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默契配合双簧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成康市委书记办公室。

    薛涛坐在办公桌后,对面站着党办主任尤成功。

    尤成功正在进行控诉和声讨:“书记,我说的这些都是亲眼所见,亲耳所闻,绝没有半点增减,他就是这么说的。最可气的是,王市长明确说,是薛书记让人过来的,让他多少给点面子。可他竟说‘我只看是非曲直,不看别人面子’,还拿摞挑子吓唬人。”

    薛涛“哦”了一声,问道:“当时王市长什么表现?”

    “王市长也被他顶的够呛,气的直喘粗气,还拍了桌子。这还不算,他还说要马上批复对那两个地块的拍卖,还说要王市长尽快批准。”尤成功道,“他也太得寸进尺了。”

    薛涛淡淡的说:“听这意思,他是谁的面子都不给了,也不只是不给我的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书记,您可是成康市绝对的一把手,别人面子能和您比吗?关键还不只是咱们的人,现场可是有人家外边客人,这事要是传出去,怕是对您和市委的名声都有影响。”尤成功咬牙切齿,“那小子真不是东西,年轻轻的就不知道自己老几,一点大局意识都没有,连最起码的尊重也不懂。我真不明白,他是怎么到了现在这个位置,他到底做出过什么成绩。一天到晚横冲直撞的,就知道惹事。就……”

    薛涛打断对方:“小尤,看问题不能这么武断嘛,年轻人有闯劲也不见的是坏事。”

    “年轻人确实应该有闯劲,可他那根本就不是,分明就是胡闹,各处树敌。他也太狂了,狂的眼里根本没人,照这样下去,真不知道会给市委捅什么篓子,可别一颗老鼠屎坏了满锅汤。”尤成功显得的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“狂,狂。”连说了两个“狂”字后,薛涛叹了口气,“哎,也怪不得人家话硬。这么多常委,又有谁敢接这个‘*包’呢。小尤,你敢吗?”

    尤成功有些结巴:“我……那本身就是他的工作职责,要是我分管城建的话,自然义不容辞。”

    “小尤,那要是市委授于你特权,就命你全权处理这事呢?”薛涛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“书记,那……那要是有您的命令,为了您和市委,我自然敢接了。只是当初就因为这件事,他可是提了好多过分条件,要是让别人负责此事的话,也太便宜他了,不能什么事都任由着他吧。不过还是那句话,为了书记您,我是赴汤蹈火,在所不惜。”尤成功虽然明确表了态,但显然说的不够仗义,明显心虚。

    薛涛忽然道:“小尤,杨木森以前和你熟吗?”

    “不熟,不熟。”尤成功赶忙摇头否认,“以前签协议的时候,见过一面,并没有什么交流。他这次遇到我,纯属偶然,他要找市委主要领导,所以就找到市委办了。”

    薛涛笑了笑,换了话题:“对了,王市长怎么不让去楚天齐屋里谈,为什么非要在他办公室?”

    “王市长当时提了,让他和杨经理找地方谈谈,其实就是让去他办公室。可他却傲慢的表示屋里太乱,还说反正也是一两句话的事,王市长就同意在市长办公室了。”只要不涉及到自己,尤成功的话立刻就顺溜了好多。

    “本来一开始就应该让人去找楚天齐,王市长只需打一个电话就行了。”说到这里,薛涛话题一转,“你看过一人在前面表演,一人在后面说话这种曲艺形式吗?”

    尤成功稍微一楞,马上道:“您是说他俩演‘双簧’,剧情是设计好的?不能吧?我到市长办公室的时候,您刚给王市长打完电话,他们应该没有通气的时间呀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薛涛完全是一种疑问口吻。然后看着对方,缓缓的说,“没事了,你去忙吧,随时关注着那边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尤成功答了声“好的”,快步走出屋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坐在办公室里,楚天齐想着刚才的事情,越想越觉得蹊跷。

    按说王永新完全可以一个电话,便把人打发到自己办公室,也完全可以让自己直接把人领过来。可王永新却让自己去了,又看似不情愿的让自己留在那里说事。面对杨木森的讥讽,王永新没有进行有效回击,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。然后又故意点出对方的“诚意”,把问题抛给自己,这根本不是平息争论,完全就是在拱火,在故意激自己说出过激的话来。

    这还不算,面对自己的坚决态度,王永新两次扯出薛涛,分明是在故意诱导自己,让自己不得不表示“谁的面子也不给”。而旁边就坐着尤成功,相信薛涛很快就会得到情况反馈。自己的这种表态,既得罪薛涛等人,也得罪杨木森及其背后的人,但也从侧面巩固了自己对这件事的决断权。

    以此来看,王永新分明是故意为之,只是不知道故意的目的是什么。究竟是想让自己得罪市委书记和其他常委,让自己多依附于他这个市长。还是想以这种方式支持自己,让自己在处理此事时所遇到的牵绊更少。可能二者兼有吧,王永新做为市长,应该既想掌控副手,也想漂亮处理烂尾工程,这些措施非常有利于扩充权利和增加权威的。

    其实刚开始的时候,楚天齐只是觉得王永新作法多少有些反常,及至看到对方总扯出薛涛时,他似乎品出了一些东西。尤其在自己明显有顶撞之嫌的时候,王永新没有严厉批评,反而做着解释,这分明就是在纵容,纵容自己更强硬。其实自己本来就需要这种表明观点的机会,于是也就接受了市长的纵容,明确向鹏程表明观点:这事就我楚某人说了算。

    今天来看,王永新显然利用了自己,但自己何尝没有利用对方呢?如果不是在市长办公室,如果旁边没有尤成功,如果不是王永新创造了这种条件,自己即使对杨木森再强硬,恐怕也没几个人知道吧。从这点来讲,与其说是自己和王永新互相利用,不如说是未经任何排练,默契配合了一把双簧,更为贴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省城,一间豪华办公室。

    办公桌后坐着一名三十多岁女子,女子正在接着电话。她对面椅子上,坐着一个三十多岁男人,男人呼呼喘着粗气,显然气愤至极。

    看到女子放下电话,男人狠狠的说:“姐,怎么样?他左一封函件,右一封函件,又是挑毛病,又是让我们去人。现在给他面子,咱们去人了,可他根本谈都不谈,这是什么态度?他*妈的,连一点诚意都没有,这家伙分明就是跟咱们张家作对,跟我张鹏飞过不去。”说着,他拿起了桌上的一个玻璃摆件。

    “放下。”女子挡住男人的手,厉声道,“那天把你自己办公室弄的不成样子,今天又想给我弄个乱七八糟?除了摔东西,你还会什么?”

    男人不服气:“姐,你们怎么老瞧不上我?要不是你拦着,我早找人把他废了。他有什么能耐,不就是一个善于钻营的跳梁小丑?还说他如何如何能打,又怎么身怀绝技的,这有什么?就他那几下瞎笔划,根本就不够看的,只需轻轻动动手指,他就死翘翘了。”说着,他做了个扣动手枪扳机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张鹏飞,好多企业可是我张燕的法人代表,你自己想倒霉,也别拉我垫背,我还想好好活呢。”女人怒声道,“我问你,你现在手里是不是有枪,从哪弄的?”

    “姐,我也就是那么一说,我怎么会有枪?我可是合法商人,是著名企业家,绝不会干那违法事的。”张鹏飞“嘿嘿”一笑,“我虽然没枪,但我可以用别的‘武器’呀,比如女人。我倒要看看他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,在面对投怀送抱时,能不能撑的住。实在不行,再给他喝点助火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全他娘下三烂作法,你少给我胡来。一个弄不好,我跟着倒霉事小,怕是叔叔也受牵连。要是叔叔有个闪失,咱们张家可就全完了。你还想当纨绔子弟?门都没有。”张燕语气严肃,“我警告你,这种事想都不要想。”

    张鹏飞“哼”了一声:“人家别人有个当官的爹,那都横着走,就我张鹏飞倒霉,成天跟个小媳妇似的,只有受气的份。”

    张燕喝斥着:“少说这没良心话,下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?能怎么办?硬碰硬,不行就走法律程序。”张鹏飞恨声道,“你一直鼓吹接触,现在人家根本不跟咱们谈,就想制咱们于死地,你死心了吧?”

    “硬碰硬?能行?还得谈。”张燕驳斥着,“他不跟杨木森谈,那是因为咱们派的人份量不够。”

    “还谈,你没搞错吧?”张鹏飞话中满是讥讽,“让我去上门求他,门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让你谈了吗?”张燕反问,“你会谈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你要谈?”张鹏飞停了一下,忽又笑了,“老姐,不会是你要用美人计吧?那也太便宜那小子了,天鹅肉怎么能给赖蛤蟆吃。”

    “去死吧,狗嘴里吐不出象牙。”张燕红着脸说,“具体怎么办,等杨木森回来,研究研究再说。”然后一指门口,“赶紧走,看见你就烦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