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八百六十七章 投资商被打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从平房离开后,楚天齐是打车回的公安局。

    进到办公室,看了看时间,楚天齐坐到椅子上,开始等人,一边等,一边想着刚才的事情。

    看来自己找高峰是对的,不但听到了好多对自己有用的内容,也对高峰有了进一步的了解。

    在见面之前,楚天齐特意看了高峰的一些资料,有在校期间的信息,也有工作后的记录。不同的时间地点,同一个人的表现竟然如此迥异,这让楚天齐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通过刚才的交谈,结合自己对陈文明、乔晓光的印象,再参照杨二成对老高所长的评价,楚天齐给相关当事人做了个简单的结论:高峰父子是好人,陈文明、乔晓光是他们的对立面。当然这只是楚天齐的一个简单直观印象,在处理具体人和事的时候,绝对不会运用这种脸谱化的“非黑即白”思维。

    从高峰的讲述中,楚天齐觉得高家父子都富有正义感、心地良善、坚持原则。但在处理具体事情上,也可能过于直白、不够委婉,给对立面的印象就会是不合群、对抗领导。当然,更大的可能是有人觉得高家父子碍眼,就是要收拾他们,要让他们从眼前消失。

    由于有好多的不得以,高峰选择了忍耐,甚至忍受了羞侮。但他的正义感还在,还是那么善良,从他三年前放下手枪就可以看的出来。今天再通过两人的交谈,楚天齐对高峰又多了相对全面的了解,印象也更好了一些。

    今晚在自己进小院时,高峰只打手势不说话,而且还提前准备了矿泉水,都说明对方心思慎密。同时交谈的地点选择也符合隐秘、安全的特点。这可能是警察的职业特点决定,也可能是对方为情势所致而形成。无论是那种情况,都说明这个人有一些城府。

    任何事情都有特殊情况,本来以为很隐密的地方,还差点遇到了熟人。所好的是自已在暗处,熟人在明处,自己发现了对方,对方却不知道自己的存在,更不知道自己出去干什么。

    楚天齐发现,高峰在叙述的时候,尽量采用了对事不对人的讲说方式,但依然可以感受到他对陈文明、乔晓光的痛恨,当然更多的还是无奈。也怪不得高峰无奈,那两人确实都不简单,以他们两人现有的职位来说,也可以称得上是神通广大。

    从乔晓光的履历可以看出,那就是一个初中没毕业的小混混,后来被招进公安局,做了一个编外民警。时间不长,就入了编,然后又陆续做了派出所副所长、教导员,后来就到看守所当了教导员,再后来就当了看守所所长。看守所所长看似不显山不露水,只是一个股级干部,但待遇却是副科,和县局副局长一样。而且在看守所,所长就是一个土皇帝,类似于特区一把手的存在。他不但会对警察颐指气使,想必嫌疑人家属也会另眼高看,即使他对案子未必能帮上忙,但求所长适当从生活上照顾一下,肯定是少不了的。

    那个陈文明更是神通大的很,处分好像对他就没影响,而且越受处分反而却有权。在高峰的讲述中,因为和老高打架,陈文明背了一个处分,但时间不长,他反而由许源镇副所长升成了正所长。

    三年前,陈文明敲楚天齐竹杠不成,被市局主管警容风纪的副局长抓了现行。但他却成功让别人顶了缸,只受到了一个较轻的处分,也丢掉了许源镇派出所所长职务,由县城到乡下做了一名普通民警。可这只是暂时的,很快他就成了副所长,而且是所长、教导员权利一肩挑的副所长。乡下看似没有县城风光,可是更自由,权利也更大,陈文明照样活的滋润自在。

    那天在陈文明上门汇报的时候,楚天齐就发现对方一个特点,特别能奉承人,说假话根本都不带脸红的。这种人往往脸皮都厚,脸皮厚的人可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的,想必陈文明能有这么大的神通,也与其无所不用其极有关。

    有一副对联说的很形象,“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,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”。这副对联的上联用在陈文明和乔晓光身上就很贴切,尤其横批四个字更像是专门送给这类人的——不服不行。

    嘴里念叨着“不服不行”,楚天齐从衣服口袋里拿出录音机,“啪”的一下按下了播放键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楚天齐略一迟疑,关掉录音机,放进抽屉,然后说了声“进来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屋门一开,厉剑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到是厉剑,楚天齐用手一指对面椅子:“坐下说。”其实,楚天齐现在就是在等厉剑,刚才在高峰老房子的时候,也是接的厉剑电话。

    坐到椅子上,厉剑说道:“局长,刚才给你打电话的时候,我是刚刚听说这个消息,然后马上就去医院调查。通过了解,听到的情况甚本属实,伤者叫乔丰年,是一名商人,现在在县医院重症监护室,仍然昏迷不醒,没有脱离生命危险。从目前得到的消息看,事情是这样的:

    前天晚上,大约八点钟的时候,乔丰年从县城许源南苑小区开车出去。刚走出没多远,迎面就开来一辆破吉普,横着停在他汽车的前面。乔丰年下车去理论。吉普车上下来四人,不由分说,抓住乔丰年就打。乔丰年意识到,这是有人刻意报复,便拿出手机准备报警。对方一拳打掉手机,把乔丰年按倒在地,一顿暴打。

    大约二十多分钟后,听到有警笛声传来,四人才扬长而去。等许源镇派出所干警赶到时,乔丰年早已浑身是血,昏迷不醒。正这时,县医院急救车赶来,把乔丰年拉到医院急救。现在离事发已经五十小时,但伤者还是没有脱离生命危险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问:“你的消息是从哪听来的?详细说说。”

    厉剑道:“你今天出去后,我一直在宿舍等你的电话,等着开车去接你。到了九点多的时候,没有接到你电话,我就下来敲你办公室门。确认你不在屋子里,我便下楼去看,到了单位门口。

    刚一出大院,就见有一个人从门前经过,正一边走一边打电话。他打电话的声音很高,我听到了他说话的内容,正是乔丰年被打的事。听语气他应该是乔丰年公司的人,好像在给朋友打电话,他电话中说乔丰年是投资商,县领导很重视。

    我一听这个情况,才给你打了电话,然后就去医院调查。到医院的时候,我正考虑如何了解情况,就听到服务台两个护士在说这事。我假装蹲在墙角系鞋带,听到了刚才的这些内容,知道乔丰年还在重症监护室。

    我准备到重症监护室那边转一转,看能不能还有近一步的消息。当我刚拐到那片区域,就见监护室门口有两名警察,还有四个穿便装的人。我赶紧躲到一边,准备偷偷看看情况。那几个人来回走动,根本不给我靠近的机会,后来我只好回来了。那两名警察像是许源镇派出所的,四个穿便装的人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打人现场的情况,是什么人看见的?又是什么人报的警?打人的原因又是什么?”楚天齐连着提了三个问题。

    厉剑道:“听护士说,是小区居民看到现场情况,然后报的警。至于打人原因没听到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问:“还有什么情况吗?”

    “暂时没有了,我下来继续打探。”厉剑说到这里,又补充道,“对了,护士也说乔丰年这个人不简单,现在就这样被打肯定不能认了。其它的就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回去休息吧,我再想想。”说着,楚天齐轻轻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好的,你也早点休息。”说完,厉剑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看着紧紧关闭的屋门,楚天齐点燃一支香烟吸了起来,脑中在想着刚才厉剑说的事情。同时也升起了好几个疑问。

    从厉剑讲述可知,投资商是在小区门口被打,到现在还昏迷不醒,可见被打的很厉害。而且是把车横在乔丰年车前面,逼乔丰年下车,可见对方应该是故意为之,殴打的目标就是乔丰年。那么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仇怨?这些打人的人是受人指使,还是亲自出手呢?

    殴打事件发生在前天晚上八点,那时正是人们在外面乘凉的时间,尤其前天还是周五,那么进出小区的人肯定不少。可打人者竟然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出现了,一打就是二十分钟,可见对方多么有恃无恐。那么他们是真的胆子够大,还是没有考虑周全,或是有什么隐情呢?

    刚才在厉剑的转述中,说到了乔丰年要打电话报警,手机被对方打掉一事,这情形是什么人看到的,怎么能看的那么详细?按说这种打架,不同于一般的邻居闹纠纷,即使有人看到,也不敢离的太近,怎么能够知道这个细节呢。要不就是人们的主观臆断?

    警察和救护车都是接到电话来的,那么打电话的又会是谁呢?这个人是偶然遇到,还是和这件事有某种联系呢?

    厉剑两次听到同一个内容:乔丰年被打一事,县领导很重视。那么是哪位领导?怎么没有找自己呢?

    打架斗殴的事经常发生,一般情况下都是由辖区派出所出面,往往不需要向上级专门汇报。可现在是投资商被打,还有县领导关注,怎么就没人向自己汇报呢?

    疑团一个接一个,楚天齐越想越糊涂。于是,他翻出电话本,照着上面一个号码,拨了出去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