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弟弟订婚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时间飞逝,日子到了正月初九。

    天还没亮,楚家便灯火通明,小屋子里人影绰绰,一片忙碌景象。有人在洗漱打扮,有人对着镜子照个不停,还有人在让他人帮着审美。楚家人今天这么早就忙碌着,是要办一件大事:到县城给楚礼瑞订婚。

    做为此事的总导演、总策划,尤春梅今天也特意打扮了一番。平时粗布旧衣的她,今天穿上了一件深红色丝绒旗袍,脚上则是一双暗红色刺绣布面高跟鞋,手中还拿了一个手缝的绣花小坤包。平时随便梳理的头发,发梢烫上了大花,这是昨天特意到乡理发馆弄的。脸上的皱纹似乎一下子少了好多,就连眼袋也在一夜之间淡了不少。

    平时不怎么打扮的农村中老年妇女,要是猛的一倒饬,十有八*九会被说成老妖婆,而且因为不会打扮,搭配的不伦不类,也确实不好看。但尤春梅今天的装束,却没有不搭的感觉,反而显得非常得体,既落落大方,又不失雍容典雅。

    今天是一个值得高兴的日子,从不愿穿新衣服的楚玉良,也穿上了一身新中山装,中山装是改良立领版的。脚上则是一双黑色圆口休闲皮鞋,这款鞋曾是一名伟人的最爱。尽管头发已经黑白间杂,但昨天修成的毛寸,把人衬托的更加精神。

    看着精神矍铄的父母,楚天齐眼前一亮。母亲看上去更像大家闺秀,但并非大门不出的深闺女子,而是饱览群书的知识女性。楚天齐不禁纳闷,为什么多年不见母亲打扮,今天她的妆容却没有一点违和感?旋即便明白了,因为母亲有这种气质,母亲就应该是这种装束,平时的粗布衣衫遮盖了她应有的风度。

    再看父亲,衣着、发型,眼角、眉梢,还有几年前额头上留下的淡淡疤痕,像极了一部电影中的主角,那个保卫中央首长的保镖。这个念头刚一出来,楚天齐又赶忙否定了,不是父亲像剧中人,而是那位演员更像父亲,因为父亲根本不用演。

    父母二人的气质、形象,令这间小屋熠熠生辉,这才应该是二人的本色,平时的粗布衣衫既是农村生活所需,恐怕更是二人为了掩盖自己的气度光芒吧。从今天父母二人的气质来看,二人肯定大有来历,应该绝不是凡人。

    “姥姥太漂亮,姥爷也太帅了。”妞妞冲了过来,啧啧赞个不停。

    尤春梅略带羞涩的一笑:“妞妞更漂亮。”

    一老一少的对话,打断了楚天齐的思绪,目光在二老身上扫过。看着母亲的旗袍、鞋子、小坤包,还有父亲的中山装、皮鞋,楚天齐不由得想起一个人——宁俊琦,老两口的这些装扮都是她给买的。

    看到儿子眼睛盯着自己,尤春梅问:“不好看吗?”

    “好看,太好看了。妈,你平时就这么穿,特有风度。”楚天齐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拿妈开涮,平时穿成这样,还怎么干活?”尤春梅虽然嘴上这么说,但眼角、眉梢都是喜色,显然很为儿子的称赞而高兴。

    转头四顾,姐姐、姐夫和妞妞都穿的非常隆重。姐姐是套裙配筒靴,发髻高绾,姐夫则是一身休闲西服,妞妞穿着一身粉红袄裤,头上扎着蝴蝶结,完全就是一个吉祥娃娃。

    做为今天的主角,弟弟楚礼瑞难得穿上了一套深灰色带竖纹西服,西服里面是白衬衫,衬衫上系着红色带斜条纹领带,脚上则穿着黑色系带欧式皮鞋。他的头发也刻意吹剪了一番,再配上满脸喜色,俨然一个新郎官形象。

    比起家里其他人,楚天齐相对穿戴要随意一些,说他随意,并不是说他不重视。只是他没有穿西服系领带,而是上身套着一件黑色半大驼绒风衣,里面是一件淡蓝色衬衫,然后是藏青色西裤、黑色系带皮鞋。他的头发也特意修剪了一下,是在昨天一同到乡里弄的。

    外面的天际渐渐发白,不多时便天光大亮。有人不时看表,有人则时常到院外探看。

    “嘀嘀”,一阵汽笛鸣响。

    妞妞和刘栓柱当先迎了出去,楚天齐等人也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刚到院里,有几人已经从外面走了进来,正是雷鹏、要文武、二狗子、厉剑等人。

    雷鹏首先一抱拳:“恭喜恭喜,恭喜叔叔、婶子,恭喜礼瑞!”

    其他来的几人也跟着抱拳:“恭喜恭喜!”

    “同喜,同喜。”尤春梅笑脸相迎。

    楚玉良则礼让着众人:“快进家,外面冷。”

    “叔叔、婶子,别动!”说着话,雷鹏举起了胸前挂的相机,“看这儿。”

    老两口刚站好,雷鹏已经“咔咔咔”按动了快门。

    盯着相机里的胶片,雷鹏“啧啧”连声:“婶子简直就是那个大明星,叫什么芝来着?就是演白娘子那个明星。大叔分明就是电影中的许正阳,比许正阳还许正阳。”

    “大鹏真会说话。”尤春梅脸上乐开了花。

    众人又照了几张像,收拾停当,锁好屋门,走出院外,上了汽车。

    外面一共停了三辆汽车,全部车头冲外,第一辆是厉剑开的那辆“桑塔纳2000”,第二辆是二狗子开的“现代”,第三辆则是雷鹏驾驶的猎豹。

    楚玉良老两口和儿子楚礼瑞上了第一辆汽车,妞妞也在上面,楚礼娟、刘栓柱夫妻则坐在了第二辆汽车上。楚天齐上了第三辆车,车上还有要文武。

    本来尤春梅想让大儿子也坐第一辆车,但楚天齐说自己经常坐那辆车,后面车上有座位,何必挤呢?其实他不去前面坐,主要是不想抢了父母和弟弟的风头,这个想法正好和母亲相反。

    刚一上车,雷鹏便转头一抱拳:“恭喜楚市长!”停了一下,他又接着说,“恭喜您有了弟妹!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楚天齐笑着说,然后也一抱拳,“谢谢雷局长亲自捧场。”

    “嗯,觉悟不错。”雷鹏点头品评着,“能让县公安局副局长做司机,最起码也得正处或副厅,楚市长这是高配啊,要主任你也跟着沾光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”,汽车里传出一阵笑声。

    “您二位坐好了,出发。”声音未落,越野车跟着前面车辆,蹿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早上八点钟的时候,楚天齐一行到了县城。

    离着杨梅家还有一段距离,便看到有大人、孩子在巷口张望着。

    对方马上有人跑进巷子,去继续通知人。

    当汽车来到巷口,那些等候的人们频频向车里招手,满脸笑容。汽车缓缓驶进巷子,停在杨梅家门口。

    杨梅正站在车旁,迅速拉开车门,喊了声:“大伯、婶子!”

    杨梅身后的一对中年男女也马上上前,对着楚玉良夫妻道:“大哥、大嫂,快进家。”

    楚玉良一边麻利的跳下汽车,一边应着:“大冷天的,让你们久等了。”

    在老伴下车后,尤春梅略有矜持的走下汽车,既不失礼貌,却又体现了气质。

    三辆车上的人们纷纷下车,与车下的人笑脸相对,互相说着客套话。

    看了看众人,杨梅母亲道:“他大哥在……”

    知道对方在找自己,楚天齐上前几步,喊了声:“叔叔、婶子好!我是礼瑞的哥哥,楚天齐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杨母急忙应着,略有一丝慌乱,那种民见官的表情全都写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杨父更是面露尴尬笑容,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杨家的那些亲戚,马上涌上前来,有人和楚天齐握手,有人自我介绍着。

    一下子上来十多个人,都急着打招呼,楚天齐还真记不住称呼,只得连连点头,笑脸相迎,说着“好,好”。

    众人进屋后,稍微客气了一番,楚、杨两家核心人物特意留在东屋里,关上了屋门。楚天齐这边全家七口都在,杨家则是杨父、杨母、杨梅和妹妹,还有一个舅舅和叔叔。除了楚、杨两家人,要文武也在场,做为媒人,有些话通过媒人来传,会更方便一些。

    商谈气氛很融洽,女方表示,主要是相中了后生,什么都不要,更不要彩礼钱。男方则表示,给杨梅一万块钱,其中四千块钱买“三金”——项链、耳环、戒指,三千块钱买换季衣服,三千块钱是改口费。男女双方都是母亲做主发言人,其他人略为补充论述观点,而双方的父亲都做了财务经理,进行红包的交接。商谈现场交接了七千块钱,其余三千块钱在饭馆吃饭改口时再给。

    上午十点多的时候,参加订婚宴的人便到了饭店小宴会厅,厅里共摆了三张桌,其中男方一桌,女方两桌。

    这次在现场,楚礼瑞和杨梅分别介绍了己方的亲戚。

    在等待开席期间,杨梅的叔叔、婶子、姨妈、姨夫、姑妈、姑夫全都和楚天齐套着近乎,好多人不吝奉承、夸赞之词,有人甚至拍上了马屁。只有杨梅的大舅一家,在和楚天齐有过应有客套后,便和楚玉良夫妻拉起了家常。

    被女方一众亲戚围着,奉承着,楚天齐有些不自在,但也不能扫了大家的兴,只能坐在那里应付着。还好,手机及时响起,他有了离开餐桌的机会。于是,楚天齐走到院外,去接电话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