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八百六十一章 窝火的视察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按照计划,四月十八日,楚天齐到看守所视察。

    看守所位于县城西南方向,离县城有十六、七公里。

    上午九点,楚天齐从楼上下来,由厉剑驾车,奔目的地而去,同行的还有杨天明。汽车向南行驶,出县城后,又行驶了有三、四公里柏油路,便拐上了右侧一条岔路。这条岔路是砂石路,路面较窄,最宽处也仅容两车并行,弯弯曲曲向西南方向延伸。

    由于昨夜刚刚下过中雨,路面比较泥泞,不时有成块的泥土被汽车轮胎卷起,拍打在汽车底部,发出“啪啪”的声响。所好汽车是越野车,虽然在此路走的稍微慢一些,但并不影响正常通行。

    在泥路上又行驶大约十公里左右,空旷的原野上出现了一所建筑,看建筑的样式以及高墙、电网,应该是看守所无疑。

    离建筑越来越近,大门右侧墙壁木牌上“许源看守所”几个字特别醒目。

    在离大门还有十多米的地方,汽车停了下来,也不得不停下,门口持枪站立的武警已经向汽车喊话了:“停车,接受检查。”

    杨天明推开车门,从车上下来,向对方出示工作证:“武警同志,我是许源县公安局办公室主任,车上坐着县局局长,局长是来检查工作的。”

    武警没有去看工作证,而是面无表情的说:“对不起,我只认进出通行证。”

    杨天明道:“你……来之前我已经给乔晓光打过电话,你没接到通知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没有。”武警说完,便不再理会对方,径直向自己的岗位走去。

    杨天明正要追上继续解释,楚天齐叫住了对方:“他是在严格执行规定,跟他说没用,你还是给所长打电话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答应一声,杨天明拿出手机拨打起来。

    不知是信号不好,还是什么原因,电话里没有声音,也没有任何提示,杨天明只好走到离门口远一些的地方继续拨打。

    过了足有七、八分钟,杨天明走到汽车前,对楚天齐道:“局长,信号实在不好,刚刚打通。乔晓光正在检查看押区,马上就到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,“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一分钟……

    两分钟……

    五分钟……

    十分钟过去了,看守所大门紧闭,依旧只有两名武警持枪站立着,没有任何人出来。

    “局长,我再打电话催催。”说着,杨天明再次边走向远处,边拨打着电话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杨天明跑了过来,说道:“局长,这次快了,这次快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说话,继续坐在车上,看着汽车外面。

    又过了足有十分钟,看守所大门终于开了,两个男人前后脚走了出来。前面一人个头较高,体形较壮。后面跟着的人很瘦,个头中等,脸色很白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车前,当先壮汉伸出右手,嗡声嗡气的说:“杨主任,你这大驾光临,怎么不提前说一声?”

    杨天明“哼”了一声:“老乔,装什么糊涂?在出发之前,我给看守所打过电话。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说着,壮汉看了看身后的白脸瘦子,“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瘦子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行啦,是副所长张山接的,他说马上会告诉你。”说着,杨天明话题一转,“局长在车上。”

    “哦,张山接的。这个死老张,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。他刚那会出去,估计是忘了。”壮汉一拍脑门,“真他娘的该死。”

    杨天明皱着眉头道:“局长在车上。”

    壮汉问道:“哪个局长?是曲局还是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早上喝酒了?公安局不就一个局长吗?是楚局长。”杨天明说着,跑到汽车右侧,打开后车门,“局长,请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看了杨天明一眼,面无表情的走下车去。

    杨天明一指那个壮汉,说道:“局长,这位是看守所所长乔晓光,刚才一直在检查看押区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局长?”乔晓光一脸疑惑,伸出右手,“果然年轻……欢迎,欢迎,热烈欢迎。”嘴上说着欢迎,可哪里有欢迎的意思,分明就是调侃、奚落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伸手,而是对着杨天明说:“这里就是县看守所?归哪管?”

    “是,是县守所,归县公安局管。”杨天明说话时,脸上表情尴尬。

    楚天齐鼻子“哼”了一声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杨天明脸颊肌肉动了几动,用手一指白脸瘦子,对着楚天齐说,“局长,这位是看守所所长魏超群。”

    魏超群?魏龙儿子不就叫这名字吗,人称“超哥”。楚天齐脑子有些溜号。

    “局长同志,欢迎检查工作。”瘦子一个立正,敬了个标准的军礼。

    “你好,魏……超群同志。”楚天齐也举手还礼。再一细看,对方体形和“超哥”有几分相似,但脸色要白了好多,样貌没有一丝相像。

    “走吧,那就进去。”乔晓光大咧咧的说着,然后补充道,“看守所有规定,进入车辆必须接受检查。”

    杨天明沉声道:“哪那么多废话,局长请上车。”

    本来是准备坐到车上,现在楚天齐却打算坐了,便说道:“厉剑,你就在外面等吧。”然后又对着杨天明道,“那咱们是不也要接受检查?”

    “哪能呢?您是领导,又是来检查工作,不需要。”魏超群抢先说了话。

    楚天齐当先向大门走去,其他众人跟在后面,在经过门口时,那两名武警向众人行了注目礼。

    这样的地方,楚天齐是第一次进来,感觉气氛就是不一样。抬眼望去,四周院墙上全是电网,院内建筑墙上也是诸如“坦白从宽”这样的宣传标语。院内很肃静,只是偶尔有身穿制服的警察或武警经过,而且这些人也往往不苟言笑、面色严肃。

    院内共有两栋楼房,每栋都是五层,楚天齐被引到了最东边的那栋。在魏超群征询楚天齐意见的时候,楚天齐没有去办公室,而是直接选择去了监控室。

    监控室有两名警察值勤,看到有身穿警服的二级警督到来,赶忙起立敬礼。

    楚天齐向对方回礼,并道了“辛苦”。

    监控室面积足有四十多平米,地上铺着防静电并防火地板。东边离墙一米的地方,设置了上下三排监控器,共十五台,监控器后面是配套机箱。在监控器西侧大约一米的地方,是监控操控平台,平台上面有两个嵌在操作台里面的监视器,还有操控电子调节盘。

    楚天齐注意到,十五个监控器全开着,每个监控器上出现了数量不等的小监控画面,有的是四个,有的是九个,有的是十六个,最中间那个监控器上是一个大画面。画面中有的是楼道场景,有的是公共区域图像,有的是院内画面,还有的是监室内的情况,监室内基本都是只有一个人。

    在征得楚天齐同意后,教导员魏超群指着画面,介绍起来:“许源县看守所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设立的,归县公安局管辖。主要就是临时羁押罪犯和犯罪嫌疑分子,那些被判处有期徒刑的罪犯,在被交付执行刑罚前,剩余刑期在三个月以下的,由这里代为执行。

    这里大部分羁押的都是待审判人员,他们的罪名或是犯罪程度都没有最终确定,因此这些人多存有侥幸心理,好多人还有不切实际的幻想。正是因为这些原因,关在里面的这些人心情都不平静,容易冲动,也容易走极端。有的人想要对抗审查,有的人想要隐瞒罪行,有的人想要逃匿,还有的人想要以自杀或自残来逃避、减轻法律的制裁。因此,保证这些人的安全,防止被杀、自杀、逃跑就犹为重要。这些监室基本都是只有一个人,就是为了防止以上行为,包括防止串供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魏超群的讲解,看着画面上一个个或沮丧或失落或悲戚的人影,楚天齐不免心中感慨不已。

    大约二十分钟后,魏超群停止介绍,众人走出监控室。由于看守所的特殊性,楚天齐并没有去看押区,而只是在办公区看了看,和一些警察见了面,也到武警生活区进行了慰问。办公区的每个房间,楚天齐几乎都进了,都和里面的人打了招呼,都道了“辛苦”。可就是没进所长办公室,当然乔晓光也没有邀请的意思,估计汇报材料之类的就更没有了。

    在将近十一点的时候,楚天齐视察完毕,从楼上下来,向院外走去。和以往视察完不一样,没有例行的指示,也没有应有的奉承,大家都是默默的走着。其实在刚才视察过程中,说话最多的就是魏超群,其余人的话都很少,那个乔晓光更是没有汇报一句。

    虽然大家都没说话,但人们都知道这是一次尴尬的视察,也是窝火的视察。而且每个人的不快,也不尽相同。

    刚走过楼房拐角,迎面过来一个年轻警察,差点和楚天齐撞在一起。两人停下脚步,看向对方,当互相看清样貌时,两人都楞住了。

    “没长眼啊。”乔晓光训斥一句,上前把对面来人拨拉到一边。

    楚天齐转头看了年轻警察一眼,记住他胸前的警号,迈步向前。众人跟在身后,一同走去。

    年轻警察注视着那个二级警督的背影,脸上神情复杂,神色变化不定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