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八百七十五章 定野会女同学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四月三十日晚,楚天齐独自一人坐上了火车。他这次行程一共要去两个城市:定野市、雁云市。要做三件事情:会党校女同学、见大学同学、看望故友。

    与党校同学见面,是在定野市,分别是周仝、岳佳妮、肖婉婷。

    本来楚天齐计划要直接到雁云市,去见云翔宇,接洽一些事情。另外,也要探望一下在省城郊区劳改的魏龙。现在中间插了这么一档子事,他只好改变了行程。先坐火车到定野市,和三位同学一聚,明天晚上再坐火车到省城。

    这次出门,之所以没让厉剑开车跟着,主要是楚天齐想让厉剑休息几天。厉剑这一段一直跟着自己,趁着放假,也让厉剑回家看看,或是和战友走动走动。另外,自己办的三件事有两件是私事,单独行动,大家都方便。

    按照楚天齐以往的风格,如果新到一个地方,这种长假他一般不会休的,顶多也就是回家两天,然后马上就到单位。他要尽快利用假期时间多熟悉一下情况,多谋划一些工作,以勤补晚。可这次他没有这么做,他觉得自己要尽快适应现在的角色,要像个领导。

    虽说是放假,虽说是离开了单位,但楚天齐还是不由得想起单位,想起那些大事小情。

    公安局近期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破案,破乔丰年被打一案。从十九号晚上八点案发,到现在已经整整十一天了,可是竟然没有一点线索。从现在掌握的情况看,行凶者驾驶的是无牌照吉普车,四名行凶者全部面罩黑纱、手上带薄纱手套,就连鞋底都坐过特殊处理。行凶人的面部特征一点没有,汽车又不知去向,连个鞋印、指纹都没提取到。现场唯一有一个烟盒吧,据证人称还是乔丰年的。

    案子一时陷入僵局,但家属的耐心却越来越少。倒是没给楚天齐打电话,但每天都会给张天彪打电话,也会找曲刚。据他俩讲,对方的话讲的非常不客气,有时甚至还带脏字。二人的说法虽然夸张,但那个女人肯定说话不好听,楚天齐可是领教过的。家属的心情可以理解,主要对方还和县领导能说上话,他们都不敢得罪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虽然态度足够好,但由于案子没有进展,县领导纷纷打电话过问。县长给曲刚打了两次电话,政法委书记让张伯祥专门去汇报了一次。牛斌和萧长海的指示,是由当事人转述的,听的出来,领导很着急,也很生气,牛斌更是直接骂了曲刚饭桶。

    而魏铜锁的电话直接打给楚天齐,上来就是一通质问,然后就是扣上了破坏招商环境的帽子。虽说魏铜锁不分管公安工作,但毕竟是政府二把手,电话过问也是应该的。楚天齐只得态度诚恳的表态,除此之外,也没有其它的可答对。

    虽然案子没进展,虽然乔丰年还是昏迷,但已经脱离了危险期,各项体征较平稳,可能很快就会醒来吧。

    现在案子没有进展,但曲刚等人确实也付出辛苦了,楚天齐并没有责怪他们。而只是提醒曲刚和张天彪,在这件事上三人都在一条船上,必须风雨同舟。那二人自然明白各自的责任,知道事情轻重,表态一定全力以赴,争取早日破案。

    乔丰年的案子,是压给了曲刚、张天彪,但还有两件烦心事,就得楚天齐直接面对了。一是杨二成总打厉剑的电话,总想让自己帮着找村长,二是到现在赵六也没来电话,自己有疑问却问不上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楚天齐睡着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早上八点多,楚天齐到了定野市,三位女同学已经先他到了,正好给他接站。其实也没早多少,就是二十分钟而已,正好是补妆、上卫生间的时间。

    楚天齐刚从出站地下通道上来,就看到三位女孩在出站口冲着他挥动手臂,似乎肖婉婷还在喊着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加快脚步,奔出站口而去。他刚一出站,肖婉婷就张开双臂扑了过来,楚天齐一时不知所措。可事实是他多想了,肖婉婷在离他仅有一拳距离的时候,“哈哈”大笑着改变了方向,又跑回了原位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时尴尬不已,傻笑着开玩笑:“三位美女,谢谢啊,承蒙三位接站,倍感荣幸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要怎么感谢?”岳佳妮问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打趣道:“我无以为报,只能以身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敢,还是对别人以身相报吧。”肖婉婷抢过说话头,冲周仝俏皮的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“鬼丫头,冲我挤什么眼?”周仝脸一红,在肖婉婷胳膊上捶打着。

    她俩这么一弄,岳佳妮也跟着起哄,挤兑周仝。霎时三人笑做一团,引得人们不住的侧目。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道:“三位美女,注意形象,大伙都在看你们呢。”

    三人一下子散开了,肖婉婷抢白道:“不是看我们,而是在看你。”

    岳佳妮笑着道:“谁让你那么高,一看就是鹤立鸡群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准确,应该是羊群里出来个大骆驼。”肖婷婷抢过了话,然后“咯咯”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和女孩子斗嘴,是楚天齐的弱项,现在又是一斗二,更是没有任何还手之力。好在周仝较文静,在她的提议下,四人到附近的餐馆去用餐。

    早饭吃的很简单,很快。然后就是下一项活动:逛街。

    别看楚天齐腿长脚快,又有功夫在身,但在逛街的时候,却根本不是三个女孩的对手。才逛了两个多小时,他已经脚疼腿酸。

    看着三人又要冲向一家商厦,楚天齐停下脚步,冲着三位一抱拳,讨好的说:“三位,咱们别逛了,一会儿休息一下,正好是午饭时间,我请客。”

    “才逛多大一会儿,还早着呢。”岳佳妮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。”肖婉婷说话更绝,“一个大男人,还好意思提‘我请客’三个字?这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。”

    周仝也一改刚才的文静,附合着:“就是,这才逛多大一会儿,还没买上东西呢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辩解道:“三位,你们都是两手空空,可我这肩扛手拿的,哪受的了?再说了,你们二位都是省城大地方来的,还非得到这个小地方买东西?”

    “逛街是女人的天性。”周仝回敬了一句。

    肖婉婷直接道:“楚天齐同学,本来我们是想让你车接车送,沾点你这个大局长的光,可你却小气的不带车。”说着,她把头转向周仝,“本来按我和佳妮的意思,这几天让你带车陪着,既当司机又做保镖,吃、住、行由你全包,好好宰宰你这个局长同学。可周师姐说,你俩的关系还处在保密阶段,说不宜暴露。闹了半天,她那只是借口,我看她就是知道你小气,替你心疼那些钱呢。”

    周仝脸一红,打了肖婉婷胳膊,嗔道:“婉婷,你瞎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瞎说什么了?”肖婉婷一副无辜的表情,“我也没说你俩‘地下情人’关系呀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说,还说。”此时,周仝的脸已经成了一块大红布,不停的在肖婉婷身上挠着痒痒。

    打闹一会儿,二人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岳佳妮又说起了风凉话:“婉婷,别不知足了,人家可是政府党组成员、副处级,还是局党委书记、局长、二级警督,很快又会多一个‘督查长’的衔。人家这么大的官,能陪你、我这样的小丫头逛街,就知足吧。是不是,周姐?”

    “说他就说他,少搅我。”周仝娇嗔道。

    “佳妮,你错了,他这次出来,根本不是你我的面子大,而是他另有考虑。”肖婉婷煞有介事的说,“我觉得他是要故意和下属摆领导的谱,人家可是一把手,怎么能没有假期呢?怎么能事必躬亲呢?人家管的是全局,这是其一。其二呢,他要是老在局里盯着,其他领导反而更容易懈怠,遇事动不动就会往他身上推。其三,即使他想加班多干事,可是落在那些副职眼里,恐怕就会认为他想整事,放假也不消停。其四,他主要是想到省城办事,至于你、我,那不过是他捎带角见一见,就当是旅途一个小插曲吧。”

    不愧是首府市政府办公厅的科长,看问题真是一针见血,把自己的心思都看透了,只是用词太尖刻,还把自己专程改道见同学,说成是“捎带角”。楚天齐心里暗暗佩服,嘴上却说:“我是说不过你,甘拜下风,你怎么说,就怎么算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”肖婉婷得意的一扬下巴,“那走吧,继续逛街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你们逛,我在外面等着行不行?”楚天齐再次商量。

    肖婉婷头晃得像波浪鼓:“不行,坚决不行,你今天的角色就是壮工,少拿局长的破谱。”

    “哎,交友不慎。”楚天齐故意重重叹了一声,拎起东西,低头向商厦走去。

    三女自是一阵娇笑,跟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嗯,表现不错嘛!楚天齐同学。”肖婉婷拍着他的胳膊,大声说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扭头,向肖婉婷做了个鬼脸。忽然,他的表情一顿,目光投向前面不远处。

    就在楚天齐看向前方的时候,一个人快速收回目光,向人多的地方走去。

    “别跑。”楚天齐把手中东西胡乱向肖婉婷一塞,不管对方是否接住,快步奔那人追去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