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八百六十九章 仇志慷倒苦水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仇志慷,我真佩服你呀,说假话的本事这么厉害,太会自圆其说了。还假惺惺的说你不敢得罪我,你这是讽刺我不讲理,还是欺负我弱智呢?我没时间听你说鬼话,你回吧,我要休息。”楚天齐再次下了逐客令。

    “局长,局长,您听我说。”仇志慷向前走了一步,带着哭腔道,“我真不是这些意思,是真的误会了。如果我要是瞎说骗您的话,现在就让雷劈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啪”,一个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仇志慷在刚才发誓的时候,心里其实在暗念着“不做数,不做数”。虽然他刚说的话基本都是实情,但是把“王八蛋”说成“望局长海涵”,却是撒了谎的。正这时,听到这个声响,他的第一反应是“应验了”,不由得张大了嘴巴。当他看到是对方又拍了桌子时,才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并不是拍桌子有瘾,今天第一次拍桌子,是为了给对方造成压力,是一种气势,是他故意的。刚才拍桌子,是他听到对方发誓,感觉不妥,又不愿说话劝解对方,才用拍桌子进行阻止。

    看到局长面沉似水,仇志慷把心一横,说道:“局长,请您再给一点儿时间听我解释,如果您还不相信的话,我……我也就认了。谁让我大脑发昏,没听出您的声音呢。”

    见对方没有说话,仇志慷继续道:“说到大脑发昏,主要是我的原因,不过也与一些事情有关。这些事搅的我心神不宁,平时也偶尔犯迷糊,这种状况已经好几个月了。去年十一月底,杜局长死了,而且关于他死亡的说法有好多种,有的说法还很难听。我是他在任时提拔的,人们认为他死的不光彩,对我也是另眼看待,甚至有人还半开玩笑的说我怎么没去和局长潇洒。

    对于杜局长的死因,官方一直讳莫如深,但我不太相信杜局长会做出那样的事。当然这并不是因为杜局长提拔了我,而是他平时给我的印象,是一个非常严于律己的人,有时甚至都有些刻板。话题扯的远了,还是说我自己吧。

    虽然我相信杜局长的人品,但三人成虎,我每天处在这样的环境中,耳中充斥的是人们的评论、调笑,看到的是别人的白眼。局里上下包括所里,都把我当成了一个异类,好多人都不和我来往,生怕我污染他们,或是给他们带来什么不顺,我的压力很大。从那以后,我即使干的好,也得不到任何表扬、奖赏。一旦有失误,就会被有意或无意的放大。

    单位事不顺,在家和媳妇也是经常吵。她说我不会走关系,不懂结交有权势的人,认识的也都是那些又臭又硬的人。她还拿和我关系近的人说事,说他们和我一样没出息,今年春节还拿以前同事老高举例。老高都是死去的人了,我怎能容她胡扯,两人大过年的干了一仗,还没正式上班我就到了单位。所以,她一听到和我有关的事就来气,这也是她之所以接电话时说话不中听的缘由。

    年前的时候,就有传言,说我会被换掉,年后传的就更甚了。我知道这是早晚的事,但心中还是不痛快,我自我感觉还是很尽职的,自认为全所工作在所有乡镇中应该是名列前矛的。我知道无风不起浪,肯定我现在的职位保不住了,虽然我从心里不服,但却不得不服现实的残酷。

    三月初的时候,您到任了,传言才暂时消停了几天,我心中又燃起了新的希望,希望能保住位置。可自从近两周,这种传言又起了,说新局长也看我不顺眼,否则局、所之间近在咫尺,为什么调查时专门漏下许源镇派出所?对于这个职务附加的小权利,我倒真的不是很留恋,但我觉得失去这个施展报复的平台才是最痛心的。而且我还知道,一旦被免去这个所长,那我想要再起来是不可能的,我现在已经是奔四十的人了。

    正是基于这些原因,我近一段时间也是患得患失。虽然您来的时间不长,但通过看您主导的几件事,我认为您是一位务实的领导,是来干实事的,我从心里尊敬您。我觉得您不会无缘无故就拿掉我的,我自认为也是干事的人,但却没有充足理由否定这些传言。于是,我尽力做好每一天,珍惜这可能时日不多的机会。

    已经好长时间没有领导理我了,可这两天电话却又忙了起来,有的领导更是直接到所里指导工作。我知道这不是我被重视了,而是因为被打者乔丰年的身份重要。但我仍然干劲十足,我要珍惜现在干事的机会,否则案子如果破不了,我就得去当替罪羊了。于是,我不分白天黑夜都一直盯着这事,同时派警察在重症监护室门外值守,防止再有意外发生。连着两夜几乎没合眼,我实在有些撑不住了,这才躺下,准备稍微休息一下,正好您的电话来了。这就是我要说的。”

    听完对方的讲述,楚天齐笑了,是故意冷笑。他盯着对方看了一会儿,才缓缓的说:“仇志慷,我发现你这口才和思维实在了得,这么一会儿时间就把整个过程编的滴水不漏,简直像真的一样。我怎么都听不出一点歉意,反而感觉像是喊冤报屈。你也很会说话,顺便还给我戴了高帽,说我务实,还说从心里尊敬我。可是,事实胜于雄辩。我问你,乔丰年被打一事,已经发生了五十多个小时,你为什么不向我报告?你刚才还说乔丰年身份重要,甚至有领导直接到所里指导,那为什么不向局一把手汇报?你也知道,局、所近在咫尺,那么非得局领导去拜访你吗?我记得,好像全体干警大会你也没有参加吧?”

    仇志慷马上道:“局长,不敢,不敢。其实您刚到任没几天,我就想拜访您,按说这也是人之常情。可我又担心引起您的误会,让您认为我是一个投机者,认为我在利用您初来乍到、不甚熟悉情况的时间点,在捞取利益。尤其怕给您带来麻烦,毕竟我身上的标签是“赵长生”,而赵局长又被冠以那样的死因。全体干警大会我参加了,但晚宴没有去,我担心有我在场,破坏了整个气氛。

    局长,不是我不向您汇报。当时接警后,我第一时间派人出警,并迅速了解案发时的一些细节。当我知道伤者的身份和伤势后,首先想到的就是要向局长您汇报。刚拿起手机,准备给您打电话,曲副局长来了,我只好先放下手机。他是来督促此事的,要我详细汇报案情。我根据当时掌握的情况,向他做了汇报,并回答了一些问题。

    听完我的汇报,曲副局长做了指示,还让刑警队配合我的工作。他特别指出,由他向您汇报,要我全力以赴破案。他走后,还给我打了好几次电话,问我案子进展情况,说您也特别关注此事。昨天晚上,他又到了所里,我把当时刚刚打印好的案情说明给了他,其中有一份就是给您的。他说他会第一时间把报告给您,还说您对现在的破案进展非常不满意。”

    听对方的语气,他准备向自己汇报,但被曲刚中途截胡了。这种事一问便知,仇志慷不至于撒这种低级谎,看来是曲刚没向自己汇报。那么曲刚为什么会这么做?是眼里没有自己这个局长,还是另有其它说法呢?

    可能是看出楚天齐的神色变化,仇志慷试探的问:“局长,您没见到报告?不知道案情进展?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而是问道:“你刚才说,你一直担心对我不利,才没有来主动汇报工作。那你今天怎么又来了?而且还是深更半夜,还表现的很着急,你这说的和做的可是前后矛盾呀。”

    “局长,今天您给我打电话,我知道肯定有事,这是我必须要来的第一个原因。第二个原因,我和我媳妇都冒犯了您,我必须来道歉、认错,同时向您解释这事出有因。第三个原因,是我忽然意识到,如果今天不来见您,恐怕就错过了一次与您接触的重要机会,也许这机会以后永远也不会有了。”说到这里,仇志慷长嘘了一口气,“还得感谢这误会,否则我是下不了这个决心的。”

    这倒好,对方说是来解释,到头来反而成了这小子吐苦水的机会,也许有些话他也正是想籍此表达出来吧。楚天齐拿起香烟,扔给了对方一支,语气也缓和了一些:“你把案子最新情况汇报一下。”

    接住香烟,仇志慷先是一楞,转而心中一喜,精神为之大振,汇报起来:“从案发到现在,已经是五十二个小时,伤者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仇志慷走的时候,已经是后半夜了,可楚天齐却了无睡意,躺在床*上想着事情。

    通过仇志慷的讲述,楚天齐对乔丰年被打一案,又有了更多、更深入的了解。他知道看似现在没人找自己,可是一旦案子拖下去,那找自己的人就会很多了。

    曲刚肯定知道知道案子的重要,可他却没有向自己汇报,无论是什么原因,都说明曲刚对自己不够重视。那为什么张伯祥也没说,他以前可不是这样的,不过近一段好像来的少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