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八百七十三章 不信不低头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吃完午饭,楚天齐进到办公室里屋,休息去了。

    可好多人并没有他这样的心情,有人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,有人急的像火烧屁股。虽然那份声明没有传达下去,但关于这个消息早已传遍了县局各个角落。于是好多人纷纷利用自己的关系打探消息,打探此事的可信程度。

    打探消息的人,目的也不尽相同。好多没借钱的人,都在心里暗暗骂街,骂那些占公家便宜不要脸的人。当然,大部分没有借款的人,主要是想看热闹,想看看在这件事中谁能斗得过谁,也想看看到底谁占用了那么多单位资金。也有的人小范围私下议论着,按他们的理解猜测着结果,猜测着一些人的借款数额。

    借钱的人和没借的人心理完全不同,他们更多的是关心到底会不会公布这样一个东西,自己要不要及时还上。当然,这其中大多数人也在骂楚天齐,骂他闲吃萝卜淡操心。这些人认为,好几任局长都没拿这事说事,就他姓楚的硬要充大尾巴狼,硬要显摆自己的与众不同。骂人不解决问题,这些人也不敢明着骂,纷纷给自己的主子打电话,以讨得主子的指令。

    午饭的时候,曲刚没有在单位吃,而是直接到了外面一个小饭店。这个小饭店规模不大,但相对隐秘,尤其他吃饭房间在后院,就更没人打扰了。等他赶到的时候,张天彪已经在房间等着他。

    下午还要上班,防不住有什么事,两人自是没有喝酒,而只是边吃饭边聊天。

    张天彪问道:“曲哥,到底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曲刚反问。

    张天彪想了想,说道:“还真不好弄,本来按我的意思,就是不理他,爱咋咋的。可是今儿个一上午,我接了好多电话,都是关于这事的,都在问怎么办。他们说现在这事已经传开了,下面人说什么的都有,有些人已经在发牢骚、骂街了,还他*妈的把我们说成了‘贪官污吏’。现在还没公开,已经弄的满城风雨,要是真公开的话,那我们更会成为众矢之的。不过,公布了倒也没什么,该是我们的人还是,该作对的人照样作对,而且通过这事还可临时结成一个同盟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了半天,还是囫囵话,到底要怎么做,也没说清。”说着,曲刚叹了口气,“这事关键我们不占理,没有能拿到桌面上讲说的理由。他就是掌握了我们这一心理,所以才敢冒着犯众怒,要大张旗鼓的搞这事。当然,他更想的是虚打实吓唬,想不战而屈人之兵,这一点他像是学的老人家,想通过宣传、舆论,达到他的目的。不用说,如果我们不还上的话,他肯定会公布,到那时就是两败俱伤,但伤的最重的还是我们。

    现在那小子又说要让魏铜锁帮着扣款,这事就更复杂了。先不说魏铜锁会不会帮他这么做,但只要他把这事往老魏那里一捅,我们的把柄就算落到老魏手里了。就相当于埋下了一个小*,而老魏想让什么时候爆就能什么时候爆。可能老魏永远不会引爆,就在手里拿着,那样我们就更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他*娘的,姓楚的就是欠收拾。不就是临时借了几个小钱吗,又不是贪污,屁大点事非要搞的这么复杂。”张天彪“哼”了一声,犯了虎劲,“他要真拿着鸡毛当令箭,老子还就不理他了,他能怎的?就是这事真曝光了,也没什么,顶多就是分期还上罢了,又不犯错误,顶多顶多弄个口头警告而已。可他姓楚的,在局里是臭遍街了,还有谁跟着他干?恐怕那个老白毛,也会和他反目成仇吧?魏铜锁又能如何?他的屁*股更不干净,他还真敢拿这事说事?再说了,他姓魏的也不过是个副的,还想跟牛县长掰手腕。”

    曲刚摇摇头:“天彪,话不能这么说。好多事就是这样,人们听到和看到的就不一样,如果只是听到,那更多是猜测,哪说哪了。可一旦白纸黑字上墙了,到什么时候都会是一个污点,不容易抵赖。这事一旦公布,就不只是公安系统内部人知道,就会传到社会上。到那时就不定传成什么样了,说不准就把借款说成了贪污、受贿,可能还会在金额后面多生出几个零来。要是这么一闹腾,说不准就会‘拔*出萝卜带出泥’,也可能会无中生有。

    更关键的是他有退路,我们没退路呀。实在不行的话,他拍拍屁*股走人,回到沃原了。可我们还得在这儿待着,就是退休了,也离不开这个地方。再退一步讲,就是我们调到了外地工作,可我们的老婆、孩子、亲戚朋友还在这儿,我们还是摆脱不了臭名声。”

    “照你这么说,我们别无选择了?那还耗个什么劲儿,就痛痛快快的还上得了。”说到这里,张天彪叹了口气,“哎,只是我现在的钱都套着,哪有闲钱呀。”

    “说那些都没用,如果真还的话,借钱也得还。”曲刚一笑,“不过现在可以先看看情况。”

    张天彪“哦”了一声,似懂非懂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情况,就是让老白毛也掺和一下,他俩表面可是同盟。要是他也扛着不还,就相当于堡垒从内部攻破,那就更有意思了。”说着,曲刚拿出手机,拨出了一串号码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电话通了。曲刚冲着张天彪挤了挤眼,对着手机道:“政委,没打扰你休息吧?……哦,你也没休息啊?也是为那事?哎,我也是被那事闹的。这不是逼着尼姑养孩子吗?……就是,咱们把钱花在公事上了,现在却让咱们还,这是什么世道?……政委,你和我不一样,你俩关系好,你面子大,他肯定能给你通融的,我就不行了……他能和你要?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,你俩啥关系?……你也没钱?那就是不交了呗?……好嘞,有政委做主,我还怕什么……那就这样,再见。”说完,曲刚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老白毛也不交?”张天彪问。

    “他反正是这么个意思,他说他没钱。”曲刚一笑,“不过那个老家伙滑得很,看看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一上班,楚天齐就坐车出去了。他让厉剑放缓了车速,走了二十多分钟,才进了政府大院。

    汽车停在了停车场,但楚天齐没有马上下车,而是坐在车上等着。他要等电话,他觉得应该有电话打来。

    可是又等了十多分钟,手机依然没有响起,他这才拿起一份资料,打开车门,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沿着台阶走进办公楼,楚天齐向楼上走去,一边走一边在倾听着,希望手机能在此刻响起。

    一楼,

    二楼,

    三楼,

    快到四楼的时候,手机响了。楚天齐拿出一看,是贺敏的电话,他没有接,而是上了楼梯,走在四楼西侧楼道上。。

    手机顽强的响着,一遍又一遍,这次号码换了,是张伯祥的号码。楚天齐想了想,按下接听键。

    “局长,我是老张,在哪呢?”张伯祥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低声道:“我在政府。”

    “局长,我已经把钱还上了,你赶紧和贺敏说一下,把我的名字去掉吧。”张伯祥的声音很急。

    楚天齐心说:你分明是不想让我和魏县长说你的名字。他心里这么想着,嘴上却说:“好,很好,我一会儿和魏县长汇报的时候,也就不汇报你了。我……不说了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挂断了通话。

    拇指还没从手机上移开,手机又响了,来电显示还是贺敏的号码,楚天齐马上果断的按下了挂断键。

    间隔几秒,铃声再次响起,又是贺敏的电话。楚天齐这次没有挂断,而是待铃声响过几遍,才按了接听键,同时压低了声音道:“有什么事回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局长,你去楼道接一下电话。”贺敏的声音也很低。

    楚天齐催促道:“真是的,快说,我现在就是来楼道接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局长,有人来还钱了。”贺敏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交多少你就给开多少收据,清单上减一下就行了。行了,我还要继续去汇报。”说着,楚天齐迈动脚步,发出“咔咔”的声响。

    贺敏声音很急:“局长,局长,您能不能先晚点汇报?好多人都在交钱,曲局和张局也马上就到,全额还款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让我做蜡吗?”楚天齐很为难的说,“那……那我先汇报别的事。真是的,添乱。”生气的喝斥一句,楚天齐挂断电话,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楚天齐鼻子“嗤笑”了一声:“哼,不信你们不低头。”

    “哟,楚局长,在我门口嘀咕什么呢?不会是在等我吧?”一个女人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楚天齐回头看去,一个女人走出楼梯口,向自己这边而来。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副县长楚晓娅。

    挥着手中纸张,楚天齐笑着道:“楚县长,我一上班就来等你,专门向你汇报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我的面子可够大了。”楚晓娅已经走到门前,打开屋门,说了声,“请进。”

    两人走进屋子,楚天齐把手中纸张向前一递:“楚县长,这是汇报材料。”

    楚晓娅伸手接过纸纸,一副调侃口吻:“那我就好好拜读一下,请坐。”说着,她走到桌子后面坐下来,看着纸上的内容。

    过了几分钟,楚晓娅抬起头来,笑颜如花,高兴的说:“楚局长,你这哪是汇报工作,分明是给我帮忙来了,谢谢,谢谢!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