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八百六十三章 不惧犯众怒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也不怪楚天齐骂人。本来单位资金紧张,可好多人占着现金不还,还理直气壮。更为可恨的是,财务科长不想着如何筹措资金、合理调配,反而总是替这些人打掩护,替借款人和自己讨价还价。

    贺敏说什么借款没还,主要是因为票据未回,狗屁,骗鬼去吧。楚天齐特意关注过,有几笔金额较大的借条上,明确标注着借款目的、用项,可在后来做帐的凭证中,这些对应花销的*早已经报销入帐了。拿着这些钱既不用花利息,而且占用的堂而皇之,还不是这些人用单位资金干私事,为自己谋私利?

    今天贺敏来的时候,楚天齐就知道对方是为了什么事,肯定又是做那些人的代言人,肯定又是讲一些狗屁大道理。可是让他奇怪的是,对方并没有单刀直入,而是采取了另外的方式。

    一开始看贺敏哭哭啼啼,楚天齐还一时被唬住了,以为对方真受了什么委屈。等到仔细一观察,完全就是干打雷不下雨,至于眼圈红就更好解释了,用手一个劲儿揉能不红?

    果然,假装诉了半天苦,到头来还是说出了核心问题:不追借款。可即便是这个目的,贺敏却还假惺惺是替自己着想,是替单位着想。更让楚天齐反感的是,对方说的话也容易让人产生歧义,分明就是一种暗示、骚扰,分明就是那个女人故意卖弄风骚。

    好啊,既然你为我着想,那我也不能不为下属着想。于是,楚天齐就顺着对方的思路,表示了理解,还假装是拜托对方。

    贺敏自以为楚天齐上了当,自以为用计拿住了这个年轻局长,故意扭动着屁股、踩着小皮鞋准备去向主子报喜。不曾想,楚天齐又叫回了她,体谅的让她写一份说明,以利用她的解释工作。

    到此时,贺敏肯定明白了楚天齐的将计就计,肯定明白中了这个小年轻的“欲擒拿故纵”。可是事已至此,她还能说什么,只能去照办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知道,现在那个女人肯定也是去了主子那里,只不过不是报喜,肯定是在诉苦,然后是主子的谩骂。当然,她的主子既骂她,更会骂自己这个下套的人。

    今天的这个办法,楚天齐实际早已想出,只不过不到万不得以的情况,他不准备用。他想以一种和平的方式,既解决问题,也不至于激化矛盾。可有些人太过分,总以为自己是傻子,时刻都拿自己当毛孩子对待,这不是侮辱我这个青年才俊、官场新秀的智商吗?老虎不发威,你们还拿我当病猫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可知道,别看就是那么一份说明,只要是在全局科、室、队、所一发,那引起的轰动可是很大的。那份附件上面有大部分科、室、队负责人的名字,也有个别派出所所长的名字,尤其曲刚对应的金额最多,其次就是张天彪、张伯祥。普通干警一旦看到这些内容,会怎么想,会怎么说?那些占用单位现金的人就会在众干警心中的形象一落千丈。而且这样的消息,会在极短时间内几乎传遍全县各个角落,那某些人就会成为人们唾弃的对象,甚至有的人还会因此“拔*出萝卜带出泥”,被牵扯出其他问题,甚至成为阶下囚。

    好多事情都是双刃剑,既伤人也伤己。如果这份说明真的发出去,楚天齐无疑就会得罪好多人,就会得罪大半公安局股级以上的干部,也会引起这些人背后靠山的痛恨。说不准就会因此被群起而攻之,也许现在的位置都未必稳固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的利弊,楚天齐当然心知肚明,但他并不是一时头脑发热,他也不想妥协,他不怕犯众怒。他觉得自己站在正义制高点上,自己的出发点是为了单位好,也是为了对广大普通干警的公平。如果真因此影响到工作,那也没什么,反正自己问心无愧。另外,上面领导也不是睁眼瞎,总有能主持正义的。再说了,自己敢这么赌一把,好多人却未必,毕竟他们的做法不光彩。楚天齐自信,有人会妥协的,只要有人带了头,那他们坚守的统一防线就会决口,瞬间就会崩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如楚天齐推断的那样,贺敏从局长办公室出来后,直接就去了曲刚的屋子,张天彪也在屋子里。

    看到贺敏的脸色不对,张天彪调侃道:“贺科长,刚才出去还喜笑颜开,这么一会不见,就阴云密布了。是不是某些人欺负你了?要不就是你想占便宜没占上?”

    “张天彪,你胡说什么?男人没一个好东西。”说着,贺敏气呼呼的坐到沙发上。

    张天彪继续嘻笑着:“你可不能一打击一大*片,天下好男人多的是,曲哥不就是吗?”

    “天彪,别瞎说。”曲刚轻斥一声,然后看着贺敏道,“到底怎么回事?是不是他还逼着你追借款?你没和他讲说其中的利害关系吗?”

    “我能不说吗?”贺敏没好气的说,“可是说了还不如不说。”

    “哦,怎么回事?他硬逼着你不放?”曲刚疑惑道。

    张天彪插了话:“那怕什么,他让你追款你就追。反正没人还,又不赖你,他还能把你吃了不成?不会是他真吃你了吧?”

    “张天彪,你长的人模狗样的,怎么嘴里尽是脏东西?”贺敏喝斥过后,转向曲刚说,“曲局,他要是真让我继续追,那倒好了。他现在让我写说明……”贺敏说了刚才在局长办公室的经过。

    “妈的,欺人太甚,他想干什么?”张天彪骂了起来,“想让老子在全局系统现眼?真他妈给脸不要脸,老子倒找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彪,别胡说。”曲刚喝止了对方,然后缓缓的说,“如果真按他说的那样做,恐怕就不是在全局现眼,而是要在全县人面前出丑了。不过,他要是这么做的话,恐怕就把局里一多半人都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怕什么?一块钢板能碾几颗钉,我看他是没事找死,自己往绝路上走。”张天彪“嗤笑”一声,“他就不怕犯众怒?”

    “怕,不惧。”曲刚说了两个相互矛盾的意思,然后停了下来,对着贺敏道,“你先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该怎么办?”贺敏忙问。

    曲刚道:“别着急,不是还没到二十三号吗?那些东西都是现成的,即使做的话,半天也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吧。”贺敏长叹一口气,“不过,我这心里不踏实。”说完,她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看着屋门关上了,张天彪坐到曲刚对面椅子上,问道:“曲哥,你刚才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曲刚叹了口气:“哎,其实挺简单的,他自然也不想犯众怒,也怕。不过有句话说的形象,‘拔*出萝卜带出泥’。一旦我们借款的事被曝光,说不准就会引出其它的事。所以我们更怕,正是因为我们更怕,所以他反而不惧了。”

    回味了一下,张天彪点点头:“那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曲刚挠挠头,长嘘了口气:“我还没想好,想好再说。”

    待曲刚说完,屋子里陷入了宁静,一种沉闷的宁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刚才之所以骂人,楚天齐也不只是骂贺敏,不只是骂这些占公家便宜的人,他也是在骂那个看守所所长乔晓光。

    今天去看守所调研前,杨天明已经打过电话。虽然楚天齐没有亲眼所见,但对于这一点,楚天齐完全相信,他相信杨天明不会傻到在这事上做手脚。

    可那个乔晓光竟然说没接到通知,还把责任推到副所长身上。这明显就是大睁两眼说瞎话,明显就是蔑视自己这个局长。

    退一万步讲,即使没接到通知,那在杨天明现场打电话后,就应该马上出来。可那个乔晓光在两次电话催促下,楞是让自己这个局长在外面等了二十多分钟,还真把自己当成了人物。出来后,更是忽视了自己的存在,故意和杨天明唠叨了半天。甚至竟然以车辆要接受检查为由,蔑视自己这个局长的身份。

    来而不往非礼也,你既然要跟我叫板,那我堂堂公安局长还能怕了你不成?于是,楚天齐也没有跟乔晓光握手,更没有和对方说话,甚至连正眼都没看对方。想让我进你办公室,听你汇报?门都没有,你以为你是谁?

    虽然楚天齐在对待乔晓光的时候,做到了以牙还牙,但毕竟自己是副处,而那个乔晓光不过是副科待遇的正股。自己和这样的一个人呕气,也太掉份了。所以,楚天齐仍然气不顺,想一骂为快。

    本来就已经气粗,不想贺敏那个女人又来触自己霉头,真是登鼻子上脸。本来当时楚天齐气的都想当面骂人,但理智告诉他,不能太失*身份,因此他才在她出去后骂了脏话。

    人是骂了,也给这个女人和那些人系上了套。可楚天齐心里还是有疑问:那个乔晓光为什么要那么做?他是受人指使,还是自做主张?

    这个乔晓光开会那天没来,更是没有参加全体干警大会,自己和他连面都没见过,能有什么过节?

    忽然,楚天齐觉得乔晓光这个名字有些熟悉,就是那说话的声音也似乎耳熟。这是为什么呢?想着想着,他取出花名册,又在上面查找起来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