一番,然后又移动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们不放走他的话,那么我们会开车冲过去的,到时你们想留我也留不住。”楚天齐说的一半是实话,如果真开车冲的话,应该是能冲出去。但他又担心连累出租司机,实在不忍让对方人车受损,所以才这么说。他自信,对方会答应的,否则一旦到了学院路主街上,他们就不敢这么做了,那样会很快招来警察的。

    那五人再次停下,头又扎在一起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当中那个最矮之人说道:“姓楚的,够爽快,就冲这点,也着实让人佩服。不过,万一你要是趁机逃走,我们可就不好交待了。这样,你先从车上下来,我们再放他走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答应的很爽快:“可以,那你们先后退,我再下车。只到我看着司机师傅出了巷子,你们才可向前。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好,希望你不要耍花样。”说完,前面那五人向后退去,后面五人则站在原地,没有移动。

    看着那五人一直在往后退着,楚天齐对着司机道:“师傅,别着急,祝你一路顺风。”说完,推开车门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谢谢,我一定……”司机话到半截,汽车已经快速向前驶去了。

    前面五人可能看到楚天齐已经下车,所以马上闪到一侧。

    出租车很快从五人身旁穿过,不多时便拐过路口,不见了。

    那五人迅速挡住前行道路,向楚天齐走来,后面五人同样向前移动着。

    “各位,你们到底想怎样?”楚天齐道。

    小矮个说:“不想怎样,只是你皮太紧了,欠收拾,我们给你梳梳皮。刚才已经说了,顺便留下你身上一些零件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我好像不认识你们,咱们之间有仇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也不认识你,只是拿人钱财、替人消灾罢了。”矮个说着话,但脚下却没停,一直慢慢向前移动着。

    “你们受何人指使?可知道我的厉害?”楚天齐狠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有我们的规矩,是不可能出卖雇主的。”矮个“哈哈”大笑,“你就说想留下什么零件吧,最好是你自己选择。”

    旁边一人插了话:“你有什么厉害,不就是当个芝麻粒官,狐假虎威欺负人吗?”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小矮个训斥着同伙。

    那人果然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前后五人都到了离楚天齐大约将近十米的地方,停了下来。小矮个再次问道:“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到底是你自己动手,还是让我们费事?要是让我们来,那可会更疼,说不准还要多捎带几样零件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哈哈”大笑:“你们也不撒泡尿照照,就凭你们?也配?”

    “真是好良言难劝该死鬼。”说着,小矮个一挥手,“上。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前后九人挥动手中棍棒,齐向楚天齐冲去。只有那个小矮个不进反退,退到了墙边。

    九条棒子,齐刷刷奔向楚天齐头顶,眼看着就要触上,却见一个身形从棒影间隙腾起。九人一楞,但手中棍棒却已收不回来,只听“乒乓”一阵响动,自己人来了一个回合。

    “笨蛋,人都找不到,在那呢。”小矮个在旁一边手指比划,一边嚷嚷着。

    那九人转头看去,发现那个大个子正站在一旁,挑衅的招手示意呢。

    “杀”,九人再次抡棒,冲向楚天齐。

    楚天齐这次还是如法炮制,从棍棒缝隙间跳了出来。只是这次落点和上次不同,他直接落到了离那个小矮个不远的地方。然后脚下加力,向小矮个冲去。

    小矮个别看在一旁不时瞎乍乎,但却一直没有放松警惕,就在楚天齐刚落下的时候,他已经快速向巷口跑去。

    “嘀呜……嘀呜……”,警笛声传来。

    现场众人都是一楞,楚天齐也停下*身形,仔细辨认着声音以及方向。

    警笛声越来越清晰,好像就是奔向这个方向。

    “刷”,两道白光出现在巷口,一辆汽车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巷口站着人的,纷纷向两边躲避,嘴里还喊着:“快躲开,他的同伙来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光线刺眼,但楚天齐也已看清迎面来的汽车,正是自己的那辆“桑塔纳2000”。

    “扯呼。”小矮个一声喊喝,率先跑去,其余九人也立刻分别向最近巷口跑着。

    “桑塔纳2000”很快到了近前,厉剑把头伸出车窗外,喊着:“市长,上车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拉开车门,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市长您没事吧?”厉剑急问。

    楚天齐答道:“什么事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厉剑又问:“追哪拨?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谁都不追,躲警察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答应一声,厉剑脚下加油,汽车继续向前冲去。

    车灯照射下,只见那五人上了东出口那辆汽车,然后汽车轰鸣着,不见了身影。

    “桑塔纳2000”出了巷口,快速驶向外环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确定没有警车和其它车辆跟踪,“桑塔纳2000”绕了个大弯,向住宿酒店驶去。

    边开车,厉剑边问:“市长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刚才在餐馆吃饭,我去卫生间时,发现有两人形迹可疑,像是在盯稍。后来我又假装去了两次,确认就是在盯我的稍。估计他们可能要在半路出手,我担心惊吓到陆处长,这才催他先回家,让你去送她。在你们出发的时候,我发现那两个家伙还在远处盯着我,我又耗了二十多分钟,他俩也就一直在那待着。等我打上出租车,那两个家伙则上了一辆没有牌照的越野车,在后面跟着。估计他们肯定有同伙,考虑到外环路人少,相对偏僻,他们有可能会动枪,我就让出租车走了市区。你给我来电话那会,那十来个人刚出现,我也正准备给你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是什么人?您有认识的人吗?身手怎么样?”厉剑提了好几个问题。

    楚天齐摇摇头:“不认识,听他们的语气,应该是受雇于人。至于是谁雇他们,目前还不清楚。就他们那身手,也太熊包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会咱们要是抓一个人问问,就好了。”厉剑道。

    “一开始我也有这想法,后来听到有警笛响,就打消了这个念头。我估计是出租车司机报了警,警察肯定马上就到。要是想抓*住一个人,还得费一番手脚,没准就把警察等上了。到时还得到派出所做笔录,接受询问,折腾大半夜,要是再碰上陈文明那么一个警察,就更麻烦了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又补充了一句,“这些人也未必就知道真正的雇主,顶多就能供出一个中间人,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。”

    厉剑“嗯”了一声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楚天齐则靠在椅背上,脑中筛选着嫌疑人。

    在确认有人盯稍的时候,楚天齐首先想到了张鹏飞。因为张鹏飞刚在昨天和自己通过电话,虽然来电隐藏了号码,声音也做了变声处理,但楚天齐能确认就是那小子,后面的通话内容也证明了这一点。虽然通话时张鹏飞没说出“你等着”之类的话,但话中也透着威胁的意味,而且两人本就有仇,张鹏飞极有可能对自己下手。在刚才和蒙面人对话时,对方说的一句“不就是当个芝麻粒官,狐假虎威欺负人”,也让他锁定了张鹏飞。

    在出租车上时,楚天齐还怀疑到了另一个人,就是那个“段哥”。“段哥”仗着他老子做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,曾在省委党校门口挟持党校女同学,正好被楚天齐赶上,教训了“段哥”等人。“段哥”后来还和张鹏飞等联合,让社会大哥“龙哥”找过自己的麻烦,那是张鹏飞得意时亲口承认的。只不过阴差阳错,“龙哥”最后不但没有强行留自己,而且还把自己认作了师叔。

    等到刚才那几个蒙面人一出手,楚天齐立刻否定了对张鹏飞和“段哥”的怀疑,因为那几人的身手太差,那两个“官二代”加“富二代”绝不可能雇这么菜的人。而且听蒙面人的话,提前竟然不知道自己能打,这也印证了不应该是张、段雇的人。对手身手太次,楚天齐干脆连常用的硬币暗器都没使用,更无需抽*出腰带来。

    既然不是他俩,那么谁又是这雇凶者呢?

    “市长,到了。”厉剑说了话。

    收住思绪,楚天齐向外望去,已经到入住酒店楼下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