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请少一些傲慢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自一月四日在市长办公室,当着市长王永新、党办主任尤成功以及鹏程公司杨木森的面,透露“谁的面子也不给”信息后,时间又过去了将近一周。

    在这段时间里,鹏程公司并没派来法律顾问,也没有其他人来,任何形式的联系都没有。不知杨木森就是随口一说,还是鹏程公司正酝酿着其它新的想法。楚天齐没有听到关于对方的任何消息,更没接到张鹏飞类似上次的电话,但他心里一直记挂着这事,他知道这事没完,自己不能完,对方应该也能知道这点。

    自那天在市长办公室放出“谁的面子都不给”的豪言后,书记、市长既没找楚天齐的麻烦,也没有任何的敲打或提醒,连正常的见面都没有。其实大家都没出差去外地,几乎天天在这个大院里办公,但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反正全部错开了碰面机会。

    其他常委倒是见过几个,但基本都没什么交流,倒是对方会对楚天齐露出笑意,那笑容很是意味深长,既像是在说“高,实在是高”,又像是在说“你小子够狂”,还像是在说“不知天高地厚”。面对这些人的笑容,楚天齐也是笑脸相迎,反正他没特定含义,他心里在想,你是什么意思,我也就是什么意思。这些常委不包括江霞,江霞从四号就去省里开会了,到现在还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对于同僚们的反应,楚天齐倒不放在心上,他要把更多精力投入到一些实际工作中去。在这一周时间里,与鹏程、鹏燕的接触陷于停顿,他把注意力更多的放到了房改试点和城建规划设计上。当然,曹金海、周家林、常玉州也因为这两件事经常找他,找他反映的事就是一个字——钱。

    又到了该拨经费的时间,但房改试点和城建设计专项经费还没到位。财政局的回复也很简单,要不就是“没钱”两字,要不干脆就是“不知道”。

    房改试点第二阶段已过,成康市进入下一阶段筛选,第三阶段也是此次争取试点的关键时期,一些该投入的费用必不可少。但房管所没钱,曹金海那里也不敢继续挪用,生怕因此吃不消,这项工作面临非常尴尬的境地。

    相比房改试点争取工作,城市规划设计要更艰难,现在已经暂停。设计院给出的解释是,正在突击几个大项目,实在抽不出人手,同时也正忙着做总结和计划。这是人家设计院说的比较婉转,给双方都留着面子,其实就是因为费用不到位。

    面对下属的反映,楚天齐也多少有些无奈,他也生不出钱来,钱得财政局出。而要财政局出钱,必须有王永新放话,就是彭少根点头也行,可他现在不想找他俩,他知道他俩应该正等着自己上门,正等着趁机“点拨”自己呢。只是不找他俩,这钱还真就来不了,没有钱就做不了那些事,而这两件事是好不容易争取下来的,可不能就此搁浅。尤其争取试点的事更是可遇不可求,这次要是错过,下次还不知要什么时候,前面这些投入也就都白瞎了。没办成事,还花了这些钱,那就更被动,说不定还会惹来麻烦。经过权衡,他决定,如果十五号前钱还没到位,那他就去主动接受王永新的“点拔”,用态度换资金。

    因为钱的事,楚天齐有些挠头,也有些撮火。可刚才赵顺却来追问招拍挂申请批复的事,这太不合时宜了,楚天齐一句“别来了,如果批了我会找你”,把赵顺顶了回去。当然,他现在也只能这么回复对方,因为他并不准备真的来批复这个东西,最起码现在还不想。只是如果就这么拖下去,这件事就可能会变成闹剧,究竟该拖到什么时候,又该以什么方式收场呢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楚天齐正想着事情的时候,李子腾敲门进来了。

    直接来在桌前,李子滕说道:“市长,有人要见您。她自称是河西鹏燕建筑公司法人代表、总经理,她叫张燕。”

    哦,她来了,楚天齐心中长嘘一口气,对方确实该来人了。但同时不禁疑惑:怎么是她,而不是他,他又会什么时候来?

    想了想,楚天齐说:“让她去见赵顺。”

    稍微楞了一下,李子藤又道:“她说了,就是专程来见您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按我说的办。”楚天齐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李子藤没说什么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身子向后一靠,楚天齐心里话:不到重要关头,我是不会露面的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谁呀?心中这样想着,楚天齐坐正身体,说了声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屋门一开,走进来的还是李子藤。

    不等对方近前,楚天齐便问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紧走两步,再次来在桌前,李子藤压低了声音:“她就要见您。她还说,如果您要是不见的话,那她就不用通报,直接敲门硬闯了。”

    “硬闯?她也太……”停了一下,楚天齐又道,“好吧,让她来吧。”

    李子藤点点头,走出办公室。

    很快,在李子藤引领下,一个女人走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女人回头对李子藤说了声:“谢谢!”

    李子藤完成使命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女人面带微笑,站在原地,观察着桌后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被一个陌生女性这么盯着,楚天齐略微有些不习惯,但他没有退却,而是也微笑的看着对方。他明白,对方自进门就动了心机,如果自己避开对方目光,那就已经甘落下风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注意到,这个女人看上去三十左右年纪,但他明白,有张鹏飞年龄在那摆着,对方应该至少有三十七、八岁才对。女人身高大概有一米六八,身材苗条,穿着一套黑色职业套裙,再衬以高跟小筒靴,更显高挑。女人五官清秀,长发披肩,眼尾略有上扬,既显娇*媚,却又透着一股英气。

    女人款款移动步子,向前走去。来在办公桌前,她从挎包里面拿出一个精致小包,又从小包里取出一张烫金名片,微微颔首,双手递了过去:“楚市长,您好,请多关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单手接过名片,看了起来。名片上面内容非常简单,没有职务,只在中偏上的位置印着“张燕”二字,名片下文是手机号和固定电话号。翻过名片背面,也没有发现任何文字,楚天齐把名片放到桌上。他看着对方,淡淡的说:“你找我?你是哪位?”

    女人再次一笑:“不错,我专程来找您。楚市长可能奇怪我的名片,奇怪上面内容,甚至觉得寒酸吧?我在这里要向楚市长做一说明,我的名片有六种,基本上一个公司对应着一种名片,那些名片都有该公司名称及相对应的职务。唯一这种名片既没有公司也没有职务,但却是我设定为级别最高的一种,名片上面既有我的两个手机号码,也有两个办公室号码,还有一个家中号码。这种名片我只送给两类人,一类是我最亲近的人,一类是我认为尊贵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不胜荣幸。”楚天齐接了一句。

    女人接着说:“我简单做一自我介绍,我叫张燕,是鹏燕公司法人代表兼总经理,也是鹏程公司第一大股东。其它几个公司与我会谈的事项无关,我就不说了,以免耽误您的宝贵时间。我今天代表鹏燕公司,专程来谈飞天大厦和四海商贸项目,也代表鹏程公司,来谈二毛厂和无线电地块事宜。”

    “飞天和四海项目,请你去找城建局长曹金海,二毛厂和无线电地块,请你找土地局长赵顺去谈。”楚天齐语气仍然很淡。

    张燕没有直接接话,而是提出了问题:“楚市长,我能提一个建议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楚天齐说的很洒脱。

    “请您以后少一些傲慢,好吗,尤其是对女性?”说话时,张燕轻轻挑了挑眉毛。

    “我傲慢吗?愿闻其祥。”楚天齐双手一摊,显得很无辜。其实他这话说的并不理直气壮,因为他今天就是有些傲慢,而且是故意做的。他知道对方有背景,肯定也接触过高官巨富,难免会轻视自己这个小副处。所以才要摆出做为政府一方的强势,以免让对方来个店大欺客。

    张燕微微一笑:“我身为一名女士,亲自登门拜访,您理应请我坐下,对不对?”

    听完对方话语,楚天齐微微欠身,右手做手势:“请坐。”他没有解释,因为对方挑的在理,越解释反而越显的自己特别失礼。

    “谢谢!”张燕走到沙发旁坐了下来,然后继续道,“我做为鹏燕和鹏程公司高层,专程驱车将近三百公里,赶到成康市政府拜访您。可您却连见都不见,直接让我去和下面的局长谈,这也是您的傲慢之处。我知道,官场讲究对等,这是规矩。所以为了体现对等,上次杨经理来的时候,您直接让土地局赵局长接待。杨经理是我下属,赵局长又是您下属,既然他俩对等,那我俩应该也能对等吧,何况我大小也是法人代表兼总经理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直接接话,而是岔开话题:“张总,你兼着鹏程公司法律顾问吗?”

    张燕稍微一楞,随即摇了摇头:“没有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