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王市长拨款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王永新说:“我记得你在十月十日那天也下乡了。”

    “十月十日?”楚天齐一边回想着那天的事,一边心里疑惑对方要干什么。过了一会儿,他点点头,“好像是,我当时连着三天查看乡镇房产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还记得当天你是怎么回来的吗?”王永新提出问题。

    “坐车……哦,接您电话回来的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多少明白了对方的意思,但又不禁纳闷:有这么巧吗?

    “上次你下乡,有百姓来上访,这次下乡又有百姓来,而且上访内容都是你分管的城建工作。”王永新笑呵呵的说,“这些上访者也太会挑时间了,总挑你不在的时候,偏偏专门来找我这个市长。”

    看看,果然是这事,王永新在怀疑自己下乡的真正目的。上次下乡,楚天齐的确是躲上访者,因为上该者已经提前找过他几次。他想让上访者向王永新反映情况,以引起市长重视,但他并没有向任何人透露这个想法,当然更不知道那些人肯定会在那几天到市里。不过事实证明,那些人果然按自己的预想做了。可这次自己根本就不知道有什么居民上访,只不过是赶巧了而已。

    见对方不搭茬,王永新再次说话:“楚市长,我在和你说话呢。”

    “市长,居民上访时间正赶上我下乡,这肯定是巧合,至于他们挑没挑时间,我不得而知。”楚天齐无奈的说,“市长,您不应该会多想吧?”他的潜台词就是:你身为市长,不应该胡乱猜测的,那也太失*身份了。

    王永新“哈哈”一笑:“巧合就巧合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暗道:屁话,这不还是影射我在其中捣鬼吗?因此,他气乎乎的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“现在房改试点的事,进行的怎么样了?”王永新忽然换了一个话题。

    这家伙要干什么?刚才的事呢?楚天齐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而是问道:“市长,到底是什么人来上访,因为什么事?”

    王永新说:“有上百市民来上访,要求拆迁改造,刚把这些人打发走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呀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“他们说,飞天和四海那两个项目的原居民,都拿够了拆迁款,纷纷用这些钱去买新房。可他们的房子现在也已老旧不堪,他们要求市里,给改善住房条件,尽快进行拆迁。”说到这里,王永新停了下来,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害‘红眼病’了。”楚天齐一笑,“不过这也是好现象,说明市长极力筹措补偿款,赢得了百姓认可,赢得了民心。”

    “是好现象。”王永新拉着长音,“他们还说了,要市里多支持房改试点争取工作,多支持楚市长工作。”

    怪不得王永新阴阳怪气的,原来是上访者的话为自己惹祸了。对方是怀疑这些人受自己指使,在逼宫呢。你王永新心眼也太小了,我在前方冲锋陷阵,你竟然还在这里疑神疑鬼。想到这里,楚天齐“嗤笑”一声:“市长,他们为什么要这么说,我一概不知情。他们之所以这么说,我认为是民意,是他们渴望改善住房条件。现在房改试点遇到的困难,我没对任何人讲,也严格要求其他经办人不能随便乱说。今天您既然提到了,那我就正好反映一下。

    房改试点争取和城建规划设计工作,那是在市委常委会上全票通过的,所有常委全都支持。在之后的市政府专题会议上,所有的政府领导包括下属科局也表态支持、配合。可到现在为止,关于这两项工作的经费一分都未到位,我看不到应有的支持。不但如此,竟然连城建和土地的经费也少拨了一半,理由是筹措拆迁补偿款,可为什么除了那三十多个应该出钱单位外,只有我分管部门会被减半拨付呢?我实在想不通。

    就是在这种情况下,我依然理解市里困难,并没有向您反映,而是让城建局及其下属部门自己想办法。这两项工作已经运行了两个多月,全是他们自己找钱,有人还把自己家里钱垫在了里面。可现在他们根本没有可用的钱了,试点争取工作在关键时刻面临下马的危险,而城建规划设计工作已经暂停。”

    “没拨款?我可是专门强调,必须要保证经费到位的。”王永新显得很惊讶,马上拿过电话,按下免提键,在上面拨着号,“财政局是干什么吃的?”

    “市长,请您不要质问他们,我担心给城建和土地惹麻烦,只要尽快把经费拨下去,就烧高香了。”说着话,楚天齐拿过桌上烟盒,抽*出一支香烟,点着吸了起来。他并没有给对方拿烟,以此表示自己的不满。

    王永新停下手中动作,关掉免提键:“好吧,那我下来让杨永亮跟进一下此事。”然后话题一转,“飞天和四海的事,进展到什么程度了?”

    楚天齐心里话:这才是你想问的吧。略微停顿了一下,楚天齐谨慎的说:“给对方发了好几次函,一直没有实质效果,但那些函件可以做为以后的一个补充证据,我们的人证、特证太缺了。上周五的时候,鹏燕公司法人代表张燕来了,直接去找的我。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,打断了楚天齐的话,是王永新手机在响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王永新按下了接听键:“书记……好的……我马上过去。”说完,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放下手机,王永新对着楚天齐说:“以后有时间再说,薛书记找我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的。”楚天齐点点头,站起身形,“那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王永新说了声“好”,低下头,在抽屉中找着什么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再说什么,而是径直走出了市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走在回自己办公室的路上,楚天齐想着刚才的事。

    自己本不想讲说和张燕谈判的情况,但王永新做为市长,让自己汇报此事又是天经地义,所以楚天齐刚才在斟酌着怎么说。不曾想,薛涛及时打来电话,叫走了王永新,这正好隧了楚天齐的意。楚天齐明白,王永新说是有时间再说,怕是春节前应该没有这个时间了,春节后上班又不知什么时候会想起这事。说不准王永新想起此事的时候,张燕那边已经该有答复了,到时一并汇报更好,省的提前泄露信息。想到这里,他的心里一阵窃喜。

    窃喜之余,楚天齐不禁疑惑王永新今天的举动。本来一开始接到电话时,楚天齐还以为王永新就是要询问和张燕谈判的事,所以一路上都在想着与此有关的信息。可是当自己进到市长办公室的时候,王永新却问出了那样的话,显然是影射自己与上访有关。

    当意识到对方在怀疑自己时,楚天齐更多的是愤慨,气愤堂堂一市之长怎么会这么想自己。可冷静一想,似乎并非如此,按说王永新一个官场沉浮几十年的人,不应该只是这种水平。那么他为什么偏偏要这么做呢?

    直到回了自己屋子,楚天齐还在想着为什么。可是想了半天,都是似是而非的结论,他干脆也就做罢,不再去想,只是心里期盼着经费能够落实到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快下班的时候,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:“曹局长,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曹金海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市长,您在办公室吗?我去向您汇报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电话中说吧,我一会儿还有事。”楚天齐说的是实情。

    “市长,好消息,房改试点首批费用、城建规划首批费用全都到了,上个月扣局里的费用也都拨到了帐上。”曹金海话中透着兴奋,“听说,扣土地局的那一半也给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,楚天齐也是心中欢喜,但他却淡淡的说:“我早就说过,费用不是事,这回放心了吧?”

    “放心了,放心了,还是市长您说的准。”曹金海及时拍着马屁,“您在市里的份量就是不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其它事吗?要是没有我就挂了。”楚天齐可没时间听对方奉承,“督促那两个组抓紧时间。”

    曹金海急忙应着:“好的,我马上找周家林、常玉州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挂断手机,常嘘一口气,靠在椅背上,点燃一支香烟,滋润的吸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用说,今天下午能把款项拨付到位,肯定与自己上午的反映不无关系。如果自己不和王永新说这事,王永新要是不给财政局发话,这钱绝对到不了帐。这也从侧面反映出来,当初卡下经费,也绝对是王永新的命令。他当初为什么要卡,是他自己的主意,还是受到什么人影响呢?

    楚天齐再次意识到,王永新找自己,绝不仅仅是为了讲出上访的事,反倒是给自己反映经费被卡提供了机会。只不过让自己说出这事,王永新这个市长不伤面子,还似乎让自己领了他的一份情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,打断了楚天齐思绪。

    坐直身体,楚天齐说了声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屋门一开,政府法律顾问常胜走了进来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