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八百六十二章 给脸不要脸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看着局长专车驶上了砂石路,乔晓光回头对魏超群等人说:“你们先回去,我在门口转转,胸口憋的慌。”

    大家自然知道所长胸口憋闷的原因,都没有说什么,而是直接返回了看守所。

    在手机上按了几下,调出一个手机号码,乔晓光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手机里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:“有事?对了,他走啦?”

    “走啦,气死我了。”乔晓光长嘘了口气,“二舅,那个姓楚的真不是东西,怪不得你们都看不惯他,太他*妈的牛皮哄哄的,眼睛都长头顶上了,根本瞧不起我们下面这些人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手机里的声音有些疑惑,“他就是跟我俩不对付,跟下面人还可以呀,下面还有人说他不摆官架子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多人就是马屁精,香臭不分。我算是见识了,那家伙谱太大,根本不跟我握手,连话都不说,也没去我办公室,甚至连看都没看我。”乔晓光气呼呼的说,“我看他肯定是知道咱们关系了,明着是不给我面子,其实还不是打二舅你的脸?他就是想把你们这些本地老警察整下去,换上一些听他话的马屁精,他那样就可以一手遮天,为所欲为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的声音还是表示怀疑:“我怎么听你说的有点不靠谱?虽然他不顺眼,可你不像你说的那样。至于咱们之间的关系,他应该不知道吧,谁会告诉他?”

    乔晓光固执的说:“二舅,他要是不知道咱们的关系,为什么最后一个来我这儿?为什么和我较那么大的劲儿,甚至连局长的身份也不顾了,做出那么丢份的举动。”

    “听你这么一说,倒也有点儿,不过你那儿也不是最后一站呀?还有秋胡镇,还有许源镇呢。”对方态度模棱两可。

    “秋胡镇?他会去?他和陈土匪那点事,谁不知道?至于许源镇,就在他眼皮底下,一脚油门就到,说不准他早去过了,只不过你不知道而已。”乔晓光说的煞有介事,“二舅,他这做法就是秃子头上虱子——明摆着。他刚欺负了你二外甥,现在又拿我开刀,不就是针对你吗?我看这就是得寸进尺,给脸不要脸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,手机里长嘘一声,便没了声音。

    等了一会儿,乔晓光听不到动静,以为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,便试探的问:“二舅,你挂了?那我也挂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乔晓光准备按下挂断键的时候,手机里再次响起了声音:“等等,那我问你,他对其他人也是那样不理不睬?”

    乔晓光眨巴眨巴眼,说道:“对其他人还……可以吧,就是对你这个外甥另眼看待。”

    对方再次“哦”了一声,又道:“那我问你,你是怎么对他的?”

    “我,我听说他来了,忙完以后就马上亲自到门口迎接,还要让我怎么做?”乔晓光组织着措辞。

    “你可要说实话,否则影响我判断。算了,你要不说的话,我等着一会儿问小诸葛。”对方说到这里,话题一转,“我要是断定你说话不靠谱,以后就什么也不管你。行了,我挂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对方的语气,乔晓光眼珠转了转,忙道:“二舅,等等,别挂。要说呢,倒是也多少有点误会,早上接电话的是那个死张山,他着急出去,没有和我说姓楚的要来,我……”

    对方打断了乔晓光,声音变的更严厉:“乔晓光,我警告你,要如实的说,否则,我肯定不管你们兄弟的破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我说实话,说实话。二舅,张山和我说了,我……”乔晓光尽量如实的说着发生的事情,但在具体用词上,还是换上了对自己有利的说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一上班,楚天齐第一件事,就是拿出干警花名册,查找起来。很快,查到了自己需要的信息,经过仔细核对后,他拨打了厉剑的手机。

    和厉剑通完话后,楚天齐收起花名册,靠在椅背上,又想起了上午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起,打断了楚天齐的思路。

    楚天齐坐正身体,对着门口道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屋门一开,贺敏踩着“咯噔咯噔”的节奏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到此女,楚天齐心中就是一阵厌烦,便没有说话,而是看着桌面上摊开的报纸。

    令楚天齐奇怪的是,皮鞋声很快停止,然后便没了动静。他又等了一会儿,还是没有听到声响,便抬头看向对面的女人。他发现那个女人正站在离桌一米左右的地方,眼睛盯着地面,不知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贺科长,有事?”楚天齐只好先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局长……呜呜。”刚说了两个字,贺敏就揉起眼睛,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?楚天齐很是奇怪,疑惑道:“怎么啦?哭什么哭?”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你们欺负我,欺负我一个弱……女子。”贺敏一边揉眼睛,一边哽咽着。

    这又从何说起?一旦有人进来,看到这个情况,成何体统?想到这里,楚天齐语气缓和了一些:“不要哭,有事说事,谁欺负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你,你们大伙都……欺负我。”贺敏抬起发红的眼睛,一副楚楚动人的神态。

    楚天齐不解:“到底是什么事?要说就好好说,不说就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又“呜呜”了两声,贺敏向前几步,到了办公桌近前,看着对方道:“你让我追要借款,还让扣他们的工资,结果现在钱是一分没要回,反倒让人骂个够呛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沉声道:“哦,借款还骂人,谁骂的?骂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就是……反正好多人都骂,我都听见了。我和他们说,我不过就是一个小财务,只是奉命行*事。可他们根本不听这些,就说我被你收买了,帮着你整人,骂我帮虎吃食,骂我和你穿一条裤子,跟你钻一个被……哎呀,难听死了。”贺敏揉着眼睛,诉着苦,“局长,他们那么骂我,你又逼着我和他们要借款,我一个柔弱女子,夹在你们这些大男人中间,被这么揉来捏去的,我哪受的了?我可是良家女子,被人这么寒碜,我都没脸见人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太别扭,楚天齐打断了对方:“到底是谁骂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不……呜呜……”刚说两个字,贺敏又揉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楚天齐的脸色阴沉下来,这还反了天了,借钱不还还骂人,这还得了?他的眼睛眯了起来,心中想着主意。

    贺敏还在不停的揉着眼睛,嘴里“呜呜”个不停。

    渐渐的,楚天齐嘴角出现了笑意,但很快就隐去了。他语气缓和的说:“贺科长,总是哭也不是个事,那你说该怎么办,有什么好办法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能有什么办法?我不过就是奉命行*事而已。”说完,贺敏还不忘又“呜呜”了两声。

    楚天齐叹了口气:“哎,听你这么一说,我一时也没了主意。你还是说说吧,两个人的主意总比一个人多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,也不是没有办法,就是怕……怕你不同意。”贺敏支吾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副无奈的口吻:“先说说看吧。”

    贺敏叹了口气:“哎,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,可是现在这情况,哎,还是以稳定为好。我觉得可以先缓一缓追欠的事,毕竟那些借款大部分都花出去了,又不是个人占着,只是票据没有及时回来罢了。人们之所以反应这么激烈,也是觉得让他们归还借款不公平,我觉得这事可以慢慢来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思考了一会儿,自语着:“慢慢来,慢慢来,可……”他又把头转向贺敏,“可要是没有这些钱的话,那好几万的票怎么报销?报不了票的话,工作怎么开展?哎,难呀。”

    看着对方的神情,贺敏破泣为笑:“局长,人是死的,事是活的。报销的事可以往后推一推,等财政拨款下来了,那几个钱也不算事。”

    “可人们能等吗?你不是说他们都开骂了?他们能听你的?”楚天齐无奈的说,“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呀!”

    贺敏慢言细语的说:“局长,为了工作,为了你,我就再给他们做做工作。他们肯定还会骂我,但人们还是讲理的,只要向他们说明了目前的暂时困难,我想他们还是能宽容一些时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把握?”楚天齐的语气充满了期待。

    “把握?尽量做工作吧,我想应该大家还是会给我一些面子的。”说到这里,贺敏露出了一个妩媚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哦,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楚天齐点点头,“那你去跟人们解释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局长,保证完成任务。”贺敏拍着胸脯说,然后又追问道,“欠款的事先不追了吧?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正面回答,而是挥了挥手:“先做好解释工作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贺敏回答的很干脆,转身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看着女人故意扭动的腰*肢,楚天齐笑了,就在对方右手拉开屋门的瞬间,他又叫住了对方: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局长,还有事吗?时间可不等人,解释工作很难的。”贺敏扭回头,疑惑的说。

    “你先回来,我说的也是解释工作。”楚天齐向对方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贺敏没有关上屋门,而是快步走到桌前,看着楚天齐,那意思很明显:有事快说。

    “刚才说到解释的事,我觉得光靠你口头说,可能效果不大。”楚天齐说到这里,停顿一下,又说,“这样,你写一份情况说明,就以财务部的名义,是写给全体干警的,向大家都解释一下目前财务状况。这份说明要写的含糊一些,太明确了不好,就写‘上级款项暂时未拨,单位人借款暂时未还’。另外,附一份附件,内容就是所有单位人借款明细,上面要有姓名、金额,还要有每笔借款的时间,以及还款情况。”

    贺敏很惊愕:“局长,这样不好吧?”

    “不好吗?这样你不是更好解释?”楚天齐的脸色由晴转阴,“今天是星期四,最迟下周二,二十三号下午下班前交给我。我看过后,没有问题的话,马上就发。”

    “啊?那他们……”贺敏说到这里,看到局长脸色阴沉,忙咽回了到嘴边的话,改说了一句“好的”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屋门关上了,楚天齐鼻子“哼”了一声,冷声道:“给脸不要脸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