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张洋死因存疑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晚上六点多,楚天齐出现在成康“大涮吧”,这是新开的一家涮羊肉餐馆,据说牛羊肉都来自北方大草原,配料及制作工艺也都是最正宗的。

    但楚天齐明白,就是同一个人用同一批食材,在不同地区做出的食物,味道、口感都有差别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“水土”。当然,这里所说的“水土”,并不单纯就是“水”和“土”,而是泛指环境和气候。不过要具体到“涮羊肉”口感上,那么这个“水”字绝对绕不过的,而且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。

    楚天齐今天是打出租出来的,既没带司机,也没自己开车。

    由于穿羽绒服,戴着帽子,鼻梁上还架了副墨镜,当楚天齐走进“大涮吧”大厅的时候,服务人员并未认出这个成康市最年轻的市委常委。

    服务员小姑娘迎上前来,客气的问:“先生,请问您有预定吗?”

    “三楼雅怡阁。”楚天齐说了目的地。

    “请跟我来。”服务员说着,做了个“请”的手势。

    在服务员引领下,楚天齐到了三楼“雅怡阁”外。

    服务员轻轻推开屋门,示意一下。

    看到屋子里的女孩,楚天齐服务员说了声“谢谢”,然后走进餐包,关上屋门。

    屋子里的女孩“咯咯”笑出声来,调皮的说:“这是哪位大名星呀?”

    知道对方在调笑自己的装束,楚天齐“嘿嘿”一笑,赶忙摘下墨镜,拿掉帽子,把厚重衣服挂到衣架上,坐到了女孩对面位置。他自嘲道:“没办法,成康地方太小,不这么武装一下,总会碰到熟人,大家都别扭。刚才我就看到两个局长,不过他们应该没认出我来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是名星,到哪都是焦点。就是这装束还不够气派,看着像是片场赶来的。”女孩一指衣架上的羽绒服,“也像是刚从乡下赶来的副乡长。”

    “佼佼,你这伶牙俐齿功夫随时都要展现呀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话题一转,“你从何阳来到成康地面上,我这个东道主应该先到,结果却让你等我,非常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女孩不是别人,正是楚天齐的小师妹,何阳药业的何佼佼。何佼佼并不买帐对方的客气,而是继续奚落着:“官是越来越大,谱也越来越大,这官腔打的更利索了。”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,服务员端着托盘进来了。放下托盘里的蘸料、小菜和白酒,点着碳火锅的碳,服务员出去了。在出去前,服务员特意看了看屋里二人,显然已经认出这个成康市最高权利层的男性之一。

    “你远道而来,本来应该请你去下大馆子,可你这个大企业家却体谅穷师兄,楞是选了这么个小店,实在感激不尽。”楚天齐也用话挤兑着对方,伸手去拿桌上的白酒。

    “市长先生,错了。在你们政界人眼里,这里是小店。可我这个小商人,却觉得这里消费很奢侈。”何佼佼“嘿嘿”笑着,斗嘴更胜一筹,“当然,好不容易吃顿荤腥,我就替您代劳,点了好多牛、羊肉吃,请不要怪罪我的莽撞。”

    本来想调理对方一句,没想到对方根本不吃亏,直接就拿话怼回来了。楚天齐干脆不再自找无趣,而是收回戏弄口吻,正二八经的问:“佼佼,你工作那么忙,这次来成康,是什么公干,有需要我帮忙的吗?”

    正这时,屋门再次推开,服务员送来了青菜和牛、羊肉。

    待服务员出去后,何佼佼神秘的说:“我这次来,可是有大事,是来给楚市长恭贺新春,顺便也送点礼。”

    “没正形。”楚天齐给二人倒上酒,“你不说,我就不问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给你送礼,只不过都是些寒酸的东西,实在拿不出手,在我汽车后备箱里放着呢。”说到这里,何佼佼收住笑容,“大过年的,也没什么稀罕的东西,就给大伯和婶子带点土特产。”

    虽然二人也有过合作,但毕竟是师兄妹,师妹送土特产,自是不能拒绝,否则也太不近人情了。于是,楚天齐忙道:“那我替父母谢谢你。”说着,端起酒杯,“欢迎师妹来成康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楚市长屈尊会见。”何佼佼酒杯向前一递,和对方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你呀。”楚天齐点指对方,干了杯中酒。

    何佼佼先是“咯咯”一阵笑过,然后也满饮了此杯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两人说笑着,一边涮着火锅,一边喝着白酒,不知不觉一个多小时过去了。在这期间,只要是说话,何佼佼总是占上风,把楚天齐挤兑的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再次放下酒杯,何佼佼长叹了一声:“哎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啦?”楚天齐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怎么,我是在替你感叹。当年和小师嫂多好,眼看着就到吃喜糖的份了,怎么一下子就各奔东西,没联系了?”何佼佼望着对方,“我不是要打听你的隐私,只是觉得非常可惜,两个这么好的人,怎么就不能在一起呢?”

    知道对方在说自己和宁俊琦的关系,楚天齐也不禁有些伤感,却又无法回答对方,只得长嘘一口气,独自喝了杯闷酒。

    看出对方有些伤神,何佼佼也倒上一杯酒:“师兄,我说错话了,自罚一杯。”说着,喝干了杯中酒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世事难料呀。”楚天齐慨叹着。

    何佼佼不好再说什么,夹起几片羊肉放到锅中。

    屋子里一下子静了下来,只能听到锅出汤水沸腾的声响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何佼佼忽然面容一整,看看左右,压低了声音:“师兄,我今天来,还要告诉你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看到对方神情如此严肃,楚天齐意识到事情重要性,便向前探了探身子,也压低了声音: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何佼佼缓缓的说出了一句话:“张洋好像不是失足落水。”

    “张洋、张洋……”楚天齐觉得这名字很熟,念叨两句后,忽然想起来,张洋是自己前任副市长尤建辉的秘书,上周张燕就提过这个名字。便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何佼佼讲说起来:“在今年,不,去年六月的时候,有人早上在成康大桥下面发现一具尸体,当时尸体浸泡在河水里,便马上打电话报了警。警察赶到后,对尸体拍照,现场取证,同时已经知道了死者的身份。从现场痕迹来看,死者很像是失足落水。然后警察又到张洋办公室取证,在张洋日记中,发现张洋夫妻感情不好,字里行间流露着厌世情绪。后来警察又取了一些人证、物证,还对张洋进行解剖,得出了结论:家庭不和,悲观厌世,有抑郁症倾向,自溺而亡。

    对于政界的人离奇死亡,人们总会有各种各样的议论。但张洋毕竟只是政府办副科长,职位较低,而且警察已经给出明确结论,张洋的家人也认可了这种结论。人们议论几天后,便没了兴趣,只是偶尔有人提起‘年轻轻的怎么说死就死了’。只是在此事中,张洋的妻子却承担了‘间接凶手’的名声,情绪一直不好,神经也出了一些问题。

    由于张洋已死,其妻治病又要支付大额的医疗费用,于是在十月份的时候,张洋夫妻的房子卖给了他人。房子卖出后,新房主一直空置着,只到过了元旦,才找装修队伍进行重新装修。在新装修前要对旧的装修进行拆除,结果昨天上午在拆除墙裙的时候,一张纸从三合板与墙体间掉了出来,纸上有红褐色字体。几个装修工人当稀罕看,才发现这是一封类似遗书的东西。包工头也迅速知道了此事,于是马上报警,警察赶到现场,取走了这张纸。

    据内部消息称,这封遗书是张洋写给妻子的,其中后面签名像是张洋拿自己身上的血写的。张洋在这封遗书上,对妻子表示了忏悔,称自己一失足成千古恨。‘千古恨’是什么,好像没有明说,但从遗书后面的字句看,应该是他背着妻子在外面有了女人,还收了别人的不义之财。在遗书最后,他写出了自己的忧虑,担心有人要杀他,担心自己死后,妻儿老小的生活,他恳求妻子能照顾自己的父母。

    这张纸是不是遗书不得而知,但人们早已传开了——张洋死于他杀,而且还分析出了多个可能杀他的人。其中他那个外面搞的女人,还有给他送钱的人,都是人们猜疑的对象。另外,更多人认为,张洋是被杀人灭口,杀人者是想达到死无对证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有些吃惊,吃惊于张洋死因的反转,吃惊于人们的舆论指向。从人们的传言来看,有一人似乎嫌疑重大。同时他也不禁疑惑,便问道:“我怎么一点儿没听说?”

    “张洋夫妻的房子是在何阳,那里是张洋的老家,他妻子一直也是在何阳工作。”何佼佼给出了解释,“可能消息还没传过来吧,也不知消息是否属实,但人们都相信张洋之死并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无风不起浪呀!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