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八百六十八章 好大胆子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许源镇派出所所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所长仇志慷刚刚睡下,就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了。他已经连着两夜几乎没有合眼,今天也准备先睡一会儿,半夜再起来。刚刚有些迷糊,这烦人的电话就来了。他打了两个哈欠,从床*上爬起来,穿上拖鞋,走到办公桌前,拿起电话听筒,“喂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仇志慷,你搞什么名堂?手机也不开。”电话听筒里传出一个男人的厉喝。

    仇志慷纳闷:这是谁呀?气这么粗?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根本就没有号码,估计破电话电池又没电了。听声音有些熟,却一时想不起来,他断定不是经常联系的人。于是,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是谁?你不知道?仇志慷,你这所长当的也太糊涂了吧?”对方的声音很冷。

    深更半夜把人吵醒,上来就是这没头没脑的话,还不报姓名,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小子。他猜测肯定是自己的同学或朋友,便没好气的说:“我糊不糊涂与你何干?王……”他忽然脑中闪过一个人的样子,生生把后面的“八蛋”两字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好,与我无干。”对方说完,话筒里传来“啪”的一声响动。

    啊,真是他?仇志慷已经确认了对方的身份,忙对着话筒道:“局长,局……”他这才意识到,话筒里是“嘟嘟……”的声响,对方早已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怎么办?自己把局长呛了。

    刚才自己都说什么了?好像没说出“王八蛋”三个字吧?好像……哎呀,我也想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仇志慷只觉得脑中一片烦乱,哪还有半分睡意?

    完了,这下是彻底把局长得罪了。怎么办?上门赔罪?对。说走就走。想到这里,仇志慷马上走到椅子旁,抓起上面放的衣服,向身上胡乱套着。

    可万一不是局长呢?那不是成乌龙事件了吗?到底是不是他?像,又好像不是。到底是不是呢?

    “叮玲玲”,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局长回电话了。脑中念头一闪,仇志慷根本顾不得掉到腿弯的裤子,一步跨到桌前,抓起了电话听筒,万分恭敬的说:“局长,刚才实在不知是您,您大人不记小……”

    “仇志慷,你发臆症呢?”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高亢的声音。

    仇志慷没好气的说:“是你?什么事?有话快说,有屁快放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没良心的,好心好意告诉你事情,你却这样,我不说了。”对方的的声音很尖厉,“真他娘的该继续晾着你,让你永远尝不到荤星,就不能给你好脸色。”

    打电话的是仇志慷老婆,已经跟仇志慷怄气好长时间,今天好不容易打来电话,本来是一个和好的机会,但仇志慷现在顾不得这些,满脑子都是“局长”两个字。便不客气的说:“爱晾不晾,老子还不稀罕你那别地方呢。”

    “真他娘完蛋玩意,误了你大事活该,老娘还不管了。”女人怒声骂道。

    “你他*娘……”话说到一半,仇志慷才想到刚才老婆话里警告意味的不同,忙转换了话题,“等等,老婆别生气,这几天所里烦心事多,气不顺。你别介意,快说,是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你想听,老娘还不想说呢。”话虽这么说,女人还是没有意气用事,而是说道,“刚才有一个人打电话,说是找你有事。我一开始以为是骗人的,后来又担心真有正事,这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仇志慷忙道:“他叫什么名字,电话号码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现在着急啦。”女人埋怨一句,才说,“他说他姓楚,电话号是231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啦,别说啦。”仇志慷打断了对方,“他都说什么啦?你是怎么回答的?”

    女人的声音传来:“他就说让你回电话。深更半夜的,我以为是骗子,也认为是你的朋友恶搞,就回了一句‘没门,你这个骗子,老娘才不上当呢’。不会真……”

    “败家娘们,你可把老子坑苦了。”仇志慷不容对方说完,“啪”的一声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怎么办?还能怎么办?上门赔罪呗。拿出“程门立雪”的诚意,实在不行的话,“负荆请罪”也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许源县公安局局长办公室,屋子里烟雾升腾,大烟灰缸里插了好多烟蒂,楚天齐依然手里夹着冒烟的烟卷。

    虽然放下电话已经有二、三十分钟,但楚天齐还是郁闷无比。他实在是太郁闷了,竟然被一对奇葩夫妻给呛的半死。那个女人倒罢了,毕竟不认识自己,话说的过分一些还情有可愿。可你仇志慷现在是许源镇派出所所长,我是你的直接顶头上司,你竟然还说“与我何干”,好像还说了一个“王”或是“亡”。他的脑海中立刻出现两个词:王八蛋、亡命徒。反正都不是好词。

    “妈*的,你竟敢骂老子。”楚天齐恨恨的骂了一句,把烟头拧灭在烟灰缸里。

    十一点多了,该睡了,还等什么?等他道歉?自己真是闲的蛋疼,他爱来不来,反正后果自负。想到这里,楚天齐走进里屋,换上拖鞋,准备脱衣服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耳边传来敲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是谁?肯定是他仇志慷。别人还能有谁?不会是厉剑吧?应该不会。虽然这么想着,楚天齐还是站起身,来到了外间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还在继续,并且传来了轻声的说话:“局长,睡了吗?”

    听声音就是那个仇志慷,根本不是厉剑。

    想说就说去吧,这样想着,楚天齐回到了里屋卧室。

    虽然里屋听不清外面说什么,但时不时会响起一阵“笃笃”的声音,让人不胜其烦。

    楚天齐又来到外屋,坐到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局长,您不在屋里吗?不在我也要说。”仇志慷的声音再次响起,“刚才确实是误会,我们不是故意的。当然,我和我老婆都有问题,说话方式也非常欠妥。我老婆他这个女人刀子嘴豆腐心,她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楚天齐想到了一件事,不能再让他这么说下去了。一旦让别人看到他一直站在办公室门口,会怎么想?尤其他嘴里还老是念叨他老婆,又会让别人怎么说?想到这里,楚天齐走到门口,拧开暗锁,猛的拉开屋门。

    可能是仇志慷说话太专注,没防住门会突然打开,也可能是楚天齐用力太猛。门打开的一霎那,仇志慷“啊”了一声,噎住了后面的话。

    “深更半夜的,少在门口叨叨,回去。”楚天齐冷声道。

    仇志慷经过短暂的惊愕,马上赔笑道:“局长,我一会儿就回去,您听我把我说完,这是误会,纯粹的误会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守在门口,没有让开:“没有误会,你打扰我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仇志慷语气沉重,可怜巴巴的说:“局长,我知道您在气头上,可我真要解释,我老婆那败家娘们……”

    一听又要说他老婆,楚天齐只得让开门口,返身向办公桌走去。当然,楚天齐也不可能总堵在门口,本来就是希望对方来解释的。

    仇志慷马上跟了进来,关上屋门,走到了桌子前。

    此时,楚天齐已经坐到椅子上,面沉似水,看腮帮上鼓起的痕迹,像是在紧紧*咬着牙。

    站在离办公桌还有一尺左右的距离,仇志慷就像犯错误的小学生一样,低垂着头。他等了一小会儿,见局长没有发声,又继续说了起来:“局长,我还是从头向您解释一下。您打的我家电话,是市里的号码,我老婆在市里住。他已经回去住好几个月了,我俩这一段时间经常吵,自从春节上班后,我就没有回去。上周刚又大吵了一次,到现在也没有过话。

    一通话就吵架,近两个月我根本就没和她再说单位的事,他也根本不知道局长姓甚名谁。您今天往家里打电话,她又以为是我朋友,以前我就让朋友以找我为由,探听过她的态度。所以,她才说了那种不好听的话,事后她怕是真有事找我,这才给我打过来电话,就是有姓楚的人找我。

    我前两夜几乎没睡觉,今天也准备睡一会儿就起来。我接到您电话的时候,刚刚躺下不久,正眯眯乎乎,加上电话机上电池没电,看不到来电显示,而且那个破电话变音厉害。所以,一开始不知道是您,我还以为是我的某个朋友,他们也知道我和老婆闹矛盾,经常打电话奚落我。局长,这完全就是误会,是我的过错,后来当我听出您声音的时候,您已经挂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大的胆子。”楚天齐“啪”的一掌拍在桌上,“仇志慷,你故意骂我不算,现在又深更半夜编假话骗我,太过分了。你老婆不知道我,你也不知道?手机没电,电话也没来电显示,破电话还变音,这巧合也太多了吧?不要以为别人都那么傻。你回吧,我知道你是什么人了。”

    仇志慷几乎都快哭了:“局长,天地良心,我绝对没有撒谎。今天白天我的手机来电就几乎没断过,我又老是出去,没来的及充电,确实是没电了。那几件巧事也正好赶上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你好像说了一个‘王’字,到底要骂我什么呢?”说着,楚天齐眼眯起了眼睛,但眼神中分明有着厉色。

    仇志慷一激灵:“局长,王?没有啊,我……对了,我那是忽然想到是您,要说‘望局长海涵’,刚说了一个字,您就挂了。局长,就是给我一万个胆子,我也不敢得罪您,更别说骂您了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